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六四章 狗爬一样(四千字大章)
    “知行合一?”

    朴素的石殿之后,明媚少女神色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龙皮卷轴。

    而此时她眼瞳中蕴藏的些许血色,竟在慢慢消失。这个位于问心铃的小乾坤内,也发出了一阵咔嚓嚓的声响。

    直到这个时候,李轩才注意到这周围赫然满布着各种裂缝,就像是内部裂开的水晶球,里面布满各种黑色丝线纵横交错。

    ——可这些裂痕,明显是在愈合,在一一的消失。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我个人理解,所谓知行合一,是知识和行为要统一,道德意识与实际行动要统一,理论与实践要统一。”

    李轩随口解释了一句,然后询问道:“姑娘,我能出去了吗?”

    明媚少女眼里面,却渐渐透着鄙薄与嫌弃:“好丑的字!狗爬一样。”

    李轩的面色顿时一黑,他虽然自问自己的字还算过得去,可与这石殿里面挂着的那些书法宗师们的字,显然是没法比的。

    可他从小没人管,大了之后也就混个温饱,哪有什么资源与精力去练字?字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说起来,这卷轴我能够带出去吗?”

    “不能,你既然已经过关了,那以后都得挂在这里,让后人瞻仰。”

    此时明媚少女,又在卷轴里面点了点:“你落个款,落了款才能走。”

    李轩心里一阵发虚,心想他这字还让人瞻仰,以后会没脸见人的。

    可没奈何,李轩还是在卷轴的角落里签字画押了。他这次写的很认真,心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就难看了。

    “啧!狗爬,还是听天那条狗爬出来的。”

    明媚少女对听天獒明显是心怀怨恨,可她随后还是收起了卷轴。然后抬手一指,瞬时一道不知是何质地的黑色印玺蓦然从石殿的顶部坠落在了李轩的手里。

    “拿好了,这是理学护法的信物。”

    “理学护法?”李轩不禁汗颜:“姑娘,这印玺我能不拿吗?护法一职,在下愧不能受。”

    时至此刻,李轩已经梳理好了之前经历众多幻境的记忆,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走到这里,完全是依靠守护灵的力量。

    真论品行,李轩还是很有逼数的,自己也就是一个平常人。

    所以这理学护法,他是真不敢大剌剌的接下来。

    “护法一职你要不要我无所谓,我反正管不了,当然也管不了这方破印,它可能会自己跟着你。那里面的器灵对你好像蛮崇拜的,认为你的儒学修为,足可与虞子比肩。”

    明媚少女神色淡淡,然后忽然咬破指尖,在李轩额心一划。竟用她尖厉的指甲,将李轩的额心也割开一线,甚至李轩在现实世界的身体,眉间处也溢出了一线血痕。

    “这是给你开的‘护道天眼’,从此之后,世间的一切妖魔鬼怪在你眼中都无所遁形,也可洞察理学门徒中一切滥竽充数,混淆虞子学问的恶徒。不过这天眼不能随便开,那破印也不能随便用。

    尤其那破印,只能对拜于虞子门下的理学门徒有作用,还有就是器灵认可的护道之战。可这很伤精神,很伤元气,尤其你现在修为不高,撑不起它的消耗。你与其用它,还不如用请神之术,让我出手。”

    明媚少女之后就状似百无聊赖的摆了摆手:“出去吧,代我向权顶天道个谢,劳他照看了我十多年。”

    李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见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再当他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问心楼的顶层。

    对面是两个人,一位是神色复杂,像是看怪物一样看他的江云旗,一位却是面貌陌生的儒服中年人。

    后者朝他一笑,抱拳一揖:“本人国子监祭酒权顶天,见过新任护法。”

    而此时在这座问心楼外,近七百位国子监儒生齐齐朝着楼顶方向,遥遥上拜:“吾等理学门生,参见护法大人!”

    此时的众人都好奇不已,这楼上的护法到底是何人?不知能否有幸一睹姿容?

    ※※※※

    就在李轩进入问心铃的稍早一些时间,在诚意伯府外。一位年轻貌美的红衣女子,正从一座软轿之内走出。她舒展了一番腰肢,然后抬头仰望了一眼牌匾。

    “时隔半年没有回来,还真有点怀念。”

    可她旁边一位背负着长剑的中年女子,却是神色古怪:“我却是头疼的不得了,一想到半年前那段鸡飞狗跳的日子,就一阵肝疼。还有,您就非得跟老夫人她杠?为了伯府的家事也就罢了。可为二公子的事,我感觉真没必要。”

    中年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眸中现出了几分鄙薄与厌憎之色。

    对于自家主人那位废物点心一样的小叔,她是厌恶已极的,感觉地上的烂泥都比这位小叔好。

    素昭君注意到中年女子的神色,不由笑着摇头:“你这是成见太深,我一直都以为,这位小叔的本性,天赋都是很不错的。如果不是被娘她宠坏了,定会大放光彩。现在他不就改过自新,开始上进了?最近一个月来,他可是屡破大案。”

    中年女子却一声嗤笑,语声淡淡的说着:“再看看吧。”

    素昭君摇了摇头:“我们进去吧!父亲待罪之后,这门口真是清冷的门可罗雀,人情冷暖,竟至于斯。”

    此时伯府的大门已经敞开,伯府的管家与一众的仆人,都迎奉到了大门之外。

    “见过少奶奶。”

    那管家行礼之后,语声中含着几分埋怨:“少奶奶您来之前该打声招呼的,这让老仆一点准备都没有,实在太怠慢了。”

    “这不是很急吗?我从京城带了一些消息回来。”

    那红衣女子笑了笑,然后走到同样迎在门口的李承基面前,款款行了一礼:“儿媳昭君拜见父亲,问父亲安好。”

    然后她又朝着后面的李炎笑了笑:“也见过夫君,一个多月没见,夫君你似乎清减了。”

    “辛苦你了,昭君。”李炎的躯体微微一颤,神色也很是复杂,无限的惊喜,怜爱与期待之余,又似有些头疼。

    一刻时间之后,一家人在诚意伯李承基的书房中坐定。周围则警戒森严,蚊蝇不入。

    李承基坐于书案之后,他的眼神无比凝重:“于少保他真的对你父亲这么说的?”

    “就是这么说的,没有一字改动。”

    素昭君的面色,也同样无比的肃穆:“于少保让您务必要看住长江水师,还有漕运。尤其是漕运,今年北方大旱,京城中已经粮食短缺,还要拨粮供应九边。如今都全靠江南的漕运接济,一旦漕运受损,那么不但北直隶会发生灾荒,大晋朝的边防也可能会因此崩溃。

    所以最近南直隶的各种事端,如果只是偶然也就罢了,可如果背后真有某个势力推动,甚至是阴谋反叛,那么您辖下的长江水师,就是重中之重,绝不得有失。”

    李炎与李承基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后者微一凝眉:“于少保之忧倒也不完全无稽,南直隶最近的情况很不太对劲。因二皇子遇刺一事,还有不久前的军械盗卖一案。如今从镇江到泸州一带,许多主官或被下狱,或被免官,处于空缺状态,导致当地空虚。”

    “就比如之前的地府之变与陈汉墓,如果南直隶的礼部与兵部尚书在职,大胜关的正副总兵也没有被牵连。那陈汉墓就绝不会闹到解封的地步。”

    李炎则蹙着眉头:“要看住长江水师,又谈何容易?父亲他现在已经被解职,至今还是戴罪之身。拿什么名义去看?”

    “于少保已经在想办法为父亲您脱罪。”素昭君苦笑道:“然而如今京城中朝争激烈,有一干礼部与詹事府的人,正在极力攻讦父亲您,所以这需要时间。”

    李炎与李承基闻言,倒是没什么意外之色。关于朝中的形势,他们自然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

    真正让人头疼的是詹事府,那是辅助太子的机构,乃储君的党羽。

    可诚意伯府,是真无意,也不愿站到储君的对立面,以往也没有得罪过那位皇储殿下。

    他们甚至都不清楚,詹事府为何会针对诚意伯府?

    在他们父子二人看来,这才是未来他们诚意伯府最大的危机。

    “昭君,太子与太后对我诚意伯府,就心厌至此?”李炎忍不住打断:“昔日议立储君的时候,父亲他也是出过力的。”

    “夫君无需紧张,这件事我让人打听过,这绝非是太子之意,而是詹事府内有人自作主张,又或是出于上皇的授意。”

    素昭君摇着头:“相反的是,太子对我们诚意伯府颇有好感,认为父亲乃国之干臣,东南巨柱。可问题是,他处于深宫之内,周围的亲信之人都没几个,哪里能够伸展得开拳脚?而詹事府名为储君羽翼,可那些翰林学士们,又有谁会将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人的话放在心上。”

    听到这里,不但李炎放缓了面色,李承基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几分。

    “还是说正事吧。”

    素昭君把话题拉回正轨:“少保也知道此事的难处,可他也知我们伯府在沿江水师根基深厚,一呼百应。所以有一言交代,如果事态到了最恶劣的地步。请诚意伯务必要以苍生百姓为念,不避嫌疑。”

    此时素昭君的语声,额外的沉重。

    而书房中的两人,也都面色骤变。他们都知道这句话的份量,也知道诚意伯府将为此承担的风险。

    李炎眉头大皱:“少保这话可是说得简单,这可是全家都要掉脑袋的事情,他就连一点凭据都不给?”

    “大概是没法给的。”

    素昭君摇着头:“于少保并非是那种不知变通,君子可欺之以方的人。他身处嫌疑之地,被众所瞩目。有些事,确实不能做。”

    李承基则是陷入了凝思,良久之后他才回复素昭君:“请让你父亲转告于少保,如果真到那个时候,我会慎重思量他的提议。可我私以为,少保大人现在更该考虑的,是该如何避免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素昭君听了之后,却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发出了一声悠悠的叹息。

    “叹什么气?我又不是蠢的,既然已经知道利害,那怎么都不会放任他们闹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即便真有那么一天,也会先考虑全家老小的后路。”

    李承基失笑之后又再次询问:“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还有!”

    素昭君抱了抱拳:“今年江南与湖广大熟,可运河堵塞,粮船迟缓,户部数百万石粮食堆积于镇江一带,不能北运。朝廷已经屡次下旨,催责漕运总督,却都无济于事。少保大人让我问您,可有办法化解?”

    李承基稍稍凝思,然后道:“转告于少保,可以试着走一走海运。”

    “海运?”

    在场的两人,不由都眼现错愕之色。李炎更是蹙眉道:“这只怕不妥?风险太大。”

    理论来说,南直隶走海运往北方运粮,要远比走漕运更便捷得多。

    可一则因海上盗匪横行,二则因难防官员借助海难与漂没上下其手,无法控制损耗,远不比漕运在眼皮底下安全。

    然后还有最大的一个难题,就是海中的那些妖魔。

    “不得已的临时之策而已,”李承基摇着头:“要想漕运通畅,只有梳梭运河,清理水关,严防夹带,可这都非是一日之功。在这之前,我知道有一人与海上的几位龙君交厚。借助此人之力,一定能够打通长江口到天津的航道。且即便失败了——”

    他看着北方,眼中略含深意:“这未尝不能引蛇出洞,让某些坐在桌底下的人物站出来。”

    素昭君的瞳孔微凝,她听出了李承基语中的暗含之意。

    这位显然是认为漕运的堵塞,是人为所至,这与她父亲的猜度不约而同。

    此时正事已经谈完,李承基又笑道:“昭君你去休息吧,稍后可去正堂赴宴。我已让人在正堂准备了宴席,请来了亲朋赴宴。”

    他随后又皱了皱眉:“就只轩儿不在,他可能公务繁忙,到现在都不见回来,我已经让人飞符传召了。”

    “我倒是知道小弟他在何处,他应该是被江校尉请去江府了。”

    素昭君才说完这句,那书房门口就来了一位女仆,她恭恭敬敬朝着三人一礼:“问老爷,少爷安,夫人她听说少夫人归来,很是高兴,要请少夫人前去叙话的。”

    听到这句,李承基与李炎都是微微色变,知道这可能就是战争开始的序幕。

    可素昭君却莞尔一笑:“母亲在何处,带我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