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六五章 俱伤(为盟主书友20210115140123825加更)
    素昭君从书房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她的中年女仆就迎了上来:“小姐你得小心,我看老夫人那边兴师动众,好像是给你准备了一些见面礼。”

    “这个我用脚后跟都能猜得到。”素昭君嗤的一笑:“她能用的也就那么几招而已,你我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即可。”

    她身姿婀娜,信步往后院的方向走,才刚跨过院门,上面就是一大片的粉尘洒了下来,同时传来了一声惊呼:“少奶奶小心。”

    负剑女子心中一惊,她刚才竟完全感知不到上面有人。也就在这时,素昭君身周寒光闪耀,一道道密不透风的剑影,如狂雷一样的扫过周边。

    然后那些粉尘,全都被排开到了十丈之外,形成了一个整齐的圆形。

    而此时在他们上方,两个穿着长工服饰的年轻人,正在上面神色惶恐的朝着她们看着:“对不住,少奶奶,我们一时不小心,您没事吧?”

    素昭君抬眼看了这两人一眼,然后轻声一笑:“后面小心点,别砸到人。”

    她又继续往内院的方向走,中年女仆却纷纷不平:“这明显就是故意的,小姐您就这么算了?他们的过失,打上几棍,开革出府都足够了。”

    “那有什么用?”素昭君摇着头:“打棍子不痛不痒,难道你能亲自动手么?至于开革出府,老夫人仅嫁妆就价值百万,还养不起几个闲人?”

    她是有些意外的,看向了内院深处:“我的这位娘,这次还给我准备了一点惊喜,也不知是谁给她出的馊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在她二人的身后,那靠在院墙的脚手架忽然垮塌,那两个长工也‘哎呀’一声摔了下来。

    中年女仆往后方看了一眼,发现这两个长工虽然摔得不重,一点伤都没有。可摔的却很不是地方。那臀部的中心点。刚好落在的两个翘起的木棍上。

    这让两个长工一声惨嚎,开始抱着臀部满地打滚。

    中年女仆不禁噗嗤一乐,心想这才是自家小姐,她怎么可能会吃哑巴亏?怎么可能会流隔夜仇?

    此时她们又经过一条长廊,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旁边的墙壁忽然垮塌,另一边几个浇水的女仆,忽然就抬起了水勺,将里面脏水往她们这边泼过来的。

    这几位竟然还都有修为在身,

    这次不用素昭君出手,中年女仆一拂袖,就有一团狂风刮起。那漫天的脏水怎么来的,就怎么泼回去。将这几人都浇了个透心凉。

    不过更危险的,还是墙壁这边。数十上百个包裹着黄纸的球体砸了过来

    中年女仆再抬手一指,身后的长剑就骤然出鞘,往另一边扫了过去,可她才将其中几个球体斩碎,就面色一变。

    “这是,榴莲?”

    那些黄纸里面包着的,赫然竟是榴莲这种恶毒的水果!

    素昭君的眼也微微一眯:“我来吧!”

    随着她一握拳头,就长廊上就是‘轰’的一声炸响。

    先是一团狂雷,将那些被斩碎的榴莲都轰成渣滓,随后又是一团赤红色火焰燃起,将之彻底的燃灭,化为黑灰齑尘。

    唯独此地,还有些许的气味,残存萦绕不散。

    其实中年女仆倒是不怎么反感,她还蛮喜欢的,甚至是嗜好,可她知道自家小姐最厌此物。所以她随后就挂起了一场狂风,将周围的气味远远刮走。

    可接下来,她还没走二十步,两人就感觉到下面忽然塌陷,露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陷坑。

    在素昭君这样八重楼境的武修,中年女仆这般七重楼的剑修眼中,这本是不值一哂的。

    可那陷坑之内,却同时生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使得二人一时间动弹不能。

    更让中年女仆面色微凝的是,那陷坑的四面,赫然是摆满了一排排的榴莲,

    就在她的注目下,这些榴莲同时爆开,大量的黄色果酱四面飞洒。

    “轰!”

    依旧是一片磅礴雷光,一片赤红火焰,一团酷烈的狂风。

    当此地最后一片风力散去,素昭君依旧英姿飒爽的立在原地,一身上下不染烟尘。

    不过她却危险的眯起了眼:“我这娘亲,有意思了,她这是打算用榴莲恶心死我?”

    “大概如此。”中年女仆苦笑不已:“我只知老夫人她这次,一定花了许多钱。就只这个陷阱,一千两银子是用了的。”

    ——这坑中的法阵,应该是出自府中术师的手笔,估计花钱不多。可里面的法阵材料,却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还有那榴莲,也是很贵的水果,从南边运到江南,花费不小。

    “走吧,我们继续!”

    素昭君毫无温度的‘呵呵’笑着,而接下来他们至少经历了七处陷阱。

    由于提高警惕之故,有三处被她们直接绕开了。其余四处都在必经之地,却无一例外,都是榴莲榴莲。

    等到她二人来到刘氏居住的主院,就望见冷雨柔带着一众女仆在房门之前迎候。

    素昭君摇了摇头,似笑非笑的走了过去:“这是雨柔你的主意?有必要么?花这么多钱?那些榴莲恶心是恶心了,与我何损?”

    “是我的主意。”冷雨柔神色淡淡:“老夫人要的就是一个惬意舒心,只要能够让她出口气,几千两银子的花俏,算不得什么。”

    她斜视着素昭君:“素姐姐似乎很不屑?可难道您就没闻到什么。”

    素昭君微微蹙眉,她低头嗅着,先是闻到了一股异香,可紧随着这异香之后,是一股很强烈的腥气、

    她顿时色变:“血鲲香?用的是什么手法?什么时候?”

    这与龙涎香其实是差不多的东西,不同的是龙涎香产自于抹香鲸,而血鲲香,则是出自于血鲲的肠腹内部。

    素昭君之所以能够辨识,是因此物是对武修来说极其重要的药材。

    而此物最大的特性,是结块的时候并无特殊气味,可一旦与火焰接触,就会逐渐散出气味,而且是香中带腥。且一旦染上之后就持久不散,一两个月都难化解。

    “就藏在那些榴莲里面,我料定了你会用雷火之法清除那些榴莲果肉。兵法中这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就不知少奶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冷雨柔走了进去:“少奶奶请进,老夫人等着见你了。”

    素昭君面色一阵青白变幻,开始磨牙,可她随后就眼珠一转,又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此时刘氏就坐在内院主屋的上首,她端着茶盏,得意洋洋的笑着:“贤媳回来了,这大半年中可还好啊?滋味如何?”

    此时的素昭君定定的看了刘氏少许,随即两眼掉泪,直接就扑到了刘氏的身上:“娘亲,这些日子我可想死你了!”

    刘氏愣了愣神,有些不解,可她随后就变了颜色,急忙去推素昭君:“诶?诶?放开,快放开!你这成何体统。快来人帮忙啊,快来人”

    她这时想起那血鲲香在素昭君身上还没完全凝固,一旦素昭君接触她的时间足够,她自己怕也难免染上血鲲香的气味。

    可素昭君的一双藕臂。此时却如同铁闸,她哭哭啼啼的喊着:“娘你就不想我么?怎么能这样?”

    后面的冷雨柔,不禁目瞪口呆,心想竟然还有这一手?这是要两败俱伤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