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六七章 龙虎交汇
    离开问心楼的时候,权顶天与两位国子监司业都是亲自送行,帮助李轩避开人群,将他送到了国子监的门外。

    而在分别之际,其中的一位司业忽然发问:“护法,不知你可愿入理学门墙,拜入老夫门下?有老夫指导,担保护法你十载之内,在儒学上登堂入室。”

    此时他的正气浩然涤荡,漫卷数里——这竟是一位十重楼境修为的大儒。

    他的两位同僚,则都面色微变,略有些不悦的看着这位。

    幸在李轩只稍作凝思,就猛摇着头:“我闲时会自己读书,研究儒家精义。可拜入理学门墙就算了,晚辈志不在此。”

    那九年义务教育与三年高中,四年大学,书早就读厌了。平时休闲娱乐还好,可如果要再来个十年寒窗,在寻章摘句上下苦功,李轩是实在接受不能。

    权顶天则是心神稍舒之余,又暗暗一叹,心想果然还是不到时候。

    等到李轩在三位大儒注目下往城墙方向走去,江云旗就凑了过来。

    “贤侄,今次确是老夫对不住你,这里向你赔罪。事前老夫是真没想到那问心铃已经出问题了——”

    江云旗见李轩一副爱理不理的神色,且脚步越走越快,不由心中一急:“诶?诶?贤侄慢点走,慢点走!前面就是城墙了。这个,我想与你商量个事。”

    李轩闻言则冷冷的一笑,可脚步还是放缓了几分:“在下急于归家,江伯父有话请讲。”

    他的态度,冷淡中带着疏离。

    江云旗的额头冒汗,往城墙顶上扫了一眼:“那个,嗯李贤侄,稍后见了你江伯母,能否就今日之事帮我遮掩转圜一二?”

    “遮掩?转圜?”李轩不禁蹙眉,一本正经道:“伯父的意思,是让我在伯母面前说谎吗?可我李轩一生言信行果,襟怀坦白,哪怕对一孺子也从不诳言相欺,何况是江伯母面前。伯父此言,切莫再提。”

    江云旗竟有几分信了,以至于他的面色微微一变。

    心想能够过问心六关的人,那确实是一位诚信君子,自己的要求,是有点过份。

    可他随后就望见,李轩放在背后的右手正在做着奇怪的动作,那就像是在数银票般的拨动着手指。

    江云旗眨了眨眼,心想自己应该是眼花了,看错了,或者是自己领会错了意思?

    他寻思了片刻,还是咬着牙试探着道:“一个月内我亲自出手,给你炼五枚神心丹!一年之内,再给你钓两只三百年的金鳌!还有,你到第三门之前的药膳,我都包了。”

    “伯父你这是在贿赂我?”李轩神色更加清冷了,不过他的脚步却放缓了几分。

    “怎么会是贿赂?这是给贤侄的赔罪。”江云旗一看有戏,顿时精神一振:“八枚神心丹!十枚!没法再多了,我手里统共只有这么多材料。除此之外,我有空额外再帮你宰几只白虎,找一些五百年份的赤金鲍。那可都是顶顶好吃的东西,还可易筋换髓,增强体质!贤侄啊,你得帮帮伯父,你那伯母的脾性可很不小。她一旦狠下心,可以两三年不与我说话。”

    李轩心想这话就说到位了,他停下了脚步,眼神踌躇:“伯母她的脾气竟然这么大的吗?罢了,我这次就勉为其难,帮伯父一次。唉,这等违心之事做多了,迟早会让我本心不纯。”

    江云旗先是一喜,随后又感觉这句话有些耳熟,好像他不久前才刚刚听过。

    随后他就想起李轩刚才在老友权顶天面前,也是这么说的。

    江云旗就不禁抽了抽唇角,心想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过的贪欲一关?

    等到两人到了城墙上,江夫人果然用刀子一样的目光盯着江云旗。

    李轩则向江夫人抱了抱拳:“伯母勿需归罪伯父,这次问心楼之行,其实是我心生好奇,想去试一试究竟,所以拜托伯父帮忙的。”

    江夫人心想这话傻子才信,不过李轩既然说出这句话,那么她夫君显然是已取得李轩的谅解。

    她心里暗暗感慨,这小轩真是仁善君子,人太心善了,江云旗这般的作为都能原谅,换成别人,那是要结仇的。

    她想了想,看向江云旗的目光还是缓和了下来:“看在你的面上,我就姑且饶他一次。”

    此时李轩,又在薛云柔的引见下,与张副天师见礼。

    这是一位大佬,朱雀堂延请的客卿,所以李轩额外客气些,彬彬有礼。

    “贤侄真是一表人才!”

    张副天师上下打量了李轩一眼,心想怪不得自己这外甥女的魂都被这家伙勾了去。

    人俊,又有才,人品也好,换成他是女孩,他也喜欢。

    “不知李贤侄可曾婚配?我家的小云柔恰好与你年纪相当,也是云英未嫁之身。便由老道做个媒,做个月老可好?”

    薛云柔的面颊当即微红,有些羞涩的看向别处,可她的一双耳朵却竖了起来。

    江夫人则蹙了蹙眉,看向了自己的弟媳薛夫人。

    令她奇怪的是,后者却并无出面阻挠之意,她背负着手继续看着雨花台方向,定定入神的欣赏着那边的夜景,对于身侧投来的视线,恍如不觉。

    江夫人的脸顿时微微一青,然后冷冷的一笑:“副天师这就是馊主意了,我记得一个多月前,云柔她还与我说过,说是看不上小轩。”

    薛云柔不由咬住了唇,她是这么说过,可当时的她又不了解李轩是怎样的人。

    李轩此时已是满布冷汗,心想自己这好不容易从问心铃内脱身,难不成还得经历一次修罗场吗?

    而就在张副天师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江云旗哈哈大笑着在他肩上一拍:“人家李轩今天从早忙到晚,白天破了皇宫失窃的大案,晚上又闯了问心楼,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要归家,张兄有话可以等日后再说嘛。倒是你我,老友见面,正该喝上一壶才是。走,我们去三味居。”

    张副天师不以为然,心忖我大可长话短说的。

    可他是术修,根本就抵不过江云旗的力量。才刚回过神,人就被扯到了几十丈外。

    ※※※※

    李轩返回诚意伯府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子时了。

    他的长随李大陆就呆在门房等他:“我找人打听了一下,好像没事。虽然最开始闹了一阵,可后面就偃旗息鼓了。”

    李轩于是心神大定,放心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他原本的打算,是准备直接在朱雀堂睡公房的。可那边最近因镇妖塔镇压了不少妖魔之故,在子时之后就会严控进出,非常麻烦。

    幸运的是,诚意伯府内的战争停止了。否则今夜,他很可能无家可归。

    可当李轩才走入外院,眼前的情景却让他稍稍错愕。

    外院厅堂里的灯竟然还亮着,而他的父亲李承基与兄长李炎,在里面相对而坐,喝得大醉酩酊。

    李轩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老头,大哥,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就喝成了这样?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回房歇息?”

    尤其李炎,他的媳妇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却要让嫂子独守空房。

    李炎醉眼朦胧的看了李轩一眼,然后苦笑道:“我苦啊,真苦!难受!”

    李承基也看着他,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李轩的臂膀:“轩儿,未来我诚意李氏,也就唯有你能够一振李氏男儿的雄风了,切不可步你父兄后尘。”

    李轩莫名的生出了‘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感觉,可之后他还是摸不着头脑的返回到自己房里。

    这个时候虽已过了子时这个最佳的修行时间段,李轩本身也很疲惫。

    可他还是服用了一枚六道人元丹,开始运转起了‘混元天象诀’,搬运起了周天。

    这是因他最近着实收获了不少灵丹妙药,李轩感觉自己有了些许浪费的资本。

    关键是他现在的寿命只剩下十几天,这危机感如鲠在喉,让李轩寝食难安。他怎么都得把寿命延长到一个月才能放心。

    不过嫂子素昭君给他的那枚‘四转大还丹’,却是绝对不能在此刻用的。

    这是他快速突破到四重楼修为的丹引,不能乱用。

    可当李轩依照自创的观想法,才将自己的一身真元运转起来,他的眼中就不禁现出了几分错愕之色。

    李轩只觉自己一身气脉,在这刻霍然畅通,周身都发出了咔嚓擦的声响,骨骼内无数生元之气冒出来。然后他那一身真元,都往丹田方向缩了过去,竟开始聚结成丹丸形状。

    李轩的心中顿时波澜起伏,他知道这个现象,正是第二门‘丹门’开启的征兆。

    可他万分不解,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照理来说,他的真元积蓄还远不到这个地步,加上在江府吃的那金鳌丹汤也远远不够。

    难道是因问心铃?

    与此同时,正在外面客厅里面喝酒的父子二人都齐齐停下了动作,他们不约而同地往李轩房间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神则都是错愕中带着惊喜。

    “龙虎交汇,这是丹胚已成,轩儿他已入了第二门!”

    李炎则是眨着眼,万分惊奇道:“好快,他进入第三重楼才多久,这就又破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