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妖女哪里逃 第一七零章 他不行啊
    李轩没有多想,毕竟是王记船行卖出的船,与他们家已经没有牵扯。

    他直接在乐芊芊递来的书上点了点:“这艘船显然有问题,我们稍后就过去看看!”

    随后李轩又有些犹豫的看了乐芊芊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算是我自己找出来的线索。”乐芊芊不知何故,有些羞涩的避开了李轩的目光:“如果不能提到游徼大人的守护灵,那么线索的来源的确很难解释。不过我昨夜遍查卷宗,还是整理出了一些东西,如果上面问,我这边勉强能解释的过去。不过这么一来,芊芊可能得贪占游徼大人您一些功勋。”

    李轩却莫名的想起了昨夜的梦境,还有那个大胆娇媚,痴态毕露的乐芊芊。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感觉乐芊芊那天鹅般纤细的脖子,白得额外晃眼,额外的诱惑。

    他想万一那梦境里面,芊芊对她说的话是真的呢?

    李轩忙摇了摇头,打断了自己的遐思:“芊芊你这是哪里话?该说是让你给我担了天大干系才对,这点功勋又算什么?反倒是我这边,真有点过意不去。昨日你都伤得那么重了,还让你为此案操劳。”

    他对韩掌柜记忆里的那艘船与兵器之所以那么在意,是猜测这盗卖军械案的幕后元凶,很可能是与红衣女鬼有关。

    此时恰好罗烟神色郁郁的走了进来:“李游徼,昨晚宫中长乐公主那边遣人传信过来,说是让你尽快去宫中走一趟。宫中失窃的财物已找回大半,公主丢失的东西也在其中,殿下她要当面酬谢你。”

    李轩心神一振,想起了公主承诺的那件东西,可他随后还是摇头道:“公主那边稍后再说,芊芊她找到了一些线索,可能与宫中的御库失窃案有关,也可能与最近朝廷正在追查的军械盗卖案有涉。”

    随后他又奇怪的看着罗烟:“罗游徼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谁得罪了你?还是有人欠你钱了?”

    “别说了。”罗烟还是一脸的郁闷:“昨晚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梦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真是见鬼了。”

    “是春梦吧?”张岳不由挤了挤眉,流露出猥琐的笑意。

    罗烟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然后失笑道:“我最初也这么觉得,可奈何梦里面的那个人,他不行啊。”

    “那就是罗游徼你的问题了。”彭富来嘿嘿的笑道:“梦里面居然会出现石女,我看不行的该是游徼你才对。”

    自从昨日黄林寺一战之后,他对罗烟就有了几分亲近感,毕竟是肩并肩战斗过的兄弟,所以什么玩笑都敢开了。

    乐芊芊此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的俏脸又是一红。李轩的神色,则是略有些古怪。

    他恍惚了片刻,就一声轻咳:“这次大家也都把家伙给我带齐了,那边搞不好就有一场大战。芊芊,你再去知会一下校尉大人,跟她说一说这艘船的事。我们先过去看看,如果情况不对需要动手,希望校尉大人能够及早来援。”

    李轩心想那些兵器既然与韩掌柜,还有他背后的那群人有关,就定不可大意轻心。

    之前在黄林寺的险死还生,不能不引以为戒。

    幸在大胜关离南京不远,不过几十里路,比之扬州那边又不可同日而语。

    可出乎意料的是,当他们乘着六道司的船只,在距离大胜关不远的芦苇丛中,找到那艘鬼船的时候,李轩却发现船上不但没人,甚至连一只鬼都没有。

    “船上空无一人,你确定?”

    同行的罗烟狐疑的看了李轩一眼,可他随后就见李轩往自己眉心指了指。

    他的瞳孔顿时收缩,发现李轩的眉心处,有一团奇异的灵力蕴藏其中。

    这竟是道门中所谓的天眼,佛门中的所谓天眼通,虽然不知种类,可在此地,李轩在观测法门上已经独占鳌首,比之乐芊芊的飞鹤术还要厉害。

    “那就进去吧!”

    他首先从甲板上一跃,就掠过十丈水面,来到了这艘鬼船上。李轩则是一个雷霆炸闪,几乎与他不分先后的落在甲板上。

    罗烟不由略觉惊奇,转头斜睨了李轩一眼:“这是开了第二门,四重楼境了?”

    “昨晚突破的。”

    说起此事,李轩自是得意洋洋:“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

    罗烟似乎想说什么,随后却摇了摇头:“你开心就好。”

    常人在破境之后,难免会有气息溢散。可这李轩倒好,一身真元厚重内敛,哪里像是才刚突破?

    当他们拉开舱门,发现里面果然空无一人,而几个大舱室当中,果然堆满了各种兵器。

    李轩往四周看了一眼,就微微色变。他又从兵器架上抽出了一口长刀,仔细辨识:“内府兵仗局的印记,景泰二年七月,是大胜关武库被以次充好,盗卖的那一批。老彭泰山你们在甲板上警戒。芊芊,我们先勘察现场,找找看船上还有什么线索。顺便给江校尉一张飞符,兹事体大,我们兜不住。”

    大晋朝的军械,都是由内府的兵仗局,与工部的军器局这两个机构分工打造。

    而大胜关武库被盗卖的兵器,正是兵仗局在景泰二年七月打造。

    李轩自己也没闲着,他在船上的几个大舱室中走了一圈,然后眉头紧皱。

    这的确是王记售出的四艘旧船之一,可船上的几个舱室,都与他在韩掌柜记忆中看到的不一样。

    不但长宽不对,王记这两个字的方位也不对。

    而就在李轩看着墙壁上被打上字的王记二字,剑眉紧皱的时候。远处正在搜检船舱的乐芊芊,却忽然面色微变。

    “游徼大人,你来看这里,这里不太对劲。”

    李轩闻言疾步走了过去,在乐芊芊的身边蹲了下来。此时他才惊觉,刚才乐芊芊用的竟是密音之术。

    “怎么回事?”

    他的语声未落,就面色微微一变。

    此时就在乐芊芊掀开的船板之下,赫然摆放着千两左右的现银。

    关键是那些元宝形状的银两上面,赫然有着诚意二字。

    李轩的心脏骤紧,就像是被狠狠的抓了一把,面色沉冷如冰。

    古代的大户人家,会将收获的碎散纹银融为元宝,以方便保存。而诚意伯府因家大业大,还有专门的作坊处理金银的熔铸。

    而这些元宝上的诚意二字,还有环绕在这两个字周边的独特水纹,都是诚意伯府独有的标记。

    除此之外,旁边还有五把长刀,刀柄处赫然都有诚意二字。二领铁铠,也都有诚意字样。

    这应是诚意伯府,专为护院家丁配备的兵器甲胄。

    他深深一个呼吸,然后问乐芊芊:“芊芊你可愿信我?”

    “我信!”乐芊芊没有任何的迟疑,她挽着发丝:“看得出来,这是明显的栽赃嫁祸。那些人把船与兵器丢在这里也就罢了,岂有连银子都不带走的道理?而且是这么明显的印记。”

    李轩心神微松:“芊芊你可有办法把它们收起来?”

    乐芊芊没有二话,她拿出一个布袋,将这些银两与兵器都收入其中,然后又取出一张小须弥咒印,在这布袋上一贴,将之收缩成了指甲大小。

    “如果船上还有,只需把小须弥咒印取下就可,不过它的容量只有七千斤。还有”

    乐芊芊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李轩:“游徼大人,你这次又欠我三万两,加上前次,一共是九万两。”

    “怎么是九万?上次那枚不是三万”

    李轩话没说完,就见乐芊芊往他的背后指了指。

    李轩顿时了然,心想怪不得昨日在黄林寺,红衣女鬼能够将那鼎盖收了去。

    他的面皮不禁微抽,心想这欠乐芊芊的债可越来越多了,不止是钱,还有人情。

    不过这丫头,可真有钱

    “记得了,多谢!”

    在接过那布袋之后,李轩就脚步匆匆,走向了其它舱室。

    他接下来是完全不惜折损元气,直接打开了护道天眼,一寸寸的仔细搜寻。

    似这样埋在甲板之下的暗格,在各个船舱中共有七处,无不都藏有诚意伯府私铸的元宝,以及兵器甲胄之类的,只是数量或多或少而已。

    而就在李轩走入船尾最后一个舱室的时候,气息却微微一窒。

    只见罗烟正背负着手,往窗外看着。

    李轩眉头微凝,正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就听罗烟幽幽道:“就在第七条船板下面,我知道的,那是栽赃嫁祸。游徼大人你的速度最好快点”

    罗烟往船外指了指:“那边来人了,船头打着都察院与左副都御史的官牌。”

    李轩心神微凛,他走到了罗烟所言之地掀开木板,果然见下面藏着大概二十个元宝,价值在二百两纹银左右。这边没有铠甲,只有三把长刀。

    而等他将这些东西都收入袋中,这艘船的船身就一阵晃动。

    外面也传来了张岳中气十足的大喝:“六道司在此办案!闲杂人等给我退避!”

    于此同时,甲板上也响起了一阵急促而又沉闷的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