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剑出武当〕〔从八百开始崛起〕〔快穿花妖:病娇男〕〔分手后我捡了个首〕〔李治你别怂〕〔村婿出山〕〔龙王婿萧战姜雨柔〕〔潜伏在娱乐圈的金〕〔王爷休书请拿好〕〔神秘复苏:开局获〕〔神秘支配者〕〔全球末日:庇护所〕〔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64章 砸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姐对我做了小半天思想工作,最后我被说动了。

    不是有句老话嘛,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红姐一本正经不停的强调我的重要性,这让我有些飘飘然。

    墓葬里的三合土是很硬,但是怕童子尿和食用醋,这是三合土最大的弱点,这里面可能涉及到一些化学知识,有这方面兴趣的可以找盗墓贼买一点三合土,自己拿回家用醋泡泡,看看会不会发软,一试便知。

    为什么还强调童子尿呢,这点我起初也不了解,不过红姐告诉我可能是童子尿呈弱酸性,成年男人的则成弱碱性。

    接下来我不停的喝水,用水瓢不停的喝,肚子喝胀了我就靠在墙上休息,一有尿意了就赶紧去放水。

    我打击精准,每次对准的地点都是同一块儿,三合土一变软红姐就开始用石头猛砸。

    墙上掉下来的碎土被我们隐秘的堆到了一角,然后用麻袋简单的盖一下,老许的人头也被埋在了土堆里,要不然,一颗人头不经意间看到了能吓死人。

    水中毒的标准我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我除了喝水睡觉就是对墙放水,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喝水喝的浮肿了。

    可能过去了两天,或者是三天。

    这天,忽听的石盖儿一响。

    “快!快!”

    一秒记住.42zw.

    见上面来人了,我连忙大喊。

    红姐和安研究员立马起身,她们立即用身子挡住了墙上的凹坑和墙角的小土堆,这是我们这几天演练好的,之前几次都是这么混过去的。因为我们知道送饭的这人不会下来,他最多只会在上面看上一眼,只要看到我们三个都在就行。

    送的饭都是白馍,馍很干,都干裂了,摆明了的意思是饿不死我们就行。

    我朝上喊:“喂,兄弟,能不能再给送桶水过来,都喝完了。”

    “日,”这人用手电朝下晃了晃,他望着已经见底的水桶,大声骂道:“你们他妈的都是牛啊!几天才,都他妈喝两桶水了!牛都没你们这么能喝!”

    我心里藏着鬼,便大声解释说:“兄弟,那女孩最近拉肚子,估计有可能得了痢疾,要是不多喝点水那就脱水了,会死人的!”我指了指靠在墙角脸色苍白的安研究员。

    “草!我说呢,怪不得一开盖儿就能闻到这么大的尿骚味,把桶绑绳子上后退!离远点!”

    “得,得,”我马上把空水桶绑在绳子上,然后退后保持距离。

    梯子前几天就已经被抽走了,水桶一点点的被人拽上去,随后上面的盖子被人关上了。

    等了不到半小时,满满一桶水就被绳子送了下来。这人办事迅速,我暗自琢磨,可能是此人得过交待,不敢让我们出事。毕竟人三两天不吃东西饿不死,但缺水了是能渴死的。

    “人走远了应该,”随后,我和红姐对视一眼。

    这墙并没有想象中的厚,我们不分黑天白夜的干,墙上那个凹坑逐渐越来越大。

    红姐轻轻敲击了几下,听这块儿的声音都和别处不一样,应该马上就要打通了。红姐还疑惑的说了句:“奇怪,怎么和预想的不一样,我还以为会挖到以前殉人的遗骨,怎么什么都没有。”

    我劝红姐别多想了,毕竟现在事这么多,还不知道这堵墙后面是通到哪里,别一打通对面就是地下暗河或者悬崖,要那样就完了。

    那伙人肯定也不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这墙后面可能是一处未被发现的新地点。具体是什么,还得看过才知道。

    又过去了几个小时,有一股小风灌了进来。

    “通了!”我脸色大喜,外面有风吹进来就代表已经通了。

    砸掉最后一层土,墙上出现了一个半米见长的黑窟窿,有轻微的凉风刮进来,红姐努力探头往外看了看。

    “怎么,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红姐?外面啥情况,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红姐脸上阴晴不定,她沉声道:“先钻过去在说,继续留在这里夜长梦多,我大概算过时间,离他们下来送饭还有三个多小时,这段时间内,我们要尽可能远离这里。”

    “谁让你跟着我们了?”看安研究员准备跟我们一块儿逃跑,红姐眉头一挑说。

    安研究员双手捏着衣角,小声的说:“我....求求你们带上我吧,我还不想死,我保证,保证不会拖你们后腿。”

    “胆小鬼,”红姐脸色不悦的扭向一边不再说话,看样子是把决定权交给了我。

    安研究员披头散发,脸上也脏兮兮的,她就那么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红姐,要不我们就带上她一块儿跑吧,我们能做到现在这样,她也是有帮过忙的不是,”我心软,替她求了情。

    “行,”红姐指着她说:“跟着我们也行,这次你先钻过去。”

    红姐之前动手打过她,安研究员心里也知道这是被当了小白鼠,她望着黑乎乎的墙洞也害怕,但她更害怕我们丢下她不管,也没敢多说什么。

    我们在后面推着,先让安研究员钻了过去。

    原地等了五分钟,对过安研究员的话音传来:“我没事,这里地上有点稀,你们也过来吧。”

    我是第二个过去的,红姐是最后一个。

    “不对啊,这怎么这么多稀泥,”一落地我就感觉到不对劲,放眼打量四周,到处一片泥泞,人在上面走都费劲,就跟踩在河底淤泥里一样。

    我转身问红姐,是不是对这地方知道些什么。

    红姐若有所思的沉吟道:“云峰,你记不记得我们之前刚进来时看到的木头山?”

    “木头山.....红姐你说的是那个羊肠题凑吧,我知道,我们还见过那墙上的壁画,当时二哥说我们两离的近,因为闻了柏木上那些老脸儿菌,所以看壁画时出现了幻觉,后来不是靠那瓶药才清醒过来的嘛。”我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景。

    “我说事情不对劲,就出现在这里。”红姐打量了眼周围,回忆说:“我当初看的壁画上的内容,不单是棺材,还有一片泥泞沼泽,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共有六个人出现在壁画上。”

    “所以你刚才才有那种反应?”我看着她道。

    “你肯定是太疑神疑鬼了红姐,你忘了当时三哥他们都说过了吗,黄柏老脸儿能让人闻了产生幻觉,那些都不是真的,在说了,咱们现在一共才三个人,你说你看到壁画上有六个人。”

    我看着寂静无声的四周道:“难不成另外三个人在我们身边,我们却看不见?”

    “鬼吗那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