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剑出武当〕〔从八百开始崛起〕〔快穿花妖:病娇男〕〔分手后我捡了个首〕〔李治你别怂〕〔村婿出山〕〔龙王婿萧战姜雨柔〕〔潜伏在娱乐圈的金〕〔王爷休书请拿好〕〔神秘复苏:开局获〕〔神秘支配者〕〔全球末日:庇护所〕〔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8章 藏着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拉开门,里面空间很小,地上零零散散有几个空水瓶。

    “芽仔!”我一眼看到了地上的豆芽仔,他现在脑门上都是血,身上衣服沾的全是沙子和土,已经昏迷过去了。

    “别动.....”

    突然间,我感觉后背被人用东西顶着了。

    “谁!”我扭头就要看。

    “说了别动!再动一下捅死你!”身后有个人突然勒住了我脖子,用一把类似小刀似的工具顶在了我后腰上。

    “说,干什么的,是不是老金派你来的!”身后男人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一阵刺痛,锋利的刀尖已经扎破了我皮肤。我感觉只要我说错一句话,那把刀就会捅死我。

    “千万不要冲动!”我紧张的说:“我不认识什么老金,我是研究所的,不知道这里住着人,我下来是为了救我同事。”

    他看了昏过去的豆芽仔一眼,语气带着狐疑,“你真不是金风黄派来的?研究所,什么研究所。”

    我急道:“什么金凤凰银凤凰,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我们是地理研究所的,我叫项云峰,来这里是为了采访沙漠里隐居的少数部落。都是误会,我们对你没有敌意。”

    他将信将疑的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我怕刺激到他没敢在说话。两个人距离这么近,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呼吸声,有些急促。

    一秒记住.42zw.

    他终于松开了顶着我后腰的刀子,我慢慢扭头,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

    这人三四十岁,身上穿的衣服很脏,头上包着个塑料袋用来挡沙子,他抬头纹很深,一皱眉,额头上的皱纹都拧到了一块儿。

    这时,洞口上传来向导老张的喊声,他大声问我怎么,怎么看不到我在哪。

    “张叔我没事,找到芽仔了,这就准备上去,”我回了他一嗓子。

    说完,我举起双手说:“大哥,我能不能带我朋友走了,不打扰你了。”

    这人一咬牙,突然抽出来小刀,威胁我说:“你们有没有吃的。”

    “有,有,”我后退了两步。

    “你可以帮我把朋友送上去,我们驼队带着充足的食物。”

    “有什么吃的?”他问。

    我想了想说,“有压缩饼干,牛肉干,还有在银川当地买的一些烤馕。”

    他吞了口唾沫,咬牙说,“我帮你把这人弄上去,作为交换你们要留给我一些食物,否则...我一刀捅死你们两个。”

    我马上说没问题,等上去后我和团队解释。

    就这样,谈好了条件,这男人和我搭伙抬起豆芽仔走了出去。

    我们一出来把上面的众人吓了一跳,把头大喊,“云峰那是谁!”

    我解释了半天,只是说在下面碰到了这人,并没有把他用刀威胁我的事说出去。

    随后,前后共分三次,腰间缠上登山绳,把头他们把我们三拽了上去。

    豆芽仔掉下去时磕到头了,好在我们驼队带了一些止血绷带,老张倒了两瓶矿泉水把豆芽仔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了。

    那男的看着流到地上的矿泉水,干吞咽了几下喉咙。

    见状,我拿来一瓶水给他,又给他从背包里拿了点儿吃的。

    这人接过来立马就吃,没水分的烤馕很干,他看起来饿坏了,几口就下去了半个烤馕,可能是噎着了,他又忙拧开矿泉水瓶,咕咚咕咚的灌了大半瓶。

    我帮忙拍了拍他后背,说:“你慢点吃,不够了还有,别噎着了。”

    等他吃完,向导老张率先开口问,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藏模子坟里了。

    这人用银川本地话说了一通,老张也用本地方言和他交谈了几句。

    银川本地方言有点像广西话,语速很快根本听不懂他们讲什么,我好奇他为什么躲在沙洞里,便插嘴道:“你们能不能说普通话。”

    这男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开口道:“我是干掏工的,半年前我和朋友们搭班子来这里碰碰运气,结果出了事。”

    他又跟把头要了瓶水,断断续续讲了半个多小时才把事情讲清楚。他讲的事情有些离奇,我问向导老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张点头道:“我估计真的这事儿,他连金风黄都知道,金风黄和金雷黄是哥俩亲兄弟,这两人是银川很有实力的商人。他们早年在山西一带做洗煤厂发了财,大概七八年前,阿拉善玛瑙突然开始价格暴涨,一晚一个价,这兄弟两卖了山西洗煤厂,花了一笔巨款开始涉及阿拉善的玛瑙产业,到如今,金氏兄弟几乎垄断了整个阿拉善百分之70的玛瑙原矿,没人知道金氏兄弟到底有多少钱,反正在银川,包括临近的几个城市,他们都有几分面子。”

    这男的为什么躲藏在大沙漠里,的确是有原因的。

    原来,大概半年前,他们有一个四人组成的小团队,这有四个人的团队主要是为了挖阿拉善玛瑙。

    在阿拉善周边,挖玛瑙的工作叫掏工。当地凡是出过玛瑙的矿场,无论规模大小都是有主人的,要是偷偷摸摸的去别人地盘挖玛瑙矿,一旦被逮住,轻点的打一顿,要是严重了,把人活埋了的例子都有。

    这个人叫阿扎,银川本地人,他们偷挖的玛瑙矿就是那个什么金风黄金氏兄弟的,起初没被逮到,顺利的挖出来几袋子玛瑙原石,卖给中间商赚了几万块钱。

    后来,这伙人无意中挖出来一块“血玛瑙”,消息传出去了,金氏兄弟立马发现了他们四人,据他说,另外三个人有两个人被金老大活埋了,剩下的那人和他一样,都躲起来装做失踪,不敢回家,也不敢在本地露面。

    “血玛瑙”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听说过琥珀里有种酒红色的血珀。我问这人血玛瑙长什么样。

    这人道:“当初我们挖出来都惊着了,一般的玛瑙原石都带着皮,黄皮的叫黄皮矿,红皮的叫红皮矿,阿拉善玛瑙颜色丰富纹理独特,和翡翠赌石一样,要是不切石去皮,根本看不到玛瑙内部的颜色和纹路好坏。”“”

    他抬起头,接着回忆道:“那块儿矿石,皮薄如纸,通体暗红,用强光手点打灯,红的像血一样,内部石纹走势看起来像个胎盘。”

    “还有这种东西?”

    我听的惊奇。因为一般玛瑙都是半透明的,就算抛光设计后成了成品,也不会是那种灯光能打透的全透明,这是玛瑙原石的特性。

    我小声问他:“后来呢,你说的这块儿血玛瑙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