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刺〕〔我有一座山〕〔谍海王牌〕〔我加载了怪谈游戏〕〔重生:开局攻略沈〕〔重生四合院:傻柱〕〔带着系统在八零年〕〔黑夜游戏:从解剖〕〔穿成恶毒女配后,〕〔灵异事件调查所〕〔农家小福女:带着〕〔不科学御物〕〔我把师门送上天〕〔三国:气运图录,〕〔分支线〕〔试婚365天:霍先生〕〔我家徒弟有点不对〕〔永世宇主〕〔永乐之盛〕〔肉身横推!你管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28章 完犊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句老话说“不管天南地北,买的没有卖的精,”这句话不全对,那帮过来看货的,一个比一个精。

    秦兴平找来两个,把头叫来一个,这三人都算有钱的古董商,他们分别叫王如海,刘元宁,还有一个女的也姓秦,叫秦娟。

    都是以前合作过信的过的人,要不信任也不会叫人大老远跑来银川。这几个古董商都是老手,他们对买家叫这么多人过来看货的做法并没说什么。

    那天所有人都在场,把头一次性拿出了很多东西,阿育王塔没拿,这东西看情况要留到最后压场用。

    王如海五十多岁,一口的山西口音。他拿起玉熊看了眼,笑道:“东西可以啊,我庄子对口,这个小玩意各位就先让我吧?”

    那两人点点头,没说话。

    王如海抱拳说了声谢谢,转眼看向把头。

    这里把头玩了个小把戏,他和王如海谈价的方式叫新式袖里乾坤,也叫乾坤袖。

    以前老式的乾坤袖都是用袖口挡着,买家卖家握住手后不松开,若是买家伸出一个手指头代表出一块大洋,如果卖家不满意会往下压下胳膊,意思是请你重新出价。

    这时买家加到两根手指,如果想要表示这是我的最高出价,买家会故意咳嗽一声。如果卖家接受了这个价格,会乐呵呵的伸出那只手双手握手。相反,要是觉得价低了,就会松开手摇摇头。

    手藏在袖子里,这么一来,其他人不会知道买价卖价。价格保密,对以后在转手这件东西时有帮助,乾坤袖也算是老古董行里的一个文化缩影。

    一秒记住.42zw.

    新式乾坤袖只是套了一层皮,没有老式的那种杀价味道了。

    具体是双方见面交易,手机谈价。古董商王如海看重了西夏河磨玉玉熊,他心里价格是一万,所以给在手机上打了个一,把头当然摇摇头,意思是不行。

    他删掉一,打了个二,把头还是摇摇头。

    王如海一咬牙,打了个三,然后他就把手机扣转了,意思是最高价。

    把头觉得差不多可以出,因为我们原先预期的价格是一个到两个,现在已经出到了三,于是把头又把他手机翻过来。

    二人相视一笑握了握手。玉熊就这么出手了,此时要是有外人问起:“王如海啊,你花多钱买的。”王如海会笑着说,“我花八万买的。”

    那个叫秦娟的中年女人手笔很大,玉熊他没看上,但是铜印章和空行母佛被他搞走了,这个印章我后来没听说哪有消息,但鎏金空行母后来上拍了,这女的死赚。

    刘元宁拿走了玳瑁扣板和一大堆帽冠花铜杂件,铜杂件他回去以后要做处理分类,他会把价格最高的车马件挑出来,绕后是服饰件,最后是生活件,我觉得那堆杂件,光服饰件就能顶上价格,我们事先不挑是因为我们是厂家,他是分销商,大老远跑来,要让人有的赚。

    这三个人也猴精猴精的,他们都心知肚明,把头还藏着大货。

    把头更精,他知道要想价钱高,得先把这帮鱼儿的胃口养起来,这样到时咬勾才痛快。

    把头笑呵呵道:“各位,天色不早了,把款付一下,今天这场就到这。晚上你们可以到处转转玩玩,压轴的到明天了。”

    秦娟起身笑道:“多少给点提示啊王把头,要不然,我晚上怕是吃不好睡不香啊。”

    “就是就是,娟姐说的对,”王如海来回搓着手笑道。

    把头看向我问:“哎云峰,那东西长什么样来着?”

    我想了想,看着几人开口说了一个字。

    “塔。”

    说完话,我观察几人脸上的表情。

    当听到这个“塔”字,所有人脸上表情瞬间变的凝重,都没了刚才的嬉皮笑脸。

    秦娟说了声抱歉,马上起身出去打电话去了。

    王如海使劲的来回挠头,突然抬头问我:“多大的。”

    我摇摇头道:“不大不小的。”

    “妈的!拼了!”他砰的拍了下桌子,说完也出去打电话了。

    三人中刘元宁话最少,他说了声明天见,然后离开了房间。

    眼见三人离开,一直旁观不语的秦兴平乐开了花,他哈哈笑道:“晚上聚一聚啊,我做东请客吃烤全羊。”

    把头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晚上计划本来是去隆潮尚吃饭庆祝的,后来把头摇头说,“算了,不安全啊,得看着东西,叫楼下小饭馆炒几个家常菜送上来吧,稍微喝点,意思到了就行了。”

    “在理,在理,那就听把头的,我随便去整几个菜,晚上咱们就在屋里聚一聚得了。

    楼下小饭馆炒好菜给我们送到了屋里,晚上大伙在把头房间里聚餐,我们把豆芽仔留在了房间,让他帮忙看着阿育王塔,豆芽仔说没问题,你们去吃吧,怕我不放心,临走前豆芽仔还信誓旦旦的说:“放心!人在塔在!”

    喝的酒是白酒,老银川九曲流觞系列,现在这款酒改了名叫“贡此时”。

    西北之地产正宗烈酒,我喝了一点就觉得酒劲非常大,我说大伙都少喝点,秦兴平却笑着不以为意,他笑着说:“云峰啊,累了那么多天,吃了那么多苦,怎么高兴高兴还不行了呢,小萱又不喝,就我们三,也不多,就这一瓶,喝光完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意在开口扫兴,我说了句客套话,“那就舍命陪君子了。”

    结果呢,我喝了两杯就顶不住了,老银川泛起来的后劲比蒙倒驴还大,把头虽然比我清醒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秦兴平嚷嚷的声音最大,结果他第一个趴桌子上。

    后来还是小萱扶着我回了房。

    第二天凌晨,我被砰砰砰的敲门声惊醒了,揉了揉眼,脑袋还疼。

    打开门,我看到把头一脸寒霜的站在门口,当即心里咯噔一下。

    五分钟后,我们把豆芽仔包围了起来。

    秦兴平眼里布满血丝,朝豆芽仔大吼:“塔呢!”

    豆芽仔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们几个,嘴唇哆嗦着说:“我......我不知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