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踏枝〕〔混沌丹神〕〔我家娘子竟是狐妖〕〔神秘支配者〕〔神诡世界,我能修〕〔人生模拟:在诸天〕〔摊牌了,我就是一〕〔我和骨科大佬闪婚〕〔这是个有点坑的系〕〔脑海带着一扇门〕〔男人三十〕〔重生之侯门骄女会〕〔穿成男频文里的炮〕〔我的意呆利〕〔厉总,你夫人她是〕〔成亲后,娇养小太〕〔星际大佬她又美又〕〔重生之工业狂潮〕〔御天剑仙〕〔心动热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72章 继续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凉了...没气儿了!”豆芽仔探手过去试了试鼻息。

    “我下午进来看过两次!那时候明明还好好的!”

    马德明死的太突然,突然到让我们感到措手不及。

    看着马德明冰冷的身子,我想了想,唯一的解释可能和他腿上的伤口有关,或许他早就发烧感染了,之前一直强撑着说自己没事,要不然,想不通他怎么会突然死亡。

    “芽仔你去看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别的伤口。”

    “不去不去。”豆芽仔抵触的摇头说:“人都凉了看那些还有什么用,快拖出去埋了。”

    权衡再三,我同意了豆芽仔说的。

    沙漠里晚上10点多天色全黑,我和豆芽仔一人抬手一人抬脚,小萱打着手电照明,我们三个合力把马德明抬到了一处沙丘上。

    豆芽仔擦了擦汗,抱怨道:“我算知道什么叫死沉死沉的了。”

    我说别废话,赶快动手挖坑。

    身边没有旋风铲我们就用手刨坑,好在脚下是沙地,要是实心土地,徒手挖不下去。

    一秒记住.42zw.

    如果这一幕被外人看到,八成会以为这是有人趁着夜色毁尸灭迹。

    刨好坑后把人推进去,由于没掌握好力度,马德明成了脸朝下趴在了坑里。

    豆芽仔说不管那么多了,说完直接用脚往坑里踢沙子,很潦草的把马德明埋了。

    回去后我见小萱脸色不好看,她站在那儿犹犹豫豫的不敢进篷包。

    我说你平常胆子不挺大的,况且人又不是死在你帐篷里,你怕个啥,难道他还能爬出来找你不成。

    小萱掐了我一下,恼怒的说:“我是女孩子,你能不能考虑下,不管,晚上我要和你一起睡。”

    豆芽仔在身后恰巧听到了这句话,他贱兮兮的说:“要不你跟我一起睡?你放心,我不嫌弃你。”

    “呸!谁要跟你一起!”

    “行了,”我无奈的摇头说那就这样,你要晚上真害怕就把被褥抱过来,咱们分开睡。

    小萱走后豆芽仔眯着眼靠了过来,小声说:“峰子我可提醒你一句,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可不要冲动。”

    “滚一边儿去。”我朝他屁股上踹去,结果豆芽仔闪身避开了。

    深夜,帐篷内。

    “睡了没云峰。”黑暗中小萱的声音传来。

    “睡不着。”我枕着胳膊说。

    我脑海里在胡思乱想。

    马德明突然死亡断了线索,不过我确定了一件事,把头此刻就在巴丹吉林这片区域,马德明如果之前在乌兰布和,压根就走不到这里,太远了。

    他死之前提过一个词叫“积沙墓,”我担心的也是这个,我没想到宋金时期还有人死后用这东西。

    积沙墓流行于战国到西汉早期,当时的贵族墓葬多积石以加固、积炭以防潮、积沙以防盗,河南省辉县的战国魏王墓、后来的上蔡县的郭庄楚墓都是积沙墓。

    到西汉中晚期之后,由于竖穴土圹木椁逐渐消失,积沙墓也渐渐消失,我之前压根没想到黑水城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魏王墓被盗了七八次,考古队在流沙层里发现了八名盗墓贼的尸体,郭庄楚墓更夸张,流沙层里堆着各朝各代30多名盗墓贼尸体,个别保存好的都成了千年老腊肉。

    积沙墓就像给墓葬穿了一层刺猬盔甲,非常难搞。

    但是不是有句话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能因为难搞就不搞,在我认知中有一个办法可以对付积沙墓。

    这法子叫挖横井。

    先用洛阳铲不断探坑,要确定地下墓室的轮廓和大致的面积大小,有无耳室侧室陪葬坑。

    确定好后在大墓四个角做上标记,一般情况下都是搬四块石头放四个角上。

    随后在远离墓葬十米左右的距离往下挖,一直挖,挖的盗洞深度要深过封土堆和夯土层,竖着挖到底后在向正前方横着挖,这样就可以避开了原先大墓封土堆中的流沙层,能横穿到墓室里。

    挖横井听起来简单,但要做起来很困难,要是挖横井的预估距离差上十公分,最后都会越挖越偏。

    除了打横井,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可以对付积沙大墓。

    后半夜起了风,帐篷外挂的风呼呼的,我正回想着马德明之前说的话,突然感觉被窝里钻进来一只小手,暖乎乎的。

    “你干嘛!”冷不丁突然吓了我一跳。

    小萱嘿嘿一笑想继续往里伸手。

    我腾的坐起来,大声道:“回你帐篷里!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害怕!”

    “就不,就不回去。”小萱躺在地上双腿乱蹬。

    这个帐篷包本来就是一个人住的,空间不大,我两一闹腾更没空间了.....

    第二天。

    豆芽仔一大早老用神神叨叨的眼神看我,更操蛋的是他时不时还笑笑。

    “都收拾好了没,检查一遍,别落下了东西。”

    叠好帐篷塞包里拉上拉链,豆芽仔拍了拍说没问题了,走吧。

    离开之前我特意去看了看,埋马德明那个沙坡和昨晚一样,有个隆起来的小包。

    我背着包叹了声。

    不管怎么说也是同行,估计他家里人一辈子都找不到,看马德明的年纪应该有孩子,死在这里实在太惨。

    离开这里后我们继续向北走,这天比前几天都热,豆芽仔走了两个小时就出了满头汗,不是他体力不行,是因为他包里还塞着一块三十多斤的羊头石雕。

    我看不下去,于是劝豆芽仔说羊头不值钱,背着累死人,赶快扔了。

    他这次听了我的话,很不情愿的扔了羊头。

    顺着丹巴吉林沙漠向北又走了两天,我们到了一处很奇特的地方。

    是沙漠中的一片小湖。

    这地方叫海子,水位很浅,但水非常清,有一点我至今搞不明白,我们站在沙丘上往下看时这片小湖是淡红色的,但等我们走下来后在看,小湖又成了普通水的颜色,在上到沙坡上又看,又成了红色。

    有人懂什么原理的可以说说,反正我是搞不明白。

    豆芽仔大声说:“峰子别研究了,水这么清快来灌水啊!把空了的瓶子都灌满。”

    我说这水还会变色,能喝不,别喝了在中毒了。

    “废话,这么清都能看到人脸,当然能喝了!”

    “我喝给你们看!”豆芽仔说完扔下包,趴在地上直接用嘴喝了一口。

    “呸!呸呸!”

    豆芽仔喝了一口全吐了,他脸色铁青的骂道:“草,怎么这么咸。”

    “不能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