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民间诡闻实录之阴〕〔我被镇压十万年〕〔侯府表妹自救手册〕〔西游:人在天庭,〕〔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全民转职之我的被〕〔逃荒种田:别慌,〕〔最狂医仙〕〔奶大反派幼崽后,〕〔从恋综出道当明星〕〔我和大明星成为室〕〔全球看我抵御虫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78章 我的想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碎银几两,六亲不认有何妨。

    盗墓贼分着三种。

    第一种:生活困苦,走投无路,负债累累,这种人什么都不懂,就是豁出去了想搏一把改变命运,网上买两把铁锹就去挖了。

    第二种:有专业手段,只为求财,能正常对待身边朋友,不曾常起害人之心,大概就像我这一类。

    第三种:有专业手段,毫无底线,心黑手黑,不管什么兄弟什么朋友,只要自己能得利,就一定要弄死你,亲爸亲妈都能卖。

    朱宝抠,就是这第三种人。

    可怜了卖肉串的店老板。

    可能他家里人已经等的绝望了。

    有一瞬间我还胡思乱想,要是肉串店老板鬼魂附在了芽仔身上,会不会为自己报仇?

    不知道啊。

    无人之地的沙漠深处。

    一秒记住.42zw.

    深夜时分,火光摇曳。

    朱宝抠咬了一嘴肉串,斜眼看着我,淡淡的说:“年轻人,你说我这肉.....是从哪来的?”

    豆芽仔注意到了我表情的不对劲,他就算在傻也反应过来了。

    豆芽仔腾的站起来,手拿一串没吃完的羊肉串指着朱宝抠,大声但道:“黄瓜!”

    “不对...”豆芽仔摇摇头忙改口:“是不是黄孤的肉!”

    把头因为不知道那件事,他脸色凝重的说芽仔你干什么,还不快坐下来。

    “就是你!”

    豆芽仔后怕,一把丢掉了手中的羊肉串。

    朱宝抠神色不悲不喜,笑了笑道:“年轻人你们干什么?大晚上一惊一乍的,什么黄孤,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烤的人肉呢,这些散羊肉啊,都是我进沙漠前在当地农贸市场买的。”

    “鬼才信你!”豆芽仔怒声说:“妈的,我说怎么之前碰到的那个卖肉佬死的不明不白,原来是让人害了啊!”

    就在这时,我眼角余光间瞥到一幕。

    我看到,朱宝抠左手不经意间搭在了他腰间的铁链子上,虽然他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被我看到了。

    “芽仔,坐下。”我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我说坐下,你听不懂?”我佯装生气。

    豆芽仔这才不情不愿的重新坐下,他坐下后刻意和朱宝抠拉开了距离,像是有了戒备。

    “朱爷别见怪,”我拿起羊肉串咬了一口,指着自己脑袋笑道:“我这兄弟这里有点问题,说话一向口无遮拦,什么黄瓜黄孤的,根本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呵呵....”朱宝抠左手离开腰上,擦了擦嘴道:“我看也是,年轻人太口无遮拦了。”

    草草的吃了羊肉串,朱宝抠笑着说:“白天见啊王显声,我吃饱了回去睡个回笼觉,走了。”

    朱宝抠走后把头问我怎么回事。

    我见人已经走远了,便低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把头听后,脸色阴沉的摇头说:“你两记住,此事以后不要在提起,还有,你们天亮就离开这里,回银川后找个地方落脚,等我消息。”

    “把头我不回去!就是那姓朱的杀了卖肉的!”豆芽仔怒气冲冲的大声嚷嚷。

    “翅膀硬了?我是劝不动你们了?你呢云峰?还听我的话不?”把头阴沉着脸对我说。

    我想了想,点头道:“把头,我...我听你的。”

    “这样就对了。”把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因为他知道,我们这个三人盗墓小分队都听我指挥,只要我同意了,豆芽仔和小萱会跟着我走。

    “之前死了几个人有余下的空帐篷,你们休息几个小时,天亮以后就动身离开。”

    半小时后,我们三挤在一顶双人帐篷里说悄悄话。

    “峰子,说吧,我知道你有计划,”豆芽仔小声说。

    “哎呀往边点儿,你挤死我了,”小萱使劲推了豆芽仔一把。

    “是啊云峰,难道咱们就这么走了?”小萱咽了口吐沫:“那什么流泪鸟听起来就很贵,要是我们挖到了,那该卖多少钱啊....”

    我说:“什么流泪鸟,那是妙音鸟,财迷了?你想什么呢小萱,这么多好手在这,就凭我们三个能挖到地宫?别说挖出来,找都找不到。”

    我话虽然这么说,但小萱说的话无意中点了我一下。

    我又想了想说:“别胡思乱想,听把头的。明天一早我们离开这里。”

    豆芽仔咬着牙不说话,像是心有不甘。

    也就睡了四个小时,七点多我们就起来了,早上出来帐篷后我看到一副奇景。

    就那个沧州来的会缩骨术的洛袈山,这女人正在活动身子练功。

    好家伙,给我留下了深刻映像,国家杂技团的人都没她这么软。

    这女的能把头从自己裆底下钻出来,而且双手和肩膀锁骨处极度扭曲,看着像她整个人都缩小了一号。

    小萱以前在香港学过跳舞,她看后忍不住惊呼:“这女人好厉害。”

    豆芽仔看直了眼,半开玩笑的说:“这...这是金蛇缠丝手?怕是老鼠洞都能进去吧。”

    我们正说着,这女的已经恢复了正常人身高,她正呼气吐气的收功,见我们三都在看,冷冷的扫了我们这儿一眼。

    “快走,快走,别找事儿。”我推了豆芽仔一把。

    “把头那我们走了,我们在银川等你消息,等回来了一定要联系我们,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走吧,把水带上,云峰你带好队伍注意安全。”把头说着话递过来一个塑料袋,我看了眼,袋里装着十多瓶饮用水。

    “走吧走吧,”他摆手催促道。

    就这样,我们慢慢离开了北派营地这里,都走远了一百多米,豆芽仔和小萱还忍不住回头观望。

    远处。

    把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的目送着我们离开。

    我们三离开了这个大营地,自然是要回我们的小营地。

    那晚跟着肖密码匆匆赶过来,因为想见把头我们来得太急了,原本我们的帐篷吃的等生活用品都没带。

    来时走的快,花了两个多小时。

    往回走的时候豆芽仔和小萱无精打采,提不起来精神,还差点迷了路,走到日上三竿才回到小营地。

    帐篷还搭着,东西也都在,一件没丢。

    晚上我们围坐在帐篷外,生起来了火堆。

    “妈的!图个啥!越想越来气!气死我了!”豆芽仔疯狂的挠自己头皮。“真他妈的玩了一个月沙子!”

    “沙子好玩不?”我看他这样,笑着问道。

    “好玩个毛!峰子你还笑!”

    “唉?”豆芽仔突然不挠头了,他抬头问:“峰子你有想法对不对?”

    “我就知道!”

    豆芽仔跳起来激动道:“赶快说,你打算怎么干!”

    小萱这时盘腿坐在地上,也抬头好奇的打量我。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说你们敢不敢干票大的?

    “啪!”豆芽仔拍手道:“就爱干大的!”

    小萱举手表示同意。

    我看着她两点头说:“那些人是前辈没错,但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叫富贵险中求,被人看不起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看的起自己。”

    “说的好!那些人就是岁数大点而已,他们能挖,咱们也能挖!”

    八竿子都还打不着呢,豆芽仔就开始嘿嘿笑着憧憬说:“就那什么佛,什么鸟,要是咱们真挖到了,能卖多少?”

    “可能...一两个亿吧。”我吃不准的说。

    一听一两个亿,豆芽仔和小萱瞬间脸色涨红。

    我们三正做着发财梦,就在此时,我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

    “一两个亿太少了,那怎么能卖?怎么着也得一两百亿才行,是吧云峰?”

    这声音听起来如此熟悉。

    我慢慢转过头。

    只见把头正一脸寒霜的站在五米开外,而把头身边给他领路的人,

    是肖密码。

    豆芽仔张大了嘴,上一秒还在哈哈大笑着。

    现在。

    猛然闭上了嘴巴,变的一本正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