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剑出武当〕〔从八百开始崛起〕〔快穿花妖:病娇男〕〔分手后我捡了个首〕〔李治你别怂〕〔村婿出山〕〔龙王婿萧战姜雨柔〕〔潜伏在娱乐圈的金〕〔王爷休书请拿好〕〔神秘复苏:开局获〕〔神秘支配者〕〔全球末日:庇护所〕〔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18章 入土为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骨灰冲下水道了,智元哥额头青筋隐现,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他整个人气血上涌,处在暴怒前奏。

    我心里当然也不好受,但我知道眼下不能惹事,惹的事越大越容易暴露。

    “智元哥你冷静,冷静....”我摁着他胳膊,不断劝说。

    这时,火葬场的伙计挑眉说:“咋的了,你这架势还要打人?都说了没人认领的骨灰占地方冲下水道了,怨谁?谁让你们不早点来。”

    “滚!”

    智元哥忍无可忍,暴怒中的他一把推开我,想也没想的抡圆膀子啪的一下!一巴掌扇的这伙计踉跄了好步!把人嘴都打出血来了!

    “我草泥马!”伙计捂着腮帮子大叫了一声,结果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智元哥两个大跨步上前,一脚踹蹬到了伙计胸口处,伙计仰躺着向后倒去,智元哥又追上去,抬脚就跺,专门朝着这人脸上跺!

    他穿的硬底胶鞋,到处都是血......

    “别打了!再打把人打死了!”我冲过去抱住他使劲往回拽,在看地上躺的伙计,别说喊了,动都不动。

    伙计鼻梁塌陷满脸是血,头歪在一边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们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呵斥声,我回头一看,是火葬场老板胖女人和老文过来了,老文手上提着个红色塑料袋一脸吃惊,胖女人瞧见自己员工被打成这样,当场就炸毛了。

    首发

    “好....好!闹事是吧!等着,等着!”

    她本来就胖一生气就喘,看胖女人喘着大气儿摸出手机要打电话,老文离的最近,他当即突然出手,眼疾手快一把夺过来胖女人手机。

    “还我!”

    “找死吗你!”胖女人又抓又挠拉骂老文。

    看到这一幕,鱼文斌摇摇头走了过去,我看他用手刀拍了胖女人脖子一下,随后胖女人身子一软,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年轻伙计见状想跑,结果还没跑到大门那儿就被鱼文斌双手勒着脖子制住了。

    “坏事了!坏事了!”老文反应过来后急道:“火葬场这些人可能没见过金老二,但肯定认识金老二手下的人!我们怎么办!要不杀人灭口!要不就等着被人找上门去吧!”

    “放了我!哥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刚过来打工几个月!”最后一个年轻伙计着急的求饶。

    刘智元看着这人,冷冷的问伙计那三个人在哪烧的,带我们过去。

    伙计忙点头说好。

    见他走的慢,鱼文斌踹了他一脚。

    伙计爬起来后继续走,他带着我们进了火化间。

    火化间屋里有四台封闭式火化炉,伙计指着角落一台:“四...用四号炉烧的,哥你别打我了,我就是个打工的,才干三个月。”

    智元哥脸色凝重的走到四号火化炉,看到炉子上有个把手,他试了试没拉开。

    叫伙计过来操作打开火化炉,我看到一张类似推拉床的不锈钢火化台。

    我猜想,一月前,刚子应该就躺在这张台子上完成了火化。

    不知道是不是没扫干净,火化台一处角落里还残留有一点儿粉末,看的比较明显。

    智元哥扭头问伙计,角落那一点骨灰是谁的。

    伙计小心的说:“这段时间生意不行,四号炉就上月用过一次,后来熄火了在没点,好像....好像...好像是你们找的那三个人的骨灰。”

    “说清楚!具体是谁!”智元哥大吼。

    年轻伙计苦着脸说:“扫都扫一块儿了,烧一个人半小时不到,就前后脚的事儿,没扫干净骨灰都混一起了,我怎么能分出来啊哥。”

    看刘智元又要生气,这伙计抢先说:“哥啊,就算这样,有也比没有好是不?另外我知道老板娘珍藏有一个和田白玉骨灰盒,我可以告诉你们藏在哪。”

    我踢了伙计一脚,说在哪呢,快带我们去,我们要把剩下的骨灰拿走。

    那个和田玉骨灰盒形状是椭圆形,有盖儿,骨灰盒被胖女人藏在了柜子隔断中间,用黄布盖着。

    我看后发现这的确是个好东西,不是和田籽料但也接近籽料,应该是和田玉中的山流水,关键这骨灰盒是用一块料子掏出来的,打磨光滑,用手一模冰冰凉,不算工,估计光料子最起码要几万块钱。

    民间说好玉养魂,一看我就相中了,我要给我刚子哥住好的。

    刘智元用小扫帚小心的把一捧骨灰扫一堆,扫的很仔细,然后全装进了和田玉骨灰盒里,准确的说是刚子,老宋,老耿,三人住一块了,因为骨灰都混了。

    智元哥抱着骨灰坛子走到院子里,这时老文说:“快走吧,胖大姐等下醒了就麻烦了,快走快走。”

    鱼哥叼着烟说:“不用,人早醒了,”他指了指躺地上一动不动的胖女人。

    说着话,鱼哥蹲下来身子,抓住胖女人胳膊,用烟头烫了她胳膊。

    胖女人一声没吭,一动不动。

    智元哥冷着脸说:“挺能忍,算了,把人丢炉里烧了。”

    “别!”

    “别杀我!”

    胖女人突然自己从地上坐起来了。

    她慌乱的求饶道:“规矩我懂!要财要色我都给!”

    “谁他妈要你的色!”

    老文厌恶的说不看看自己那猪样。

    智元哥从兜里掏出十块钱,丢给了胖女人。

    “骨灰坛我买了。”

    说完话,我们一行四人急匆匆跑出了火葬场。

    司机老王还在等我们,上了车关上车门,老王听从指挥,一摆方向盘,带着我们出了小池村。

    事后我分析胖女人肯定不敢报警,因为本身她这家火葬场就是黑户在工商局没有备案,属于违法运营,一旦报警第一个吃亏的是她自己,唯一担心的就是金老二或许有所察觉。

    但后来想想又释然了。

    察觉了又怎样?

    防空洞那个地方他肯定找不到。

    落叶归根,故人要有个容身之所。

    蜘蛛巷北边儿有处土山坡,我们就把骨灰坛埋在了那里,老耿老宋刚子住一块儿互相有个照应,来世还做好兄弟。

    那晚,智元哥对着骨灰坛发了誓。

    他说:“你们先临时住着,等以后,我刘智元一定替你们风光大葬,我欠你们的。”

    鱼文斌还替刚子他们超了度,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烧纸念经,念的地藏经。

    记得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眼花了。

    就在鱼哥抽烟念经的时候,我无意间瞥到了一幕,就在不远处好像有三个黑影站着看我们,模模糊糊看不清。

    揉了揉眼在看去,又什么都没有。

    我摇摇头。

    可能真是眼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