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之又被人刨了〕〔从三国守护农田到〕〔妙手小野医〕〔出狱后,我爆红娱〕〔乡野小刁民〕〔捡个首富做老公〕〔忍界不知火〕〔农门贵妇!婆婆改〕〔和过去有通电话〕〔苏小鱼墨北枭〕〔全球废土:我开箱〕〔女帝重生:师妹太〕〔女子公会里的直男〕〔三国之我不是蚁贼〕〔武大郎:我还是娶〕〔迷案追凶〕〔玄天帝尊〕〔傅爷的小祖宗凶凶〕〔通幽小儒仙苏墨诗〕〔皇明皇太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49章 甬道大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卧槽!”

    “你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大!”豆芽仔忍不住大声说。

    小米把沾满泥的大盒子放地下,小声说:“我也不知道。”

    “快看看,快看看。”

    清理掉盒子上的黑泥,逐渐露出了这东西的本来面目。

    大概三十多公分长,二十公分宽,材质表面看着像不透明的玻璃,有红色蓝色,类似天地盖儿的盒子,盒子背面有个大洞,大洞由上下两个半圆组成。

    盒盖纽是一只四脚趴地的金钱龟,边角部位有雕塑的牛羊猪狗四畜,保存状况完好,做工很复杂。

    我起初认不出来这盒子是什么,用小刀沿缝隙处慢慢撬开,发现盒子里装的全都是黑泥,把泥都倒出来,我发现泥里零零散散有几颗人的牙齿,牙齿比正常成人的小,应该是儿童的。

    廖伯忽然若有所思的开口说:“这.....这盒子是不是铅贝玻璃做的?”

    “铅贝玻璃?”

    “廖伯你说琉璃?”

    一秒记住.42zw.cc

    廖伯深吸一口气,神情凝重的说这好像是“温明,明代的琉璃温明。”

    看我表情疑惑,廖伯说你没听说过玉温明?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完全没听说过。

    “温明”这东西国博好像有一个,陕博好像也有一个,我也算开了眼,根据廖伯的介绍,温明是一种在汉代时期发明的葬具,翻遍史料,只提过一句话,说汉帝曾经赏赐给霍光一件高等级陪棺葬具,这种特殊的葬具就叫温明,是专门用来放死人头颅的。

    这种葬具见过的人很少,我研究了,觉得应该是这样用的。

    琉璃盒子后面不是有两个半圆形组成的洞吗,人躺在棺材里后,脖子顺着洞钻到盒子里,然后上面在盖上盖子,远远一看,整个人的头颅面部都隐藏在了盒子里。

    为什么要这么干,温明的作用是什么,因为资料太少见过的人更少,我只能猜测,觉得应该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和金缕玉衣,金缕凉席一样,除了一部分防腐作用,大概率是为了表示墓主人身份高贵,地位崇高。

    第二,古人认为有天魂一说,人死后天魂在短期内不会消失,会住在天灵盖里,也就是头颅里,温明的谐音是“温冥”冥代表死亡,这个盒子,就是给天魂居住的。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非常少,应该很值钱,具体能卖多少当时我心里也没谱,因为没有具体的参考价格。

    这么想想。

    这是个小棺材,如果棺材里葬的是小孩子尸体,小孩子没发育好骨骼脆弱,不易保存,几百年下来,盒里原先应该有的头骨风化了,没了,只剩下几颗牙齿。

    “给我吧,”豆芽仔笑呵呵的把盒子拿过来,开始夸奖小米运气好。

    出了件大货,众人心情好了不少,豆芽仔又提出意见,说我们不能这么捞了,得把棺材抬起来,然后把积水全部倒掉。

    我说这样也可以,便准备招呼鱼哥抬棺材倒水。

    “谁!”

    我手刚挨到棺材,忽然听到外头有动静传来,好像是从甬道传来的。

    “你们听到没?”我忙问身旁的豆芽仔。

    豆芽仔绷着的脸顿时笑了。

    “这都被你听到了?我刚才偷偷放了个无声屁,不好意思。”

    “不是,是有动静....”小萱紧张的朝周围乱看。

    “电筒给我。”鱼哥皱眉要过去手电,说出去看看情况。

    “一块去,其他人留在这里原地待命。”我扭头对众人吩咐。

    鱼哥出来后故意关了手电,我们摸着墙走,他小声对我说别轻举妄动,一旦发生什么情况要听他指挥。

    摸着墙出来主墓室,没看到有人影,但是我当时就闻到了一股烟熏味,。

    鱼哥啪的打开手电,往前一照。

    只见砖墙西南角的甬道中,正不断冒出浓烟,烟雾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呛嗓子。

    “什么情况!”

    “哪来的烟!”我吓了一跳,指着冒烟的甬道大喊。

    “咳!咳!”前后没几分钟的功夫,我就被呛的直咳嗽。

    浓烟已经蔓延到了主墓室,所有人慌慌张张跑出来,一看这情况吓坏了。哪来的烟!

    “拿好东西先出去!”

    豆芽仔把捞出来的陪葬品装包里背上,说快跑!这是有人在外头想熏死我们!

    浓烟阵阵,我们用衣服捂着嘴,挨个钻进甬道里着急的往外爬,众人不断咳嗽,小萱跟在我身后,呛的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越靠近出口烟越大,我打着手电,看到甬道入口处亮着火光,有个人影蹲在一旁捂着鼻子,正用木棍捅着火堆在烧火。

    这人发现我们都出来了。当即拿一根长棍子往里捅,棍子一头削的尖尖的。

    “你妈!咳!”

    我呛的直咳嗽,大骂道:你他妈干嘛!”

    棍子捅的力道很大,我爬在队伍最前头,根本出不去!当下被捅的连连后退。

    这人像用竹竿赶鸭子一样,想把我们赶回去,由于高度紧张加上有烟,我看不清他的脸。

    在出不去就要被烟活活呛死了!

    我发了狠,瞅准个机会,一把拽住棍子,拼命的往回拉!

    对方见我抓住棍子,可能慌了神,更加拼命的捅。

    混乱中他一棍子捅到了我肩膀,很疼,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汪!”

    “汪!”

    突然,甬道外头有狗叫声传来,对着我们疯狂的大叫。

    “有狗?”

    “是那个比!”

    这时,我身后的豆芽仔大喊:“是差点捅死小萱的那个比!”

    豆芽仔话音刚落,我看到甬道出口钻进来一条大狗,那人放狗进来咬我们了!

    “退后!”

    “退后!”

    在如此狭窄的甬道里,人动作在快也没有狗快,大狗一口咬住了我胳膊,死咬着不放口,我左胳膊瞬间被咬破了,流了不少血。

    “峰子!”

    “云峰!”

    “峰哥!”小萱小米还有豆芽仔大声喊叫。

    “弄死你我!”

    我红着眼睛,右手勒住狗脖子,想把这畜生勒死。

    鱼哥大声呼喊想过来帮忙,但甬道太窄,他走在最后面,中间隔着小萱小米好几个人,根本过不来!

    很多狗下口后不会松口,我大叫着使劲勒狗脖子,伸手摸到了后腰别的小刀,随即掏出刀子狠狠一扎!扎到了狗脖子上,喷出来的狗血滋的我满脸都是。

    这畜生哼唧着一阵惨叫,咬住我胳膊的嘴渐渐松口了。

    看到自己的狗快不行了,甬道外那人突然爬进来,着急的继续用棍子头往我身上捅。

    “刀!”

    “用你的刀!”鱼哥在后头急的冲我大喊。

    我上半身全都是血,有自己的血,有狗血,不住的喘气。

    突然间。

    这人拿着棍子脚下一滑,像是身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双脚,直接被拖了出去!

    转瞬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开局账号被盗,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