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全民转职之我的被〕〔逃荒种田:别慌,〕〔最狂医仙〕〔奶大反派幼崽后,〕〔从恋综出道当明星〕〔我和大明星成为室〕〔全球看我抵御虫族〕〔末日降临:开局获〕〔深渊专列〕〔我被困在惊悚游戏〕〔合喜〕〔绝世太子爷〕〔穿书年代:彪悍辣〕〔御兽世界OL〕〔古神图书馆〕〔海灵顿公爵〕〔这个武圣超有素质〕〔末世:开局战地崛〕〔我写个,咋就成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75章 打酒风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皮卖点儿,他只保我两样东西。

    一是有墓,二是唐代墓。

    至于墓葬之前有没有被盗过,有没有陪葬品,能不能回本,这些他全不管。

    北派行里人很多都互相认识,如果他敢做局卖王显生空点儿假点儿,那他以后就别混了,没人会和他做生意。

    老皮走后,我们在崇皇派出所附近找了个旅店住下了,我答应他明天帮他转账10万。

    第二天上午我去转了钱,下午我就带着豆芽仔去踩点了。

    “二位好,买酒吗?

    “我们家有独家秘方酿的倒着走。”

    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扎着马尾辫,带着蓝布碎花套袖,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

    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她是这家酒坊老板的女儿,叫罗雪。

    “多少钱啊?”

    一秒记住.42zw.cc

    豆芽仔带着墨镜,咯吱窝夹着皮包,一身打扮像个大老板。

    女孩见豆芽仔派头十足,当下也不敢怠慢,如实道:“我们家的特色酒是按斤卖的,一斤22块钱。”

    “22块钱?”

    豆芽仔摘下墨镜,瞪眼说:“黑店啊你家,西凤一斤才五六块钱,你这一斤22块钱,你家酒金子酿的还是银子酿的?”

    “不能这样说啊老板,”女孩不满的辩解道:“我家用的酒曲都是老酒曲,从山东老家高价收来的,今年行情不好才卖22,往年都30呢,我这么说您估计也不信,尝尝就知道了。”

    女孩转身用小杯接了两杯递给我们,要我们品尝。

    酒的颜色偏黄,凑近一闻能闻到一股很强的香味,味道扑鼻,我感觉比上次喝的铁盖茅台也差不了多少,光闻味道的确是好酒。

    “行,那我品品。”

    豆芽仔端起酒杯,又闻又看的装模做样了一番,咕咚一口全喝了。

    “怎么了?”

    我看豆芽仔喝了酒以后身子不稳,他扶着自己胸口处表情奇怪,像是烧心了。

    “好酒!”

    豆芽仔突然大喊一声道:“入口柔,一线喉,好酒!”

    “我要买!”

    女孩笑着说怎么样,好喝吧,你要打多少啊。

    豆芽仔在她面前慢慢伸出一根手指头。

    “要一斤?要不您多买点儿,我们买六斤送半斤的,”女孩见豆芽仔买的少,表情有些小失望。

    豆芽说我不要一斤。

    “那....十斤?”

    豆芽仔摇摇头,淡定的说我要一吨。

    “你家有没有?”

    “您再说一遍,是要多少?”女孩不确定的又问。

    豆芽仔又说我要一吨这种酒。

    女孩拿来计算器,滴滴滴一阵按,激动的说:“一斤22,一吨2000斤,那就是4万4!你们真买这么多?能喝的完吗。”

    “你管我喝不喝得完,喝不完我放着不行啊,你就说有没有一吨吧。”

    “二位稍坐片刻,我马上过来。”

    “爸!”

    “爸!有人打我们的酒打2000斤!爸!”女孩跑着上了楼。

    也就几分钟功夫,女孩领着一个中年人下来了,他就是酒坊老板老罗。

    “二位,闺女说你们买两千斤倒着走?”

    “嗯.....”豆芽仔点点头承认了。

    “嘶....”老罗倒吸一口说:“二位,这种土酒我们是小批量造的,一个月的产量不过一千斤而已,再加上零售,眼下怕是没有那么多啊......”

    我心想那就对了,我早就打听好了,你要有那么多我还怎么盗墓。

    “多久能凑够?”我问。

    老罗想了想说:“天冷了老家那边儿抓不到曲蚊,我们要去收的话只能收夏天存的,再加上运过来发酵打陈,最快也得两三月啊.....不知道您能不能等这么长时间。”

    我没说等,也没说不等,就这么吊着他们。

    “走,去看一眼你们酿酒的黄泥窖吧。”

    我们是大客户,父女两不敢怠慢,当下便领着我和豆芽仔去了一楼后院。

    后院一共有四个长方形土坑,坑上盖着好几层厚雨布,雨布上压着砖头,四个酒坑,有两个是酿倒着走的。

    我走了一圈,装做无意的问道:“老板,哪个泥窖是新挖的,你这盖上了我也看不出来啊。”

    “那个,那个就是,上次用了结果发现不太好使,还要调整一下。”

    “哦?那我们看看行吧。”

    “没问题,可以啊,”说完话父女两揭开了雨布。

    这是几个月之前挖的新坑,没有老窖泥,是用来做普通白酒的,长方形的窖坑四周已经用黄泥抹平了,看不到地下土层的颜色结构。

    接近2米高,我直接跳下去了。

    女孩一脸担忧的说:“您下去干嘛,别摔着了。”

    我不知道她是怕我摔着,还是怕我踩坏她家泥窖。

    “走,走,咱们边上谈生意,让他看吧,我这朋友对泥窖感兴趣,”豆芽仔趁机掏出两千块钱,笑着说咱们去签意向合同,我交个定金先。”

    见豆芽仔把人支走了,我快速解开裤腰带掏出小云峰,对着夯实的黄泥窖中间,开始放水。

    早上特意喝了四五瓶矿泉水,一直憋到现在。

    我对准的区域很大,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泥窖底部。

    稀稀拉拉。

    黄泥窖周围很快湿了一大片,开始逐渐往地下渗透。

    我仔细观察了渗透的快慢。

    哪里渗的快,说明地下可能都是土,没石头,反之,要是渗的慢,说明有石头,影响了土层吸水性。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最终认准了一处点儿。

    随后我快速摸向后腰,那里绑着一圈稍微粗点的硬铁丝,这就是我用的裤腰带。

    “呵,呸。”

    我朝手上吐了口唾沫,用力把硬铁丝掰直,然后在铁丝前段弯了一个小勾。

    顺着选好的地方,我来回钻铁丝。

    慢慢把铁丝朝下钻,等硬铁丝完全下去了,在把头倒过来,用带勾的那头探下去。

    下去大概一米五吧,我小心翼翼收上来一看,发现带上来的那一点点土层,颜色有了变化。

    搓一搓,闻一闻,舔一舔。

    我心里就已经完全确定了。

    泥窖地下,大概4到5米深的位置。

    就是一个唐墓。

    把铁丝重新绑到裤腰带上,兜上裤子,我吹着口哨,漫不经心的用脚踢了两下土,想把那个探下去的小眼掩盖住。

    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叔叔,你干什么呀。”

    我慢慢回头一看,发现泥窖坑上头蹲着一个小女孩。

    这小女孩最多五六岁,和刚才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眉眼之间有些像。

    她手里拿着搅糖,就是两根小木头棍来回搅合着吃的那种糖。

    小女孩玩着搅糖,吸溜着鼻涕说:“叔叔你不讲卫生,老师说不能随地小便,你怎么尿我们家酒窖里了。”

    “我要去告诉姐姐。”

    我当即两步上前,一把抢过来她手中的搅糖。

    她伸手要,我就是不给。

    小女孩哇的一声就哭了,开始躺地上来回打滚。

    “桐桐!怎么了桐桐!”

    年轻女孩听见了哭声,慌忙跑来了后院。

    我早就把搅糖扔没影了,现在是两手空空。

    “孩子淘气,随地小便,说了她两句就哭了。”

    我指着没干的泥窖说:“你看看,别看她人小,量还挺大的。”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哎,你别打她,小孩子还是以口头教育为主,”我爬上来劝说道。

    踩完了点,临走之前我在心里默念,对不起了小姑娘,等我挖完了,给你买一箱搅糖做补偿。

    “那就这样,定金你们收好,我们有空再过来详谈。”

    “那二位慢点。”

    “走了走了。”

    我也是光顾着回头打招呼了,没看路,和进店来的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你怎么走....”

    我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进来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制服,还有编号。

    “呦,没撞着你吧。”

    我笑了笑摆手说没事,一点事没有。

    “老罗!老罗给我打半斤好的。”

    “来了来了,赵警官您下班了吗就敢喝。”

    “哈哈,瞧你说的,明天不上班周末啊,家里来朋友了,少不了你这口。”

    “赵警官您也是来巧了,在过段日子,我这里恐怕一斤都打不出来了,全被人定了,定金都给我了,足足一吨,2000斤啊。”

    “2000斤?”

    “谁这么大手笔,喝的完吗?”

    老罗笑着指了指我。

    “是这位老板定的。”

    我看了眼这个赵警官,微微点头致意。

    带上墨镜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公子别秀〕〔家父汉高祖〕〔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