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摊牌了,我就是一〕〔我和骨科大佬闪婚〕〔这是个有点坑的系〕〔脑海带着一扇门〕〔男人三十〕〔重生之侯门骄女会〕〔穿成男频文里的炮〕〔我的意呆利〕〔厉总,你夫人她是〕〔成亲后,娇养小太〕〔星际大佬她又美又〕〔重生之工业狂潮〕〔御天剑仙〕〔心动热吻〕〔赶尸匠之五行掐指〕〔妙手透视小神医〕〔我真不是除念师〕〔龙刺〕〔我有一座山〕〔谍海王牌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87章 我完了
    </br>“姜圆姜圆,外面什么情况。”</br></br>“放心,没有人。”</br></br>听到安全,我转头对豆芽仔说:“快点脱了裤子。”</br></br>豆芽仔挠头说:“峰子我没了。”</br></br>“你能不能干点正事?来之前我不让你喝了三瓶矿泉水?”</br></br>“不好意思,刚才等你等的时间太长了,我憋不住,都尿完了。”豆芽在嘿嘿一笑。</br></br>“峰子就这么试试吧,我觉得地下应该没有石头。”</br></br>没办法,我也没有,当下只能硬试。</br></br>打开手电,对准铲头,我开始拧螺丝接杆子。</br></br>砖房后,探点一共选了两处。</br></br>我双手举起铲子,往下一打,感觉土硬,太硬了。</br></br>因为天太冷,上冻了。</br></br>冬天这种冻土一般情况下有一米左右,只要过了这个深度就好打一些,我和豆芽仔用尽浑身力气,轮番下铲,一点点儿,在砖房后头的地上打了个小洞。</br></br>下去一米多就过了冻土层,运气不x,没有碰到石头。</br></br>这时我兜里的对讲机突然红灯亮了。</br></br>“你们小心,有人路过。”</br></br>我忙收回铲子,和豆芽仔躲到墙角。</br></br>静静等了几分钟。</br></br>“走了,没事了。”</br></br>我们又接着下探。</br></br>随后我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br></br>下去地下三米多的时候,铲子遇到阻碍碰到了石头,遇到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只能换地方打二号探点。</br></br>我定的二号探点,离一号探点相距十多米,要是白天在这里干,百分百会被人看到,好在现在是晚上,还有姜圆放风盯梢。</br></br>换二号探点后我加快了速度,每收上来一铲子我都会看土层,留意有没有花土或者活土。</br></br>不够,接杆子。</br></br>还不够,打不到,在接。</br></br>很快豆芽仔说:“没了啊峰子,就带了四根,怎么办?”</br></br>我想了想,咬牙说:“你现在回去拿,一小时送过来,越快越好。”</br></br>豆芽仔看了看时间,说那你找个地方藏起来,别被人逮住了,我尽快回来。</br></br>对讲机里姜圆问。</br></br>“位,那个叫豆子的怎么走了?”</br></br>我说预估失误,他回去拿东西了,你过来,来后头这里藏一个小时,别让人看到了。</br></br>厂里有夜班,后半夜起了风,吹到人脸上生疼,姜圆带上猴帽蹲在墙角避风,我没带帽子,看周围没人,便点了根烟取暖。</br></br>“喂,你没睡着吧?”</br></br>她带着猴帽看不到脸,我就看到她闭上眼睛了。</br></br>“我没睡,”姜圆睁眼说。</br></br>“我问你个事儿,你们姜家有倒着走祭祀这个事儿?这规矩怎么来的,知道不知道?”</br></br>她想了想说:“我们一直这样啊,从我小时候记事起就开始了,听爷爷说好像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我没见过太奶奶,听我爷爷说,打仗时太奶奶有一天晚上倒着走去祭祖,还吓死了一个小鬼子。”</br></br>“你太奶奶吓死了小鬼子?”</br></br>我一琢磨,没准这事儿还真有可能,因为那天晚上姜圆就差点把我吓死。</br></br>细细一问,原来姜家以前她太奶奶那辈还是个大地主,她太奶奶嫁给了刘塘,而刘塘的父亲是1904年,清晚期甲辰恩科头名状元刘春霖,也是封建时期最后一名状元,在当地算有头有脸的人。</br></br>姜圆说那时候小鬼子打来了,村里人晚上都了门,家家户户不敢出去,因为小鬼子杀人,大家都很害怕。</br></br>12月份有天晚上,姜圆太奶奶坐不住了,她不顾刘塘劝说,坚持要去上坟祭祀,这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她不敢不守。</br></br>于是她太奶奶便在晚上十二点多冒着风险,提着灯笼出了门。</br></br>一九四几年,西安硫酸厂这边儿还是一片荒地,没有人住,听说家里有死小孩儿的都埋在了这里。</br></br>附近不时传来几声狗叫,借着淡淡月光照明,年轻的姜圆太奶奶一身白衣,提着红灯笼,慢慢在土路上倒着走。</br></br>当时鬼子驻扎在村外,为首的军官叫小矶太远,村里都喊“小鸡太远”,这个鬼子兵晚上起夜,他远远看到了红灯笼,当即大喊道:“八嘎,死啦死啦的,花姑娘的!捉花姑娘的干活!”</br></br>小矶太远当即领着三个鬼子兵,跑着去捉姜圆太奶奶了。</br></br>哪曾想,他们到了地方一看,当即吓了个半死!</br></br>原来,姜圆太奶奶出门之前带了篮子,篮子里装的都是贡品纸钱,因为一手提着灯笼不方便,她太奶奶便把篮子挂在了脖子上。</br></br>风一吹,篮子里的纸钱飞出来沾到了头发上,由于她太奶奶是慢慢倒着走的,看不到后面,于是便反手在头发上摸索,想找到纸钱拿下来。</br></br>一个鬼子兵心脏不好,看到这一幕当场嗝的一声没喘上来气,心脏病发作,给吓死了.....</br></br>小矶昭远也给吓跑了,连枪都扔了,第二天白天就带兵撤走了。</br></br>姜圆讲完了自己太奶奶的故事。</br></br>我说厉害,没想到你太奶奶还是个抗日奇侠。</br></br>等了不多久,豆芽仔满头大汗跑来了,他丢给我包喘气说:“紧....紧赶慢赶啊,小米还说要来,我没让她来。”</br></br>我没废话,确定周围安全后便继续接长洛阳铲。</br></br>一截,两截,接到第二截我就感到十分吃力,手腕子酸的很本挥不动,速度也慢了下来。</br></br>“我来,你歇一歇,”豆芽仔接手了。</br></br>探洞往下打了两个多小时,当杆子接到第三截,我发现带上来的土颜色不对了。</br></br>“红土?”</br></br>“地下怎么会有红土?”</br></br>我分开土层,用手电照着仔细看了一会儿。</br></br>不是全红,是半工半黑,黑的那一部分发粘,沾手,红的那部分最奇怪,跟血的颜色一样,透亮鲜红,像是颜料染的。</br></br>花土,黑土,青土,白土,我都见过,可这种土层是怎么一回事?我之前没见过啊,也没听把头说过。</br></br>包里还有一截接杆儿,接上后再打下去,这时候往上提土一个人已经提不动了,因为太深,我和豆芽仔抓住杆子一块用力往上抽。</br></br>结果一样。</br></br>铲头从地下几十米,带上来了半红半黄的活土层。</br></br>这地下肯定埋了东西,不知道是什么。</br></br>这土有淡淡味道,我有点感冒鼻子不通,具体是哪种味道闻不出来,捡了个方便面塑料袋,我装了一袋这种红土。</br></br>“哎,峰子,”豆芽仔说:“这里可是硫酸厂,会不会是硫酸流到了地下,把土腐蚀成这样了?”</br></br>我摇摇头,抓了一把送到豆芽仔鼻子边儿,我说你闻闻,有没有酸味。</br></br>豆芽仔鼻子抽了抽,他闻了闻摇头说:“没有,没有硫酸味,但是有一股红糖味儿。”</br></br>红糖味儿?这我可真没闻出来。</br></br>我说那你尝尝,甜不甜。</br></br>豆芽仔伸出舌头舔了一点儿。</br></br>“呸!呸呸!”</br></br>“甜个屁!不甜!苦的!”</br></br>我看了看时间,“天色不早了,今晚就到这里,不算白干,最起码确定了这里有东西,那三个盗墓贼说下礼拜开勾机挖这里,咱们得赶在他们之前下去,捞到宝贝。”</br></br>豆芽仔摇头苦着脸说:“不好干啊,这他妈快三十米深,都快打出地下石油来了,咱们就算一个人长了八只手,也挖不过勾机啊。”</br></br>我皱眉陷入了沉思。</br></br>地下三十米,这么深,如果像那三个盗墓贼说的墓塌了,那我们根本就进不去,更何况地点是在有这么多人的工厂里。</br></br>除非我变成了土行孙会遁地,能一头钻下去。</br></br>到底要怎么办.....</br></br>想了半天想不出来好办法,索性不想了。</br></br>我让豆芽仔去把铲子收了,还插在地上干嘛,具体的回去在想吧。</br></br>豆芽仔哦了声,转身去收铲子。</br></br>“你们是谁!”</br></br>“干什么的!”</br></br>突然间,有一束手电照在了</br>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span style=”color:red;”>下一页!<span style=”color:red;”>当前 第1页 / 共2页</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