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踏枝〕〔混沌丹神〕〔我家娘子竟是狐妖〕〔神秘支配者〕〔神诡世界,我能修〕〔人生模拟:在诸天〕〔摊牌了,我就是一〕〔我和骨科大佬闪婚〕〔这是个有点坑的系〕〔脑海带着一扇门〕〔男人三十〕〔重生之侯门骄女会〕〔穿成男频文里的炮〕〔我的意呆利〕〔厉总,你夫人她是〕〔成亲后,娇养小太〕〔星际大佬她又美又〕〔重生之工业狂潮〕〔御天剑仙〕〔心动热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89章 夜赴咸阳
    :[]

    ://../!!

    昨晚打了一晚上探洞,我一觉睡到了下午,睡醒后洗了把脸,我把小米叫到了我屋里。

    “帮我拿着。”我把手电递给了小米。

    白天打手电是因为窗帘拉着,旅馆白炽灯才十几度,亮度不够。

    把方便面袋里的红土倒桌子上,我慢慢把土摊开。

    小米打着手电帮我照明,她好奇说:“真奇怪啊峰哥,这土怎么两种颜色。”

    “咦?”

    “这什么东西...”

    借着手电亮光,我用镊子从土里夹出来一块红色块状物,不是土。

    我放在手里里近距离观看,研究了半天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只有指甲盖的四分之一大小。

    “这....是不是那东西啊峰哥?”

    “什么?你看出来了?”

    首发

    小米不确定的说:“我以前跟爷爷学修东西,见过类似的这种碎片,这....这好像是没完全氧化的丝绸。”

    “什么东西?”

    我惊的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

    “唐代丝绸!”

    “开玩笑吧!”

    唐代丝绸有多难保存!

    法门寺出土的那批丝绸,文物保护小组为了能保存下来花了一大笔钱,前后整整花了十五年时间!

    小米随口这么一说,我越看越像,觉得好像镇是丝绸。

    土层中夹带着丝绸,这吓到我了,因为这肯定是不符合墓葬常理。

    参考马王堆,如果墓里有大量丝织品存在,百分百在墓主人的棺椁里,一定是一层一层将墓主人尸体包裹住,辛追当时身上就裹了十六层厚的丝绸。

    为什么丝绸都跑棺椁外头了?

    而且数量很多,已经附着在墓室周围,和夯土融为一体,变成了半红半黄。

    我使劲挠头,头皮都快挠破了,实在想不通这是什么原因。

    我解决不了,于是打电话问了把头。

    把头听后也觉得奇怪,大量丝织品氧化在夯土层中,把头说怎么会有这种墓,他也没见过。

    “云峰你在听?”

    “我听着,把头你说。”

    把头在电话中沉思片刻后说:“我们虽然干这行,但不可能什么都知道,那不现实,西安作为北方地下文物的集散地,不缺卧虎藏龙之人。”

    “我知道一个人,但没怎么打过交道,你去找到他问问,争取把这件事搞清楚。”

    “找谁?”

    把头说:“行里人都叫他吴爷,此人年轻时是湖南长沙帮骨干,他也当过北派眼把头,见识甚广,南北通吃。”

    “那这个叫吴爷的现在在哪?”

    “应该在西安吧,我不确定,只知道他户口是西安的,这几年道上都没有这人消息,虽然有传言说病死了,但我不信这个说法。”

    “这次是你带队,碰到了问题自己尝试着解决吧。”

    “嗯,我知道了把头,你注意休息,我挂了。”

    “小米你去给哥弄点吃的,饿了。”

    “你吃什么呀峰哥,中午我们吃的饺子叫你你也不醒。”

    “你们吃的饺子?什么馅的。”

    小米说韭菜馅的啊,还有面,就是我包的不太好看。

    “没事,去给我整一盆,能吃就行,好看又没用。”

    “哦。”小米擦擦手去厨房忙活了。

    “老皮,我啊,项云峰。”

    “项把头啊,怎么了,是不是还想找我买点儿啊?”

    “你快拉到吧,你那点儿我赔了八万,跟你打听个人,西安有个叫吴爷的知道不,年轻时长沙帮出身。”

    “吴爷....”

    “吴爷......”

    老皮在电话中反复念了两声。

    “想起来了,这人有好几年没活动了,他叫吴喜林,确实是西安的,你找这人干嘛?”

    我说碰到点儿难题,要找高手解惑。

    “什么难题?看不懂古董还是什么,说出来我听听,没准我知道啊。”

    我当即把想不通的问题说了一遍。

    老皮沉默了半天,泄气道:“这种事儿我可真没听说过,帮不到了,我帮你问几个朋友,看看有没有人知道姓吴的住哪,等我回电。”

    “好,麻烦了,我等你回话。”

    “来了峰哥!”

    “热乎着快吃吧!”

    小米满手面粉,砰的给我端上桌满满一盆。

    “这....这什么东西?”

    “韭菜饺子啊。”小米说。

    “你这饺子怎么这么大?这怎么吃,一盆三个就满了。”

    小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面太软了,我包不住口,就包的大了点儿。”

    我无奈的摆摆手,说小米你去忙吧,你这饺子我就当包子吃了。

    真是巨形饺子,有男人拳头那么大。

    其实味道不错的,我正吃着,老皮回电了。

    “有消息了,项把头这人可真不好找,要不是我认识的朋友多那真找不到,这人如今在咸阳一家养老院,具体地址我稍后确定了在发给你。”

    我把手机放桌子上,双手拿着饺子,吹着热气说:“那谢谢了,有时间请老皮你吃饭,挂了。”

    不大会儿功夫,我收到了一条老皮发来的短信。

    “咸阳市秦都区同文路老干中心。”

    默念了两遍,我记下地址后起身去穿鞋,我刚睡醒还穿着拖鞋。

    “你还要出去啊峰哥?”小米问。

    我点头:“今天晚上能回来就回来,如果回不来,最晚明天早上回来,你告诉豆芽仔和鱼哥不要出去,在家等我。”

    西安离咸阳比较近,为了尽快找到这个姓吴的,我是一个人直接从西安打车过去的,我跟司机说的地址就是银杏养老院。

    现在是2021年,银杏养老院老板是个姓崔的,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诈骗被抓了,银杏养老院牌子没了,变成了咸阳桂林医院,当年是新开的没多久,条件很好,老人住了都说好。

    硫酸厂那个大墓,我给了起了个名儿叫“丝绸之墓。”

    因为夯土中全是氧化的黄红色丝绸颜料。

    要是不搞清楚其中原因,我不敢贸然带人下去,只能找行里高手问问是什么情况。

    带了一包夯土,我下午从旅馆楼下打车出发,大概天色刚擦黑就到了咸阳。

    司机也是个虎比,不知道就不知道,非得说自己知道银杏养老院在哪儿,结果带我多跑了一个多小时,转了好几个圈。

    当时银杏养老院规模没现在这么大,就两层小楼,一参小院,楼墙外全刷成了黄颜色,大门是铁皮门,门左边儿有标牌,“银杏老年中心。”

    冬天6点多天就全黑了,那时养老院门口还有几个老头在下象棋,眼都快看瞎了也不散场。

    “大爷!大爷!”

    下象棋老头说你吓我一跳,我没聋。

    “大爷跟你打听个人,吴喜林是不是住在咱们这里。”

    “拱卒子!你个傻子!拱卒子就赢了!”

    “滚蛋!我就不拱!”

    “啊,你说吴喜林啊,他刚吃了饭,应该是去公园溜达了,他抱着一只猫,你到公园一看就看到了。”

    “谢谢大爷,你们继续玩,我不打扰了。”

    银杏养老院西边有个小公园,面积不大,那时候刚流行起来跳广场舞,很多老头老太太都在公园跳舞,10点之前人有很多。

    “抱着个猫....抱着个猫....”

    我朝四周打量,看看哪个老头怀里抱着猫。

    “来来来!”

    “瞧一瞧,看一看,你瞧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

    我被这声叫卖声吸引了,看老头老太们都往那边儿走,我也跟了过去。

    是几个卖药的中年人,他们摆了桌子接着电瓶灯泡照明,他们卖的是“壮骨粉”,当时这东西很流行,装在藿香正气水那样的小瓶子里,一瓶要五十多块钱,专门骗老人,其实就是面粉加了一些其他东西,成本不过几毛钱。

    现在也有卖的,只不过做成了胶囊配上了高档华丽的包装盒,也不在公园卖了,改成了讲座形式,用领免费鸡蛋等嘘头引老人们过来。

    “各位,这人前两天你们都见过吧?年纪轻轻就得了骨癌,骨头脆的不行,一碰就骨折。”

    围观的老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是啊,我见过这个人,前两天一直坐着轮椅,动都不能动。”

    “我也见过这个坐轮椅的。”

    我没看到坐轮椅的,我就看到公园石桌上躺着一个男的,因为角度关系我看不到脸,他就躺在桌上一动不动。

    “没错!”

    为首的中年人看着围观的老人们说:“你们见到的都是真的,这人前两天吃了我们熊家秘方壮骨粉,现在身体壮如小牛,不信你们看!”

    “呦!这是要干嘛呢!”

    “我不敢看了,可别闹出人命来了!”

    只见两个男的费力抬起来一块大石板,压在了躺着的那人胸口上,石板很厚,我目测最少5公分厚。

    “各位请看。”

    说着话,这人拿起一把大铁锤,为了表示是真石头,这人故意用锤头敲了两下,发出了哒哒的声音。

    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这人大喝一声,高高举起大铁锤,蹦起来能有半米高,啪的一声!将大石板砸的四分五裂!

    等了几十秒,躺着的那人慢慢坐起来了,他拍拍胸口处的尘土,跟没事人一样。

    人群顿时议论纷纷,已经开始有老人上前买壮骨粉。

    躺着的这人表演完了胸口碎大石,自顾自的扎破一盒酸奶,开始滋溜溜咬着吸管喝酸奶。

    我摇了摇脑袋,搓了把脸,又使劲揉了揉眼睛。

    我真没眼花。

    是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在修仙界长生不〕〔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