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全民转职之我的被〕〔逃荒种田:别慌,〕〔最狂医仙〕〔奶大反派幼崽后,〕〔从恋综出道当明星〕〔我和大明星成为室〕〔全球看我抵御虫族〕〔末日降临:开局获〕〔深渊专列〕〔我被困在惊悚游戏〕〔合喜〕〔绝世太子爷〕〔穿书年代:彪悍辣〕〔御兽世界OL〕〔古神图书馆〕〔海灵顿公爵〕〔这个武圣超有素质〕〔末世:开局战地崛〕〔我写个,咋就成仙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194章 坑人
    大量碎石散土落下,落得我们满头都是。

    豆芽仔呸了好几口,神色慌乱的大喊大叫。

    姜圆在坑口上看着这一切一直在笑。

    见我不为所动,豆芽仔手挡着头大喊:“快想办法峰子!”

    “要死了!他妈的我们要被活埋了!”

    “哈哈,”坑上叫牛哥抡着铲子笑道:“放心吧,来年等我们发财了,给你们烧点纸钱,路上拿着花!”

    我手挡在头前,按下对讲机冷静的说:“老王你他妈怎么胆子那么小,搞定了没。”

    红灯一亮,老王结巴着回话说:“都.....都照你说的做了,西车间大门我反锁上了,现在没有人能出去,监控也看不到砖房那里。”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小米急切的喊声,她在周围放风,还不知道砖房这里已经出了事。

    “峰哥!有人过去了!”

    “你们快收!是两个带帽子的男的!还拿着东西!”

    听到小米这句话我松了口气,看向一旁的鱼哥。

    鱼哥点点头,开始双腿撑着盗洞,双臂发力向上攀爬。

    “草!马蛋快点!这人他妈爬上来了!弄死他!”

    鱼哥臂力强,昨天晚上我偷偷让他练习过一次,加上特配的防滑鞋,他向上爬的速度非常快。

    “牛哥,看我把这小子捅下去!”

    马蛋拿着旋风铲,一个劲往下捅。

    鱼哥两脚开成一字死死卡住盗洞两侧,豆芽仔在下头看的大呼小叫,这么高,身上没有绳子,掉下来非死即残。

    鱼哥瞅准机会,一把抓住旋风铲,叫马蛋的男人无论怎么用力都抽不回去。

    见状,叫老牛和瘤子的也加入进来,尤其是那个老牛,他不知道从哪抱起了一块石头,石头有篮球那么大,他一脸凶狠的高高举起,准备向下砸。

    豆芽仔说:“完了完了...鱼哥要被开瓢了。”

    我攥紧拳头,心里默念快点儿。

    牛哥吃力的抱起石头,并没有砸下来。

    反而是预料之外,只听得一声闷响,他脑门上流了血直挺挺向后倒去,手中抱着的石头滚落到了一旁。

    马蛋也一样挨了闷棍,只有那个叫瘤子的机灵,扭头躲过了一棍子,钢管打在他肩膀上,小萱见状瞅准机会,一脚踹到了他两腿之间,瘤子大叫一声,疼的捂着裆部满地打滚。

    两束手电照下来看了看,确定是我后,轱辘车绳子被人送摇了下来。

    我拍拍豆芽仔,让他赶快上去。

    豆芽仔不知道情况,一脸疑惑的问我怎么回事。

    “别问,快上去,”我帮他往腰上盘绳子。

    “好了,拉。”

    吱呀吱呀.....

    绳子绷紧,轱辘车慢慢把豆芽仔提上去。

    我试了试,想学鱼哥那样往上爬,结果不行,腿没劲,上去还没半米就掉了下来,最后也是被轱辘车摇上去的。

    上去后我拍拍头上的土,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份报纸,报纸折叠着,里头包着5000块钱。

    “辛苦了二位,这是我们之前谈好的。”我把报纸递给一个戴帽子的。

    这人看了看钱,顺手塞到怀里笑着说:“那行,我们活儿干完了,以后需要的话再来找,随叫随到。”

    “走了,”两人把带血的钢管包衣服里,压低帽檐转身离开了。

    这时小米拿着对讲机,气喘吁吁的跑来问怎么回事。

    我看了三个人一眼。

    叫牛哥的满头血已经昏迷,马蛋一样,那个叫瘤子的还躺在地上捂着裆部,疼的脸色都变了。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姜圆意识到事情不对想跑,被鱼哥挡住了。

    瘤子咬着牙说:“兄....兄弟,这锅我们不吃了,放....放我走吧。”

    我蹲下来看着瘤子摇了摇头,他顿时面如死灰。

    我的计划只有两个人知道,鱼哥和老王。

    老王之前手抖的害怕不是怕挖坟,而是怕这件事,此事知道的人越少,姜圆就越容易上套。

    戴帽子的这两人是本地混子,我通过老皮联系上他们,代价很小,只花了5000块钱,五千块就能让这些混子们办事。

    我赌对了。

    姜圆为了他那个要出国的男朋友已经走火入魔,估计他男朋友让她死她都会去。

    她要不到钱被踢出局,又挨了打,便怀恨在心,去找了瘤子牛哥三人报告此事。

    我原本没打算这样干,但现实所迫,没有其他选择。

    这三个盗墓贼在工厂潜伏半年,不知道打了几个探洞下去,如果能下去他们早挖下去得手了。

    之所以久久不能得手,除了这个墓太深外,其实还有非常要命的一点。

    塌陷。

    墓葬已经全塌了,用正常手段几乎不可能进去,按照我的猜想,恐怕墓里的陪葬品,主墓室,墓道,耳室,全都挤压到了一起。

    我就算本事再大,碰到这种完全塌陷的大墓也没办法,我挖这条很深的盗洞,除了想验证自己的想法外,也是替这三个盗墓贼挖的。

    这么深,上头盖上板子埋上土,他们就算醒过来喊破喉咙也没人能听到。

    鱼哥打晕瘤子,用轱辘车把三个人卸到了盗洞最底部,跟卸死猪一样。

    我又转头看向姜圆。

    姜圆之前还对我比中指,现在她脸上已经没了笑容,脸色发白,牙齿打颤,整个身子都在抖,她是真害怕了。

    看鱼哥拿着钢管走过来,姜圆颤声说:“对......对不起峰哥.....我错了。”

    我摇摇头说:“你去底下待两天,我不想当杀人犯,老实配合,等我们得手后你或许还能活着见到你男朋友,我项云峰只想求财。”

    “你过来。”

    小萱站在坑口朝姜圆招了招手。

    姜圆扭头又想跑,被豆芽仔一把推了过去。

    我准备喊小萱给她绑上绳子,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口,小萱突然出手推了把姜圆,把她推到了盗洞里。

    我吓了一跳,忙跑过去打开手电朝下看。

    没有保护措施,又这么深,我看到姜圆头朝下躺在瘤子腿上,她额头部位摔的流了血,人陷入昏迷不知是死是活。

    这时对讲机传来老王声音。

    “你们好了没?我这儿拖不住要开门了,时间久了工人会起疑心。”

    “在拖五分钟,马上。”

    我指挥豆芽仔和鱼哥搬来板子,死死卡严盗洞,又在板子上埋上土,最后扔了点干树枝兰木头当伪装。

    收拾好东西装包,我喊老王:“行了,我们这边儿可以了。”

    脱下带土衣服藏到砖房里,我们换上硫酸厂工作服,豆芽仔问我接下来怎么干。

    我笑着说了我的想法。

    隔天是礼拜一,就是工厂晚上动土打地面儿的时候。

    这三个盗墓贼潜伏经营了大半年,眼看着果树成熟到了丰收季节。

    他们没想到,最后被我打了一记闷棍,偷到了即将成熟的果子。

    我没把头那么厉害。

    银狐,他坑的全是大盗墓贼。

    我正在学习,现在还只能坑小盗墓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