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民间诡闻实录之阴〕〔我被镇压十万年〕〔侯府表妹自救手册〕〔西游:人在天庭,〕〔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全民转职之我的被〕〔逃荒种田:别慌,〕〔最狂医仙〕〔奶大反派幼崽后,〕〔从恋综出道当明星〕〔我和大明星成为室〕〔全球看我抵御虫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233章 活到老学到老
    怪人怪事见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受谢起榕影响,我那段时间变的神神叨叨。

    七月爬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就上网搜,我手机能上移动梦网,不差那百十块钱话费。

    搜到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孩子七个月大,只会爬正常吗?”

    “怀了小孩,七个月了还能不能打胎?”

    “七月份和妹妹爬黄山了,风景真好。”

    全搜到的是这些玩意。

    和西夏党项人后裔没有半毛钱关系。

    任家嘴村在咸阳一个叫碱滩的地方,那里算城中村,有三四个村子组成,我当天下午就找过去了。

    村里那个旅馆就叫茂茂旅馆,前台,老板,服务员都是一个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我跟人一说,大姐说知道,那老头交代过,你去吧,她给我了房间钥匙。

    进入202房拉开抽屉,我看到了吴爷留的东西。

    一封信,两个厚厚的黑色笔记本,装在塑料袋里。

    “小子,等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走了,我不会在回来了。”

    “忙完了事情我会去陪阿兰,我和阿兰也没有孩子,看你还算顺眼,这东西就留给你了,以后等每年到清明节,给我和阿兰烧点纸,也就图你这点了。”

    “说实话,我吴喜林饥荒年代走过来,盗墓盗的很多,起初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但时间长了,我又开始不满足于现状,若不是碰到阿兰我恐怕早栽了,一个人要懂得节制,希望小子你能明白。”

    “最后一件事,笔记上记载的点儿,凡是我画红圈的地方,你都不要去动,相信我,这是为了你好。”

    “吴喜林留笔。”

    看完了信,我又装好放回抽屉下了楼。

    “老板,老板开个房间。”

    “等下,洗着头呢。”

    等了十多分钟,老板娘用毛巾包着头走出来问我:“住哪间,住多久,一天15块钱。”

    我说就住刚才我进去的那间房,先开一礼拜,要登记不?

    她笑道:“不用登记,我这里一年都不来查一次,你放心吧。

    “还有啊小伙子,我这里能卖饭,你要吃的话喊一声,一般家常便饭都能做,不比饭馆差,价钱便宜。”

    我点头拿上钥匙,上了楼。

    锁上房门,我抽出椅子坐在凳子上,开始翻看黑笔记本。

    长这么大,我从没有看书这么认真过。

    还记得当初我把课本当废品都卖了,老师说我完了,以后是毒瘤。

    不得不说,老师看人很准。

    笔记上记载的很多,大致分为西周墓篇,春秋战国墓篇,汉墓篇,还有一个清墓篇。中间的唐宋元明清,还有辽金五代十国篇都没有,吴爷说还有别的笔记,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上面写着。

    一个汉墓篇就半本,光看那些草图和注录我就看了整整一天,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

    笔记上说,西汉大墓挖山建陵,分为竖葬横穴坑,横挖山洞坑,复式坑,石条坑,门垛坑等,碰到哪种坑该从哪下去,坑里的走向结构等。

    比如笔记上记载了一个例子,上世纪60年代,北派墩子(可能是以前某个叫墩子的盗墓贼),此人下过一个西汉大墓,这个墓深达二十三米,墓里有几十间密室。

    有器物室,乐舞厅,厕室,盥洗室(和厕室挨着,就是现在说的干湿分离),还有水井室,主灶房,西灶房,小灶房(做夜宵),观赏水池,水池里还有青石雕的鲤鱼。

    按照笔记上的记载,这类西汉墓都有完整的排水系统,如果灌顶是条石打不穿的话,就可以绕着墓找,看哪里地面常年潮湿,有积水或者小水潭,那这个地方八成是墓里排水系统的出口,从这里挖进去可以直通主墓室,也能避开石条灌顶。

    这算前辈们的总结,我认为应该叫排水沟盗墓法。

    笔记里画了各种尸体,也提到过阴滋尸,还有少见的黑尸,毛尸,不烂尸,马王堆那具尸骨就是不烂尸,六安双棺墓里有一具毛尸,毛尸说的是人死后,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种特殊菌类长在了死人脑袋上,这种菌类和死人头发成了共生体,菌类一直长,头发就一直生长,直到覆盖全身。

    关于棺材里的尸气,书上说是一种毒气,说有尸气必有棺液,如果开棺前发现有棺液流出的迹象,一定要头朝后,防止吸到尸气。

    还写了很多复杂的风水学找墓办法,山管人丁水管财,入山寻水口,登穴看名堂,寻龙,好砂,好水,真龙假穴,假龙真穴,负阴抱阳,墓穴案山,这些记载太杂,一两句讲不清楚,我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天天躲在屋里研究笔记,饿了让老板娘做点吃的,渴了自己烧点水,或许是熟悉了,那晚我正喝着水,研究条石墓防盗办法,忽然老板娘敲门了。

    “怎么了大姐?”我开门问。

    老板娘嘿嘿一笑,小声说:“小伙子,我观察你两天了,就一个人啊,我这儿有个小妹,你要不要?”

    “不用了。”我准备关门。

    “哎,你慌什么!”

    老板娘扶住门,继续笑着说:“小伙子你怎么还害羞啊,这没什么的,谁都有需求吗,你满意的话多少给点,我就收个抽成介绍费而已。”

    我说我不用!你要在这样我可搬走了。

    “话不要说这么死吗,你等着。”

    过了十几分钟,门又响了。

    我打开门一看,是老板娘带来了一个女孩,这女孩二十多岁,穿的比较少,一头直板黑发。

    老板娘说:“怎么样?漂亮吧?人家是黄花大闺女。”

    这女孩虽然年纪不大,但一脸风尘味,脸上抹了一层粉,怎么着也不像黄花大闺女,我刚准备说话,忽然兜里手机响了。

    扶着门一看来电显示,我有些激动,竟然是消失了几天的鱼哥打来的。

    我直接关门接电话。

    “鱼哥?”

    “云峰,是我。”

    “这么多天了!你去哪了鱼哥!电话一直打不通。”

    “说来话长啊,是洛袈山的安排,小米怎么样了?”

    “鱼哥,小米已经走了。”

    “走了吗?去哪了?”

    我刚打算说去湘西吉首了,当话到嘴边,我又改口道:“去了南方一个地方。”

    “这样.....我们不方便露面,云峰你过来吧,我们在两寺渡村,到了村口我去接你。”

    我说好。

    挂了电话,我皱眉想了片刻,又去前台找了老板娘。

    “怎么了小伙子?你想通了?”

    我看了看周围问:“刚才那女孩去哪了?”

    老板娘面色一喜:“刚走,这就给你叫来,等着。”

    十分钟后,在二楼我的房间里。

    “八十。”

    女孩板着脸,她脱下羽绒服直接管我要钱。

    我给了两百块钱,她板着的脸立即笑了。

    “小哥你说吧,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我点头道:“那好,你穿上衣服,现在去一趟两寺渡村,看看村口有没有一个很高很壮的男的,如果有,最好能和他搭话,看看是不是姓鱼。”

    这女孩衣服脱掉一半,听了我的话愣住了。

    我说你愣着干嘛?

    “不行回来在给你两百。”

    “赶快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