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女总裁的护花高手〕〔猎户的神医福妻〕〔华娱从龙套开始〕〔火影中的库洛牌魔〕〔师姐,我不想努力〕〔三国之大汉再起〕〔至尊剑帝〕〔民间诡闻实录之阴〕〔我被镇压十万年〕〔侯府表妹自救手册〕〔西游:人在天庭,〕〔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全民转职之我的被〕〔逃荒种田:别慌,〕〔最狂医仙〕〔奶大反派幼崽后,〕〔从恋综出道当明星〕〔我和大明星成为室〕〔全球看我抵御虫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北派盗墓笔记 第261章 我要下手了
    白睫琼奶奶叫张慧兰,60年代和白老爷子结婚,据说白庭礼年轻经商时遇到困难,张慧兰卖了自己家传的一柄和田玉三镶如意,帮助白庭礼度过了困难时期。

    在此之前我只见过她一面,就是帮白庭礼收拾遗物那次,老太太给我的印象就是和蔼可亲,拿什么东西都是慢吞吞的不着急。

    很难想象,当年就是她,在二棉厂里散播谣言,最后逼的王小琴上吊自杀。

    “云峰,紧不紧?”

    小萱试了试绷带的程度。

    “行了,可以,剪断吧。”

    大腿抹了药,扎了两圈绷带感觉好多了,走路没什么大问题,别大踢脚就行。

    这时把头叮嘱我:“云峰,我们双线进行,你通过白睫琼打听张慧兰,我和豆芽继续在厂里寻找。”

    “我知道了把头。”

    “你不要大意,我感觉那个老太太可能不简单。”

    “你说白睫琼奶奶?”

    把头点头默认。

    尤经理在家煤气死了,白家老爷子也才刚下葬没几天,大礼堂剩下的几个人都放了假,遭受打击的白睫琼也没心思在经营大礼堂,听说人找上门来的两单生意都让她推掉了。

    我去之前,恋爱导师豆芽仔是这样跟我分析说:

    “峰子啊,你相信我,这个状态下的女人防线最脆弱,你这时候去主动陪她,接近她,照顾她,开导她,要找准空荡,乘虚而入,这样就非常容易得手了。”

    ......

    “白老板,你人没在大礼堂?“晚上8点多,我去了大礼堂,推了推大门锁上了。

    “你...你是谁?”电话中白睫琼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醉意。

    “你喝酒了?”

    “嘟.....嘟嘟”,她突然挂了。

    我又打过去,这次直接开口说:“我,是我啊白老板,我项云峰。”

    “项.....项云峰?”

    “你找我干什么?”

    我笑着说:“也没什么事,就想找你说说话,吃吃饭什么的,呵呵.....”

    电话一阵盲音传来。

    她又挂了。

    “卧槽....”

    我楞楞看着手机,这怎么跟豆芽仔说的不一样啊。

    她都不搭理我,我怎么乘虚而入?

    我厚着脸皮在打过去,这次人直接不接了,手机一直响铃声.....

    “哎.....”

    看着大门紧闭的礼堂大门,我无奈叹了声转身离开。

    不远处,广场上的彬塔矗立在夜色中,晚上不到九点,还有不少老人小孩在广场上玩,我看了眼彬塔后那栋小楼,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正准备离开,白睫穷突然给我发来一条短信。

    “去广场小卖部买两瓶酒,来大礼堂后山的土场。”

    我打字回复:“马上去。”

    “土场”是他们这里人的说法,就是以前收小麦堆草垛的地方,现在这附近种地的少了,大礼堂后头那片土场也荒废了多年,一直没动它。

    当时广场小卖部在彬塔北边儿,挨着马路不远,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体型堪比婷婷。

    广场小卖部面积很小,我推门进去后看到胖女人正在低头织毛衣。

    “给我拿包红玉,在拿两瓶酒。”

    “要什么酒。”

    我说拿两瓶度数高点的就行。

    胖女人把烟扔桌子上,又给拿了两瓶二锅头。

    “9块钱。”

    我扔给她十块钱,就在她拉开抽屉找我钱的时候,胖女人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抬头狐疑的看了我两眼,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有事?”我拽了拽钱,她没松手。

    “找我啊!”

    我一把拽过来一块钱,揣兜里了。

    出了小卖部,我快步向土场走去。

    大礼堂后头没灯,借着月光,绕过来后我一眼看到了一个人影,人影正坐在一堆草垛上。

    “白老板!”

    白睫琼扭头看来。

    看到是我,她对我摆了摆手,让我过去。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啊,不冷啊。”我挨着她坐在草垛上,随手把买的东西放下。

    地上有几个易拉罐啤酒瓶,能闻到她身上有酒气。

    “让你买的酒呢?”她说。

    “给,这才好,你喝那个没劲,喝这个,”我笑着把二锅头递给她一瓶。

    她拧开瓶盖,仰脖便喝。

    “咳!”

    “咳咳!”她喝了一口,被呛的连连咳嗽。

    “喂,我问你,干你们这行,是不是挺自由的啊?”

    我说还行吧,自己给自己当老板。

    白睫琼靠在草垛上,看着天空说:“我记得很清楚,以前我小时候,爷爷牵着我们家的狗,在土场这里和我玩,那个狗啊一直叫,爷爷让我牵绳子,我嫌狗太大了,不敢牵。”

    我劝道:“节哀,你爷爷已经入土为安了。”

    白睫琼扭头看我,她咬紧嘴唇,眼睛变的红通通,突然就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凶,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你别哭啊,哭有什么用啊,人死不能复生,你爷爷要是还活着,肯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喝吧,别哭了,多喝点,喝醉了你就什么都忘了,”我把酒递给她。

    白睫琼接过去,一仰脖子直接对瓶喝了半瓶。

    这种劣质酒见效快,后劲大,还上头,也就几分钟时间,她脸变的红通通的,说话也有些不清楚。

    “呵....”

    她看着我突然笑道:“你....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你想把我灌醉,然后带到酒店好下手,是不是?”

    我忙摇头:“怎么会,我不是那种人。”

    白睫琼躺在草垛上,她咳嗽了两声,突然就解自己衣服扣子。

    她浑身酒气的说:“不用那么麻烦,就在这儿不挺好嘛。”

    她很快脱掉了羽绒服,又要脱里层穿的羊毛衫。

    “白...白老板你喝多了,快穿上,这多冷的天。”

    白睫琼脸颊微红,醉眼惺忪。

    她一把抓住我手说:“你....你胆子这么小,是不是....还是处男。”

    我正要反驳,在看去,她已经闭上眼了。

    “白老板?白老板?”

    我晃了晃她肩膀,没反应了,醉了。

    没有羽绒服掩盖,白睫琼身材曲线就看出来了,说实话,确实有点吸引人。

    看着陷入熟睡中的她,其实我能看出来,也能感受到,她心中那份痛苦。

    有的孩子长大以后跟自己父母不是特别亲,但跟自己的爷爷奶奶辈特别亲,有什么好东西好补品,总想着给老人买点。

    我坐在她身旁抽完了一根烟。

    掐灭烟头,将羽绒服给她披上,我背着她离开了土场这里。

    来到马路边儿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我轻轻将人放在后座上。

    出租车司机一直盯着反光看。

    我瞪了司机一眼。

    “你看什么看?”

    “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长夜余火〕〔我在修仙界长生不〕〔这个明星很想退休〕〔家父汉高祖〕〔公子别秀〕〔我已不做大佬好多〕〔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