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二十三章:角套
    第二十三章:角套

    我试了一下,手脚已经能动了,便坐了起来,抬手接过药汤。

    李奥说:“哇哦,这玩意能喝吗?不会有毒吧?”

    我没有丝毫犹豫,喝了下去。

    药汤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

    味道苦中带点甜,还有点酸,算不上难喝。

    实际上,村里的人都喝过爷爷熬的汤药。

    萨满的职责,不光是负责祭祀,还负责治病疗伤和占卜,而我现在学到的,只是祭祀的一点皮毛,治病疗伤和占卜还差得很远。

    爷爷看着我喝下去,说:“药房我已经教过你了,以后每天喝一碗,自己做。”

    我点点头,起了床,把木豌放了回去。

    李奥又在叫:“都不洗一下,不会有问题吗?”

    有时候,他说话真的就像餐桌边的苍蝇和身上的牛虻。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是春天,家里还没有苍蝇,自从我开始经常洗澡,牛虻也几乎没有了。

    爷爷说:“现在你已经觉醒了意念力,只需要每天按时喝药,锻炼控制元素的方法,半年之内就能掌握沟通和驱使自然灵的技能了!”

    我说:“我会好好练习的,爷爷。”

    爷爷说:“注意,每次练习的时候不要太用力……嗯,今天就算了,明天开始,用那根羽毛……”

    他指着墙上一面蟒皮小鼓上的装饰羽毛,说:“控制一根羽毛,绕着屋子飞一圈,别被火烧到,这是最简单的。”

    我走过去,爷爷说:“别动!今天不能在动了,忍着点。”

    我走了出去,姐姐和妈妈又在缝衣服。

    姐姐看见我,说:“比洪,你没事啦?”

    妈妈说:“比洪洪饿了吧?晚饭还给你留着!”

    我问:“爸爸和哥哥还没回来?”

    妈妈说:“今天雨这么大,他们可能不回来了。”

    我走进厨房,姐姐给我端来温热的晚饭。

    我埋头就吃,姐姐突然把一对角套递给了我;“爸爸妈妈都知道了……还是给你做了!”

    我说:“我可没有告密哦!”

    姐姐笑了:“告不告密又有什么用?反正都要让他们知道的……”

    我说:“那,你要嫁到铎迭村吗?”

    姐姐有些害羞的说:“你管那么多?对了,夏天快到了,角套也用不到吧,要不我帮你收起来?”

    我伸手拿过角套,说:“不用。”

    然后,把角套戴了上去。

    李奥说:“喂喂喂,你干什么?”

    我不理他,直接把角套戴在右角上面。

    李奥叫了起来:“喂喂喂,别闹,我看不见了!喂,比洪,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姐姐也笑了:“冬天待着好好看一点,现在戴着,也不怕别人笑话吗?”

    我说:“试试看,合不合适。”

    姐姐说:“当然合适!等你长大了,留给艾伦也能用,到时候我再给你做一个新的!”

    这么说着,我却没有把角套拿取下来。

    姐姐说:“我去缝衣服了,你吃完把碗放水盆里,我来洗!”

    我边吃边点头。

    李奥说:“喂,比洪,别闹了,这样没用的!想想,我都帮了你这么多回了,还能帮你观察四周围的动静……你弄个皮套子不怕被人笑话吗?”

    我说:“至少可以让你少说那些难听的话!尤其是说我的家人!”

    李奥说:“呃,这个,好商量好商量,我保证不说你的家人了……先把这个傻兮兮的东西拿下来,好么?”

    我说:“我的试试看它的效果,戴着挺舒服的。”

    李奥说:“你看看,村里有像你这样的吗?人家戴项链,穿鼻环,打耳钉,就没有人没事在犄角上面戴一个套子的!你这样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他们会怎么对你?你要知道,不管是什么种族的,都怕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

    我说:“可是,自从有了你,我就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

    李奥沉默了。

    我继续低头吃晚饭,嚼着新鲜的水煮肉坨。

    李奥突然说:“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嗯,人类,去偷人家挂在门口的铃铛,他怕铃铛惊醒主人,就堵住了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不见,铃铛的主人也听不见,然后……你猜怎么了?”

    我说:“贪婪卑鄙的人类,一定是被抓住了!真傻!”

    李奥说:“就像你一样傻啊!”

    我说:“反正你看不见就好了!”

    李奥笑了:“你以为我看不见?别忘了,除了视觉,我还有元素视觉,就算看不见,我也能感觉到!”

    我嚼肉的动作停住了。

    对啊!

    他也会元素视觉,角套没用的!

    而且,可怕的是,我已经觉醒了意念力,他会不会也觉醒了呢?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阵冰凉。

    剩下的饭菜,忽然都没有了味道。

    吃完饭,我收起碗,心灰意冷的拿起另外一只角套,走到了妈妈和姐姐缝衣服的大堂。

    李奥舒出一口气,说:“这就对了嘛……”

    姐姐笑着说:“放心吧,秋天我就给你准备好!”

    妈妈说:“比洪,夏天快到了,怎么想着做角套?”

    我含含糊糊的说:“下雪的时候……难受。”

    妈妈就不问了,突然开始交代姐姐:“我托你舅妈打听清楚了,他们家……”

    姐姐又是一阵害羞。

    突然,门外传来凯特焦急的呼喊:“塔尔爷爷,塔尔爷爷,几句就奶奶,求求你救救奶奶!”

    妈妈、姐姐和我都吃惊的望着门外。

    凯特没穿上衣,一身泥水站在门外,脸上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泥水,看见我们就大声哭了起来:“玛拉大婶,拉达姐姐,比洪!塔尔爷爷在哪里?我,我奶奶她……”

    我第一次见凯特哭的这儿么伤心。

    凯特没有爷爷和外公,却有奶奶和外婆,他的奶奶比我爷爷年纪还大,老得出不了门,成天待在家里。

    听他这么一哭喊,我就知道,老奶奶可能要回归大地母神的怀抱了。

    爷爷听到了哭喊,也走了出来。

    他看看我们,又看看凯特,说道:“桑吉家的凯特?怎么了?”

    凯特见到爷爷,哭的更大声了:“塔尔爷爷,你快来看看吧,奶奶她……”

    爷爷赶紧快步走上前去,拉住他,说:“走,我们现在就去。”

    妈妈和姐姐放下手里的活,准备跟上。

    突然,妈妈背上的弟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爷爷说:“比洪跟着我,你们别去!”

    我赶紧跟上。

    天已经黑了,爷爷拿着火把,一手扶着凯特,朝前走去。

    我跟在他们身后,借着火光,踏着有些泥泞的路面,小心的朝前走。

    到了凯特家,他的妈妈正急得团团转。

    几个村里的大婶和爷爷奶奶正在陪着她。

    她们围着靠在一张躺椅里面的凯特奶奶,七嘴八舌的叫着,像是在吵架,又像是在哭。

    凯特喊了一声:“塔尔爷爷来了!”他们才突然安静下来,让出一套路来。

    凯特的妈妈一边抹眼泪一边抽抽搭搭的说:“塔尔长老,您一定要救救妈妈她!”

    爷爷似乎点了一下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做。

    凯特妈妈搂住站在一边,我小心的凑上去。

    凯特奶奶仰躺在椅子里,“呼哧呼哧”地喘息着,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喉咙。

    爷爷对我说:“比洪,看一看!”

    他的意思当然是让我用元素视觉去观察凯特奶奶的状态。

    我集中注意力,一大群亮闪闪的光点突然出现。

    比起第一次,我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元素视觉,周围所有人身上的生命元素都很旺盛,包括爷爷在内。

    唯有凯特奶奶,身上的光点少得可怜。

    爷爷上前,把手方放在凯特奶奶额头,低声说:“注意看!”

    我瞪大眼睛,只见周围空气中的元素能量突然汇聚到了他的手中,接着,进入了凯特奶奶的身体。

    接着,凯特奶奶的喘息平稳下来了。

    我收起元素视觉,惊讶的看着爷爷。

    李奥突然叫了一声:“哇啊啊,生魂出窍,魂归极乐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