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狼人奥尔夫
    第一百三十三章:狼人奥尔夫

    整个贝海莫集市本来就是安静的,除了熊人和安塔的对话之外,没有人出声。

    但在这一刻,集市上彻底安静下来。

    我承受着盾牌上沉重的压力,明显感觉到了盾面受损的地方。这一刻,我更加清晰的感知到,黑铜木盾牌,真的是有生命的。

    压力通过盾牌传导到我的肩头,我听到了它在痛苦的低吟……

    淡红色的怒气充斥着盾面和我的全身,而我的蹄子,已经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压出了脚印!

    熊人罗曼诺夫这一击,力量无比强大。

    但我,接住了!

    “唔……”熊人有些惊讶,同时也更加恼怒,“竟敢还手?”

    我收起盾牌,后退两步,说:“我们要遵守这里的规矩,那你是不是也该遵守?”

    熊人愣了一下,说:“四位老大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许违抗!”

    “撒谎!”我提高了声音,“你们的人劫持了我们护送的贵客,这是你们故意的!”

    “胡说!”熊人彻底怒了,高高举起狼牙棒,“强词夺理的牛头人,我罗曼诺夫先杀了你!”

    “那你就等着牛头人军队打进来吧!”我看着抬头仰视着这个比我高一截的大家伙,心里的怒火改过了恐惧,“三河山脉的势力联合起来,劫持了狐族派往牛头族的使者,如果使者遇害,两族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来吧,你可以无耻的杀了我们,然后等着大军的进攻!”

    熊人的狼牙棒高高举过头顶,却停住了。

    “嗯,你小子也会动点脑筋了……”李奥满意的说。

    “少来!”我抽空和他顶了一句,“有什么办法赶紧说出来,我可不想和他再打一次……”

    熊人的狼牙棒慢慢放下,说道:“你们,不是普通的牛头人保镖?”

    “我们是雷霆城神庙的守护战士!”安塔惊魂未定的走上来,“我们护送的是狐族的大祭司之孙,现在,她和我们的祭司大人一起消失了,一定是你们联手干的!”

    “不可能!”熊人大吼一声,“不管是谁来到这里,只要不违反规矩,我么也绝对不会去动他们的,你们,你们这是……”

    “你们这是蓄意挑起争端!”一个声音接过熊人的话,“雷霆城的牛头人,你们,是奉命来这里捣乱的吧?难道,牛头人族不惜挟持狐族,也要和狼族开战吗?这样的诬陷,也未免太愚蠢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浑身灰毛的狼人。

    狼人身后,带着几个差不多相貌的狼人战士。

    “奥尔夫老大!”熊人惊讶的喊了起来。

    我们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如临大敌。

    周围看热闹的,也都害怕地退开了。

    这个狼人,竟然是三河山脉四大势力之一的狼人头领奥尔夫!

    我和安塔、多尔对视一眼,他们两个脸色严肃。

    “人是在这里失踪的!”安塔壮起胆子说,“我们的人昨晚上睡着了,也是你们放的睡眠药剂吧?”

    狼人奥尔夫看着安塔,微微眯起眼睛,说:“小牛头,你的胆子很大嘛……”

    “这是事实!”多尔也忍不住出口反驳,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事实?”狼人奥尔夫笑了,露出两颗獠牙的一小截,“昨天我听说来了一群牛头人,就觉得不对劲,没想到,你们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来挑起争端,雷霆城的决策者,难道就只有这点水平吗?”

    “你们是串通好的吧!”我站出来说,“狐女爱莉卡代表狐族和你们联手了是吗?”

    “我不知到你在说什么,小牛头,”奥尔夫看都不看我,“一群连自己的护送目标都保护不好的新兵蛋子,还敢来三河山脉,看来你们纯粹就是被抛弃的诱饵!不过么……”

    他看了看我们所有人。

    我们全都紧张起来。

    “我们也不会怕了你们,所以!”他的语气土壤强硬起来,“最好乖乖的放弃抵抗!”

    “你们挡不住牛头人大军的!”希克斯也站出来,“狐族使者和我们的祭司大人是在这里失踪的,我们要找到他们,不然,你们绝对不会好过!”

    “别演戏了,”奥尔夫说,“你们昨天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打探清楚了,车厢里根本就是空的!”

    “你,胡说!”安塔和多尔也受不了,齐声大骂。

    我们所有人都抽出了武器。

    跟在奥尔夫身后的狼人,还有周围不少看热闹的家伙,都悄悄的拿出了武器。

    看样子,这场恶战是避免不了!

    开战之前,我还是问了一下李奥:“这就是你想看到的?你到底帮不帮忙?”

    “真是的,关键时刻总想让我帮忙,完了之后又不领情……”李奥说。

    “算我求你,”我说,“至少,不能让伙伴们死在这里!我还要揭穿爱莉卡的阴谋!”

    狼人头领奥尔夫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倒是一群尽职的诱饵,那就……”

    “那个狐人看见了。”李奥说。

    “等一下!”我大喊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了?”奥尔夫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你还不想死,是吗?”

    我只是这奥尔夫,说:“卖烤肉的狐人看到过车上的人!而且,车上就是狐族大使!”

    所有人都转头看着被晾在一边的狐人。

    “是吗?”奥尔夫慢吞吞转头,看着狐人。

    狐人顿时吓傻了。

    一个狼人走到他身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

    “啊!”狐人惊讶的尖叫一声,然后急忙捂住嘴。

    “快说!”狼人凑到他耳边,低沉的威胁。

    “我我我,我没没没……”狐人吓得牙齿打颤,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吓到他了。”奥尔夫瞥了一眼狐人,对手下说。

    狼人后退了一步。

    “我,我没,我不……”狐人还是舌头打结,说不利索,但看到奥尔夫的眼神,又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大声叫了起来,“他,他们,是,自己走的!那三个人,他们自己走的!”

    狼人奥尔夫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

    “原来车上还真的有人……不过,你们也听见了,”他说,“那几个所谓的祭司和大使,已经悄悄溜走了,把你们留在这里,你们还不明白吗?”

    安塔和多尔满脸不信。

    别说是他们两个,我们所有人都不信!

    可接着,李奥却帮着奥尔夫说话了:“说起来,还真是这样呢……”

    “怎么可能?”我急了,“泰雅祭司怎么可能跟着爱莉卡离开这里?”

    “你们这么警惕都能睡着,泰雅小妞怎么不会跟着小狐狸精走呢?”李奥反问。

    “我明白了!”我大喊一声,“昨晚上的食物和饮水,被你们下了药,所以我们才会昏睡,泰雅祭司和菲力祭司才会跟着狐女爱莉卡走掉,这一切,都是你们串通好的!”

    奥尔夫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似乎是不承认,但也不否认。

    “比洪,你在说什么!”安塔和多尔却惊呼起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得不说出真相。

    “地下迷宫里跑掉的人,不是出现在食堂后面的狐人男子,而是狐女爱莉卡!”我转向同伴,“当时我和特罗追击,实际上,我是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就是爱莉卡,只是我没能留住她,而且,怕说出来之后没人相信,后来那个死掉的狐人男子只是替罪羊!”

    “什么!”所有同伴都惊呆了。

    “可是,我听说祭司们做了占卜,这件事情跟狐女爱莉卡无关。”安特眉头紧皱,“你说的,确实不大可信……”

    “我相信比洪!”多尔说,“比洪的萨满技能学的很好,应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我冲多尔点点头:“是的,我做了占卜,也发现事情和爱莉卡无关,但是,我在追击的时候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这,是一个阴谋!解开谜底的关键,就在这里!”

    这下子,同伴们面面相觑。

    “有意思了,”李奥说,“看样子,你的说辞还是不太管用。”

    狼人头领奥尔夫似乎失去耐心了。

    “你们,吵够了没有?”他低喝一声,“少在这里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也没有耐心听你们这些被放弃的诱饵在这里演戏,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乖乖滚出三河山脉,该去哪儿去哪儿……”

    “第二呢?”安塔握紧了长柄斧。

    “第二么,我刚才就说过,”奥尔夫说,“既然你们心甘情愿牺牲自己成为诱饵,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反正,既然牛头人想出兵,那就尽管来好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拔高了一点,冷酷的气氛顿时在场上弥散开来。

    我们都绷紧了浑身的神经,感觉血液都近乎凝固……

    突然,一个人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

    “三河山脉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奥尔夫!”这个人说。

    我们愕然转头,看到了一个断角牛头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