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禁药(中)
    第一百八十九章:禁药(中)

    “你,你,原来你!”老人彻底慌了,用力想挣脱我的手。

    十夫长凑过来问:“你也是守护战士吗?”

    “我是守护战士比洪!”我说,“昨天我已经注意到他了!”

    十夫长这才有些信了,目光转向老人。

    “你们不能抓我,”老人焦急地喊,“我是城主府粮仓总管帕伊大人的副官,是神庙祭司长菲力祭司的叔叔,你们无权抓我!放开!”

    “我们是奉命来调查禁药案件的!”多尔推开几个士兵,上来一把抓住老人的手,“不管是谁,就算是城主府里的人,也要接受调查,除非城主大人亲自担保!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说了你们不能抓我!”老仍增加剧烈的挣扎起来,“就算是审查,也只有城主府有这个资格!”

    “那就好办了!”多尔说,“你刚刚在黑市买了禁药,我们这就去城主府!无论是城主大人还是粮仓总管大人,都有资格审问你!”

    十夫长好不容易插进话来,说:“几位大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们,需要跟着吗?”

    多尔说:“你们最好跟着,也做个证明!还有,大街上的市民们听着,大家也可以一起做个见证!”

    这下子,老人彻底没辙了,不过他还是喊着:“你放开我!我会自己走路!还有,我是贵族,不是囚犯!”

    多尔咧嘴笑了一下,说:“贵族就可以随便违反雷霆城的律法吗?”

    不过,他还是放开了手。

    然后,他小声问我:“确定吗?”

    我说:“就在他的口袋里,你看,他的手在不自觉的朝那里摸……”

    多尔说:“这就好!”

    于是,我们一大群人都开我那个城主府的方向走。

    血蹄军把我们三人团团围住,跟这看热闹的市民也很快聚集了一大堆。

    “小心了,”李奥说,“他可能会在半路上把东西悄悄扔掉,虽然可能性不大,以防万一,那个什么粮仓总管会包庇他,最好直接揭露出来。”

    “你的帮我留心一点,毕竟你的意念力范围比较广。”我说。

    “行嘞!”李奥说,“你好好装十三,别给主角丢脸。”

    一路上,我和多尔都紧盯着老人的手。

    老人故作镇定,还抱怨说:“你们这些守护战士,不好好保卫城市,竟然找我的麻烦,还有你!竟然还是个小偷!现在守护战士的教养,真是越来越低!”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偷了你的钱?”我说,“你肯定是狂狼花粉吸多了,脑子不清醒,还以为自己的钱没丢。”

    “该死的平民犊子……”老人恨恨的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抬高了一点声音说,“就凭你那点薪水,你哪有钱到那种地方买东西?”

    “平民怎么了?”多尔却不乐意了,“平民不会拿钱去买那些违禁的东西,给贵族丢脸!”

    “小心了……”李奥说,“他要把狂狼花粉从裤管里扔出去!”

    我一低头,看见老人的手正伸进口袋里,然后往腰部侧面摸索。

    “你手里拿的什么!”我赶紧叫道。

    “我,挠痒痒!”老人满不在乎的说,“这你也要管吗?”

    “可以挠,别把里面的东西弄掉了就行。”我说。

    老人瞪了我一眼。

    多尔和十夫长却看着他的手。

    这一回,他是真没办法把狂狼花粉扔掉了。

    我们一路走到了城主府门口。

    我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因为在训练期巡街的时候将常来这里。

    恰好,今天巡街的守护战士也来了,新来的双胞胎当然也在其中。

    “兄弟们,过来一下!”多尔马上朝他们招手。

    “怎么啦?”巡街战士们马上凑了过来,“你们不是去查禁药了吗?”

    “抓到一个买禁药的。”多尔说。

    “乱说话要负责的!”来到城主府门口,老人就换了一副嘴脸,傲慢起来。

    血蹄军十夫长赶紧上去和守卫城主府的近卫队交涉,很快的,城主府里就有人出来了。

    “这是在怎么回事?”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人带头走出来,“我们城主府的人,怎么可能回去购买禁药呢,各位尊敬的守护战士?”

    “您是,粮仓总管帕伊大人?”多尔说,“我们在大角斗场附近的黑市遇到了他,他不光买了禁药狂狼花粉,还诬陷我们是偷钱的贼,这件事情,我们不会随便冤枉好人的!”

    “这是不可能的!”帕伊总管摇摇头,“作为城主大人信任的官员,我相信我们当中没有人会带头违反雷霆城的律法,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帕伊大人,我是被诬陷的!”老人也急忙喊着。

    “城主大人是公正的,”帕伊总管说,“如果你是被冤枉的,我们会帮你,但是,如果你真的犯了罪,我不会放过你!”

    老人急忙喊:“总管大人,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

    我站出来说:“总官大人,现在,只要随便派出一个人来搜他的身就可以了!证据都在他的口袋里!”

    “不!”老人马上说,“你们不能随便搜一个贵族官员的身!”

    帕伊总管说:“这件事情,确实有点难办,作为你的上司,我有这个权利,但是,会留下作伪证的嫌疑,而你们守护战士也不能随便搜他,因为你们也有陷害他的动机……”

    说着,他把目转向十夫长。

    我们也把目光转向十夫长。

    十夫长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各位大人……”

    “现在,我授予你这个权利,”帕伊总管说,“作为第三方,我相信你会公平公正地为他搜身。”

    “啊?”十夫长又是惊讶又是担忧,“这,恐怕不合适吧?”

    其他几个血蹄军更是面面相觑。

    “现在是特殊情况,没有人会追究你的责任!”帕伊总管说,“认真一点,拜托了!”

    “总管大人……”老人却有些不乐意了。

    “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帕伊总管说。

    老人看着他的眼神,只能满脸担忧的点点头。

    “那,我就,冒犯了……”十夫长小心的说。

    “来吧!”老人摊开手臂,说,“随便搜!你从来都没有机会搜一个贵族的身吧?要珍惜这个机会啊!”

    十夫长这才小心的凑上去,开始搜身。

    没一会儿,他搜出了一个钱袋,一柄小刀,和一个小小的兽皮纸包。

    “就是那个!”多尔得意的说,“狂狼花粉就在里面!”

    老人脸色一变,紧跟着说:“这不是狂狼花粉,这,这只是普通的药草粉!”

    “嘿嘿!是不是狂狼花粉,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多尔得意极了。

    “看样子是错不了。”我说。

    “别得意太早,”李奥说,“你们的对手可是老人啊,老人比你们年轻人更厉害的,并不是战斗力,而是计谋!”

    “这还能有什么计谋?”我说。

    “等着看呗……”李奥说。

    这时候,帕伊总管也走上来,拿起兽皮纸包,说:“这是为我代购的药材粉吧?你可真够粗心的,居然被守护战士们误认为是狂狼花粉!”

    “啊,对不起,总管大人,我,我想起他偷了我的钱,心里一着急,都给忘了!”老人赶忙说。

    他们,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开始演戏!

    多尔说:“帕伊总管,这里面到底是药草粉还是狂狼花粉,也不是您说了算吧?”

    “当然,我们专门研究药草的人来检查一下,不知各位尊贵的守护战士,哪一位对药草比较熟悉?”

    我们们相互看看,没有人应答。

    “哦,没有吗?”帕伊总管说,“那么各位在场的市民,又有谁可以帮这个忙?”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药草大师的弟子就在这里!”

    “很好!”李奥说,“又跳出来一个恩批西。”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牛头人。

    这个人有些奇怪,大热天包着头巾。

    “各位大人!”年轻人走上来就说,“我曾跟着诺奇大师学习过,对药草有些了解,可以帮你们做鉴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