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幽灵(中)
    第二百三十五章:幽灵(中)

    我的意念力一把抓住那个人形,那家伙“啊!”的惨叫起来。

    我低喝一声:“该死!是你捣的鬼!”

    幽灵痛苦的喊着:“不,不,放开我!”

    我可不敢丝毫放松,毕竟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奸夫,危险性还挺高。

    “行啦,别太用力,”李奥说,“不过是个普通人,死了变成幽灵也比不上你的意念力,你再不放手他就要被掐死了……哈,真有趣,鬼也能被掐死吗?”

    “怎么,抓到了?”伊露惊诧不已。

    “幽灵出现了。”我说。

    我把意念力放松一点点,随后拿过火把,准备点燃。

    “不,不要点火……”幽灵又说话了。

    “先问清楚,别杀他!”伊露也赶紧说。

    我放下火把,收起手上的火系魔力元素。

    “这几天都是你在搞鬼?”伊露似乎也看见了幽灵,直接就问。

    “是,是我……”幽灵的声音有些虚弱。

    “你杀了你的妻子和好哥们?”伊露说。

    “他们背叛了我!”幽灵本来有些低沉的呻吟突然暴怒起来,“他们该死!”

    “那你为什么还要吓唬村民和民兵?”伊露又问。看得出来,她很冷静。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真相……”幽灵接着说,“我没有再杀人。”

    “告诉真相又有什么用?”伊露继续问。

    “告诉你们,就有人来安抚我,这样,我才能被母神接受……”幽灵突然说。

    听到这话,我和伊露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在黑暗中,我们用元素视觉互相对视,眼神里交流了一个疑问:大地母神,不接受他的灵魂?

    “你怎么知道母神不接受?”伊露接着问。

    “他们害死了我,他们背叛了我,你知道吗?他们是我的好兄弟和我的妻子,他们杀了我!”幽灵又开始抑制不住愤怒,语无伦次地低吼着控诉,“我含冤而死,却被困在这里寸步不能离开!而他们,我杀死了他们,他们竟然,他们的灵魂竟然,被母神接走了!他们是罪人,竟然被母神接受了!而我呢?我含冤而死,为自己报了仇,为什么母神不接受我?我这么虔诚,每年都到神庙里祭拜献礼,而我的好哥们,这个背叛了我的家伙,每年的献礼那么寒酸小气,为什么还能被接走?为什么我不能?”

    他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吼叫,大吼着质问我们,或者说,质问大地母神。

    伊露看看他,又看看我,似乎有些不明白。

    “前几天来的祭司,根本就听不到我说什么,”幽灵继续控诉,“我说的话,他根本就不理睬,他只知道一味地念诵咒文,可是,咒文也没能把我送回母神的怀抱啊!你们能听见我说的话,应该是更厉害的祭司吧?你们,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这,不应该啊……”伊露疑惑的说。

    “这么说,你们也帮不了我?”幽灵突然冷静下来,沮丧地抱住头。

    “我来试试!”伊露说。然后她念诵起咒文。

    她的意念力带动周围的元素能量,将幽灵慢慢包裹起来,我也放开了自己的意念力。

    幽灵似乎很舒服,轻轻地“啊……”了一声,站了起来。

    “成功了?”我看着幽灵的变化,心里一动。

    但是,幽灵就像是一个受伤的人被治愈术治疗,恢复了健康,然后,就没别的变化了。

    他疑惑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们。

    “感觉怎么样?”伊露问。

    幽灵说:“很舒服,很温暖的感觉……就像是冬天在雪地里走了很远,终于回到家里,烤着火,裹着兽皮,舒服极了!”

    “然后呢?”伊露问。

    “没了。”幽灵说。

    “没了?”伊露奇怪的说。

    “你有什么看法……”我问李奥。

    “回想一下凯特的奶奶。”李奥说。

    “她是自己的生命力衰弱到了尽头,”我说,“然后配合咒文,自然就回归大地了。”

    “或许是他的执念太强了。”李奥说,“强到可以长时间脱离**存在,就像,我一样。对了,你问问他,被杀之后是不是一直想着报仇?我大概猜到答案了……”

    “你被杀之后,是想着被大地母神接受,回归大地,还是想着报仇?”我问道。

    “嗯?”幽灵愣了一下,随后说,“我当时,一心想的就是报仇,可是,我的手根本碰不到他们,然后,我就待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们走来走去处理我的身体,后来,天亮之后,我就只能躲起来,再出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人了,我也发现自己只能在晚上出现……”

    我没问这么多,他自己却答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我正要打断他,李奥突然又问:“他怎么又能杀人了?”

    我赶紧问:“那你是怎么杀了他们的?”

    伊露疑惑地看着我:“你想到办法了?”

    “多问问看,能找到线索。”我说。

    幽灵见我们聊了起来,也停了下来,我示意他继续。

    他说:“原先,我发现怎么什么都做不了,也走不出这间屋子,就盼着母神把我接走,可怎么等都等不来,却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等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有些咬牙切齿:“没想到,这对该死的奸夫**,还在我家里干那种不要脸的事情!”

    他怒气升腾,组成身体的光点都开始颤动闪烁。

    “然后你就……”我接着引导。

    “我在愤怒中已经忘了我无法碰到他们的事实,上去就卡住他们的脖子,没想到……”说到这里,幽灵有些激动,“没想到,我的手,竟然掐住他们的脖子!接着,他们两个呼吸困难,不停地挣扎,我的力气不够大,就想着先把该死的女人先杀了,因为她在亲热之前亲口说是她主动勾引的……于是我先掐死了她!这时,我的好哥们爬起来想跑,我心里一急,想着怎么拦住他,却只见他本来跑向大门的,突然撞向了旁边的柱子,把自己撞晕了!接着着,我掐死了那个女人,在把这个不配做哥们的家伙,也掐死了!”

    讲述这一段的时候,幽灵的“身体”不住颤抖,看不出是激动还是兴奋还是悲伤,但元素能量的波动强度,已经隐隐到了被献祭的魔兽自然灵一个级别……

    “明白了!”李奥说,“嫉妒和仇恨的情绪,加强了他的意念力,使得他走上灵体修行的道路……在地球,这就是一个厉鬼诞生的故事,在你们这里,应该就叫恶灵之类的吧?”

    “解决方法呢?”我问。

    “超度,”李奥说,“也就是削弱他的精神力强度。”

    “那不是就是像杀死魔兽一样杀死他?”我问,“难道,大地母神的不接受这样的灵魂?”

    “也不是那样。”李奥说,“我也不清楚接受是怎么一回事,至少,在我们地球,再坏的人据说都有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或者什么魔鬼堕落天使什么的来接引,你们这边我不熟,也不知道大地母神她老人家是不是不辞辛劳一个一个亲自来接,那样的话,每天死去的人那么多,她老人家恐怕忙不过来……”

    听他又说出这些蔑视神灵的言语,我有些不满。

    “你有办法?”伊露问。

    “正在想……”我挠挠头。

    “两位祭司大人!”幽灵说,“我不想成为什么幽灵恶灵死灵,我只是杀死害我的人,然后安静的回归母神的怀抱。除了他们两个,我也没有杀过任何人,我只求你们能帮帮我,让我回归母神的额怀抱,不要再这么不死不活的待着,求求你们了!”

    “我们会帮你的。”伊露说,“不过你有点特殊,我们再想办法。”

    “那就拜托你们了,”幽灵说,“现在,我们家已经彻底完了……这间屋子再也没人继承,唯一值钱的科多兽也被那个女人的兄弟牵回家了,我们家,已经绝后了……”

    他说的无比凄凉,我心里也很是不忍。

    伊露似乎也有些为难。

    “对了,你说你杀死奸夫的时候,控制着他撞了墙?”伊露想了一会儿,问道。

    “不是控制他,”幽灵说,“我当时心里焦急得很,只想着不要让他出门,然后,他自己就转向了……”

    “那是,幻术吗?”伊露突然问我。

    “有点像……”我说,“意念力攻击。”

    接着,我想起了当初在地下迷宫的鼬族。

    “精神攻击,”李奥说,“高级催眠术,刚才你们两个吵起来就是因为这个。”

    “是你!”我突然指着幽灵叫起来,“是你害得我们吵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