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收局(上)
    第二百五十七章:收局(上)

    这些东西,就是买野鸡蛋和太阴石那天买下来的铁珠子!

    它们一直被放在须弥手镯里,都没怎么用过,要是李奥不说,我真的都已经忘了。

    可现在,能把巨鹰卡扎逼回地面的,还真就只有这些铁珠子了。

    我张开手掌,铁珠子骤然出现。

    这时候我想都不用想就把铁珠子扔了出去——

    “咻!”铁珠子发出尖锐哨音,直射向巨鹰的翅膀根部。

    “唳!”

    巨鹰卡扎惨叫着一声,更加剧烈的扑打着翅膀。

    “咻!咻!咻!”

    铁珠子不断射出,巨鹰的翅膀和双爪受伤严重,摇摇欲坠。

    我其实可以直接射他的头,但我没有这么做。

    “唳——”片刻之后,巨鹰卡扎坠落在河滩上。

    我没有着急,只是慢慢地走了过去。

    “不,不要杀我!”巨鹰嘴里发出嘶哑的哀求,接着,整个身子慢慢变回人形。

    “我什么都说,别杀我!”变回人型的卡扎全坐在水边,整个后背和裤子都被血水沾湿,无法移动。

    我正要说话,听见他凄厉的叫了一声:“啊——”

    我吃了一惊,却只见七八个血淋淋的珠子从他伤口处飞了出来。

    是那些铁珠子!

    李奥说:“这可是好东西,要懂得环保回收,循环利用,不然会污染环境……”

    铁珠子飞到水里洗去血迹,又飞回了我的手。

    我一翻手掌,就把它们收进了须弥手镯。

    德鲁伊虽然嘴里惨叫着,但眼睛一直没有从我身上离开,看到这一幕,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空,空间道具?”

    “你都看见了?”我说。

    李奥说过,这东西太珍贵,就算是族长那样的大人物看见了都会动心,更何况,卡扎只是个有一点名气的杀手——看见了,就意味着,他必须死。

    “我,我明白了……”卡扎艰难地说,“这一切本来就是个错误!”

    “告诉我谁派你来的,”我了已经冷静下来,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虽然我知道是谁,但只要你说出来,我保证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亡!”

    “你知道的,”卡扎说,“我说不说又有什么用。”

    “想报仇的话直接杀了他,然后回雷霆城报复,这样可能有点费力。”李奥说,“想轻松一点,就找找证据。”

    “证据?”我问。

    “密信,任务凭证什么的……”李奥说,“虽然可能没有。”

    “有任务凭证吗?”我问卡扎。

    “有委托信!”卡扎说,“不过,他没有用真名,只是给了我一个信物。”

    “那就好,”我说,“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

    说着,我拿出一柄生锈的匕首。

    那是买太阴石的时候顺带买下来的。

    片刻后,我将所有搜来的东西整理一下,将六个人的尸体都扔进了河里。

    这当中有一件特殊的东西,我直接收进了须弥戒指。

    那是用桦树皮做的书卷,记录着卡扎的德鲁伊技能。

    “这就是任务奖励,”李奥说,“齐了!有了它,你就能兼职德鲁伊了,什么变形,什么野性精通,什么野性自然火焰,龙卷风,都可以学。”

    我默默地收拾一切,将泰雅抱回火堆前,没有一点激动。

    相反的,我心里出了平静,只有满满的歉疚。

    不是对李奥,而是对泰雅。

    明明说好了要保护她,却又一次害她身处险境,这,是我的耻辱!

    无论李奥说什么,如何解释他的行为和所谓的剧情走向,我都不想再责怪他。

    我只是责备自己太笨。

    当然,这也将促使我更加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就算泰雅安然无事,我还是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够!

    而且,今天的事情也深刻的教会我已经个道理——除了战斗力,智慧也是另一种实力。

    泰雅中的是昏睡术,倒也不是什么可怕的技能,连刚刚能察觉元素能量的见习祭司都能把她唤醒,不过,我还是决定然他好好睡一会儿。

    她今天消耗很大,也很疲惫。

    而我呢,消耗得也差不多,就地休息一下也好。

    至于西岚镇,按照李奥剧情分析,应该不会有事。

    于是,我又折了一些树枝,投进即将熄灭的火堆,坐在一旁休息。

    火光里,泰雅安然熟睡的样子,让我的心,彻底安静下来……

    曾经,这张脸用无法形容的美,照亮了我的心,而后,我渐渐发觉,除了美,这张脸还有很多更加珍贵的东西,比如善良,比如亲切,比如宽容……

    总之,从认识泰雅开始,直到现在,我才恍然发绝,美丽,只是这张脸,或者这个女孩,最基础的,最微不足道的优点之一。

    此刻,在荒野里,小树林中的火堆旁,在经历了大半天的战斗和追逐,经历了慌乱到愤怒,到无奈,再到愤怒,最后归于平静,我的心,只剩下难以言说的安宁。

    而这张令我魂牵梦绕的脸,这个令我心动不已,只想用尽全部力量去守护的女孩,就在我旁边熟睡。

    周围空无一人,除了李奥这个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家伙。

    而这个家伙,现在也很默契的不说话了。

    “嗯,咳咳,我回避一下……”李奥说。

    然后,他就彻底没了声音。

    火堆旁,真的就只剩下我和泰雅了。

    我的心,突然又开始加速跳动……

    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在我胸膛里奔腾起来!

    我内心纠结了很久很久,多挣了很久很久,终于才壮起胆子,凑了过去……

    然后,泰雅醒了。

    她睁开眼睛,并没有惊讶,而是平静的看着我。

    “比洪……”她轻轻的坐起来,说,“你又救了我。”

    我心里又惊又乱,感觉自己的那点“坏坏的”小念头,完全被

    她看穿了我。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我要做什么,但她没有揭穿。

    因为她是泰雅。

    她用一句最简单平常的话,化解了我的惊慌和尴尬,同时也表达了她的情绪。

    “嗯……”我含糊的应了一句,然后有些鬼使神差的说,“对,对不起……”

    这句话像是为刚才不老实的举动表达歉意。

    “什么?”泰雅问,“你又救了我,应该是我感谢你,哪里有什么对不起的?”

    “我,是我害你陷入险境,”我说,“都怪我太大意了……”

    “嘻!”泰雅轻声笑了起来,“哪有你这样,把这种责任揽到自己头上的?这完全就不怪不怪你好吗?”

    我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一般人都会这么想。

    但我知道,因为李奥的存在,我本可以避免她被俘的遭遇,却错过了机会。当然,在这件事情上,李奥也有责任,可我还是把它归在自己头上——我总不能一直这么依赖李奥。

    而且,我心里还是为刚才的“坏念头”而感到自责。

    “对了,这里是哪里?”泰雅换了一个话题。

    “这里是西岚镇西北面,具体是哪里,我还不太确定。”我说,“应该已经靠近边境了。”

    “德鲁伊卡扎呢?”泰雅说,“你,杀了他?”

    我指指旁边的小河,说:“他是德鲁伊,最崇尚的就是自然平衡,所以我让他成为河里鱼儿们的食物。”

    “那样,也好,”泰雅说,“如果把他们抓回去审判,恐怕也是一件麻烦事,我记得他是被鹿人族公开通缉的叛族者,与其大费大地,不如让他直接回归自然,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得到关于他们背后动机的情报,纯粹当做普通强盗来处理,太轻率了。”

    “有这个!”我拿出德鲁伊卡扎的遗物,拿出一份兽皮纸卷。

    “什么?”泰雅惊喜的接过纸卷,读了起来,然后更加惊讶的说,“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杀你?这份凭证可靠吗?背后的主使是谁?”

    “看看这个。”我拿出另一个东西。

    这是一片石头磨制的圆片,上面刻着花纹。

    “菲,菲力祭司的印记!”泰雅更加惊讶,“怎,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似乎想得到答案。

    “还记得吗?在三河山脉的那一晚,过桥的时候……”我说。

    “过桥的绳子,断了……”泰雅回忆起当晚的情形,惊讶的说,“难道……不会吧?”

    “应该是,”我说,“菲力祭司和安塔都有参与。”

    “这是,为什么?”泰雅似乎很难接受,但也没有反驳。以她的聪慧和善良,自然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说,“不过,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菲力祭司的叔叔,是被我和多尔抓到的,就凭这一点,我觉得他也不会放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