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出乎意料(中)
    第三百三十四章:出乎意料(中)

    “不会是涂毒吧?”我有些不太确定。

    转过头,我看见少族长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他知道无影吉列和赵日天是一伙的,而也知道我和他们是有交情的,所以,他的表情意味很明显——看看你交的这些‘朋友’都是什么货色!

    我有些不舒服,就问李奥。

    “应该不是毒药,”李奥说,“赛前就算没有说明,他们估计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干这种事情,我觉得,可能还是跟华夏的的武技有关……”

    “是什么?”我问。

    “不确定,再等等!”李奥说。

    少族长露出得意的笑,我转过头去。

    接着,裁判走过去,宣布象人失去战斗力,象人族代表团更是愤怒。

    连那个主持人祭司都注意到了,用扩音犀牛角说道:“场上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我们需要彻查一下……”

    这下子,全场的注意力更是集中到了这一场,别的场地上战斗依然在继续,却乏人问津。

    我反而注意了一下那个犀牛人血锤。

    几个祭司上了台,无影吉列向他们解释起来。

    “难道是……”李奥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说,“不对啊,怎么华夏修行被法则限制,这些低端的华夏武技却能奏效?说不通啊!”

    “那是什么技能?”我急忙问。

    “可能是,点穴……”李奥说,“改良过的点穴,配合怒气使用,针对神经节点实施打击,导致神经、血液和肌肉无法协作,肢体暂时失去行动力!”

    “有这样可怕的技法?”我有些吃惊。

    “别说你,以前的我也觉得那是虚构的,”李奥说,“但是你们有怒气,这就解释得通了,所谓的经络,其实是介于血管和神经之间的模糊概念,只要能击打正确的节点,也就是穴位,暂时让对方式去行动能力,截断怒气的运行,都是可行的!这个赵日天,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还是从哪里学来的……”

    “为什么飞云道长前辈给我的武技里没有这些?”我问。

    “都说了他是道家修行者,武技只是基础的炼体技法,他是仙侠修真体系里的道家传人,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宗师,肯定不会在意点穴这一类的低端技法,能送给你一些武技已经很不错了。”李奥说。

    “那,好像说过你从流星里面学到了一些……”我说。

    “你想学,我就可以教你啊,”李奥说,“都是些跟灵魂有关的,比如增强意念力,隐藏自己的气息和波动,提升思考能力的技巧,你确定要学吗?”

    “那,暂时还是算了吧……”我说。

    “想先把办法,把这些技能搞到手,”李奥说,“无论是敌是友,都不该浪费,这些技能,都算得上新的知识!”

    “那就看有没有机会了。”我看着那边台聚集了五六个祭司,无影吉列似乎在拼命解释自己并没有违规。

    旁边的象人族代表团义愤填膺,狐人、巨魔和我们牛头人,还有旁边的人都在大喊“违规!”“不公平!”“制裁违规者!”

    很快的,象人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脱下头盔揉着脖子。

    “呃,象人有脖子吗?”李奥问。

    “短是短了点,也不能说没有……”我说。

    看样子,他的分析差不多接近事实了,无影吉列用了所谓的“点穴”武技,打败了象人,不算犯规。

    裁判们商量半天,其他赛场的选手都慢慢决出了胜负。

    最后持人祭司说:“看来,这位鼬族的选手用不起的技巧战胜了对手,他并没有犯规!”

    这下子,场上起哄声依旧,却已经开始转变风向。

    象人代表团依然难以平静,也没有继续抗议。

    看样子,祭司们的处理决议还是很有微信的。

    比赛就算结束了,我却对无影吉列和赵日天更加留心。

    他们都坐在休息区,除了高斯。

    下一场,又会是谁呢?

    第二轮还没有结束,我继续关注那个犀牛人血锤,他也很快取得了胜利。

    最终,第二轮结束了。

    第三轮开始。

    太阳已经升高了,看样子,再来两轮,中午也到了。

    再看看参赛人数,起码还得三天时间才能完成第一阶段,也就是说,我们要到三四天以后才有上场的机会。

    这好像是个好消息,也像是个坏消息。

    毕竟,干等着不是我喜欢的。

    我相信,绝大多数代表团成员都和我一样。

    骆驼人贾巴斯和鼬族吉列已经登场,剩下的鹰人、狗头人和盘角羊人,却没动身的迹象。

    看样子,第二轮没有他们的比赛。

    我继续关注那些名叫血锤的人,结果也有些失望——比起前边两个,这一轮上来的血锤都输了。

    “嘿嘿!”李奥坏笑,“叫血锤的就这么几个,今天早上就要全部参赛啊……”

    “你不是看得见名单吗?”我说,“看一下还有没有别的。”

    “血锤倒是没了,”李奥说,“不过赵日天旁边几个人全部都在今天,还真是巧了。”

    “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新的招数。”我说。

    “狗头人和羊人属于法系,应该没什么花样,”李奥说,“我倒是期待鹰人,最好来个暴雨梨花枪,那就有看头了!”

    “看来是了不得的武技,”我说,“名字都这么长……”

    “哈哈,你也学会吐槽了?”李奥说。

    “不会,也不想学。”我说,“不过我很好奇。”

    “到时候你再看吧!”李奥说。

    “什么时候?”我问。

    “下午。”李奥说。

    午饭之前的两轮比赛,完全没什么好看的。

    少族长宣布就地解散,吃完饭再集合,我们四人转身就朝西边的座位走——那边是我们代表团的护送队伍,他们和平民坐在一起。

    临走前,族长又在看我,这回我不再难堪,冲他点了点头。

    跟多尔博杰他们汇合,我们又去了神殿广场边熊人老板的餐馆。

    老实说,我们已经吃上瘾了……

    同路的居民很多,大街上挤到不行。不过这也说明,很多人都跑出去看比赛了。

    我们到了餐馆,李奥就“咦”了一声。

    我马上反应过来,问:“精灵走了?”

    李奥说:“机会拿捏得很好。”

    看样子,女精灵已经趁着满城的人员流动,离开了。

    “有没有成就感或者负罪感?”李奥问。

    “都没有……”我说,“救助一个可怜的人,但她很有可能是杀害同胞的敌人,这让我感觉有点蠢。不过,如果在战场上遇见她,我还是会杀了她……”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们恩怨分明,世界上的战争都能减少一半了。”李奥说,“在文明前期,面对面的仇恨不是最可怕的,甚至还是高尚的,只有肆意生长、扭曲蔓延的仇恨才最可怕。”

    “你又有新的领悟了?”我问。

    “只是感慨,其实把目光放长远一点,这也只是同态复仇。”李奥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是最野蛮原始的复仇方式,也是奴隶社会的特色,却延续到了封建时代甚至是近代……”

    我看他越说越玄乎,干脆不听,和伙伴们聊了起来。

    “今天就是那几个邪门的家伙值得注意,”双胞胎说,“骆驼人和鼬族,还有一个使镰刀的乌鸦人,这三个家伙的武技都很古怪,必须小心提防,但最危险的,是那个抱着刀的巨魔……”

    “我怕遇上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格里兹说,“他的动作,我只能勉强跟上,要是他全力攻击,我怕自己防不住。”

    他的学生惊讶的看着他。

    “没想到,这些个人参赛的,也不都是被各族淘汰出来的……”多尔说,“遇上他们,我们更是没辙了……”

    “我们人多!”布莱德说,“谁跟他单挑?大家一起上,保证他跑不了!”

    “不参赛你就别逞能了。”特罗笑着说。

    “吃饭吃饭!”瑞坦说,“我是真的有些上瘾了,感觉以前吃的就是科多兽饲料……”

    “别说这么难听嘛!”多尔说。

    午饭过后,大家说说笑笑躲着步子回到角斗场。

    夏天临近,下午的阳光变得燥热起来,怒气战士和掌握元素技能的各个职业还好,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那些平民可就遭罪了。

    太阳高挂在天空当中,西面的观众们纷纷搭起凉棚观赛,西边顿时就变成了连在一起的棚区。

    东边的王族区也差不多,都搭起了精致的小凉棚。

    结果就剩下我们南北两面的代表团晒着太阳。

    老实说,这也没什么难受的,可毕竟,保持体温也需要我消耗一定的能量,有点得不偿失。

    马上有人抱怨,大家都看着少族长,少族长看看其他族的代表团,然后几个代表团的领队商量了一下,一起去了东面。

    很快的,一群羊人兔人鹿人组成的杂役队伍就抬着工具走来。

    很快的,我们的棚子也搭成完工。

    现在,只剩下赛场上的选手和裁判顶着大太阳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