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五)
    第四百六十三章:(五)

    “来吧!”少族长举起了他的图腾柱,狂吼一声。

    比赛,或者说是挑战,终于开始了。

    少族长浑身包裹在鲜红色的怒气之中,怒气边缘闪烁着金色光芒,就像是红色盔甲描上了金边。

    之前他的怒气,从来没有爆发到现出金边的程度,足见他对我的重视,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轻视。

    据说,金色怒气是班图家族的祖传怒气,而罗恩城主成为传奇强者获得了“黄金披风”的称号,并不是因为他平时披着金黄色披风,而是他的怒气,呈现出完全的金黄色。

    而少族长的怒气,只是生成金边,就已经在年轻人当中成为佼佼者,其威力可见一斑。

    于是,我也没有藏着,爆发出了我的大部分实力。

    “喂喂喂,你收着点!”李奥说,“能打败他就得了,不要把底牌都暴露给赵日天看到啊!”

    “你就是我的底牌。”我说。

    “嗨!”李奥郁闷的喊了一声,“倔脾气上来了是吗……”

    我没再理会他的埋怨,迎向少族长。

    “咚!”

    图腾柱和盾牌撞在一起,我感受到了盾牌的压力。

    这样的力量,是我目前接触过的所有对手中最强的!

    熊人、犀牛人、狮人、虎人,都没有这样的实力,也不知道象人、蛇人、河马人能不能达到。

    不过,作为牛头人,他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极限。

    就连我,我有些吃力。

    我本来可以用卸力技巧把他弹开,不过,为了和他一较高下,我也用上了自己的全力。

    结果,我们两个都没动,赛台上暴起一阵狂风,吹向四面,连裁判祭司的布衣服都吹动了。

    老实说,这样直接的对拼力量,很过瘾!

    酣畅淋漓!

    我看到少族长眼里闪过惊诧,更是是斗志上涌,发动了盾击。

    “咚!”

    盾击将他撞得后退一步,他脸上的惊异更浓了。

    随即,他也再一次发动了进攻。

    “咚!咚!咚!咚!”

    接二连三的撞击,我感受到了盾牌的疼痛,却是带着说不出的爽快的痛!

    台上刮起一阵接一阵的狂风,吹得裁判祭司们不得不用调动踢腾保护阵挡住气流。

    撞击声犹如神殿里的钟鼓,盖过了场边观众的呼声,我都听不到除了“咚咚”声之外的声音了。

    这是,力量和力量的对撞!

    我越打越过瘾,隐藏实力这么久,无论是在西岚镇剿匪,还是在安尼莫城西地下监狱和赵日天对打,都没有这么痛快过,因为赵日天擅长的还是技巧和华夏修行术,绝对的力量还是差一点的。

    而且,图腾作为重武器中的重武器,基本也不会有人想着硬拼硬扛,除非迫不得已。

    也只有黑铜木盾这样有硬度也有韧性,还有生命,能够恢复的武器能承受这样的重击。

    当然,也只有我这样的实力,才扛得住这样的力量对撞。

    总之一个字——痛快!

    嗯,在我们这里,痛快就是一个字,不像华夏语,分成两个字。

    “完了完了,脑子被激将法打回原形了……”李奥懊恼的叫着。

    少族长脸上越来越惊讶,甚至到了震惊的地步,而我,却越打越带劲,甚至连锤子都用上了。

    少族长刚开始还能顶住,后来也开始不住后退。

    终于见识到我的实力了吧?我心里狂喊着,这才是是纯粹的力量!

    “咚咚咚咚咚咚……”

    撞击声继续在场上回荡着,我已经连续攻击了不下五十次,少族长如果沿直线后退,早就已经掉到场外了。

    当然,他还没笨到那个份上,他在震惊之余,还是做出了机智的应对,勉强停留在离赛台边缘十多步的地方。

    发泄一通之后,我停止了攻击。

    倒不是累了,只是觉得自己这样真的有点蛮干,虽然心情酣畅淋漓,但也不能指望一通蛮力就能取胜。

    “我小看你了。”少族长见我停下来,脸上的轻视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重视,和,忌惮。

    他对我的力量感到震惊,甚至开始担心我会威胁到他的胜率。

    “不,你小看了很多人,”我说,“不止我一个。”

    “为什么你总是用这种说教的语气!”少族长对我的回应很不满意,“你以为我在夸你吗?你的自信就是来自这点蛮力是吗?”

    “试试看你就知道了。”我说。

    “光有力气,是没有用的!”他大吼一声,也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发动了反攻。

    “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在胡乱猜测!”我战意满满,迎了上去。

    现在,我知道他将会施展各种以技巧为主的战技,来“克制”我的力量。

    可是,我最擅长的也不是力量,而是技巧和别的东西……

    少族长就是这样,自信到了极点,把自信变成任性。

    “咚!”

    又是一声沉闷有力的撞击,这一次,我用上了卸力技巧。

    少族长整个人都被带着往一边倒去。

    不过,他的战斗技巧也是从大量实战中训练出来的,他和卡文副将军都去过西部边境,上过战场,这么一点小小的技巧难不倒他。

    我也没指望这么一下就能放倒他,只是提醒他,我的技巧,也和力量一样出色。

    他用最快的速度稳住脚步,抱着图腾的手稍微松开,往图腾中部滑了半截,腰部一扭,身子一转,图腾柱的另一面朝我甩过来。

    这一面正对着我的右边,我只能用锤子去接。

    他大概以为,我的盾牌能挡住重击,锤子就做不到。

    那我就用现实告诉他,他的想法又错了,而且,他一直都是错的!

    黑铜木锤“轻轻地”搭上图腾柱,顺势一推,少族长原本已经转过去半边的身子继续转圈,在我面前完完整整的来了一个大转身。

    而我,完成这一推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在他背后补上一锤或者踢上一脚什么的,而是后退一步,站定。

    从观众的角度看,他就是抱着图腾柱在我面前傻乎乎的抡了一圈,稍微碰到了盾牌和锤子。

    “嗡……”

    场边传来极力压低的笑声。

    少族长的脸色又变得恼怒,似乎不敢相信刚才这闪而过的时间里发生的一切。

    说白了,他不相信自己被我耍了一圈。

    “你!”他看着我,已经找不到话了。

    “你又小看我了,是吗?”我说。

    “你终于激怒我了!”他说,“原来你藏得这么深!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是知道的吗?”我说。

    “我现在,承认你有资格跟我竞争,”他说,“你的实力,终于不用藏着掖着了!接下来,我要拿出真正的实力,你,准备认输吧!”

    “你是说,你还没使出全力吗?”我说,“巧了,我也是。”

    他再一次高举图腾柱,身上的怒气猛然暴涨,原本的金色镶边居然慢慢向内扩大,占据了一小部分红色怒气的位置!

    原来,他的金色怒气,已经修行到了这样的程度。

    这样也很好解释,他能战胜卡文副将军。否则,光是靠着一丝镶边的金色怒气就能战胜卡文,金色怒气的强度也太离谱了一点。

    “来吧!”他低吼着,“我帕姆拉·铁拳·班图,正式接受你的挑战,刚才的挑战,不算!”

    我得斗气也高昂到了极点,大喝一声:“我比洪·血锤·杜恩,正式向你发出挑战!”

    说来还真有些好笑,两个人打了半天才正式宣布挑战,而且是被挑战者先接受,然后挑战者再发出挑战宣言。

    不过,场边的观众反应倒是有些反常的热情。

    “哞——”

    同族的伙伴们又在齐声呼啸。

    “现在开始,你后悔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少族长说。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说。

    握有转头看了一眼,可惜,这时候祭司们全部都离开了,场上只剩下裁判祭司和主持人祭司还在。

    可惜了,泰雅竟然看不到我获胜的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她那么心软,看到少族长输了也会难过的吧?还是别让她看见的好。

    “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少族长大吼一声,打断我的思绪,冲了上来。

    “小心引火烧到自己!”我大叫一声,迎了上去。

    “咚!”

    这一回的撞击声直接震得我耳朵生疼。

    我感受到了黑铜木盾的痛苦,那是不亚于德鲁伊卡扎的“野性自然之火”的痛苦,是少族长的金色怒气造成的!

    我终于感受到了金色怒气应有的威力。

    但这,并不能吓到我。

    “喝!”我顺势发动盾击。

    而这一回,图腾柱和少族长就像是连为一体的整体,浑然不动!

    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

    很好!我很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天降我才必有用〕〔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