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五百六十五章:挑战(二)
    第五百六十五章:挑战(二)

    就在这时,伽罗什挥刀扑了上来。

    或者说,他的动作应该称之为“窜”了上来。

    速度,尚可,力道,还待研究。

    我举盾迎战,当然还是多了个心眼,毕竟四只手臂就相当于两个人,默契程度却是一个人,简直比双胞胎还强悍了。

    盾刀相接的前一刹那,我突然想到,如果他用的不是四把刀,而是两刀两盾,应该更难对付……

    “咄咄!”

    两记快到不分先后的撞上盾面,同时,另一面的两把刀也没有放过我的打算,一把被锤子拦住,另一把,奔着我的脖子就来了……

    老实说,伽罗什的力道已经不输于青年勇士大会前四强中任何一人,技巧也没有什么弱点,可惜,速度上稍微有所欠缺。

    而且,我说的是比赛时的我和其他三人,现在,赵日天死了,少族长实力受损,但有泰拉瑞雅强行拔高,应该不会太弱,希娜·绿风虽然不好说,但也不至于退步。

    而我呢?

    呵呵……我忍不住学着李奥在心里笑了出来。

    第四把刀,我是避无可避,伽罗什表情没有变化,兴奋甚至有些残忍的笑意已经在他冰冷的灰色眼眸里闪烁。

    当然,挑战赛原则上不允许重伤对手,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动作,错误总是难免的,不然随军祭司也没事干,不是吗?

    但是,伽罗什想要犯的“错误”,我也不介意犯一下……

    下一个瞬间,被盾牌挡住的两把刀,突然间被盾牌黏住,拉着伽罗什的手,带动他的整个身子往另一边倒去。

    同时,锤子挡住第三把刀的同时,也勾住了刀刃和刀柄之间的护手部分,带动他的手腕,向内偏转。

    这时候,第四把还在继续砍向我的脖子。

    对了——这可不是我开启子弹时间的效果,只是我自身的反应速度。

    接下来,我几乎都没有动,眼睁睁看着第四把刀一点一点靠近。

    最终,这把刀在即将砍中我的时候发生了偏转,刀尖紧贴着我的前胸朝地面落去。

    而第三把刀,则砍中了握着第四把刀的手臂。

    “啊嘶!”

    痛苦的叫声随后才从他的嘴里传来,那张嘴里细长分叉舌头因为身体的疼痛而绷直,看上去又滑稽又可怖。

    “当啷!”

    另一边的两把刀也跟着落地。

    “嘶——啊啊啊啊!”

    伽罗什整个人歪倒向另一边,流着鲜血的手臂慌乱的舞动,将渗出来的血液甩到半空。

    为了避免沾到血,我后退了几步。

    他手上的伤其实很轻,如果是真正的战场,他应该还能发挥绝大部分的实力。

    当然,如果他还要面子,挑战应该结束了。

    不过,很显然,这个蛇人少族长,与我打过交道的所有少族长一个脾气……

    “呼——”

    一阵风声,他身后的尾巴动了。

    包裹着怒气的尾巴差不多有我的腰粗,像一截从山坡上滚下来的原木,凶猛强悍地横扫过来!

    果然还是,不要脸的……

    他的身子已经倾斜,就快摔倒,可惜蛇人没有腿,大尾巴甩开,施展偷袭,比懒牛打滚也不遑多让了。

    “来得好!”我低喝一声,举盾相迎。

    将体表用怒气包裹住,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否则,大家不如都抛弃武器装备,直接肉搏更方便有利。

    武器包上怒气,效果还是比**硬拼强一些的。

    比如现在——

    “咚!”

    “咔嚓!”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伽罗什的叫声比刚才惨得多,毕竟,刚才只是手臂被划了一刀,而现在,他的尾巴骨,已经被我的一记盾击,撞断了。

    伽罗什地上翻滚着,不停惨叫,把看热闹的都吓了一跳。

    紧接着,几个蛇人战士扑上台,慌张的扶住伽罗什,嘴里高喊着:“少族长!”

    看样子是他的亲卫。

    其中一个亲卫还举起手里的双锤,横在我和伽罗什之间,一脸愤怒的死盯着我。

    “比赛还没结束……”我说。

    蛇人亲卫愣了一下,随即说:“你,你犯规了!”

    我看了一下一直在不远处观看比赛的雷恩世子。

    雷恩世子对我的表现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喊了一声:“比洪勇士赢了!”

    蛇人亲卫无可奈何的把伽罗什抬了下去。

    有罗恩世子发话,这第一场比赛,我赢了。

    拿着双锤的亲卫对伽罗什倒是忠心耿耿,似乎很有接着挑战我的想法,不过,他已经对我的实力有了直观的了解,自然就怂了。

    关注我们这一场比赛的人本来就不少,包括雷恩世子在内,很多人都对我的表现很是惊讶,当然,也不会有人轻易跳出来接着挑战我。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十个挑战赛台,还是有人没有注意到我的,这些人当中,自然也有想拿我试试手的。

    “我要挑战比洪·血锤!”伽罗什少族长刚被抬下去,军阵之中就有人叫了起来。

    喊话的人是个黑豹人。

    “其实从基因上来说,黑豹、猎豹和豹子并不是一个品种,”李奥说,“黑牛和黄牛似乎也有生殖隔离……不过,你们兽人跟野兽似乎不一样……”

    我没搭理他。

    黑豹人跳上台,挺直腰板就报名:“我,特查……”

    我伸手制止:“不用了,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黑豹人顿时就怒了:“你!别太狂妄!”

    我说:“反正你马上就要下去,我也懒得多记一个人的名字,来吧!”

    黑豹豹人气急,大吼一声:“该死!”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他已经扑了上来,算是认可了我的话。

    他的速度比伽罗什快一点,说明他是料定了我是力气大速度慢的类型,想在速度上打败我。

    不过,看样子,他的力量很一般。

    而且,他的武器也跟寻常豹人一样,是利爪。

    于是,在下一刻,他身体腾空,一双利爪朝着我的脖颈和胸口挠了过来。

    而我,没有给他攻击我之后再落地的机会,直接在空中,用锤子勾住他的利爪,将他扔出了赛台。

    于是,他安全着陆了。

    这下子,观看挑战赛的人,脸色都有些变了。

    其他九个赛台,才刚开打没多久……

    黑豹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是疑惑和惊慌。

    “还是得收敛一点,不要暴露的太多,”李奥说,“人啊,还是得留着压箱底的东西。”

    “没有完全暴露啊!”我说。

    “有点过了,”李奥说,“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你不就是想震慑一下后边的挑战者吗?恐怕不管用……”

    我还真就是这个想法,毕竟在青年勇士大会之前的选拔赛上,我就用过这样的方式。

    不过看样子,李奥又说对了。

    “我要挑战比洪·血锤!”又有人大叫着跳上台来。

    这回是个狼人。

    “当心,他们要搞车轮战了……”李奥说。

    我一看,狼族队伍里,果然有不少人在暗暗交流眼神,很可能要一个一个上来,准备将我的力气耗尽。

    我有点遗憾,他们的少族长斯诺没能来,否则我还想亲自和他动动手,不过他可能短时间没法离开监狱了。

    狼族带队的是另一个白狼少族长,应该就是斯诺的兄长。

    上来的狼人正要报名,我还是制止了他:“我不管你叫什么诺夫什么斯基,我不想知道,来吧!”

    狼人自然又是大怒,也不知是真是假,拎起武器就冲上来,然后被我一个盾击撞到台下——其实我可以用卸力技巧,借着他冲锋的力量直接把他扔出去,可以节省更多力气,不过,适当显示一点力量,估计能给他们多一点鼓舞,以为多上几个人就能把我耗死。

    接着,又有狼人要来挑战我。

    我笑着说:“后面的别急,一个一个来!”

    第二个狼人没有冲锋,看上去是有些不太情愿的。

    我就主动冲过去,将他撞下台,然后大吼一声:“还有谁?”

    不少狼族士兵似乎也跟着犹豫起来,不过还是一个个上来。

    “这不公平!”我们的队伍里有人喊道,“比洪大人都没有休息!”

    我冲他们笑着挥挥手:“不要紧的,要不,你们也来练练?”

    这下子,可把其他人逗乐了。

    尤其是雷恩世子,叫了一声:“比洪副团长,别让我失望啊!”

    我笑着说:“放心吧,雷恩团长!”

    当然还有人是气乐了。比如以迪克世子和狼人带队的少族长为首的北路军,很多手下都想试一试。

    “哈哈,有得玩了……”李奥说,“你捅了个马蜂窝!”

    “一群马蜂而已,”我说,“我就不能马蜂能咬穿鼠熊人的皮肤!”

    “呦呵,你也开始学说俏皮话了,”李奥说,“这是个好兆头。”

    我一边跟他说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将排着队上来的狼人打下台。

    挑战赛有些失控的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