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牛头回忆录 第七百零五章:交代(下)
    弗兰克依旧还是有些淡然地说:“请你,不要随意代表神明发表任何言论,如果你们的神真的这么愤怒,桑塔斯早就不存在了,可现在,神灵如果真的关心这里,你们兽人众神,还是人类和精灵,以及中立的众神,都不会袖手旁观,而你所谓的叛逆,所谓的渎神,我敢肯定,都是你自己作出的判决,你敢说,你能代表神明的旨意吗?”

    祭司被问住了。

    好一会儿,他的声音降低了一些:“这是,神使大人的命令!神使大人带着神的旨意降临凡间,你身为凡人,也敢质疑吗?”

    弗兰克却提高了声音:“那么,请你们的神使过来,当面对质,如果他能拿出神明的证据,我们会当场奉还比蒙遗骸,虽然比蒙遗骸不是我们从兽人那里强抢的,而是花费一定代价换来的,只要有神的旨意,我们一定奉还,并对大地母神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歉意!”

    祭司还没来得及说话,弗兰克又大叫起来:“如果不是,就凭你们这些擅作主张,代表神明发表不恰当言论的神仆,才应该受到神明的责罚!”

    我听得惊诧不已,但也隐隐有些佩服——不愧是法师塔的主人,说起话来,直接提到神明的高度。

    “不当神棍可惜了,”李奥说,“对了,白眼鱼叫什么名字来着?马丁路德?”

    我有些奇怪:“白眼鱼?叫马德路丁!”

    “哈,对了!”李奥说,“这个名字应该送给这个老二。”

    “第二席就叫老二吗?”我说,“这个外号没有特色。”

    对面的祭司被驳得哑口无言。

    雷恩世子这才站出来说:“阁下,是要直接、挑起战争吗?”

    弗兰克说:“我从未说过这句话,但是,我们桑塔斯城并不惧怕来自任何人,任何势力的无礼攻击!”

    雷恩世子说:“圣盖的事情,必须有一个结论!”

    弗兰克说:“如果是你们的阿加侬大祭司在场,绝对不会这么说话的,年轻的狮人,你最好去请示他再来,桑塔斯城就在这里,如果你们真的要开战,我们随时奉陪,不过,就凭你们现在这点兵力,应该冲不破法师塔的防御,你,考虑好了吗?”

    雷恩世子犹豫了。

    第三贤者本忽然走了上来,说了一句:“既然你们已经占卜了比洪·血锤没有说谎,为什么非得要和桑塔斯开战呢?就算你们攻破了桑塔斯,照样找不到比蒙遗骸,却要牺牲绝大部分的战力,为什么不占补一下比蒙遗骸在哪里呢?”

    雷恩世子更加动摇,祭司却已经毫不犹豫的动了起来。

    李奥说:“一个白脸一个黑脸,这爷孙俩倒是配合默契嘛……”

    我说:“确定蒂雅已经把圣骸转移了吗?”

    李奥还没回答,对面的祭司就说话了。

    “原来就在……”祭司只说了这么半句话,扩音技能就中断了。

    兽人军阵又是一阵小小的骚动。

    不过很快的,雷恩世子就排除了一只队伍。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支队伍就是精锐团。

    而他们的目标,是绕过桑塔斯城,进入沼泽。

    三天之前,李奥就已经安排蒂雅,将空间道具里的圣骸转移到了沼泽里。

    所以,现在占卜的结果就是“圣骸在沼泽里”。

    祭司差点说漏了嘴,不过这也不再重要,毕竟消息很快就会传出来。

    我关心的只有两点,一是,三位贤者都意识到了,我把圣骸转移到了沼泽里,蒂雅和莫妮卡,甚至五游侠都有可能受到他们的怀疑,毕竟我现在只给了他们一根。二是,我曾经的手下们。

    我喊了一声:“战鼓·坎普,希娜·绿风,你们在吗?”

    精锐团停住了脚步。

    我接着说:“请帮我照顾好三三,还有,高斯、胡恩、森格斯基、阿莉娜、巴德和乔恩,他们都是忠诚可靠的战士。”

    其实我早就看到了,精锐团里没有他们几个的身影,不过我也做了占卜,他们和我的家人一样,都安然无事。

    希娜·绿风没有说话,象人战鼓倒是高喊了一句:“如果你没有背叛,我会答应你!”

    因为没有扩音技能,战鼓的声音不是很响亮,不过我也听得见。

    “谢谢!”我说,“将来有机会一起吃饭!”

    雷恩世子忽然转变了语气,问道:“你真的会回来吗?”

    我确定地说:“会的。”

    弗兰克和本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变脸色,似乎相信我绝不可能离开。

    实际上,我的心确实放在兽人这边,同时,我也是真心加入法师塔,加入塔图会。

    这并不矛盾。

    这就是李奥设计的剧本。

    雷恩世子退却了。

    兽人大军退却了。

    还有一个人留了下来。

    虎人世子迪克。

    “比洪·血锤·杜恩,我要向你发出决斗!”他说。

    “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不过我还是答应你。”

    迪克世子说:“你要是输了,就把他身上的盔甲还给我!”

    我说:“你要是输了呢?”

    迪克世子没有回答,径直走了出来。

    虎族队伍跟着他走出来一截,雷恩世子没有阻拦,站在一旁观看。

    我也走了过去,说:“看在同族的份上,我还是不为难你了,输了就老老实实回去当你的世子,为为兽人族做点贡献。”

    我们在相距一百多步的位置站定。

    迪克世子抽出一柄黑色的刀,说:“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叛族,但你害死迪迦玛的仇,必须由我来了结!”

    我说:“对了,你这把刀和迪迦玛的盔甲是同一种金属做的吧?不如这样,你输了就把刀留下。”

    “你太狂妄了!”迪克世子大喝一声,扑了上来,然后在二十多步之外高高跃起!

    他开启了淡黄色的怒气,这怒气在空中瞬间暴涨,很显然,是开启了狂化。

    “叽叽!”霸王龙叫了,“妈妈?”

    它在询问我该不该出手。

    这是这段日子里霸王龙成长的证明——它更懂事了,知道先问我的意见。

    “不用……”我说。

    然后才拿出了盾牌,连锤子都没有准备,空着右手迎了上去。

    迪克世子跃在半空,高举刀刃,当空劈下。

    我微微举盾,迎向了刀锋。

    接着,刀锋贴着盾面切向地面,刀身附带的狂猛怒气带动气流,吹得地面飞沙走石。

    我轻松地避开这一刀,左脚后撤,右肩往前,右手伸到了盾面之外,抓住迪克世子握住刀柄的手。

    接着,黑色长刀就落到了我手里。

    迪克世子脸上露出错愕,我的右肩轻轻往前一顶,正好撞在他胸口。

    “噗噗噗噗……”

    迪克世子刚一落地就朝着右前方踉踉跄跄抛出去十几步。

    我左手持盾,右手握刀,站在原地看着他。

    迪克世子满脸愕然,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

    我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刀,感觉比黑铜木锤稍微重一点,说道:“老实说,我不太擅长用刀,不过,这刀和盔甲是一套的,放在一起比较好,不是吗?”

    迪克世子身上的怒气再度暴涨,咆哮起来:“还!给!我!”

    “咦?狂化也有第二阶段吗?”李奥也有些奇怪。

    “不奇怪,”我说,“这也能解释,狮虎两族为什么能压住其他种族一头,成为王族。”

    “我知道……你认真点,别阴沟里翻船。”李奥说。

    不用他提醒,迪克世子已经扑了上来,用他的双爪发动攻击。

    我依然是用盾迎战。

    倒不是说我真的不擅长刀法,只是,没有这个必要。

    “崩!”

    迪克世子的虎爪拍在盾面上,我不禁有些吃惊。

    二次狂化的实力,确实有些门道。

    这样的攻击力,已经不弱于少族长和我那一场战斗,甚至,比少族长帕姆拉还强。如果迪克世子上场,帕姆拉估计挡不住。

    可惜迪克世子是年过三十的人,不在参赛之列。

    而且,此刻的我,比当天,更加强大。

    “崩!崩!崩!崩!崩!崩!”

    迪克世子的攻击,全部被盾牌挡下。

    盾面感受到了疼痛,但我知道,这样的疼痛,并不足以伤害到黑铜木盾的核心,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滋养,盾面不但不会留下伤痕,反而会生长得更加坚韧和强大——这才是黑桐木的宝贵之处,也只有合格的德鲁伊能发挥出它的最大功效。

    迪克世子攻势越发凶猛,甚至有些癫狂,而我也一直保持着防守的姿势,并不急着结束战斗。

    也不是我要对桑塔斯的人隐瞒自己的实力,只是我个人也对狂化很感兴趣。

    李奥说:“机会难得,好好研究一下,为什么除了狮虎两族,别的兽人狂化之后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一边应付迪克世子的攻击,一边说:“你不是说米诺陶斯大帝留在千日迷宫的文字里说了吗?”

    李奥说:“那我告诉你牛顿力学三定律的公式,你把三定律给我解释清楚啊?”

    我说:“了解,你慢慢研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