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神婿〕〔今夜星辰似你〕〔九重阙:宫锁红颜〕〔穿越全能网红〕〔五代梦〕〔我真不想躺赢啊〕〔重生宠婚:霍少,〕〔绝世战神〕〔我养了一只偏执皇〕〔人间杀神〕〔全职国医〕〔无限气运主宰〕〔慕雨晴梁墨笙〕〔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我无敌了亿万年〕〔全民女神会除妖〕〔返回2006〕〔超级女婿〕〔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大国名厨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食戟之丐世英雄 第四十七章 南齐北冷
    归来的十六夜咲夜并没有带来主厨,而是用托盘端来几只带盖子的瓷碗。将瓷碗分别摆到赴宴的嘉宾面前,十六夜咲也便抱着托盘侍立在一旁静候吩咐。

    佐藤老先生看看白瓷碗有回头看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奇怪的问“咲夜,我不是让你把主厨请来吗,主厨人呢?”

    “主厨先生说,等客人们享用完最后一道菜肴,他才会出现。”十六夜咲夜如实转达江云枫的意思。

    “真是个有个性的主厨啊,那好!我们就看看这最后的压轴菜肴是什么...”佐藤老先生率先揭开盖子,白瓷碗呢没有什么巧夺天工的大菜,而只是浸泡着一颗嫩白菜心的茶水。

    其他几位也相继揭开各自面前的碗盖,与佐藤老先生略显尴尬的表情不同,瘦削的西装老者和发福的唐装老者都非常惊奇。薙切仙左卫门更是端起白瓷碗近距离仔细端详,许久才惊叹道“佐藤老哥还真是请到能人了,这道开水白菜虽然不是洛阳水席的菜品,但我也足足有二十年没见有人做过了。”

    “既然老弟怎么推崇,想必也是一道难得的珍馐佳品。”佐藤老先生只品尝一口就放下汤匙,捂着做过介入手术依旧脆弱的心脏,苦笑道“老了..真的老了,如此美味在前居然无福消受,真是可惜啊!”

    “既然你无福消受,那我们可就不客气咯,啊哈哈!”老伙计们用调侃的语气缓解气氛。

    薙切绘里奈舀起一汤匙茶水,饮入口中细细品味。平淡无奇的外表下汹涌澎湃的鲜美滋味突然释放,已经有所准备的薙切绘里奈依旧还是被突如其来的美味打得措手不及,娇躯如同过电一般。

    干贝、金钩海米、老母鸡、老鸭、肘子、排骨、猪肚、火腿等多种鲜味各异的食材汇聚在一锅,经长时间文火慢炖充分释放精华,因为有火腿难怪这碗汤会带有淡淡的茶色。

    薙切绘里奈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按理说这么多肉类食材一同慢炖,高汤应该呈现油腻浑浊的乳白色。可是最后端出来的居然会是清澈见底的茶水,这位不知名的主厨倒是是用何种烹饪方式将悬浮的胶原类蛋白与脂肪与高汤分离?

    “佐藤爷爷,这位主厨到底是何方圣神?”薙切绘里奈迫切想见一下这位主厨,虚心向他请教给高汤提清的方法。

    “这位主厨其实和远月还有渊源。”佐藤老爷子故意卖个关子。

    “有能力烹饪这道菜品并且还能达到如此高度的厨师,无一不是华夏大地上受万人敬仰的大师,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我远月所能企及的存在。”薙切仙左卫门抚须沉吟。

    薙切绘里奈也不由得肃然起敬,那是一个wgo组织既畏惧又敌视的国度,那里有着自己的等级划分制度,随便一位获得特级称号的厨师,都拥有与wgo评定的三星主厨抗衡的实力,更别说获得国粹称号的大师。

    “仙左卫门老弟你自罚三杯,我就为你引荐今晚的主厨,咲夜,上酒!”

    “酒窖已经被大小姐上锁,宅邸内所有含酒精的液体也全部被大小姐销毁。”十六夜咲夜将真实情况如实上报。

    自己孙女如此决绝的处置手法,真是把佐藤老爷子搞得哭笑不得。

    “老爷子,要酒的话,我这里还有一点...这是什么情况?!”江云枫其实一直趴在门框边探头向内偷看,因为角度的关系他只知道视线盲区里有一个少女,虽然听声音是很耳熟。

    不过这种大方得体且彬彬有礼的态度,江云枫压根就不会想到少女会是薙切绘里奈,直到他拎着紫金酒葫芦屁颠屁颠的走进宴厅,发现他想象中的文静少女居然是薙切绘里奈。

    薙切绘里奈同样很震惊,今晚的主厨居然会是这家伙,不过这样也能解释为何洛阳水席的菜品或多或少都带有一点瑕疵,原来他把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最后这道最具欺骗性的菜肴。

    “这位就是今晚的主厨,同时也是远月的学生,小伙子!你不是有酒吗?快拿出来!”酒瘾上涌的佐藤老爷子把孙女的叮嘱忘到九霄云外。

    “哦,马上给各位满上。”江云枫拧开葫芦盖,葫芦内剩的酒刚好给在坐的人满上一小杯。

    比起杯中酒,薙切仙左卫门更在意江云枫手里的葫芦“江云枫同学,不建议把那个葫芦让老夫看一下吗?”

    “总帅随便看。”江云枫很大方的把已经空掉的葫芦递过去。

    薙切仙左卫门看过葫芦站起身郑重其事的问江云枫“江云枫同学这个葫芦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还有沈沧海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这个葫芦是我爷爷传给我的,至于那个什么沈沧海,对不起总帅,我不认识。”江云枫的确没听说过沈沧海这个人。

    “那你爷爷还好吗?”

    “年前已经过世了。”提到老酒鬼,江云枫未免有一抹哀伤。

    薙切仙左卫门缓缓坐回位子,从这只酒葫芦到开水白菜,再到杯中的猴儿酒,薙切仙左卫门已经可以断定消失了二十年的沈沧海就是江云枫的爷爷,只是未曾想到二十年后再听闻已是斯人已逝的消息,桌上老者们共同举杯饮尽杯中美酒。

    放下酒杯佐藤老先生让十六夜咲夜取来一个不大的木盒子,打开盒内躺着一块镌刻有‘铸神’二字金属令牌,推送到江云枫面前说“我十多年前机缘巧合获得这块令牌,放在我一个糟老头身边没什么用,年轻人送给你了!”

    比江云枫见多识广的薙切绘里奈看到这块令牌呼吸明显急促几分,她知道这块令牌的涵义是什么。那个东方国度除了实力强劲的厨师,还有‘南齐北冷’两大锻刀世家为这些厨师们量身定制菜刀。

    南北两大世家中的‘北冷’铸造技艺大开大合,深受中餐厨师和海外的中式料理厨师的推崇,他们以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北冷狂刀’为荣。

    而这块令牌代表的是以精湛的工艺蜚声海内外的‘南齐’铸神谷齐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千之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诸天大道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职国医〕〔天降我才必有用〕〔混沌皇帝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家娘子甜又暖〕〔因为怂所以把san值〕〔从斗罗开始打卡〕〔烂柯棋缘〕〔重生成偏执大佬的〕〔昏君哪里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