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植梦师〕〔一人行〕〔重启大商〕〔姿色貌美〕〔从士兵突击开始的〕〔无心律师〕〔中了偏执霍爷的迷〕〔混在诸界〕〔从十连抽开始雄霸〕〔诸天万界的武者〕〔小公主今天也很受〕〔伯爵大人有点甜〕〔论作死我是专业的〕〔渣女绝不崩人设〕〔在忍界运营FGO〕〔这只妖怪不太冷〕〔文娱泥石流〕〔快穿之厉害了我的〕〔我是来追星的〕〔小司机闯都市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食戟之丐世英雄 第五十五章 捣乱
    腌制好的整猪穿上钢叉,用木条顶住腹腔,在用铁丝将整猪整理出圆润的造型。这道脆皮烤全猪就是龙城当地举办所有重大宴会都必须要出的重要压桌菜品,虽说市内有名的大酒楼总厨也会这道菜,可他们都是擅长烤乳猪或者小猪,少有能把重量提到二十公斤。

    能驾驭五十公斤级别的脆皮烤猪放眼龙城只有老酒鬼,如今老酒鬼以驾鹤仙去做为继承人的江云枫当然被寄予厚望。而江云枫不太敢接手也事出有因,一方面是要烤熟这么大体量的整猪,而且还烤到表皮不起泡油润红亮脆而不焦,肉质还要肥而不腻汁水饱满,对火候的的掌握有着几乎变态的要求。

    另一方面,能用来做脆皮烤全猪的猪也非比寻常,养殖户精选最顶级的烟村猪苗,幼崽断奶开始就以花雕酒和茯苓等中药材精心喂养,成长到五十公斤要消耗的人力物力无法估量。

    而且烤全猪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宴席主办人的脸面,今天婚宴的新郎官又是从小就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叶开,江云枫没得逃避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江云枫紧握钢叉长长的握把,双臂运力将重达五十公斤的整猪挑起,横亘在一口沸腾的开水锅上方。薙切绘里奈惊得目瞪口呆,难怪爷爷总是说每一位中餐厨师都是武林高手。

    按照指示薙切绘里奈在沸水锅里加入一些小苏打,搅匀后用大勺舀起沸水浇淋在猪身上,给整猪收紧烫皮,加入小苏打的作用是在烫皮的过程中软化猪皮。

    软趴趴的猪耳朵已经立起,薙切绘里奈停止滚水的浇淋,只稍片刻猪皮表面的水分就被炎热的烈日蒸干,均匀刷上用麦芽糖、白醋、大红浙醋等原料调制出来的脆皮水。

    江云枫挑着处理好的整猪来到为这道烤全猪特别准备的火炭坑,为了能更为精确的控制火候,坑边只有一根高度齐胸的辅助杆,江云枫只能将钢叉杆放在辅助杆的支持槽里形成等距杠杆。

    即便是冬天连续几个小时守在火坑边普通人也受不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不动都出汗的炎炎夏日里,这种煎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只是短短几分钟薙切绘里奈就受不了火坑与烈日的双重打击,遁逃到大树底清凉的阴影里,捧着冰镇绿豆汤消暑,期间对柳夕颜那把三尺长的厨刀产生浓厚兴趣。

    “随便看!”正在调度露天厨房的柳夕颜很爽快的把刀递给她。

    薙切绘里奈欣喜的接过厨刀,握住刀柄往外抽出一节,锋刃泛青能够清晰辨认出金属折叠锻打留下的花纹,接近刀柄的刀身上镌刻着‘沧骨曜月’四个篆体汉字,落款是一个冷字方印。

    “北冷狂刀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大饱眼福,多谢柳主厨。”薙切绘里奈归鞘将厨刀归还。

    “薙切小姐也是见多识广啊,这把厨刀是我从国家烹饪学院毕业那年好闺蜜冷君怡送给我的礼物,期待我能展翅高飞,没想到我却为情所困自断前程。”成熟知性的柳夕颜居然露出几分自嘲的笑容。

    “老婆,是我拖累了你,真对不起!”深知妻子为了自己付出多大代价,兵哥动情的牵住柳夕颜的小手。

    “老公不怪你,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夫妻之间应该坦诚相待。”

    “对!老婆大人说的对!”

    “那你告诉我,昨晚上你输了多少钱?”

    “那个...我去看看其他地方有什么我帮得上忙。”兵哥顾左右而言他,乘机想逃离是非之地。

    柳夕颜怎么可能如他所愿,玉手往回一拉刀鞘抵住脖子将兵哥按压在台上。厨刀出鞘寸许,娇妻迷人的笑颜在青锋映照下让经历丰富的兵哥胆寒不以。

    “老婆别这样,有外人在看着呢....我说..我说...”

    这对肆无忌惮秀恩爱的夫妻让薙切绘里奈觉得自己被塞了一口什么,甜到发腻而且还噎得慌。急忙放下绿豆汤碗逃开,回到江云枫身旁去找平衡。

    这头,江云枫已经完成第一步炙皮,此刻烤全猪的呈现淡糖红色。锡纸包裹住容易烤焦的猪耳朵和猪蹄还有猪尾巴,添加荔枝木炭把炭火坑烧旺,大火将整猪烤熟。

    期间江云枫不断的用钢针挑破猪皮鼓起的气泡,然后不断给猪皮涂抹花生油。最后整头烤猪表皮通透红润油亮,没有一个油泡,肉香肆意薙切绘里奈都忍不住食指大动。

    第一次烤的江云枫见到最终的烤全猪品相如此完美,已经在火坑边守了两个小时的他整个人如同刚才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湿透,终于松了口气的江云枫竟然觉得脚步虚浮,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倒却被一个柔然的娇躯接住。

    夜幕降临,筹备很长时间忙碌一整个白天的婚宴终于开始,一道道诱人的菜肴摆上餐桌,从外地赶回来的亲们好友们觥筹交错。最诱人的烤全猪口衔一枚苹果摆在现场最显眼的位置,按规矩将由今天的新人共同切下第一刀才能分切上桌。

    噻哥充当婚礼司仪,一边主持仪式的进行一边活跃气氛,新娘丁灵琳挽着自己父亲的臂弯来到叶开面前,在亲友们的祝福与见证下,两个男人完成责任转交。

    一系列敬茶跪拜高堂礼仪过后,婆婆也就是叶开的母亲摘下自己手腕上的玉镯,如同三十多年前她嫁入这个家时那般,以婆婆的身份亲手为丁灵琳带上玉镯,从此刻起丁灵琳的身份正式从丁家大小姐转变为叶家的媳妇。

    正在鼓掌的江云枫觉得有人在背后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一脸痛苦的音响师。

    “怎么了,兄弟?”

    “可能是冷饮吃多了,现在闹肚子。兄弟你帮个忙,等会儿司仪要音乐的时候你按这个键播放就行了!”音响师交代完捂着肚子转身就跑。

    “哎哎~!你先说清楚是哪个键啊?!”见音响师跑得没影了,江云枫只能坐回他的位置。

    传统的仪式走完就是西式婚礼的重头戏,交换戒指的环节。一对可爱的金童玉女端着装有婚戒的托盘来到新人面前,新郎叶开先拿起书柬准备宣读誓言。司仪噻哥招招手示意来音乐,临时顶替的江云枫随便摁下一个播放键,音响里飘出动听的音乐。

    噻哥愣住了,新郎新娘也愣住了,全场的亲朋好友都愣住了,江云枫慌得一逼,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婚礼现场改出现的音乐,手忙脚乱的想停掉结果声音却越来越大。

    终于所有人都笑了,噻哥和兵哥两人带头,合着音乐唱出歌词。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

    “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序列〕〔万族之劫〕〔伏天氏〕〔第一刺客女婿陈平〕〔大奉打更人〕〔绝对一番〕〔诸天尽头〕〔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神秘复苏〕〔大宋第一状元郎〕〔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的不是气运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