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玄城云若月〕〔毒奶影帝的相亲人〕〔大宋无敌太子〕〔我在豪门当夫人〕〔娘娘每天都在洗白〕〔第九特区〕〔反派就很无敌〕〔恋战新梦〕〔我成了自己笔下的〕〔神州镇魔录〕〔医生大佬是白切黑〕〔师叔万万岁〕〔女扮男装之绝世幻〕〔快穿女配她富可敌〕〔倒斗之抽奖系统〕〔肉装法爷会挂机〕〔封神之灶王爷奋斗〕〔老婆的神级陪练〕〔快穿之不当炮灰〕〔科技必须死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001 妙凤楼
    . ,最快更新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不是九妈要逼迫侬,侬年纪也不小了哇······为自己想想,趁年轻多赚些钞票才对的······红绣,侬仔细想想啦······”

    “我知道九妈是为我好的,我会好好想······我们母女······九妈的恩德我是不敢忘的呀”

    涂山阮阮模模糊糊的听到两个女人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清脆又娇媚,比林中的黄莺小妖的嗓子还好些,只是一时之间,涂山阮阮不知道此刻自己在身在何处。

    耳边传来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我呸,话讲的好听,还不是要骗老娘去卖身给你赚钱啦,想得美!”

    讲话的正是方才那个声音好听的女人,只是语气比刚才泼辣的不少。

    ······

    “阿阮啊,不要再这里愣着,快去给庞爷拿壶酒来。”

    一个穿着水绿色旗袍的女人甩着手里的帕子对站在桌子前的小女孩说道。

    “晓得了。”

    涂山阮阮,哦,不,是林阮阮清脆的答了一声,便转身跑向后厨。

    一路小跑穿过大堂,大堂的舞台上一个女人抱着琵琶正在弹唱小曲儿。

    后厨有温好的酒,林阮阮跟管理后厨的六婆讲了一声便抱着酒壶跑回来。

    将酒壶递到女人手里,舞台上的小曲儿也恰好唱完。

    “红绣,多唱一首好伐?”台下有客人起哄道。

    抱着琵琶的女人站起来,“一连唱了三首,还不让我歇歇。”

    说着她便抱着琵琶下了舞台。

    有些客人还在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嘴里说着“要是红绣你唱,我是什么时候都听不腻的”这种话。

    抱着琵琶的女人朝着这边走来,“翠柳,你是不是又叫我家阿阮做事啦?”林红绣说着眉毛微微挑着。

    “就是拿壶酒啦,小孩子没事的。”

    翠柳扭着身子说道。林红绣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一只手放在翠柳屁股上的庞爷,没有多说,一只手拉着阮阮离开大堂,上了楼。

    高跟鞋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一袭金黄色的旗袍随着林红绣的动作微微摇摆,让楼下的客人们看的口干舌燥。

    “九妈,红绣真的不接客?”

    有人忍不住问道。

    老鸨子香九嬷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林红绣,脸上还堆着笑说道:“侬要是有那个本事叫她接客,我还要谢谢你嘞。”

    “叫你待在房里,怎么又不听话。”

    上了楼,林红绣问道。

    “屋里闷。”林阮阮细声说道。

    “嘎吱”

    一扇门被打开,从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粉色旗袍,短发的女人。

    倚靠在门框上,眼睛随着林红绣母女的身影移动。

    “装什么装,还卖艺不卖身,还不是千人骑的货色。”

    粉色旗袍女人手里拿着手帕在轻轻的扇动,阴阳怪气的说道。

    “有个崽了不起啊,也是个做妓女的货色。”

    林红绣的脚步停下,转过身,走到她面前。

    林红绣的身材并不高挑,有着江南女子的柔软和可人。

    “燕红,你讲什么,再讲一次。”

    “哈!讲就讲啦,我说你和你女儿,都是万人骑的货色。”话音刚落,就看到林红绣抱起琵琶狠狠的冲着她的胸部撞去。

    燕红几乎被撞了个仰倒,胸前传来火辣辣的痛。

    她恼怒的看向林红绣,“你敢打我!”

    “好叫你知道管住你那张大嘴。”

    “在做什么啦?!”香九嬷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走过来对两人训斥道。

    “妈妈,她打我。”

    燕红立刻告状道。香九嬷立刻紧张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燕红,没看到她身上的伤处,立刻松了一口气。

    “好了,不要讲了,红绣,你先回去。”

    香九嬷看向林红绣的眼神有些奇怪。

    林红绣看了燕红一眼,嘴唇紧抿着,点点头,拉着林阮阮的小手往自己的房间走。

    林阮阮转身时,手中迅速捏了个诀往燕红打去。

    无声无息。

    香九嬷神色复杂的看着她们母女的背影,今天林红绣与燕红起了口角还动了手,普通女人动手定然是先抓住对方的头发或是直接上手去挠对方的脸,但是林红绣却没有这样做。

    这本来是老鸨子调教姑娘们常用的手法之一,不会坏了姑娘的皮脸,影响接客。

    要是今天林红绣抓破了燕红的脸,她倒是正好发作,逼迫她接客,但是如今燕红却没有外伤,就拿她没办法了,只能吃下这个亏。

    由于林红绣不接客,所以她们母女的房间在二楼的最尽头,昏暗潮湿。

    林红绣将林阮阮抱到凳子上坐下,自己坐在旁边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阮阮看着琵琶怔怔出神。

    她用她一千年的修行保证,从来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己明明证道成功,位列仙班,怎么会突然出现第四道雷,而且看起来这道雷不仅仅是针对自己,所有的小妖好像都在被打击之列。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竟然没有灰飞烟灭,而是一睁眼变成了林阮阮。

    而且,似乎是一个妓女的女儿。

    不,也不对,这具身体的母亲林红绣是卖艺不卖身的。

    一年半前,林阮阮受了风寒一命呜呼就变成了她。

    本想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重新修炼,只是自从她醒来就发现自己的修为被压制,只能使出一些小法术。

    更令她担忧的是,来到这里一年多,她也用秘法联系过青蛇小竹或是其他的小妖,无一例外,她发出去的法术就像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甚至她观察这座妓院附近的情况,竟然连一个开了灵智的生灵都没有。

    她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那道雷,或许是天意,目的就是要抹去地上的精怪。

    可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天意呢,林阮阮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暂时不去思考,安心留在妙凤楼。

    之所以决定留在这里,一来是因为这具身体还太弱小,外面未知的危险太多,二来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母亲林红绣在这里,占了人家的身子,总要替她做些什么,若是占了身子就跑,那和夺舍有什么区别。

    留下这桩孽缘,以后修行免不了成为心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美利坚〕〔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战国万人敌〕〔汉阙〕〔世子很凶〕〔玩家凶猛〕〔饲养全人类〕〔我真的不想谈恋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