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拜师四目道长〕〔扶乱唐〕〔猫真人〕〔尘封的酒酿〕〔反派大佬三岁半〕〔神秘总裁,离婚请〕〔精灵学院的不适合〕〔我觉醒了强化〕〔陈玄苏蓉蓉〕〔画师快把我画活〕〔杜娥〕〔海上生明月番外集〕〔一不小心来到远古〕〔真玄传说〕〔重生后我只想种田〕〔淘气萌宝妈妈太痴〕〔团宠皇后总想踹了〕〔大唐逍遥驸马爷〕〔厉凌烨白纤纤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049 麻顺叔叔
    . ,最快更新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我说,老齐,你这是啥意思,专门跑来丢人显眼的?”

    陈局长问道。

    “哈哈,丢啥人现啥眼,我家就这条件,没办法几辈子的贫下中农,一口饱饭没吃过。”

    唐德恺嘴角一笑,原来是故意来强调自己贫下中农身份的。

    “娘,我想拉屎。”

    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用油乎乎的小手拉着齐太太说道。

    “熊孩,一点好东西都存不住,二丫,带你弟弟到院里去拉屎。”

    齐太太骂了一句,然后指使道。

    二丫看起来十二三岁,身上也邋邋遢遢,完全没有这个年纪小姑娘的干净和爱美。

    “娘,咱还是问问茅子在哪里吧?”

    二丫有些为难道。

    “那你问去吧。”

    齐太太不在意的说道。

    唐德恺指了指管家,“你去问他吧,他是管家。”

    二丫听闻拽着弟弟去找了管家。

    “刚才咱们说到哪里了?哦对了,弟妹,你家住在哪里啊,宽绰不?”

    齐太太现在问的是林红绣。

    “在徐汇区那边,也不大。”

    “不大肯定也比我家好,一家七口人,住的地方一点点,都转不开身。”齐太太摆摆手说道。

    沪市大,居不易啊!

    林红绣笑笑没说话,自家住的自己的院落,说出来可就招人嫉妒了。

    范儒理一直在找机会跟唐德恺攀上关系,可他身边一直围绕着许多商人,而且他认为这个场合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是攀关系的好机会。

    打定了主意,让女儿在学校里对唐阮阮多关注一点,最好能和唐太太搞好关系,进而上门拜访,这样才不显得唐突。

    从高家的宴会上回到家时,已经接近十二点,唐阮阮早已昏昏欲睡。

    林红绣将唐阮阮放在床上,关了电灯,轻轻的关上门。

    唐阮阮睁开眼睛,小竹从枕头底下游上来。

    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看的唐阮阮一阵无语。

    “我说小竹,你现在每天除了睡觉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吗?”

    唐阮阮无语道。

    “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就感觉好像睡不醒一样。”

    小竹缠绕着唐阮阮的手腕说道。

    “我说小竹,你不会是怀了小蛇吧。”

    唐阮阮心中一动问道,“你现在的症状很像人类怀孕哎。”

    小竹滋了滋毒牙:“我是雄性。”

    “哦哦。”

    唐阮阮尴尬。

    唐阮阮耳朵一动,听到楼下林红绣与唐德恺交谈的声音,便将精神力放出去偷听。

    此刻,楼下主卧。

    林红绣与唐德恺并排靠在床头。

    “这位高副局长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才时不时的开一个宴会来拉拢关系。”

    唐德恺说道,然后又轻笑一声:“殊不知枪打出头鸟啊,今时不同往日了,高调的人死的快。”

    “那齐家?”林红绣不解道,今天齐金贵一家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惹眼了。

    可以说逮谁跟谁哭穷,走时还连吃带拿,高太太的笑容都快撑不住了。

    “呵!”唐德恺轻笑,“这又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呗,高简冬办宴会来显示自己的实力,他刚好相反,处处强调自己的出身,现在上面提拔人出身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那我们是不是太高调了些,要不我明天找几件旧衣服穿?”林红绣迟疑道。

    唐德恺摆摆手,“不必,该怎么样就怎样,不必过分低调,但也不要张扬。”

    “对了,你跟陈局长的太太聊的怎么样?”唐德恺问道。

    “陈大嫂人挺厚道的,毕竟刚接触,我也说不准,不过我倒是觉得她人不错。”林红绣斟酌着说道。

    唐德恺点点头,“经常跟她联系吧,你别看今天陈宝田一副大老粗的样子,他的威名啊我早就听过了,打鬼子,打国/军,剿匪,出了名的敢打会打,解放后上面钦点他转业地方,又把交通局这么重要的部门交给他,就说明此人不但会打仗,治理地方也是一把好手啊。”

    “上马治军,下马安民?”林红绣歪着头说道。

    “差不多。”唐德恺点点头,“关键是他还对我脾气。”

    “对了,恺哥,你们今天讲的那个刁团长是怎么回事啊?”林红绣突然想起今天在高家说起的事情问道。

    唐德恺一脸鄙夷的说道:“还能怎么回事,解放后做了高官,嫌弃糟糠之妻,还说什么包办婚姻没有感情基础,说白了还不是糟糠之妻没有年轻的女学生漂亮。”

    “包办婚姻,他跟人家生孩子的时候怎么不说没有感情基础哇,烂人!”林红绣气氛道。

    “好了,不说他了,这件事情都快成了笑话了。”唐德恺说着搂着林红绣的肩膀,“早些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呢。”

    唐阮阮把精神力收回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嗯。

    国庆节各单位放三天假,唐阮阮难得的睡了个懒觉。

    林红绣趁着今天太阳好,在院子里晾晒衣服和被子。

    唐阮阮伸个懒腰,做到书桌前,打开窗户往下看去。

    正巧看到一个男子走过窗户,唐阮阮一笑,把手放在嘴边摆成喇叭状,大声喊道:“麻顺叔叔。”

    麻顺听到声音抬头看来,笑道:“阿阮”

    唐阮阮从椅子上下来,拉开门蹬蹬蹬的下了楼,正好麻顺推门进来。

    “嫂子好。”

    麻顺看到林红绣恭敬的打招呼。

    “恺哥在书房,你吃饭了吗?”

    林红绣放下手里敲打被子的木棍问道。

    麻顺长着一张瘦长的脸,还有星星点点的麻子,他本名顺子,又因为脸上麻子多,所以被大家称呼为麻顺。

    “还没”麻顺笑嘻嘻的摇头。

    林红绣笑道:“正好恺哥刚才去买了蔡记的生煎,粥也马上好。”

    说着她走向厨房。

    唐德恺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

    “恺哥”

    麻顺看到唐德恺下来走上去,“事情已经摸清楚了。”

    唐德恺轻轻点头,“进来说。”

    然后他又看向唐阮阮,说道:“阿阮,就在院子里玩,不要跑远。”

    唐阮阮乖巧的点头。

    做到门下的小竹椅上,好像在玩手指,实则在偷听。

    “恺哥,最近黑市上有人放风,要收这个”

    楼上的麻顺压低声音比了个手势说道。

    “量大吗?”

    唐德恺问道。

    “大,说只要货好,有多少要多少,钱不是问题。”

    唐德恺坐在椅子上摩挲着衣角,“通过谁放的风。”

    “遁地鼠阿六,只是谁找的他就不知道了。”

    麻顺说道。

    “呵!这还用说嘛,这么大手笔除了他们还有谁。”

    唐德恺不屑道,“倒是这个阿六,怎么跟他们搞到一起去了,怕不是失了智。”

    “这只耗子一向见钱眼开,估计这次那边开了大价钱。”

    麻顺分析道。

    “先不管,看看冒出来的是谁。”唐德恺想了想说道。

    “明白。”

    “恺哥,麻顺,吃饭了。”

    林红绣端着砂锅从厨房出来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美利坚〕〔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战国万人敌〕〔汉阙〕〔世子很凶〕〔我真的不想谈恋爱〕〔玩家凶猛〕〔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