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兵王俏总裁〕〔男神超智能:夫人〕〔宠后来袭,实景红〕〔电子厂里开始的爱〕〔从今天开始捡属性〕〔王国血脉〕〔九天剑图〕〔时灵纪〕〔祠爷的小妖精她又〕〔快穿偏执反派求喂〕〔神偷世子妃〕〔仙武战帝〕〔行者之净世咒〕〔使君〕〔无限流生存游戏〕〔我的造化外挂〕〔最佳豪婿〕〔明星奶爸的日常〕〔俄罗斯大妖僧〕〔港乐时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057 酷暑
    . ,最快更新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北朝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新华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简称《朝鲜停战协定》,1953年7月27日在朝鲜板门店签订。同日生效。”

    “1953年7月28日我方司令员于开城在停战规定上正式签字。北朝元帅、我方司令员向朝中部队发布停战命令:“自1953年7月27日22时起即停战协定签字后的十二小时起,全线完全停火。”

    唐德恺伸手关掉收音机,深呼一口气:“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同时,外面路边架设的大喇叭也早播颂这条通知。

    街上一片欢呼。

    这一仗,不仅仅是打退了觊觎我们的外敌,更重要的在国际上打出了我们的地位我们的名声。

    我们的军队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国家的军队,打出了全国人民对新政/府的信心,也打出了自豪感。

    历经了二十多年战乱的华国在战争中差一点就滑向了毁灭,但最终我们在炮火中浴火重生。

    ………………

    林红绣同唐德恺讲了玉兰和麻顺的事情,唐德恺去征询了麻顺的意见。

    麻顺提出先见玉兰一面。

    于是在林红绣的主持下,将玉兰和麻顺请来吃了一顿饭。

    麻顺对于玉兰还是很满意的。

    至于玉兰,她也愿意嫁给麻顺。

    或者说玉兰现在已经自暴自弃,只要是个男人愿意娶她,不管是酒鬼还是残废,她都愿意嫁。

    靳家的事情摧毁了她在教养院建立的不多的自信。

    林红绣仔细询问了麻顺的意见,希望他实话实话,不要有任何的勉强。

    毕竟现在麻顺在自来水工厂上班,又有单独的住处,这样的男人在婚恋市场上还是很抢手的。

    麻顺告诉林红绣,他是真的看中了玉兰,玉兰长得漂亮,又温柔,没有任何的勉强。

    他们的婚礼也办的很低调,在唐德恺和林红绣的主持下完成。

    ………………

    今年的夏天很热。

    唐阮阮身下铺着竹席依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闪身进入空间。

    里面与刚刚发现时有了很大的变化。

    唐阮阮经过大半年的研究,发现了一个规律,空间之中的灵力是可以增加的。

    而空间中的灵果灵水与空间又有相互促进的作用。

    也就是说如果空间中的灵气越浓郁,那么生产的灵果灵力所包含的灵力就会越多,那么反过来,如果空间中出现了高灵力或者十分稀少的植物,也会促进空间灵力产生。

    虽然空间中不分四季,但是其中的植物的生长速度也会随着灵力的变化而变化,灵力越浓郁,生长周期越短。

    唐阮阮查阅空间主人留下的资料,这方小天地被开辟之时,里面的植物与外面的相比,生长速度是外面的三倍,而现在嘛,里面与外面的速度的差距,可以忽略不计。

    也就是说,如果此刻外面的灵力浓度为0,那么里面的可能介于0.1到0.2之间。

    唐阮阮可以自由的选择灵魂还是肉体进入。

    还好空间中没有太阳和高温,唐阮阮躺在空间的床上庆幸到。

    小竹睁开眼睛,看见躺在空间床上睡觉的主人,在心中庆幸了一下幸好主人有这个空间,否则自己在外面就要被热死了。

    酷热让林红绣对厨房都产生了恐惧。

    这几天唐家已经不敢开火。

    昨天薄家的大儿媳在厨房做饭,竟然热到晕倒,大夫过来开了好几剂清热解暑的汤药。

    “淮生,阿阮,你们去前面街口买生煎回来吃,再买些豆浆回来。”

    林红绣说着从钱包里掏出钱来给他们。

    虽然是清晨,但闷热的天气依然叫人汗流浃背。

    唐阮阮和叶淮生两人身上都穿着宽松的背心和短裤,脚上踩着拖鞋。

    昨夜下了一场雨,但是并没有起到降温的作用,反而令空气更加的闷。

    唐阮阮瘪着嘴一脚踩进水洼里。

    叶淮生看到唐阮阮这幅闷闷不乐的样子笑笑,“今天带你去吃冰。”

    “吃冰?真的!”唐阮阮惊喜道。

    林红绣是坚决不让孩子们吃冰的,宁愿他们在家里不停的灌绿豆汤或者是酸梅汁。

    叶淮生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嘘,等叔叔阿姨走了,我悄悄带你去。”

    来到街口,排队买生煎的人有很多。

    “阿花,你也来买早点啊。”

    阿花就是薄太太长子的女儿,今年八岁,经常来找唐阮阮玩。

    阿花点点头,“天气太热了,奶奶和姑姑都不想做饭。”

    排队的人凑在一起,谈论的肯定是这见鬼的天气和根本停不下来的粮价。

    “我听说啊,北方出现了大旱,哦呦,赤地千里嘞。”

    “那怪不得米越来越贵。”

    “胡扯,北方又不种稻米,北方种高粱。”

    “唉~这个见鬼的天气,我长这么大都没有遇到过这么热的天。”

    “可不是么,阿拉一家人昨天在院子里睡得,你看看,我身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

    做生煎的还是原来的蔡老板和伙计,公房经理只在一旁收钱找钱。

    蔡老板的满脸大汗,毛巾根本擦不赶紧。

    众人看了议论纷纷。

    “不是说好了都是股东嘛,两个经理地位平等吗,怎么叫老蔡累的要死,公方经理只收钱嘞。”

    “这鬼话你也信?”

    “唉~老蔡这回可真是,好好的早点铺子给了别人,还成了做苦力的。”

    “那有什么办法呢?不给,行吗?”

    终于排到了他们,“要多少?”

    公方经理是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穿着夏布短袖衬衣,人模狗样。

    “三屉,还有豆浆。”

    叶淮生说着将从家里带来的竹筒放在桌上。

    伙计刚想拿起竹筒盛豆浆,就被公方经理瞪了一眼,“还不快去烧火。”

    然后慢悠悠的拿起竹筒,掀开装着豆浆的大木桶的盖子,用勺子盛了两下。

    “给你,一共两万三千元。”

    叶淮生抱起竹筒看了一眼,“叔叔,您再给多盛一点,盛满吧。”

    唐阮阮踮起脚尖看了一眼,这分明就只给了半桶多一点。

    秃顶男人立刻竖起眉毛:“你说什么!一份豆浆就是这些。”

    “我们给了一份豆浆的钱,你当然要给我们盛满。”

    身后排队的人看了一眼,果然没有满,于是说道:“侬就给小娃娃盛满嘛,天气这样热,小娃娃出来买早点也不容易的。”

    “就是就是。”

    “多给些吧。”

    蔡老板听到大家议论纷纷,立刻跑过来从叶淮生手里拿过竹筒,歉意道:“不要意思不好意思,张经理他第一次给人盛豆浆,他不晓得要给多少的,我现在就给打满。”

    “就是嘛,这样才对的。”

    “都是老街坊了,照顾你家生意这么多年。”

    “谁说他是第一次盛啦,上次我来也是他盛的,只有八成满,我也以为他不是故意的嘞就没有跟他计较,今天看来他就是故意的,而且给的越来越少。”

    不知道是谁在后面说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大数据修仙〕〔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第一序列〕〔明日之劫〕〔逆天邪神〕〔逍遥战神〕〔一剑独尊〕〔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抢救大明朝〕〔儒雅随和的我不是〕〔我是半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