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拜师四目道长〕〔扶乱唐〕〔猫真人〕〔尘封的酒酿〕〔反派大佬三岁半〕〔神秘总裁,离婚请〕〔精灵学院的不适合〕〔我觉醒了强化〕〔陈玄苏蓉蓉〕〔画师快把我画活〕〔杜娥〕〔海上生明月番外集〕〔一不小心来到远古〕〔真玄传说〕〔重生后我只想种田〕〔淘气萌宝妈妈太痴〕〔团宠皇后总想踹了〕〔大唐逍遥驸马爷〕〔厉凌烨白纤纤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128 杀几个人的事情?
    . ,最快更新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台上的孙吴宪听到下面人的调笑,顿时害臊的不行,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于是许多大胆的女人开始变本加厉。

    这种调笑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恶意,甚至可以视作一种街坊见亲密的象征。

    许多人在这里都居住了两三代人,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因此孙老师也并不生气,只是很害羞,害羞到说不出话来。

    看到孙吴宪就快要用一副挡住脸了,唐阮阮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位孙老师还真是像个大男孩儿。

    倒是肖大姐看着大家嘻嘻哈哈笑成一片,而孙老师却又威严全无,心中暗暗焦急。

    “好了好了,大家先别笑了,我看你们再笑下去啊,小孙就要被你们给笑跑啦。”

    肖大姐故意夸张的说道,不过倒也有效,大家虽然还在笑,只不过不再是放声大笑,而是强忍住低声的笑。

    这让扫盲班好歹回复了一些课堂上的秩序,孙吴宪也开始继续讲课。

    ·······

    “今天扫盲班第一天怎么样?”

    唐德恺脸上带着明显的疲惫,半靠在沙发上喝着茶问道。

    “吵吵闹闹,我看啊,也办不成气候。”

    针对肖大姐执意要她去当老师这件事情,林红绣心中是有怨言的,因此,在唐德恺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林红绣的自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唐德恺笑笑,宽慰道:“你只是去当老师的,你讲你的他们下面的人听不听,与你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何必去操这份心呢,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待产知道吗?”

    林红绣听到唐德恺宽慰自己,放下手里的小衣服,“我这边没问题的,前段时间古大哥介绍来的那位老大夫不是给我看过了吗,说一切正常,孩子也好我也好。”

    林红绣说着抓起唐德恺的手,“倒是你啊,老唐,最近这段时间可瘦了不少,现在接麦能上每天风声鹤唳的,你这又是何必呢?”

    唐德恺笑笑,反手将林红绣的手握在手心里,两年没有弹琵琶的手,手上的老茧消退了不少,再加上怀孕丰腴,林红绣的手被捏在手心里,很舒服,让唐德恺不自觉的有捏了几下。

    笑笑说道:“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其实吧,现在工作上的事情我倒不担心,他们再厉害还能翻天不成,我现在主要担心的是现在的形势,唉~看不透啊。”

    “那要不改天咱们请老陈一家人来家里吃顿饭?”林红绣提议道。

    唐德恺想了想,点点头:“现在老陈当上了副市长,恐怕时间紧的很,我下次见到他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请他们来家里做一做,吃一顿便饭。”

    “行,你决定好了告诉我就好。”

    两人沉默了片刻,唐德恺突然说道:“红绣,老古要走了?”

    “古大哥,去哪?”

    林红绣脱口问道,但是当看到唐德恺略显疲惫的脸时,她好像又有所明悟。

    唐德恺微微摇头,将手撑在眉心处,叹了一口气:“我还没想好,老古想去东北,但是我总觉得那里也不是安宁之地,唉~”

    林红绣站起来走到唐德恺身后,两只手轻轻地揉着他的太阳穴,轻柔的说道:“别太担心了,总会有办法的。”

    唐德恺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拍拍林红绣的手背。

    唐阮阮坐在床上,也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可以感觉到,自从自己和叶淮生拍完戏回来,唐德恺的心情一直不算太好,总是感觉他很疲惫。

    原先唐阮阮以为是工作太累导致的,毕竟现在全城严打,每天从街上被抓走的人不知几何,但是现在看来并非是想自己想象的那样。

    同时,唐阮阮也不得不承认,跟唐德恺比起来她才像是一只千年的护理,不仅仅是狡猾,而且对于危险有些敏锐的直觉,就像一只猎豹一样。

    唐阮阮反省了一下自己,自己可是涂山家族的天狐哎,难道这样安逸的生活真的会消灭一个人,不,一只狐狸的警惕心吗?

    自己竟然没有觉察出来,唐阮阮反省过后,决定以后要自己观察唐德恺,如果他真的是遇到了什么难关,可能会危及到家人,唐阮阮才不管什么天谴不天谴,让你变成一个疯子没商量,或者收进空间原地消失,跟小竹做个伴?

    唐阮阮认真的思考着。

    “还不睡觉?”

    叶淮生推开门靠在门框上绕有兴致的看着唐阮阮变幻莫测的小脸说道。

    唐阮阮正在心里面思考第十五种不惹人怀疑的杀人灭口的方法,突然就听到叶淮生的声音。

    在一瞬间,唐阮阮突然有种挫败感,好歹自己也是风里雨里,一路杀过来的狐妖啊,怎么现在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了。

    算了,不管了。

    唐阮阮对叶淮生勾勾手指,示意他过去。

    叶淮生坐到床边,“说吧,什么事?”

    “你不觉的我爸最近情绪有些不对吗?”

    唐阮阮一脸严肃且神秘的问道。

    “你才发现吗?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叶淮生也一脸的诧异。

    以为我早就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

    了?

    这么说,叶淮生这个干儿子竟然比自己这个亲女儿要早有所察觉!

    唐阮阮一瞬间有种羞愧难当的感觉。

    好吧,先不管这个,先问问原因好了。

    “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嘛?”

    “原因·······我感觉不应该是工作上的,至于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叶淮生说着耸耸肩。

    “我觉得我们还是要调查一下的。”

    唐阮阮正色道。

    “调查,嗯······”

    叶淮生并不意外唐阮阮提出的这个看起来毫不靠谱的建议,而是认真的思考。

    “如果要调查的话,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叶淮生实话实话道,“因为我相信以你爸爸的能力,如果是一般的困难的话,应该是不会被他放在眼里的,但是现在这个明显不是。”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叶淮生突然感觉小小年纪的唐阮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但不让人觉得滑稽,反而让人觉得她说的就是真的。

    “呃,这应该不是杀一个人的事情。”

    “那是杀几个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美利坚〕〔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战国万人敌〕〔我真的不想谈恋爱〕〔汉阙〕〔世子很凶〕〔玩家凶猛〕〔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