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慕少的千亿狂妻〕〔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天启预报〕〔穿成年代文里的学〕〔末日已上线〕〔我的细胞监狱〕〔超级继承人〕〔人魔之路〕〔术修大巫〕〔我家妹妹超级甜〕〔史上最强炼气期〕〔重生都市之天下无〕〔抢救大明朝〕〔赘婿归来〕〔开局绑定女武神〕〔末世:每周一个神〕〔农门肥千金〕〔穿成八零团宠小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130 还是要做好事
    . ,最快更新狐妖重生在五零最新章节!

    唐德恺与林红绣一看这孩子的反应,就知道唐阮阮肯定给这孩子喝了灵水。

    唐德恺转过身背着苏茹,瞪了唐阮阮一眼。

    不是因为唐德恺舍不得这辈灵水,而是出于对唐阮阮的安全考虑,他生怕唐阮阮的秘密暴露。

    唐阮阮讨好的对唐德恺笑笑,唐德恺又看了一眼叶淮生,示意他以后一定要看好唐阮阮。

    “这孩子也是可怜。”

    林红绣擦擦眼角地泪水说道。

    “你也别太伤心,一定可以治好的。”林红绣说话的时候给唐德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楼去拿钱下来。

    等到唐德恺把钱拿下来,林红绣将钱塞到苏茹的手里。

    “这钱你先拿着给孩子看病,我们的能力也不大,但是能帮一点是一点,要是还不够啊,你别不好意思,再跟我开口要。”

    “林姐谢谢,呜呜呜,谢谢你林姐。”

    也许是这段时间苏茹的压力真的太大了吧,看到钱的这一瞬间她竟然泣不成声,“你放心,这钱,这钱我一定会换的,不管多久,我一定换。”

    林红绣拍拍她的肩膀,“先别说还钱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孩子的病看好。”

    送走了苏茹母子,林红绣转身叹了一口气,神情也有些恍惚。

    唐德恺拍拍她的手,“别想太多,大夫不是说了吗,咱们的孩子很健康。”

    唐阮阮直到她肯定是被刚草苏茹的孩子吓到了,于是故意跑跑跳跳的走过去,“是啊,姆妈,你放心吧,弟弟一定会很健康的,我知道。”

    唐阮阮可没有说谎,她曾经不止一次地使用灵力给林红绣保胎安胎,还用灵力感知过这个孩子,一切正常,十分健康。

    “傻囡,你怎么晓得这是个弟弟,万一是个妹妹咧,你就不喜欢了是不是。”

    林红绣噗嗤一声笑出来,揉揉唐阮阮地头发说道。

    看到林红绣转忧为喜,唐阮阮悄悄转头对叶淮生眨了下眼睛。

    叶淮生笑笑,对唐阮阮竖了个大拇指。

    “今天那个女人,是林姨以前的朋友?”

    晚上唐阮阮趴在叶淮生的床上摆弄收音机,叶淮生一只手侧撑着脑袋问道。

    唐阮阮点点头:“在教养院认识的,为人嘛比较圆滑。”

    对于林红绣的过往,家里认都没有刻意的对叶淮生隐瞒。

    叶淮生也对于圆滑这样一个本该出现在成年人的嘴巴里的词汇却出现在唐阮阮这么一个小孩子地嘴里而感到意外。

    早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而且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唐阮阮将收音机放下,一点点的朝着叶淮生挪动,“这个秘密我连我姆妈都没有告诉哦。”

    看着唐阮阮一脸神秘的样子,叶淮生忍住笑容,一本正经道,“你放心吧阿阮,我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唐阮阮对叶淮生投去一个赞赏地眼神,低声说道:“我上次在我们学校看到了苏茹地档案哦。”

    “什么意思?”

    “……”

    “我明白了,你是说苏茹曾经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叶淮生平淡的说道。

    “对啊,惊讶吧。”

    叶淮生摇摇头,“不惊讶,无非是千金大小姐家道中落,无奈流落风尘的故事,俗套,老气!”

    唐阮阮,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苏茹只不过是他们一家人的过客,他们现在最重要地事是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但是在此之前,玉兰与麻顺叔叔的孩子似乎先等不及要来到这个世界了。

    香草穿着工作服坐在手术室外面,麻顺穿着简单的背心在门外焦急的走来走去。

    唐阮阮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麻顺,你不要转来转去的啦。”

    香草忍不住说道。

    “香草姐,我,我着急。”

    麻顺拧巴着说了一句。

    香草无奈叹息,“阿拉晓得你着急的啦,但是你着急是没有永地晓得吧,这个女人生孩子跟别的事情是不一样的,讲究的是瓜熟蒂落,不要着急啦。”

    “怎么样,进去多久了?”

    林红绣被叶淮生搀扶着问道。

    “红绣姐,你怎么还来了,这要是万一里面那个还没有生出来,你这边也憋不住了,那阿拉可不管的呀。”

    香草嘴里说着半是玩笑半是抱怨的话,然后搀扶着林红绣坐在椅子上。

    “进去两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生啊,嫂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麻顺记得跺脚挠腮的问道。

    “才两个小时,你别急,女人生孩子急不得。”林红绣安慰道,“我当时生阿阮的时候,疼了一天一夜才生下来。”

    唐阮阮第一次听到林红绣说自己出生时候的事情。

    虽然那时候自己还不是她得女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还是有些发红。

    想想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独自一人在外地生孩子,身边也没有亲人的陪伴,甚至连孩子得父亲是否或者都不知道,却还是坚持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是多么深的爱啊。

    “今天怎么回事,不是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吗?”

    林红绣对香草问道。

    “阿拉怎么晓得,坐在那里好好的车衣服,突然就喊我,说要生了。”香草说起了今天的情况,“我还以为是普通地阵痛,一看羊水都破了,就赶快借了厂里的车把玉兰送到医院来。”

    “真是多亏了有你。”

    林红绣听到今天的惊险过程之后拍拍香草的手感叹道。

    “我现在就盼望玉兰生个小囡,跟我家毛仔定个娃娃亲,将来长大了给阿拉做儿媳妇的,麻顺你说好不好啊。”

    香草故意这样说,其实是为了减缓麻顺的压力。

    麻顺听到香草的话,艰难地笑笑没有说话。

    “吴玉兰,吴玉兰家属在吗?吴玉兰家属在吗?”

    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带着白色的大棉口罩的沪市出来大声问道。

    麻顺心中一跳,一起他的很多兄弟被送进抢救室,有时候护士或者医生也会这样出来叫人。

    但是这样,往往意味着兄弟要不行了。

    大夫叫他们是为了让他们见最后一面。

    麻顺地心中害怕极了。

    “产妇有大出血的迹象,需要输血。”

    “输我的,我是o型血。”

    从地狱到天堂,只需要一瞬间,麻顺撸起袖子高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妖魔哪里走〕〔无论魏晋〕〔镇守府求生指北〕〔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有一个大世界〕〔我真不想当天师啊〕〔咸鱼老爸被迫营业〕〔世子很凶〕〔硬核厨爸〕〔魔眼术士〕〔第一序列〕〔中医许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