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慕少的千亿狂妻〕〔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天启预报〕〔穿成年代文里的学〕〔末日已上线〕〔我的细胞监狱〕〔超级继承人〕〔人魔之路〕〔术修大巫〕〔我家妹妹超级甜〕〔史上最强炼气期〕〔重生都市之天下无〕〔抢救大明朝〕〔赘婿归来〕〔开局绑定女武神〕〔末世:每周一个神〕〔农门肥千金〕〔穿成八零团宠小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101 密室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你的事不说,那我就来说说我回来要说的事。 ”股随意看向黄玉楠和顾语曼,不急不缓开腔。

    顾博明以为顾随意要说的还是让他把黄玉楠和顾语曼赶出顾家的事。

    看着小女儿冷淡的脸,知道她回来也不会真的要吃这顿饭。

    他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把手里的筷子搁在碗上,说:“随意,你当真非得这样逼爸爸吗?”

    黄玉楠见顾博明脸色不对,眼底精光一闪,问道:“随意,你怎么又逼你爸爸了?撄”

    黄玉楠就擅长做这种编排的事情。

    明面上装着和善,一个又字,说得好像顾随意一直以来都不孝顺偿。

    顾随意冷笑。

    对着顾博明,她也确实一直不孝顺。

    有这样一个父亲,她真的不想孝顺。

    顾随意笑了笑,她抬起手,葱白的指尖在桌上敲了敲:“顾博明,你还没有告诉她们我的条件。”

    黄玉楠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妙,问顾博明:“什么条件。”

    顾随意笑了,她的眼角微微上挑,斜睨一眼顾语曼和黄玉楠,漫不经心地说:

    “顾博明想要我手里两千,我让他跟你离婚,把你和顾语曼赶出顾家。只要他办得到,我这两千万就拿出来。”

    黄玉楠和顾语曼一听,两个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黄玉楠是小三上位,原本是申城一家落魄户的,父亲嗜赌。

    后来当服务员认识了顾博明,费了手段爬上顾博明的床,那时顾博明已经结了婚,她是知道的。

    俗话说,笑贫不笑女昌。

    顾博明有了妻室又怎么样,当了一段时间的小三又怎么样,攀上顾博明之后,顾博明把她养在外面,一套房子一辆车,每个月还有不菲的包养费。

    只是一开始艰难,顾随意的母亲去世之后,还不是她入主顾家,笑到最后。

    现在还不是活的比别人更加荣华富贵。

    可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

    顾随意要让顾博明把她和顾语曼赶出顾家。

    顾语曼是个沉不住气的,听到顾随意这么说,怒火当即蹭蹭蹭上来,一张清纯的脸涨得通红,怒道:

    “顾随意,你安的什么心,唆使爸爸把我和妈妈赶出顾家?有两千万就很了不起吗?爸爸才不会听你的话,把我和妈妈赶出顾家的,现在该离开顾家的人是你,这家里根本就没有人欢迎你……”

    “语曼!”黄玉楠坐在一边皱眉,她轻斥顾语曼一声,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顾随意看着顾语曼因为愤怒扭曲的脸,低低笑了一声,她抬眸看顾语曼,冷冷笑道:“就是有两千万,顾博明需要这两千万,他想要两千万,就得答应我的条件。”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看向顾博明:“怎么样,你答应是不答应?”

    顾博明一张脸沉了下来。

    本来想把这个不省心的小女儿叫回来谈一谈。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完全不松口。

    黄玉楠见顾博明没有当即就拒绝,心里一沉。

    顾博明会不会为了两千万,就真的听了顾随意的话,把她和顾语曼赶出家。

    她知道顾博明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私又自利。

    顾老爷子在世时对着这个儿子也不错,结果也就是养出一条白眼狼。

    她进了顾家看着顾博明对她不错,但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养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儿,凭顾家以前的家财,不算费了什么钱。

    但是现在顾随意提的是两千万。

    现在顾家公司亏空,两千万是多大的一笔钱,顾博明很可能会听了顾随意的话,舍弃了她和语曼。

    思及此,黄玉楠的手抖了一下,心里一阵发寒。

    她看向顾随意:“随意。我知道你因为我当年和博明的事情到现在还在记恨我。觉得是我破坏了博明和你母亲的家庭,可是我那时和博明在一起是情不自禁,你母亲去世之前,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进顾家,只想本本分分的带着语曼长大……。

    我和语曼进了顾家这几年,跟你是有些不愉快,可是你也不能,不能就因为这样非得让你爸爸把我和语曼赶出顾家啊……”

    黄玉楠在餐桌下掐了自己一把,眼眶红了,她看向顾博明,委屈道:“博明……”

    顾博明原本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同意顾随意的条件。

    张嘴要说什么,黄玉楠本来长得也不错,不然也不能生下顾语曼这么个长得不错的女儿。

    这一记通红的眼眸看过来,顾博明想起黄玉楠最开始跟着他的时候,不要名不要份,在外一个人拉扯顾语曼,进了顾家又善解人意,也不会对他在外的应酬多加干涉。

    他的心里就有点软。

    顾博明还想再劝一劝顾随意,能够让顾随意拿出两千五,同时还能留下黄玉楠和顾语曼。

    顾博明说:“随意,你真的得这样逼爸爸吗?玉楠和语曼一个是你继母,一个是继姐,爸爸知道你不喜欢她们,可也不用把她们赶出去吧。”

    顾随意精致艳丽的脸上一直保持漠然的神色,没有丝毫动容地听完黄玉楠和顾博明的话。

    她眸底敛着冷意,不轻不重叩了两下光滑的桌面,冷冷笑问:“顾博明,你以为我是因为你续娶跟这几年这对母女在家里排挤打压我的事情让你赶走她们?”

    顾博明一愣:“不然是什么?”

    “呵……”顾随意轻轻呵了一声。

    这一声轻斥仿佛无尽的嘲讽和不屑,重重敲击在顾博明的心上。

    嫣红的小嘴慢慢开腔,十分冷淡的声线:“母亲去世没多久,你就把黄玉楠和顾语曼带回顾家,我怪我怨我恨的对象是你,不是你要把她们带回家,她们能进顾家?在母亲去世没多久把她们带回顾家的人是你,对我这个女儿厌恶的是你,纵容佣人在顾家抬高她们踩低我的也是你,就这些事情而言,比起顾语曼和黄玉楠,顾博明,我更厌恶你。”

    顾博明听着顾随意一字一句地说,眉心一点一点地皱起来。

    顾随意说的没错,但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却不想承认。

    他是当父亲的,怎么对着自己女儿都是对的,现在这样类似被顾随意指着骂,他非但没有后悔的意思,反而觉得胸口一股怒气翻涌,但是为了两千万,还是得忍下来。

    “随意。你说的这些,都是爸爸以前做错了。”

    无论如何,还是得先让顾随意把钱拿出来,顾博明扯了扯僵硬唇角,说,“既然你怪的是爸爸,那你对你继母和继姐的那个条件,能作罢吗?”

    “不能。”

    顾随意闭了闭眸,她睁开眼,目光就像寒冬腊月淬成的一柄刀,落到对面的顾语曼和黄玉楠身上:

    “顾博明,你以为我为什么提这个条件。你知道吗?害死爷爷的人,就是顾语曼和黄玉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线十分的平淡,甚至在顾博明听来,就是轻描淡写一般。

    可是只有顾随意自己知道,她说了这句话,耗费了她全部的心力,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她的牙关里迸出来的。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从顾家出来。

    顾随意上了车,直接开车离了顾宅。

    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要去哪儿,在路上开着车漫步目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把车停在一个路边一个停车位。

    熄了火,拉了手刹,她双手搁在方向盘上,隐忍又轻微地颤抖着。

    小脸儿也跟着埋在双臂之间。

    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道多久。

    直到包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才回过神,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不想接,直接划掉。

    可是刚挂掉没过一会儿,那电话又打了过来。

    顾随意再划掉。

    那边又打了过来,一来一去,打电话的人就像是非得她接了才罢休不可。

    终于,顾随意恼了。

    她怒气冲冲地接起电话:“傅长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没看到我不想接电话吗?”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妖魔哪里走〕〔无论魏晋〕〔镇守府求生指北〕〔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有一个大世界〕〔我真不想当天师啊〕〔咸鱼老爸被迫营业〕〔世子很凶〕〔硬核厨爸〕〔魔眼术士〕〔第一序列〕〔中医许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