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逼我做皇帝〕〔全球卡牌之决斗怪〕〔垂钓之神〕〔从零开始打造大海〕〔开局我在大唐摆地〕〔满级大佬穿成恶毒〕〔穿成九零团宠娇萌〕〔我真的只是村长〕〔末世吾乃宝妈卿溪〕〔我真不是亮剑头号〕〔权妻谋臣〕〔完美世界之武魂〕〔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在柯南世界装好人〕〔笑傲不群〕〔大国金融〕〔三寸人间〕〔名监督的日常〕〔夫人你人设崩了〕〔绝品上门女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妖重生在五零 136 浴室
    “哥哥,姐姐,姐姐!”

    肃辰跑进来扑倒叶淮生身上。

    “还晓得回家啊你。”

    林红绣嗔怪道。

    唐肃辰嘿嘿一笑:“我听别人说哥哥姐姐回来了,我就回家了。”

    “这么冷的天在外面玩也不怕把手脚冻坏了。”

    唐阮阮抓过肃辰的手说道,唐肃辰的小手已经被冻得通红,还好没有冻伤的痕迹。

    “姐,你给我带烤鸭了吗?”唐肃辰丝毫不在意的收回自己的手期待的看着唐阮阮说道。

    “带了也不给你吃。”唐阮阮点点唐肃辰的额头说道。

    “姐~”唐肃辰抱住唐阮阮的腰撒娇道。

    “谁让你不在家里看着妹妹,还跑出去玩。”

    唐阮阮教训道。

    “姐,我错了,我保证以后都在家里乖乖看着乔乔,你给我吃吧,给我吃吧。”唐肃辰说着看向叶淮生,“哥,你快帮我求求情啊。”

    叶淮生笑着坐在沙发上,摊摊手道:“爱莫能助。”

    看着唐肃辰被唐阮阮逗得快急了,林红绣拍拍唐阮阮说道:“行了,别逗你弟弟了,快去洗澡吧。”

    唐阮阮笑着对唐肃辰说道:“等着,姐给你拿去。”

    说完唐阮阮进入卧室,从空间里拿出了从京城带回来的东西。

    除了唐肃辰心心念念的烤鸭,还有驴打滚、豌豆黄等小点心,还有回来之前专门去友谊商店给乔乔买的奶瓶,进口奶粉,女式内衣。

    零零散散一大包,唐阮阮拿到客厅里交给林红绣,就拿着要换洗的洗衣和叶淮生一起出门往浴室走去。

    刚下了楼就看到邹旭和邹玲也端着盆。

    “阮阮,好巧你们也要去洗澡啊,一起去。”

    邹玲快走两步说道。

    邹旭那边直接把手搭在了叶淮生身上。

    “学校什么时候放寒假的?”

    邹玲初中毕业的时候没有选择考高中,而是考了师范中专。

    上半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库山一所小学当老师,周一到周六邹玲都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只有周日能回家看看。

    “已经放了一个星期了,可算能休息一下。”邹玲感叹道。

    “怎么?在学校当老师很累吗?”

    唐阮阮问道。

    “在学校当老师不累,但是带着孩子们下乡学农很累。”

    邹玲抱怨道:“结果回了家天天家里来那么多人,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

    唐阮阮抿嘴笑笑:“我刚才进家门也被吓了一跳呢。”

    “要我说啊,看谁闹腾的最厉害,直接把他名字记下来,就不分他房子。”

    邹玲噘嘴说道。

    “你快闭嘴吧,你在多说两句回头有人听见了直接把咱爸还有唐叔叔举报了。”

    邹旭笑着呵斥道。

    “行了,不说这事了,反正也轮不着咱们操心。”

    唐阮阮转移话题,现在马上就到浴室了,人来人往的,他们四个走在一起本就惹人注目,现在又是关键时期,还是不要在外面讨论这件事情为好。

    “对了阮阮,你在京城过得怎么样啊?”

    邹玲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立刻就说起了别的事情。

    这时候工人们还没有下班,来洗澡的大多都是家属,人还不算很多。

    洗澡票是厂里自己印的,纸质非常差,唐阮阮都感觉用点劲都能把纸捏碎了,厂里的工人洗澡不花钱,家属和外来人员洗一次澡除了要洗澡票还要一毛钱。

    交了钱和票之后唐阮阮和邹玲一人领到一个小钥匙,钥匙上贴着的白胶布上面写着数字。

    进入浴室外面的更衣室,就已经雾气腾腾的了,按照钥匙上的数字找到挂着锁的小柜子,脱掉衣服放到里面将柜门锁好。

    两人一起走到浴室里面,外面的更衣室就已经雾气腾腾,里面更是犹如仙境一般,入眼的都是一片白茫茫。

    “阮阮,你身上穿的内衣真好看,是在京城买的吗?”

    邹玲小声说道。

    “对,我还带回来几件新的,你要吗?”

    唐阮阮点头道。

    “算了吧。”邹玲想了想又沮丧的摇摇头,“我在学校里穿这个不太好。”

    唐阮阮低头看了看,这种在友谊商店买的外国来的内衣,跟大家平时穿的小背心确实不太一样。

    穿起来显得身材更挺拔一些,邹玲的胸本来就不小,要是穿上这个,冬天还好,夏天确实不太合适。

    虽然唐阮阮本身觉得这种说法就是狗屁,认为女人就应该把娇好的身材展示出来,但是架不住现在人都这么认为,有些女人恨不得把胸拍扁塞回去,稍微前凸后翘一点,别人就会说这个女人有伤风化,不守妇道。

    打开淋浴,这会的水温刚刚好。

    要是等到晚上洗澡大高峰的时候,后面烧锅炉的工人就怕热水供不上,使劲儿添煤,那时候水温就太高了,烫的皮肤疼。

    唐阮阮侧着头开始洗头发,邹玲看到后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笑道:“阮阮,你把头发留着么长洗头累不累啊?而且还浪费洗发膏。”

    唐阮阮也很无奈,长头发是很美,但是洗头真的麻烦,冬天洗了之后半天不干更麻烦。

    在学校的时候,每次她洗完头发都坐在暖气跟前烤着,直到把头发烤干了才上床睡觉。

    好不容易洗好了头发盘在脑后,唐阮阮揉揉有些发酸的脖子,认真思考要不就干脆把头发剪了。

    “要我帮你搓背吗?”

    唐阮阮问道,以前她和邹玲一起来洗澡的时候,也经常互相搓背。

    “好啊。”

    邹玲说着背对着唐阮阮转身过去。

    唐阮阮从盆里拿起丝瓜瓤刚准备转身就感觉脚下踩了一块滑滑的东西,情急之下抓住了淋浴的管子才没有滑倒。

    “阮阮,你没事吧?!”

    邹玲余光看到唐阮阮一个踉跄,紧忙转过身来扶住唐阮阮问道。

    唐阮阮摇摇头,说道:“我没事。”

    说着唐阮阮低头看向脚下,是一块用了一半的香皂。

    “香皂,谁的香皂掉在这里了?”

    邹玲也看到了这块香皂惊呼道。

    但是周围并没有人应答。

    邹玲刚想再问,唐阮阮对她摇摇头说道:“别问了,兴许那人已经走了,不是要搓背吗?我现在就给你搓。”

    “可是……”

    邹玲刚想说香皂明明就是刚刚掉过来的,人怎么可能走掉了。

    “别可是了,说不定你哥还有淮生哥哥现在已经洗完在浴室外面等我们了,我们再不快点他们可就要冻感冒了。”

    唐阮阮开始给她搓背说道。

    邹玲点点头:“这倒也是,那我们还是快点吧。”

    唐阮阮一边给邹玲搓背,一边放出精神力去感知周围的人。

    很快她就看到一个熟人,白玉娜。

    她怎么会在机械厂的浴室里洗澡?

    唐阮阮心中不解,但是看她那是不是往这边瞟的眼神,唐阮阮心中确定这块香皂果然不是一个意外,只是这里面雾气蒙蒙的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对了,声音,一定是刚才邹玲叫自己名字被她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妖魔哪里走〕〔无论魏晋〕〔世子很凶〕〔镇守府求生指北〕〔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有一个大世界〕〔第一序列〕〔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真不想当天师啊〕〔硬核厨爸〕〔黎明之剑〕〔中医许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