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是我戒不掉的甜〕〔真千金她又美又飒〕〔喜欢你我说了算〕〔我居然认得上古神〕〔狂医豪婿〕〔穿书后,我嫁给了〕〔挂机死神就能变强〕〔云若月楚玄辰小说〕〔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明天下〕〔当满级大佬翻车以〕〔从斗罗开始签到女〕〔抢救大明朝〕〔神圣罗马帝国〕〔全能大佬是团宠〕〔快穿之爱怜〕〔摘仙令〕〔偏执大佬总灌我迷〕〔盛爷夫人是超级大〕〔影视世界旅行家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无敌大宗师 第九百五十六章 输赢的资本
    赌徒之牌:幸运+1,碾碎纸牌后可以获得一次赌局胜利的机会,也许,它还有什么奇特的用途。

    虚空酒馆之中,徐直久久的看着这个宝贝,拿赌徒之牌做召唤,但他从未自身上使用过这种宝物。

    召唤不朽之魂时,一副赌徒之牌也被他轻轻捏碎,光晕洒落在身上,徐直感觉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什么。

    连续三局,非着名弓箭手欧灵终于认栽。

    诸多虚空金币不仅捞回了本,重新回到三万以上,他还宰了欧灵一刀,对方手头上的六千虚空金币被他赢下来一半。

    “等我资本多一些,我会再回来的,现在不能再输下去了,万一现实中被人弄死,我复活都搞不起。”

    输的起,放的下,对于欧灵,徐直的感官非常不错。

    “没关系,我记着您的真名呢,等下次有钱了再来玩吆。”

    徐直热情的和这位不朽挥手再见,连赢三次凶狠的赌注,这让他心情舒坦,召唤三次,对局之时也额外消耗了他三副赌徒之牌。

    气运如虹的欧灵认栽。

    徐直觉得自己在赌局上作弊,双倍的消耗,似乎让他赌运昌隆,外表看不出任何变化,但就是能赢。

    这发现让他颇为欣喜,虚空酒馆和赌徒之牌的配合,犹如开挂一般。

    待过了许久,徐直脑袋转过弯来,在欧灵的身上,他似乎依旧亏了大本,大部分虚空金币本就是他这里的,一共召唤这位不朽八次,花费十一副赌徒之牌,总计收入三千虚空金币。

    徐直觉得今天必须再玩两把,好歹也多赢点本钱回来。

    他慢慢念动召唤咒语,去除卡尔,欧灵的真名,他现在都属于随机召唤。

    虚空之中,碰到熟人几率并不算大,毕竟不朽者众多,除非是意外死亡,又或者遭遇某些变故,这些人会相当的高寿。

    不过徐直今天很碰巧,居然看到了老熟人,而且还是不久前会过面的。

    格里克。

    这位亡灵骑士一脸冷漠,从召唤阵中钻了出来。

    “上酒”

    徐直看了看对方的脸蛋,很明显,这位不朽的记忆中应该没有他的印象。

    现实中的格里克脸蛋早就调整了,每天都是维持着笑哈哈的状态。

    “本店仅经营娱乐产业,不卖酒,可以怡情一把,您可以认真感知一下。”

    徐直微笑道,虚空之中大家只能扯嘴皮子,他也不怕格里克的不朽之魂来搞他。

    即便他并非不朽之魂,对方也没有在虚空中出手的能耐。

    “不卖酒还叫什么酒馆,垃圾,信不信老子把这破地方搞烂,我呸。”

    格里克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桌子,又去掀桌子,只是这虚空酒馆之物似乎还挺特别,格里克抬了一番,桌子都没动。

    对于这位的真实品『性』,徐直如今总算有了了解,这么看来,现实之中的格里克大佬还算客气了,按他内心的展示来看,这是充斥着满满的暴力。

    “破酒馆还有几分能耐,既然是在契约的公平之下,那就玩几局,说出玩法吧。”

    “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

    徐直稍微解释了一下规则,双方都是50%赢取的几率,不管老手和新手,一把定输赢,除非是长期接触,否则双方并不需要技巧,玩这个纯粹靠运气。

    当然,赌徒之牌的作用下,这也是他最简单能赢的局。

    “太低级了”格里克不满的道。

    这种规则确实相当没水准,格里克吐槽不奇怪,实际上,来他这儿的不朽者,难得有几个不吐槽的,只是条件简单,又没的选择,大家抱着娱乐的心态玩了玩。

    “那我们换一种玩法。”

    密斯特巴马的玩法是徐直了解的另外一种,在简陋的条件下,密斯特巴马的玩法也可以使用。

    “这种考验见识和能力的玩法才勉勉强强。”

    活的越久,见识越多,格里克对知识问答这个玩法还算比较满意,每个不朽者的知识量都颇多,玩这种局,个个自信满满,回答不出对方的问题,最少也不会让对方回答出他提出的问题。

    “下注吧”格里克冷声道。

    “您想玩多大的?”

    “你能玩多大,我就能玩多大,若是要我开口,我怕你跟不起。”

    格里克的口气很牛,徐直也没辙,谁叫人家是大佬呢,这位大佬的虚空金币很可能超多,再不济,对他来说,智慧经验一把一把的。

    “一万虚空金币?”

    徐直问道,今天他与欧灵前两局赌斗就是玩的一万金币,这种资金量能让他消耗两副赌徒之牌不心疼。

    “勉勉强强,那就一万吧。”

    格里克点头,随后他便道:“为什么魔幻灵蛙跳得比树还高?”

    “魔幻灵蛙?”徐直疑道:“您的意思是树不会跳吗?”

    “你居然能猜到答案,当年我主人都没反应过来,你提问吧。”

    格里克闷闷的道,杀手锏的第一道题居然轻易被对方破解,这太不给面子了。

    “卡萨王国的瑞欧陛下有多少岁?”

    “那个老巫师活了那么长时间,谁会去记他的年龄啊,一千二百三十四岁?”

    一千二百三十四岁结论不知如何得来,大概是格里克瞎蒙,这蒙中的几率可就低了,远比石头剪刀布赢率低。

    “错误,瑞欧陛下一千二百四十六岁了。”

    “你,你给老子等着,有种再召唤一次,老子真名叫奥托冯格里克。”

    格里克不甘的咆哮,这破酒馆赌局居然只能玩上一次,让他太不爽了,哪家赌场也没有只玩一局就赶客人的道理。

    但是契约的牵扯之力传来,格里克很清楚,自己必须离开了,这由不得他。

    “好的好的,我会再召唤你的。”

    徐直挥手,瞅格里克这模样,似乎输的极不甘心,赌资雄厚,还带着明显的赌徒心态,召唤这种大佬远比莫名其妙来的不朽要强。

    赌徒之牌化成光芒,格里克果然很守信,立刻钻了进来。

    “这次我一定不会输,我会拿出一个非常难的问题。”

    格里克拍着胸脯,一万虚空金币直接投下。

    “什么方式可以让人保持不眨眼睛的时间最长?”

    “成为死者,因为死不瞑目。”

    这是一道贴近亡灵的考题,看格里克的闷闷的样子,徐直抛出了自己的第二道题。

    “卡萨王国密斯特巴马殿下,他是新晋升的不朽者,那么我们的问题是他晋升不朽献祭了几次?”

    “我呸,猜完老子猜儿子,有瑞欧那个老不死,他肯定是,等等,或许要两次?”

    格里克疑道,这个问题比猜测瑞欧的年龄靠谱很多,但是献祭了几次,这算是机密问题,这绿皮如何得知。

    “密斯特巴马殿下来过我的酒馆,答案是四次,奥托冯格里克阁下,还需要来吗?”

    “来,不过老子再也不玩这种低级的局了,要玩咱们就玩石头剪刀布。”

    莫名其妙两万虚空金币就没了,饶是格里克也心疼了好一阵,他并非贵族系不朽,可不会靠着钱财就能兑换虚空金币。

    “这把我们玩五千三百二十五枚虚空金币。”

    “我拿智慧经验和你斗,五千一次,你敢不敢。”

    ……

    格里克今天倒了大霉,越想回本,越发输的不堪,即便徐直后续没有使用赌徒之牌作弊,连续七次剪刀石头布,他一局也没赢过。

    这让徐直赢的很忐忑,很担心现实中的格里克获知信息秋后算账。

    “你给我等着,等我本体知道信息,搞点私货,咱们再斗一番。”

    最后一局三千一百二十五点智慧经验局结束,格里克放着狠话,消失在传送阵之中,赌的心思依然在,但这一次,他再也没了输赢的资本。英雄无敌大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万古神帝〕〔我的美利坚〕〔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汉阙〕〔战国万人敌〕〔玩家凶猛〕〔世子很凶〕〔饲养全人类〕〔天国的水晶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