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即是虫群天灾〕〔败类到忠犬进化史〕〔我,上门女婿〕〔九转帝尊〕〔舰队司令〕〔重生之绝世废少〕〔萌宝爹地爱妻如命〕〔开局绑定女武神〕〔太初符神〕〔团宠大佬她马甲又〕〔姑娘你不对劲啊〕〔签到从捕快开始〕〔我不想再陪仙二代〕〔重生似水青春〕〔斗罗之皇龙惊世〕〔左道倾天〕〔都市:我每周一个〕〔笑傲不群〕〔我真要逆天啦〕〔天启预报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无敌大宗师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赌命
    一道强大的天赋,又或者合适的秘术,显然能影响到打斗平衡。

    只是测试三五次,顾长英脸色便一白,停下了手中的铁剑。

    不需要做再多测试了,他得稍微休息调整一下。

    “这能力确实不错,比瑾柏那第三只手还要妙。”

    能用到宗师身上,还能持续十分钟的时间,燕玄空一时赞不绝口,这能力用在如拓孤鸿一类的练体者身上,又或者专注于各类防御打法的修炼者身上要相得益彰。

    “拓孤鸿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机会,他们交战之时,徐直绝对无法释放第二次去辅助他。”

    “那点时间就够了,老拓要是十分钟还占不了上风,那是他命该绝。”

    “徐直虽有向拓孤鸿学艺的证明,可他要如何熬过这时间,拓孤鸿要是输了,他命就没了。”

    测试完毕,剩下便是徐直如何辅助到拓孤鸿的问题,这种弱鸡插入高层次的战斗,便是燕玄空也头疼,不时和顾长英讨论如何操作。

    “你真愿意上场去赌命。”

    “愿,愿还是愿的吧。”

    徐直稍稍迟疑了一下,但想想拓孤鸿寻常对他的好,又眼睛稍微扫视了外面,那儿正是拓孤鸿那新生的小宝宝,出生不过两三天的功夫,这般年幼,若是死了爹,倒真是怪可怜的。

    若是没能力也就罢了,手上有底牌可以助力到拓孤鸿,些许危险他还是愿意去冒的,便如拓孤鸿当初愿意吞服大毒丹进小遗迹来找他一般。

    “师傅,会不会是十死无生的局,真要没多少机会,我就不上场了,哈~,哈哈。”

    徐直干笑两下,勇气说来便来,也说没就没,面对一个西流国排名第七的宗师,那是顾长英上场要宣死志的对手,燕玄空都要极为重视的角色,他哪能做到无知无畏。

    “你这小瘪犊子的,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死,满脑子豆浆,现在看看还算是清醒的”燕玄空骂道。

    “徐直,你可别冲动,干爹没多少用,真要被那个元宗博空一剑削了脑袋,豁出命去,这仇也报不了。”

    燕玄空骂完是顾长英唠叨,徐直只得干笑了一下道:“这不还没决定上不上,您可别当我死了,我看您们的意见,若是上场,我就好好干,不能上,到时候拓家的孩子我尽一份照顾之力。”

    “那把老拓叫回来问问?这好歹要看看他的水准,能不能防住元宗博空,徐直可不能送上去丢个辅助就死了”顾长英道。

    “他防元宗博空不成问题,可我就怕元宗博空看出猫腻,抽出虎牙惊魂剑,那终究是个大麻烦。”

    燕玄空显然也有很为难,虎牙惊魂剑是打破战斗平衡的大杀器,徐直显然也能影响战斗的平衡。

    若是决定上场,如何参战也是一个问题。

    虎牙惊魂剑是死物,徐直是活人,参战之时就很头疼了。

    徐直若是上去了,对方会找谁上。

    拓孤鸿若是最终输了,徐直岂不是跟着赔上一条命。

    没有稳赢的局,徐直也并非棋子,和拓孤鸿交好,但也是他的弟子,顾长英的义子。

    没有几分胜出的把握,他们不会推徐直进入那个必死的地方。

    “老顾给你报不了仇,可老子能,元宗博空若真敢把你给杀了,他出不了东岳,我必与他死战一场,分个生死”燕玄空哼声道:“他的弟子是命,我的弟子也是命,他能报私仇,我也能报私仇。”

    徐直如今的身份显然有点特殊,若是那正常的情况,学了哪家的高阶练气术,便是哪家的嫡传弟子,可他拜师燕玄空在前。

    与燕玄空,他有着名义上的真实师徒身份,可与拓孤鸿之间,却是某种实质上的师带徒的关系。

    能上场去帮拓孤鸿,燕玄空也能拿这层关系去名正言顺的找元宗博空报仇。

    “你们现在就商量报仇,不太合适吧”徐直郁闷道。

    他上场又不是故意去找死,除了给拓孤鸿打个辅助,他好歹还有件守护者长袍,能挨三刀的底牌。

    源于密斯特瑞欧加持的守护者长袍,生命打击的的最大上限是五百点血量,能防住罗勒雷的攻杀,某种程度上,徐直觉得也能抵御元宗博空三次攻击。

    见识过遗迹内的不朽者,也有陈镜斯做对比,更有梦境世界诸多大佬的比较,徐直的心中也有个基本参考。

    若真上场,面对战斗的余波,盔甲,内气,守护者长袍等必然齐齐而开。

    唯一的要求便是拓孤鸿必须赢,只有赢,他才有生的希望。

    “如此说来,事情或许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听了燕玄空之言,顾长英忽地眼睛一亮,到燕玄空旁边说了几句,燕玄空一时摇头,又不时点头。

    “有点道理,就看元宗博空是不是往那一处想,嘿嘿。”

    燕玄空冷笑了一声,拍拍徐直肩膀才问道:“徒儿,好好想想,你有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

    “师傅,我去南澳挣了七百多万,真要死了,你跟义父一人分一半吧。”

    “还捞了一块神石磨盘碎片,能分个三分之一,要是卖出去了,你找吕国义要钱就是了。”

    徐直情绪有点闷,自己这师傅到底是个啥意思,他瘪瘪嘴,顺手将自己可见的遗产分配掉了。

    “又挣钱了,一天十多万,你还挺有能耐啊。”

    燕玄空瞅瞅这弟子,去南澳之前,这小子黑卡明明就剩下八块钱了,这意思,现在卡上又很富裕了呗。

    南澳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发家要不要这么快。

    想想自己那个大徒弟,燕玄空觉得钱通的姓应该冠到徐直脑袋上。

    什么钱通钱桶的,这么多年,一屁股的欠债都还没还清,白瞎了那把战力。

    徐直这还折腾了一块神石碎片,神石碎片哪有那么好到手的,虎山洞天破碎时他老子才捞到一块神石碎片,以前的信息也只有南澳神山那批人才有神石碎片。

    这是毁了哪家的洞天,怎么南澳那边一点新闻都没传出来。

    最近他老子还和晴川神火扯皮上了,起因据说也是徐直,什么什么杀跳跳的能力完全听不懂,两个人相互骂架挺勤快的,一天回上数份外交通讯。

    事情有点多,也有点杂,燕玄空感觉自己脑袋有点糟糕。

    他向来不管徒弟们的私人事,但确实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但现在,拓孤鸿这条命,更需要好好去盘算盘算。

    不管能不能晋升到大宗师,拓孤鸿将来很可能有近大宗师的战力,岂能被元宗博空用私仇的名义杀了。

    他们没有直接插手的机会,可总有办法插手进去,徐直显然就是一道引子。

    “去死斗场。”

    看了看时间,燕玄空最终还是下了狠心。

    生死有命,人定胜天,他倒是要看看谁的命更硬,能不能胜过这个天意。英雄无敌大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品修仙〕〔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托身白刃里,浪迹〕〔玩家凶猛〕〔妖魔哪里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万古神帝〕〔伏天氏〕〔时空斗甲行〕〔中医许阳〕〔第一序列〕〔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