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叶儿〕〔一世巅峰林炎柳幕〕〔陈歌杨雪〕〔万古第一仙宗〕〔天才萌宝:总裁爹〕〔我带系统去修真〕〔第一豪婿〕〔贵妃有心疾,得宠〕〔霸总他又被离婚了〕〔从斗罗开始打卡〕〔贵女重生:侯府下〕〔十方乾坤〕〔爱情公寓之万界最〕〔宠臣的一品福妻〕〔林阳〕〔玄幻帝皇召唤系统〕〔买一送一:总裁爹〕〔我在东京召唤妖怪〕〔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无敌大宗师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活着
    对元宗博空而言,一切似乎成了死循环。

    杀拓孤鸿,徐直便会掐死玻利瓦尔,即便过后不杀徐直,新来的这个徒弟是没了。

    救玻利瓦尔,似乎只能对徐直进行一击必杀,才能解救这个人质。

    可杀了徐直,自己的麻烦也跟着来了,这个吃百家饭的后面还跟着个燕玄空,还有诸多东岳国的大修炼者,肯定会‘好言’让他留下来,等待伤势恢复,与燕玄空公平死斗上一次。

    杀的过燕玄空还好说。

    “尼玛个蛋的,这都什么破事。”

    元宗博空心中暗骂,当初若是不叫玻利瓦尔上台,会不会好一点,思索一会,他对徐直寻死的心理又没什么把握,若是这小子冲入他们的战斗余波处,或者拓孤鸿不敌之时故意引到徐直身边。

    想了想,元宗博空的头就大起来。

    “玻利瓦尔,你瞅瞅,活人还不如死人的命重要呢,你这拜的什么师傅,等死了再去拜个好点的。”

    “闭嘴吆,你个小王八犊子,尽特么捣乱。”

    元宗博空对着徐直骂道,他就想报个仇而已,这报仇报的很纠结,很心累。

    “玻利瓦尔,你师傅骂你呢,让你闭嘴。”

    “我才说一句话。”

    玻利瓦尔挣扎道,元宗博空明明不是骂他。

    “你真不怕死?”元宗博空看着徐直,试图从这年轻人脸上找出一丝不确定的神色。

    “怕啊”徐直掐着玻利瓦尔的脖子强笑道:“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可你这不给我们活路。”

    “他生,我便生”徐直脑袋扬向拓孤鸿而后又道:“玻利瓦尔也可以生,你也会没事。”

    “每分钟心跳一百六十四次,你确实在怕死。”

    元宗博空死死盯着徐直的手,除了掐住玻利瓦尔的脖子处,对方的合金棍还夹在玻利瓦尔的腰侧,只要一挺,玻利瓦尔依旧逃不脱死亡。

    还有徐直双腿,膝盖,都迎向玻利瓦尔的致命处。

    他的机会很少,除非一瞬间斩断徐直的四肢,又或者直接控制徐直,才能让自己这徒弟逃脱。

    只要玻利瓦尔逃掉,一切也便结束了。

    徐直断掉的四肢可以接回来,他也能摆脱燕玄空的生死寻仇战。

    “您似乎想试试。”

    徐直的膝盖一顶,被牵凰引控制身体的玻利瓦尔发出一声惨叫。

    伴随着清脆的骨响,玻利瓦尔的一根腿骨直接被他顶断。

    “咱们比一比,到底是谁的速度更快。”

    徐直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与元宗博空相对时,他心中还有忐忑,心跳的厉害,对方宗师的气势几乎针对的是他一个人,暴涨的精神强度加上金头功都难以承受,他并非敢死队的人,求生,这只是他最为自然的本能。

    可随着元宗博空手微动,精神强度已经提升到一定程度的徐直立刻发现了端倪,此时的生与死,已经变成了他与元宗博空之间的博弈。

    元宗博空需要一个机会,可他又怎么能给出这个机会。

    他伤,拓孤鸿死,元宗博空和玻利瓦尔安然无恙,这种结果,只是元宗博空的所需,却不是他想要的。

    “你,好小子,你下手果然狠。”

    元宗博空双目剑光闪烁,若是眼中的天赋剑芒可以伤人,他早就刺上这小子十剑八剑,直接打成残废。

    “要死,那便一起死,我不与你再讲道理,就问你一句,这死斗,你这发起方是结束,还是不结束?”

    卡着痛呼不已的玻利瓦尔,徐直的手有一些抖,直接逼宫,进入最后阶段。

    一位宗师,还是西流国排行前十的宗师,想要找出他身上的破绽,时间持续越久,那便越容易。

    他身上的破绽总归还是多的,只是有玻利瓦尔挺在身前,被遮盖了大部分,才让元宗博空暂时的投鼠忌器。

    空气陡然变的如静止一般,只余下徐直粗重的呼吸声,拓孤鸿闷哼挣扎起身的声音,又有玻利瓦尔的惨叫。

    元宗博空身上的三柄剑陡然之间长鸣不已,嘶嘶嘶的厉啸声不绝于耳。

    场地之外,燕玄空的蝉空刀冲天而起,刀意几乎凝固成线,与赵牧的弯刀交相辉映,发出阵阵清脆的声音,两人的刀并未指向元宗博空导致干扰到死斗场,可威胁力却是实打实。

    “准备留客。”

    骆家辉咆哮一声,五彩斑斓的右手不断发出手势,四位宗师身形闪烁,占据了死斗场东南西北四处方位,十余位大师修炼者顺着他指示的方向腾身而起,各自四下分散,又有三十余专家修炼者紧随其后。

    进行过军团训练过的修行者,紧急时刻能以最快速度成型。

    拓家的宗亲呼啸上一声,近两百余人拿上武器,各自成团,跟着一阵狂奔。

    无法应敌,但哪怕只要对元宗博空逃离的方向造成一点点影响,三位宗师便会赶上,让元宗博空难以安然逃脱。

    若徐直死亡,元宗博空与燕玄空的死斗,不想打也得打。

    艺高胆大,敢深入腹地,便要做好被人关门打狗的准备。

    “你”

    元宗博空充斥着白色剑芒的眼睛看了徐直数秒,慢慢变回清澈正常,微微叹息上一声,元宗博空道:“你赢了。”

    赢了。

    徐直提起的精神刚刚稍微一松,心头立刻大紧,三道白光在元宗博空手中射出。

    只是眨眼的瞬间,徐直身上的守护者长袍紫色光芒连连闪烁。

    三柄剑。

    两柄双翼剑,一柄虎牙惊魂剑。

    没有任何反应来回避,何况这是元宗博空忽然而来的打击,更是趁着了他那一丝精神松懈的空隙。

    相互之间,唯有守护者长袍被动激发。

    兵器触体之时,如同电光火石闪烁,攻击与守护瞬间完成交锋。

    三柄剑刚刚刺到他左右手,右腿侧,瞬间便被守护者长袍的力量影响,从身体接触部位的侧边飞了出去。

    徐直的右手毫不犹豫,对着玻利瓦尔脖颈直接抓下。

    左手长棍一挺,更有一记致命的撩阴腿。

    后知后觉,但这三处正是元宗博空偷袭之处。

    宗师偷袭专家修炼者,很丢人,但这是生死斗场,不需要讲究任何规矩,只谈杀人的地方。

    偷袭,很正常。

    生者才有资格说话。

    “结束”

    “我结束”

    “死斗结束”

    三声大喊,传入了徐直的耳中,也响彻了整个生死斗场。

    三剑无功,是什么原因元宗博空不知道,但最后一次机会,没了。

    再也没有能做选择的地方。

    他输,必须放弃。

    “咳咳”

    力道陡然回收,震的自己内腑剧痛,咳嗽数声,徐直看着痛到眼泪飚出的玻利瓦尔,他低声笑道:“你看,你师傅还是疼你的。”

    “徐直你大爷的,痛死老子了,我要药,最好的止疼药,还有东岳国的肢体强力粘合剂,你答应过我的,快给我上,最少要两支,我要用一支,备一支。”

    “有,管够你。”

    徐直亦是痛到脸色发白,从来就没什么算无遗漏的事情,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除了报偿,诸多的魔法底牌并没有用上场,碰触玻利瓦尔时,精神传音能力倒是用上了,和玻利瓦尔唱了这一出。

    “要是我师傅不言和,怎么办?”

    被抬出死斗场时,玻利瓦尔有点忍不住,他想知道另外一种结果。

    “你被我弄死,我被你师傅弄死,拓大哥被你师傅弄死,我师傅又把你师傅弄死,然后四具尸体开开心心的葬在一起,等来年,我们的坟上会长满很多绿色的四叶草,给后人留下一桩美谈,那我们也是死后扬……”

    “好绕口,我不想听这种结果。”

    玻利瓦尔哼哼,脑袋转向浑身血迹斑斑的元宗博空。

    “师傅,请珍惜我,我是你活着的徒弟玻利瓦尔。”

    “闭嘴,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简直是孽障,气死我了。”

    元宗博空看着玻利瓦尔,明知了前因后果,他心下好一阵肝疼,感觉这也是一个不省事的种,以后会很操心。

    可活着,都还活着,一切会很好,至少比都死了要好。英雄无敌大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万古神帝〕〔我的美利坚〕〔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汉阙〕〔战国万人敌〕〔玩家凶猛〕〔世子很凶〕〔饲养全人类〕〔天国的水晶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