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家凶猛〕〔武侠版王者荣耀〕〔网游之神级病毒师〕〔这届人类不太行〕〔我是狠人大帝的同〕〔美漫之无限附身〕〔重生之低调大亨〕〔全职赘婿〕〔重生之修罗归来〕〔都市最强废物〕〔从执掌十万亿神魔〕〔九转神龙诀〕〔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金钱掌控〕〔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李凡〕〔校草请等一下〕〔万古最强丹神〕〔邪帝独宠:盛世小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章:混乱中立的檀莫
    大多数人格分裂在发作、转换时都是毫无征兆的,不过在墨檀多年来有意识的训练后,现在他已经能够给自己争取出大概五分钟左右的缓冲时间了,这是不容小窥的五分钟,也是让他不会被扭送进精神病院的无数个关键的五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十分短暂的同时具有两个人格,并且即将表现出来的那个会第一时间压制住自己明显异样的性格与情绪,平稳的进行一个过渡……

    毕竟,无论哪一种人格其实都是墨檀自己,共享着同样的记忆、身份与智慧,尽管个性不同,但也并不是几个完全不同却被硬塞进同一个驱壳中的人。

    严格来说,是四种。

    第一种人格,是墨檀后期塑造出来的,性格相对中庸温和,有着跟同龄人一样的兴趣爱好,比较细心,也有那么几个性格合得来的普通朋友,也是之前在中那个绝对中立的黑梵。

    第二种人格则拥有着一个思想游离在无数频道的性格,与前者不同,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没有任何目的性,如果非要说想得到什么的话,就只有他口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与满足感了,如果换一个年代出生,这种人不是一个游戏人间的放荡浪子,就是一个又疯又颠的恐怖分子或革命者。

    第三种人格不大好说,说圣母吧,毕竟墨檀是个男的,说圣爹吧,又有侵权的嫌疑,总之就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道德标兵,嫉恶如仇这种事儿就别说了,墨檀要是能一直保持这个人格的话,再凭借着他的智商,办张绿卡都能去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度竞选最高法院的院长了,再不济穿越一手当个惩奸除恶的圣骑士也问题不大,但有一点必须要强调下,正直不代表愚直,有智慧做后盾的正义非但不会被利用,还往往可以让各种阴暗角落中的龌龊更加无所遁形。

    至于最后一种……

    没有人愿意去回忆,那是最开始就被墨檀自己封印起来的人格,它或许确实存在着,但却是最没有必要存在的一个,无论哪一种性格的墨檀在这一点都有着绝对的共识。

    言归正传……

    墨檀之前并非没有玩过精神模拟类游戏的经历,只不过因为他在性格转换的时候精神会出现剧烈波动,哪怕能有五分钟的缓冲时间,但过后他还是会被强行断开连接,而这次,无论是开头还是结尾,他都没有猜中。

    断开连接没有错,但却是没有缓冲的瞬间断连。

    重新登录也没有错,但他却被系统提示重新进行角色创建流程……

    “哈哈哈哈~!这简直是太有趣了!”第二次站在石台上环视着周围那一片虚无的墨檀愣了半响后竟然开始放声大笑:“这个游戏尽管并没有让我找到什么‘真我’,但却是出奇的有趣啊!!”

    仿佛既视感一般,九扇大门从天而降。

    这次的墨檀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到了那之前他尝试过的,上面写着的大门前,轻笑道:“打开。”

    轰隆隆!!

    仿佛期待已久一般,那扇门颤抖着敞开了,飞速打开的门扉仿佛是在恭迎他走进去一般。

    “或者说真正的‘我’……”墨檀低声笑道:“用这四个字就可以直接解释了?”

    他晃了晃脖子,仿佛迫不及待般地走进了大门。

    系统的声音依然从一片黑暗……

    “完全的个人主义者,躲避权威、憎恨限制、挑战传统……”墨檀轻声念着自己印象里dnd规则中对于的定义:“即为‘真正的混乱’么……”

    种族:半精灵

    性别:男

    阵营:混乱中立

    天赋:混乱(极端的情绪将给赋予你额外的伤害以及成功率)、狡诈(狡诈学派等级+3)、诡辩(让别人更容易相信你)

    基础属性:力量4、灵巧8、智慧9、体质4

    文明属性:口才8、魅力8、学识8、领导5

    战斗属性:狡诈3级

    “明明都是我,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墨檀这会儿倒是没有丝毫给自己打抱不平的意思,也不知道他为啥这么高兴。

    “檀莫,不用再确认一次,写错了就写错了~”墨檀笑呵呵的随口说道,其实他只是想确认一下系统的智商如何,至于名字却是根本不在意。

    一个有着人类的大部分特质,只有头发与眼睛是翠绿色的纤细男子出现在墨檀面前,长得自然还是与他一模一样。

    “还真没再确认名字啊,聪明~”墨檀夸赞了一句,随后说道:“大体不用改,头发给我染回黑色就行了。”

    面前那半精灵模型一头修长的绿色发丝立刻变得乌黑,这次墨檀算是满意了。

    身体的控制权恢复了,既视感般的熟悉,但这一次无论是周围的环境还是墨檀自己的心态,都已经全然不同。

    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条普通的小镇街道,来往的人并不多,多半是扛着锄头的耕耘者或身着简陋装备的猎手,种族十分多样化,矮人、半身人、巨魔、蜥蜴人等墨檀认识或不认识的都有,却看起来一派和谐的模样。

    “啧啧,比起那个连肤色不同都可以成为攻击理由的现实,这里还真是个单纯质朴的世界呢~”墨檀一边缓缓溜达着一边低声自语道:“尽管貌似很快就会有麻烦出现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系统赋予的引导任务。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正常的新手引导任务……

    但墨檀却并不在意,反而还有些高兴~

    “嘿!伙计!”他忽然对一个正俯身挑拣着某种红色蔬菜的人类男子打了个招呼,冲他微笑道:“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对方有些疑惑的看了墨檀一眼:“请问你是?”

    “一个吟游诗人,来自很远的地方。”墨檀十分自然地胡扯着,随即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低沉:“当然,在开始流浪之前我也有过稳定的栖身之所,那个被称之为家的温暖地方……直到……哦,艾丽,为什么偏偏是你……”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打住了话头,随后歉然地对那个已经明显有些发懵的中年人苦笑了一声:“抱歉,我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那些事……”

    “不,伙计,该说抱歉的是我。”对方一脸‘叔也有往事’的表情叹了口气:“那么,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

    墨檀低声道:“听说咱们枫糖镇有一个法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他聊两句,毕竟诗人也有灵感枯竭的时候,那些巨龙与骑士的故事孩子们总会听腻的,所以……”

    “法师?”中年人皱了皱眉,踌躇道:“我们枫糖镇?”

    “我是这么听说的。”墨檀面不改色。

    也许是因为他的颜艺实在太过于丰富、演技也太过于精湛,也可能是因为他那高达8点的初始魅力所致,这位原本着急买菜回家的人类大叔还挺上心,托着下巴一边思索着一边嘀咕着:“我的确不记得镇子里有一个法师……”

    “哦对了!”墨檀一拍额头:“我记得他叫……梅迪?”

    “梅迪先生?”男子轻呼了一声:“他住在镇子外面,是个性格温和的老人,偶尔来这边采购一些必需品,他……他是个法师?”

    墨檀眨了眨眼:“他住在哪里?”

    “镇子东面的那个二层木屋,他……咦?人呢?”大叔刚给商铺老板递出两枚铜板,回头一看,刚才那个有故事的年轻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

    梅迪。勒文正用羽毛笔在一张皱皱巴巴的羊皮纸上勾勒着什么,神态专注而认真,两分钟后,这位长舒了一口气的老者伸了个懒腰,随即转身微笑道:“让你久等了。”

    已经倚在门边站了良久的墨檀摇了摇头:“我没来多久,更何况看您忙活这些徒劳的无用功也不算无聊。”

    “无用功?”梅迪嗤笑了一声:“你难道以为我是在抄笔记吗?年轻人。”

    墨檀毫不设防的走进了屋内,在梅迪面前站定后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因为你没有听说过演绎法,所以我也懒得解释太多,总而言之大概就是,我从你身上的某些特征以及屋内的陈列了解到你妻子大概在数年前病逝了,之前还通过在你家后院那装饰性的墓碑附近转了两圈判断出地底下什么都没有,再加上……”

    “再加上什么?”梅迪眼神渐冷,看似漫不经心地轻抚着戒指。

    “再加上我在还没跨进屋里时就感受到的那股死亡气息。”墨檀绕过梅迪坐到了他的椅子上,翘起腿道:“足以证明你正在准备一个愚不可及的复活仪式。”

    只有这一条,他撒谎了,凭借着此时此刻墨檀的实力,他连个屁都感觉不出来,所谓的‘死亡气息’完全就是通过那引导任务脑补出来的。

    但梅迪并不知道……

    自从七年前他在爱妻病逝后的第三个月转职成一个亡灵法师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说破自己的身份!

    种族:人类(npc)

    性别:男

    等级:控骨者9级、牧师11级

    阵营:混乱中立

    属性:力量10、灵巧3、智慧41、体质15

    战斗属性:亡灵学识7级、圣光学派15级、奥术学派10级

    技能:血肉感知、骨殖分裂、骨矛、骨盾、痛苦诅咒、亡灵召唤、洞察术、强奥棱光、净化术(使用不能)、耀光术(使用不能)、智慧祝福(使用不能)。

    之所以切换到上帝视角为大家展示一下梅迪的属性资料,主要有以下几个目的。

    首先,只要梅迪愿意,他完全可以分分钟把墨檀给灭了。

    其次,以他那仅有7级的亡灵学识,想要做到让逝去多年的人死而复生,完全是痴人说梦。

    而最后我想要说的是,在特定情况下,数据并不是左右结果的唯一标准……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年轻人。”梅迪盯着墨檀翠绿色的双眸轻声道,他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微微闪烁着,布置在小屋周围多年的结界已经展开,杜绝了墨檀趁机逃跑的可能。

    然而后者也根本没想过要逃跑,反而忽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原本一脸恬静淡定的墨檀忽然夸张地捂住了脸颊,另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梅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你……你竟然…哈哈哈哈……问了一个最愚蠢的问题,这简直太让我失望了,说真的梅迪,你太让我失望了!”

    梅迪冷冷地看着他,干瘦的右手凭空虚抓,一杆惨白色的骨矛转瞬间浮现而出,锁定着墨檀的心脏,沉声道:“你觉得我应该问什么?”

    他之所以没有立刻杀掉墨檀,是因为在后者刚进屋时自己就已经悄然对其发动的和完全没有任何异样回馈,这证明了对方要么就是有恃无恐、要么就是一个彻底的疯子,所以出于忌惮,梅迪并没有立刻出手,反而继续试探着。

    “我觉得你应该问我,除了那些拙劣的无用功外,有没有真正让你妻子复活的办法……”墨檀摇头道,脸上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更或者你再聪明一些,直接拜托我来复活她。”

    神态惬意自然、语气古井无波、心率正常、肌肉松弛、笑意从容、目光沉凝。

    洞察与感知反馈给梅迪的结果也是如此,面前这个人没有撒谎,他只是在陈述事实,一个让自己那颗炽热的心逐渐沉下的事实……

    “请不要做出这种表情~”墨檀摇头道:“灵魂与*之间的羁绊无比复杂,容不得一丝大意,复活一个人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资源远超于你贫瘠的想象,梅迪。”

    老者此时的神态终于不再从容,他面容狰狞低吼道:“你的意思是我一定会失败?玛娜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不得不说,墨檀那结合了多种乱七八糟的知识与模棱两可的忽悠,再加上他那堪称影帝级别的演技,已经让梅迪有点儿瘸了……

    “这你得先问问她才行。”墨檀吃准了对方八成无法做到的事,极富有煽动力的悠悠道:“这样才能做出契合度高的载体,且并不会导致你的爱人魂飞魄散~”

    梅德的眼神顿时灰暗了下去,他轻抚着手上的戒指,颤声道:“我做不到,虽然我能感觉到她,但我却根本无法与玛娜的残魂交流,就算成为了亡灵法师,我依然做不到……”

    “瞧,这就是你的愚蠢所在了。”墨檀讥笑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

    “你……”梅迪猛然抬起了头:“你要帮助我?”

    “喝了它~”墨檀随手抛出了一个瓶子,在对方下意识接住后说道:“它能让你暂时与灵魂交流,你有五分钟的时间,接下来我会帮你完成那个复活仪式。”

    梅迪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手中那装满清澈液体的烧瓶,冲墨檀眯起了双眼:“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别无选择。”后者自信的笑道:“或者你也可以试试对我发动攻击,然后在几秒种后如愿以偿的和妻子相见,当然,我不确定到时候你是否还有灵魂能够存在。”

    梅迪沉默了,与其将这一切定性为某个疯子的恶作剧,他宁可相信面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年轻人说的都是实话……

    “我不是慈善家。”墨檀面色渐冷:“在夙愿完成之后,还会有许多新的工作等待你去完成,所以,别再浪费时间了……”

    “如果我的妻子复活,我愿在生命燃尽之前任凭您的差遣。”梅迪点了点头,拔下了软木塞,将那瓶液体一饮而尽。

    墨檀笑了,笑的很开心。

    一次性消耗品

    效果:在十分钟内提高你的魔力恢复速度

    ……

    第三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