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我爸给我二十亿〕〔假装至高在诸天〕〔天河图录〕〔洪主〕〔日常系男神〕〔地狱测试员〕〔远征之王〕〔无限流轮回游戏〕〔都市潜龙〕〔我养的宠物都超神〕〔重生狂野时代〕〔西游三千界〕〔鉴玉师〕〔在灵气复苏世界打〕〔圣武神尊〕〔医品至尊〕〔最强特种兵之战狼〕〔大唐之极品皇帝〕〔战斗在废墟时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十二章:孤寂的灵魂
    当季晓岛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十几个骑士与他们的战马一起倒在大片仿佛地狱立绘般殷红凄厉的血泊中,墨站在这幅由他自己所编织的抽象画中央,斗篷上的兜帽已经被放了下来,他微笑着仰天展开双手,仿佛想要拥抱什么一般,上半张脸隐藏在仅能遮住双眼的黑色面具下,眸子中满是无法压抑的疯狂以及恍若深渊般沉凝的平静。

    矛盾而协调……

    不知为何,看着那屹立在血泊中神态无比享受的男子,季晓岛却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一点都不真切的痛感,这个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除了父母以及姐姐之外几乎从未跟他人亲近过的女孩,此时此刻却仿佛能看见不远处那个人的灵魂,除了孤寂与绝望,什么都没有……

    她想转身离开,怕那仿佛正在无声嘶吼着的灵魂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吞没。

    但她又不想走,因为在季晓岛的内心深处,竟是有些放不下那个让自己感到无比孤寂而绝望的身影……

    那个人似是在拒绝着这个世界,或亦……憎恨着这个世界……

    无论如何,不想就这样丢下他不管!

    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在心底埋怨着忽然间变得有些反常的自己。

    这时墨也已经带着那些普通骑士中仅剩下的一个活口回来了,是一个有着栗色短发的小伙子,尽管在之前那场可以称之为屠杀的战斗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他却依然仿佛丢了魂一般,脸上没有半丝血色,握着长剑的右手剧烈地颤抖着,显然是无法接受自己那些朝夕相处的同伴们在顷刻间被残杀殆尽这一现实。

    “接下来我要做自己的事了,希望你可以立刻离开。”墨看着面前面容冷峻但此时却似乎正在发呆的黑精灵女孩,轻声道:“我的耐心很差,非常差。”

    季晓岛咬了咬嘴唇,轻轻摇头,尽管之前她也被姐姐半拉着玩过不少精神模拟类游戏,但如此可怖逼真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到,换做寻常人家的女孩承受不住被强行断线都有可能,她却飞快地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盯着墨面具后的双眸倔强道:“我要做什么用不着你管!”

    结果在她说完之后,自称耐心很差的墨却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抬抬手把自己送去重生,只是耸了耸肩,淡淡的说了一句:“好吧。”

    就不理她了……

    “看着我。”墨转身对那个他故意留下来的活口命令道:“如果你不想体验一下长达数十分钟的死亡过程的话,最好照做。”

    内心防线已经被完全摧毁的士兵抬起头,呆滞地看向墨的双眼。

    那是一双无法形容的眸子,里面仿佛流转着最为根源的恐怖存在,就好像,具象化的……罪恶。

    “在这里看着她。”墨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季晓岛,对年轻的士兵轻声道:“不要让她打扰我,当然,也不需要阻止她离开,在我回来后,自杀。”

    天赋技能

    尽管上面所说的是‘一个命令’但经过墨上次登录时的测试,这个天赋还有许多隐藏效果,比如说在目标精神十分脆弱的时候,对其发动后可以让对方在能够听懂的范围之内遵循自己在一连串短时间之内发出的全部命令,十分好用。

    季晓岛只见那士兵浑身一僵,随后便十分自然地点了点头,恭顺道:“好的。”

    随后便擎剑走了过来,一丝不苟的站在那儿盯着自己。

    而墨则是拖着那个一开始便被炸碎了右侧小臂的骑士长拐入了小道,片刻后便消失在了女孩的视野中。

    季晓岛下意识的就想迈开步子跟过去,结果却被一把长剑拦住了去路。

    “你不能过去,精灵。”栗色头发的年轻人对她认真道:“留在这里或者离开都行,但是不能过去。”

    季晓岛瞥了一眼这个刚才还魂不守舍就差当场扑街的骑士:“你没事吧?”

    “有事。”对方轻快地回答道:“我所隶属的小队全军覆没,班瑟城据说已经被毁,队长看来也活不成了,他平时总是像兄长一样照顾我,但是……”

    他平静地看了一眼季晓岛:“你还是不能过去。”

    “你疯了。”季晓岛看着对方古井无波的双眼,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人此时处于一个怎样的心理状态。

    “疯了?”那个士兵摇了摇头:“不,我当然没疯,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

    ……

    “如果可以的话,这位骑士大人~”墨俯身对那几近奄奄一息的骑士长微笑道:“请把你所知道的情报共享给我。”

    回应是一口带血的吐沫,以及一句冷冷的:“你干嘛不去问问别人呢?比如死在你手上的那些亡魂怎么样?混蛋!”

    “我犯了一个错误。”墨摊手道:“我的第一站开始于城主大人所举办的酒会,而非常不巧的是,掌握着有价值情报的人士几乎全到齐了,城主、财政部长、世袭伯爵、商会负责人、美丽的女人,太多了……总之,当我想到需要一些情报以供参考的时候~”

    他的眼中闪烁着混乱的光芒,以及一些其它的东西,咧开了嘴:“他们全都死了。”

    “纯粹的邪恶……”骑士长叹了一口气:“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你会的。”墨的指尖出现了无数细密的咒文,轻笑道:“告诉你个好消息,班瑟城里有一个规模很大的黑巫师协会,那些头脑灵活的人据说给当地治安带来了很大的困扰,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哦对了,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欧文。”中年骑士此时的脸色已经苍白到近乎透明,他死死地盯着墨的双眼:“我发誓我会诅咒你的!”

    墨只是吹了个口哨,点头道:“我也相信你会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尝试那些我在黑巫师协会里淘到的好东西……”

    ……

    熟悉的眩晕感,墨檀捂着脑袋从游戏舱中坐起,第一时间看向手机。

    am7:00

    “如果第一次是意外,那么第二次的话就是问题或者事故了。”他低声嘟囔了一句,随后走进浴室动作飞快的冲了个澡,随后穿着裤衩洗了几件衣服,简单的凑合了两口面包片后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出门喂猫。

    墨檀所住的小区比较低端,不但环境较差、交通不便、楼体陈旧,还有许多流浪的小动物们喜欢盘踞在附近,而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在早上蹲在小区门口喂猫,如果路上有什么塑料袋、空饮料瓶、烟头之类的玩意儿,他也会给一并处理了。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刚刚起床的他此时正处于的人格,毕竟在另外两种情况下墨檀都是极不愿意一大清早就出门挨冻的,更别说顺手做做公益了。

    这种性格的转变很难解释,之前也提到过,他的人格分裂并没有所谓的独立一说,所有人格都是墨檀自己,无论何时他都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心境上的不同而已。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患有这种症状,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也许你某一天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人走了上来,在性格、道德观以及思维惯性等诸多影响下会很自然的为其让座,但也许随便换一种情况后,遇到同样的事情同样的人,在同样的场景下,你却会做出截然不同的决定~

    甚至还有可能跟对方大打出手,要是赶上个聪明点儿的或许还要赔上一笔钱。

    也许这个例子就足以证明,我们的心境和性格其实无时无刻都处于一种微妙的变化中,这种变化不甚明显,但有时却会引发截然不同的结果。

    同一个人,做一百次公交或者地铁,可能会给老弱病残等人士让上九十次、八十次、七十次座,但墨檀则不一样~

    他的性格从没有想常人一样微妙的变化过,而是彻彻底底的分成了几种模式。

    套用这款游戏的阵营分类来说……

    的墨檀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会百分之百让座。

    的墨檀会视自己的心情以及对方的颜值等因素决定,但这绝对不是随机的,完全相同的情况下他的选择也永远都会是某一个百分之百。

    的墨檀则会在常人眼中标准的道德观影响下百分之百选择让座,也许他心底会颇有微词,但其实那就是这么一个随大流的性格,大多数人认为正确的,他就会去做,反之,则不会。

    总而言之,此时的墨檀正被一群流浪猫围在中间,乐呵呵的拍打喂食着,偶尔跟路过的街坊邻居打个招呼,帮这个大爷拎个菜陪那个大妈蹦个迪什么的……

    俨然一模范青年。

    然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

    “哎呦!”他一拍脑门,嘟囔着自语道:“昨天我默的角色都没有登陆过,也不知道商队的事怎么样了,不过商队的大家应该能够成功突围吧……也不知道我再上号会是什么个情况……”

    他忽然嘴里有些发苦,唉声叹气的站起身来:“黑梵的号还要赶集合,檀莫的号刚刚开始布局,能够凭借这病多建几个角色明明是主角级待遇的好事,怎么感觉到我这儿就那么悲催呢……玩的好累啊,而且……”

    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果然……”看着屏幕上的基友a,墨檀接起了电话:“喂,伊冬,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友人乐呵呵地笑了笑:“怎么,你这会儿是个老实人啊?喂猫呢?”

    “你才老实人,你全家都是老实人。”墨檀一边把已经空了的猫粮袋扔进垃圾桶,一边回道:“你怎么猜出来我目前这个状态的?这事儿我一直挺好奇的。”

    伊冬麻利的说道:“简单啊,因为你只有这时候才会在接电话之后的第一句就好好叫我名字,而不是什么基友a或者其它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说我昨天登录之后怎么加不了你好友啊,你没在玩?”

    “说来话长。”墨檀对他倒是没什么不能透露的,一边爬楼梯一边说道:“昨天不太方便说,其实我碰到bug了……”

    随后他便把自己能够创建三个角色这事儿跟伊冬说了一下,过程中还人格转换了一次,不过对方已习惯了,反正除了画风有所变化之外倒也没什么别的。

    “总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墨檀一边手脚麻利的切换着电脑系统,一边说道:“你应该也建角色了吧,让我猜猜,是混乱中立阵营的对不对?”

    伊冬惊叹了一声:“我靠,你小子还真是神了,这你都能猜对!”

    “没什么……”墨檀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你这人城府太浅、心太大,稍微推测一下应该就能猜到。”

    伊冬干笑了一声,无奈道:“行吧,反正你跟我完全属于两个极端就是了,我在游戏里叫凛冬,准备走冰法路线,现在是3级法师,永恒族,目前所在的位置冰岚堡,其它的没打听到。”

    “永恒族是个什么鬼东西?”墨檀笑道:“丧尸?”

    “可以这么说吧。”伊冬语气臭臭的回道:“反正理论上就是我这个角色的灵魂附在了我这个角色的尸体上,幸亏看上去跟活着的时候区别不大……先不提这个,咱们在游戏里碰个头呗?”

    墨檀翻了个白眼:“我到现在还没搞清自己的角色们都具体在什么地方。”

    “玩家独立空间。”伊冬道:“之前官网不是发公告了么。”

    “看情况吧。”墨檀对着屏幕微微眯起了双眼:“先挂了,我这边有点忙……”

    放下手机,他双手按在桌面上身体前倾着将脸贴近显示器,低声自语道:“我似乎有些太低估你了啊……双叶!”

    第十二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