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之大夏龙雀〕〔修真大工业时代〕〔叶轻魂沈碧晨〕〔霸婿崛起〕〔谍踪〕〔陈飞宇苏映雪〕〔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婚来孕转:总裁爹〕〔试婚100天:帝少的〕〔无敌系统之请你砍〕〔御魔老祖〕〔天源令〕〔全界异能〕〔天启王座〕〔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抗联薪火传〕〔将军,你手下又被〕〔穿书后她成了万人〕〔暗恋你那些年的时〕〔影后常年热搜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二十章:林子很大
    墨檀至今为止的一生中,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一直跟各种麻烦打交道,而在这其中有一半是制造麻烦,给自己制造麻烦、给朋友制造麻烦、给地痞混混制造麻烦、给学校霸凌者制造麻烦、给代号sun真名牧悠昵称双叶的黑客制造麻烦、给老实人制造麻烦、给老师同学制造麻烦、给片警儿制造麻烦、给居委会制造麻烦、给城管……这个难度系数好像有点儿太高了些……

    但无论如何,制造麻烦这四个字始终围绕着他,最近一次就立下了为作者水出四十个字这样的汗马功劳。(整段划掉)

    我想说的是,这种行为其实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负担,无论是从生活质量还是道德谴责这两方面的其中哪个来讲,为别人添的那些堵从未影响过墨檀自己,哪怕一丁点儿。

    但问题在于,在他活这么大以来一直在与麻烦打交道的三分之二光阴里,还有一半是偏爱解决麻烦的。

    或者我们可以换成另外四个字,比如——助人为乐。

    在这一半的时间里,对于面临困难或危机的人,只要对方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恶人或者自食其果,他几乎都乐于伸出援手,并且不求任何回报,除非那所谓的‘回报’可以让当事人心里好受一些。

    也许他不会善良到给那些好吃懒做、演技高超且颜艺丰富的假乞丐递上哪怕一分钱,却愿意陪一个以依靠‘垃圾回收’为生的男孩捡上小半天空瓶子和废纸壳,唯恐伤到那颗在别人眼中卑微而脆弱的自尊心。

    事实上,对那含糊其辞的道德观与法律从未满意过的他从未觉得自己代表着‘正义’,至少是字面上的正义,但他却总是遵循着一套自己的原则,去帮助任何一个在自己眼中值得帮助的人,这看上去似乎有些狭隘,但却往往比那广义上的公正要来的更客观一些。

    “看过《血字的研究》么?如果这是一件真实的故事,那么我一定会倾尽全力为侯波提供帮助,也许法律并不会谅解一个杀人犯,但是我愿意,如果真相意味着一个好人会因将两个恶徒送入地狱而被审判并施以惩戒,我宁可帮助他让真相永远不见天日。”

    这是多年前的一次闲聊时,墨檀在状态下对伊冬说过的一句话。

    “很公正的审判,但问题在于,法律不存在谅解。”伊冬耸了耸肩:“而侦探的立场则是揭露真相,不过还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来,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挺了解你了呢~”

    “比起你来我更不了解自己。”墨檀当时只是微微一笑,回答道:“我从未妄想过成为审判者之类的存在,也不觉得自己代表着公正,只想求一个问心无愧罢了。”

    最后伊冬愣了半响,才翻了个白眼道:“知道么,世间最累的事儿莫过于跟你做朋友,要知道三个小时前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把图书馆的几十套初升高参考书换成了带插图金x梅,仅仅只是为了一个什么所谓的‘乐子’……”

    “我已经后悔了,那种读物对于这年纪的少年少女们来说污染太过巨大。”墨檀无奈的苦笑着问道:“你介意陪我一起把它们再换回来么?”

    “滚!”

    ……

    总而言之,尽管迂回了一千一百多个字,我想表达的其实只有一点而已,那就是这会儿的墨檀并不会因为面前那些真心有点儿坑爹的e级任务产生任何不满,毕竟对他来说,就算是帮哪个老奶奶找到两天前走失的爱猫这种琐事,也都是有意义的……

    恪守着自己理解的正义,尽可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站在弱者、善者或受难者一方,只为自己眼中的公正而努力,审判那些理应得到惩罚却站在无辜者的苦难上畅饮之人,足矣。

    哪怕自己帮助的是ai又如何呢?哪怕自己审判的是数据又怎样呢?哪怕这些事都毫无意义,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站在冒险者公会一层大厅的任务板前,墨檀大概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把魔晶屏上的上百条e级任务全都看了个遍,感觉自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应该会很充实。

    如果没有掉线的话……

    不要觉得在这个充斥着奇幻元素中的世界里有着‘能够快捷查询任务资料’功能的魔晶屏很违和,毕竟它虽然很不科学,但至少非常的魔法。

    那些置身于充斥着剑与斗气或者灵气啥的世界,小暴脾气上来能够一击歼星,分分钟就能飞出特娘的几十倍光速的大神们查个资料还得翻上小半天古书,顺便还能呛一鼻子灰的设定才叫扯淡,那是真心的既不科学,也不魔法,还不太修真……

    总之,迂回结束……

    墨檀看过之后并没有着急领取任务提升自己的冒险者等级,而是打算先回去一趟,跟麦格打个招呼,顺便再问问那个商队的领头者,也就是伏地龙佣兵团雇主的林精长老什么时候有空见自己,尽量安排好时间,就算有可能强行掉线,至少也得不那么突兀才行。

    毕竟因为自己而给引起别人不必要的困扰这种事还是要尽量避免一下。

    结果不料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远远地就看到了麦格的身影,在他身边还有另外三个佣兵团的人,分别是那天的小胡子、用得一手好龙息的棍棒专精人类女法师、传说中有着一把伊达里火枪的蜥蜴人二队长。

    “嘿~默!我们在这儿呢!”麦格也几乎同时看到了刚回过头来的墨檀,大笑着冲他招了招手:“过来这边!”

    其实他真心不需要这么用力打招呼,虽然麦格四人这种组合在冒险者分会算是很常见的,但他们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质(主要是相较于其他人来说看起来靠谱点儿)在这里辨识度很高。

    想想看吧,在这充斥着法杖会爆的年迈初级法师、忘记给自己面罩掏窟窿的盗贼、购买搀火药的闪粉试图让自己更耀眼的游侠、只会‘汪’的犬娘……等等……的地方,就算是麦格这种有着某种老酒鬼同时还是狗血剧爱好者的家伙都可以称得上是贼拉靠谱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那天用龙息术为众人开出一条路的女法师对走过来的墨檀笑了笑,问道:“感觉怎么样?”

    墨檀眨了眨眼,示意了一下周围:“你是指身体方面,还是这里?前者本来还不错,但因为后者的缘故,我现在只能庆幸自己还活着……”

    随后他便为表示好奇的麦格等人稍微阐述了一遍不久前所发生的‘法杖原地爆炸’,把四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啧啧……”麦格看了他一眼,随后耸肩道:“好吧,看来我之前应该先提醒你小心点儿来着,每个冒险者公会的一层大厅都比较乱,因为都是级别比较低的冒险者,总容易闹出乱子来,只是没想到你能赶上这种事儿,反正活着就好!”

    旁边的人类女法师卡莎嘟囔了一句:“我听说过那个家伙,他叫贾德卡,据说祖祖辈辈都是骑士,到了他这儿就偏偏想当法师,还不知道从哪儿捡来根古董级法杖说是传家宝,不过话说回来……”

    她若有所思的挠了挠脸颊,皱眉道:“那家伙据说年轻时候还是很厉害的,分分钟就能撂倒十几个高级蛮兽,敢情现在还是个初级法师啊!”

    “那个~”小胡子举起手来,问道:“打断一下,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初级法师能够分分钟撂倒那么多高级蛮兽的!”

    卡莎翻了个白眼:“他是靠法杖砸的,默刚才不是已经体验过了么,那玩意儿会爆,你们懂得……”

    “他自己就没事儿么?!”墨檀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还是说那法杖不会炸主人?”

    倘若真是如此,那刚才自己为了救那个老头差点被炸凉了这一举动也太冤了点儿。

    “那倒不是。”卡莎摇头道:“那根法杖据说谁都炸。”

    墨檀闻言可算平衡了点儿,却不料……

    “但是他扛得住啊。”卡莎继续说道:“可能是血统问题吧,虽然跟我一样都是各方面天赋都相对比较中庸的人类,但我听人说过贾德卡的身体素质至少是高级战士水准,而且尽管施法能力极差,却有这一点儿天生的火元素亲和,虽然对他的法师生涯并无太大帮助,却能够让他对火元素有着一定抗性,所以……唉……要是他主修骑士或战士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大冒险者了吧。”

    她说到一半的时候,墨檀就已经整个人都彻底苍白化了……

    敢情轮着法杖当攻城锤使的白胡子老大爷、点满了狙击专精的木偶匹诺曹、看上去像巫妖实则是魅魔的白骨精、牛头人机枪兵之类的这种东西不是行为艺术,而是确有其事!?

    墨檀仿佛听到了自己三观所发出的脆响迸裂声……

    “特娘的!”麦格目瞪口呆了半响,才骂骂咧咧的憋出了一句:“这个世界好危险。”

    不过墨檀却已经飞快的调整好了心情,随口转了个话题:“话说麦格你来的正好,我刚想回去问问你林精那边想见我的长老什么时候能有空……”

    “天知道。”麦格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估计就是这两天吧,咋了?”

    “没什么。”墨檀指了指身后的魔晶屏:“我打算先做一做任务,接下来可能会比较忙一点儿,怕你们找不到我所以想提前打个招呼。”

    二营……队长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用蜥蜴人那断句十分不标准的通用语笑道:“那倒没关系,反正我们接下来也会在城里呆上几天,你能找点事做打发时间也挺好的,商队那边不着急,林精都是慢性子~”

    “那就这样吧,我们就先走了。”麦格打了个酒隔,大手一挥:“e级任务都没有什么难度,这几天就住之前那地方,有事儿找我和他们仨都行。”

    墨檀连忙欣然应允,随后在麦格等人前往不远处的佣兵工会后就转身走回了之前的窗口,却发现里面的人已经换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一个彬彬有礼的半精灵冲墨檀俯身致意,那精神面貌,那职业风范,跟之前那个小姐姐简直完全不是一个位面的。

    不过墨檀也没有在意,在这种地方工作倒个班什么的简直太正常了,就拿他之前某一次钻银行空子的事儿来说……

    还是不说了,他对这方面的回忆还是比较抵触的,毕竟好事儿坏事儿全都是他自己干的,想多了容易抑郁。

    “我想接几个任务。”墨檀给对方出示了一下自己刚拿到的冒险者手册,直接报出了一串数字:“编码是10308、53267和759。”

    对方稍微楞了一下,随后拿起手边的魔境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能麻烦您再说一遍么?”

    然后墨檀便又放慢速度重复了一遍,他也察觉到自己刚才似乎有些想当然了,对于没有专门训练过瞬间记忆和临时拓印法的人士来说,立刻将听到的内容投影在脑海中并强行完成速记是一件十分艰难的工作。

    没有针对性练习过的话,对于在游戏里智力不到40左右的npc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嗯,帮南区的古洛夫妇除草、为杜门炼金师在集市外围收集土壤样本,还有……呃……打听热爆女士喜欢的东西或者兴趣。”半精灵接待员稍作确认后向墨檀确认道:“都是时限为两天的任务,一次性全接,没错吧?”

    墨檀表示肯定,他在之前就已经权衡过了,这三个任务对自己来说是目前最合适的,既没有太严格的时间限制(比如帮人看摊),也没有可能会不小心t到哪里导致自己因为焦躁而转换人格(比如照顾家长外出的熊孩子),而且奖励也都还不错。

    十分钟后,完成了任务登记的墨檀走出了开拓者之门,准备奔赴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地点,结果还没等他将之前背下来的地图与视野中的景物重合,就发现有人轻轻扯了扯着自己的袖口。

    回头一看……嚯,还挺眼熟。

    “汪~~~”

    第二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世高手俏千金〕〔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庄牙奋斗史〕〔都市之极品帝尊〕〔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副本模拟器〕〔混在隋唐当佞臣〕〔神目狂帝〕〔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千金闺女:爸比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