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崛起〕〔巅峰狂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我的意识好神奇〕〔龙神在世〕〔重生之御医〕〔小青铜你别怂〕〔这个地球有点凶〕〔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我的师父很多〕〔最强豪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十章:做得到!
    实力最强的奈德此刻正同时被四名兽人战士夹击,手中倾力舞动的长剑上弥漫着一层淡蓝色薄雾,上面荡漾着丝丝寒意,他也正是凭借着这把有着冰霜附魔的武器才能够最程度地牵制住那些有可能冲击到墨檀与双叶的敌人,但消耗越来越大的奈德本人却已经开始受伤了。

    在一次冲撞拦截的过程中,他甚至被两柄战锤同时砸中了后心,若不是及时反手挡了那么一下,光是那一次冲击都有可能让他直接重伤。

    而墨檀能做的却只有每隔五分钟为他加持一次坚韧祷言,并在中间偶尔穿插几个聊胜于无的律令?盾以及治疗术。

    他真的没法再做更多了,因为尽管看似险象环生,但奈德却已经是此时除去自己与双叶后情况最好的一个了……

    萨拉查左臂的骨头断了,他在十几秒前为了帮助克拉布摆脱腹背受敌的窘境,直接一步冲肘狠狠地顶退了队友身后的敌人,却被原本与自己纠缠的兽人战士一拳横着砸在了身侧,直接被废掉了一条胳膊。

    墨檀在这之后几乎没有让他身上的律令?盾中断过,但却没办法为萨拉查进行高强度治疗。

    因为银娜和克拉布两人此时的情况实在太差了,后者的额角处在缠斗中被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不断喷涌而出的鲜血让他视野变得异常模糊,而手中那巨斧因为数十次与力量仅仅稍逊与自己的同族硬撼,已经开始出现了缺口……

    而且因为不爱穿那紧绷绷的制式软甲,他*的上身此时已经布满了创伤,就算体魄远超于之前那位游戏体验极差的玩家,墨檀却知道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克拉布步其后尘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治疗效果并不显著的圣疗术几乎大半都被墨檀用在了克拉布身上,尽管现在还能配合着坚韧祷言勉强维持住他的战斗力,但也仅仅只是‘现在’而已!

    要知道墨檀的魔力与信仰值可是有限的!

    银娜的伤势倒是要好很多,毕竟精灵游侠的闪避能力以及速度都远超于在场的所有敌人,但要知道她可不是克拉布那种体魄强健的兽人,更不像萨拉查那样长期执着于锤炼身心的武僧,很多对于后两者来说稍微缓缓就能挺过来的攻击,银娜只要挨到一次就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简单来说就是血少防低!

    原本墨檀还能够尽量为她维持圣言盾(律令),但是自从萨拉查断了一条胳膊之后他就已经有些照顾不过来了……

    说实话,墨檀到现在为止这十几分钟内一直能够维持相对紧凑的辅助节奏,除了他尽可能的将技能用在关键时刻外,更归功于他不久前得到的那个新天赋。

    这个天赋极有可能是来自于神的馈赠,毕竟墨檀并未觉得自己具有狂信徒的潜质,也并未给教派做出什么功绩,按理来说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如此一个明显像是游戏后期才会比较有用的天赋。

    这天赋等级越低越不实用……墨檀之前还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在心里抱怨过。

    但此时若不是有着的支撑,他早就把魔力与信仰值耗干了。

    可是……

    墨檀机械般地不知第多少次抬起双手,将刚刚冷却完毕的圣言盾加持在了刚刚承受完一次重击,身体已经开始失衡的萨拉查身上。

    奈德正在强行发起一次冲锋,企图将被一名兽人盾战士封住了闪避角度的银娜救下来,他成功了,但也被从后面紧紧跟来的敌人一头撞在了背上。

    墨檀僵硬地为奈德刷新了持续时间即将结束的坚韧祷言,刚想要给克拉布进行治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魔力也几乎见底了。

    自己这位同伴此时已经扔掉了他那近乎于报废的斧子,正在赤手空拳地与企图包抄萨拉查的两名兽人战士纠缠着,身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了数道伤口。

    双叶的施法停了下来,她已经没有一点魔力,此时就连一个最普通的火球都放不出来了……

    银娜的面色苍白,尽管刚才奈德为其制造出了一个喘息的空挡,但她在体力方面已经有了太大消耗,而且目前的情势是如此令人绝望,几乎完全看不到丝毫翻盘的机会。

    墨檀的双手无力地握紧,面若死灰。

    人类这种生物,总会在某个时候忽然产生一丝自我厌恶,无论是天才、伟人、恶徒、疯子亦或是平庸者,都会如此。

    后悔与懊恼、质疑与自省,都是智慧生物的特权。

    厌恶背叛朋友的自己。

    厌恶冷漠无情的自己。

    厌恶未尽孝道的自己。

    厌恶不择手段的自己。

    厌恶缺乏勇气的自己。

    厌恶一成不变的自己。

    厌恶三心二意的自己。

    厌恶墨守成规的自己。

    转身回顾,如果能回到那太多不愿被想起的瞬间,我们会多想给当时的自己狠狠地来上那么一巴掌啊。

    在那顿原本气氛足够好的散伙饭时,倘若能够鼓起勇气表白,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呢?

    在繁忙的工作中如果能抽出哪怕半天的时间回去看望一下家人,是不是可能就不会那么遗憾了呢?

    在朋友遇到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哪怕一时间会很受罪、很难堪,但现在是不是可能就不会太寂寞了呢?

    当然,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甜……

    就算鼓起勇气表白,也可能会被当众羞辱。

    就算拼着被裁员的危险回到家中,也可能赶不上那最后一秒。

    就算为朋友挺身而出两肋插刀,对方也可能在未来的某天把你卖了。

    但仅仅只是一个美好可能性,就足以让我们去后悔,去厌恶乃至憎恨某个时候的自己了。

    但墨檀是不同的……或者说,很大一部分是不同的……

    他在的状态下喜欢把任何事物都当做是一种乐趣,绝不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自我厌恶’或者‘后悔’这种情绪,哪怕是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都会被他视为一场颇有冒险精神的游戏~

    他在的状态下不会做任何有违与自己原则的事,他永远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做什么,他时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并为自己的善举感到自豪,所以自然不会去讨厌自己。

    但此时的墨檀却不一样……

    他与我们大部分人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他很厌恶现在这个‘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就算他仅仅只是一个2级牧师,在这场遭遇战中也已经倾尽了自己的全力,但墨檀依然对自己十分不满……

    他是这样想的,也正是因为他太过于了解‘自己’,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情绪产生,毕竟若是换做我们这些正常人的话,基本都会有‘啊~我已经尽力了~’这种想法。

    就像一个有能力考出100分的学生,遇到不会做的题时一定会比学渣们更要心烦一样,是同样的道理。

    这种令人抓狂的感觉之所以产生,并非因为墨檀与芬里尔小队的成员们有多么的要好,多么的情同手足,事实上他还是很分得清游戏与现实的,至于双叶就更不用提了,死掉也只是被打会原型重来嘛。

    他只是对自己不满而已……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句话有时候并不仅仅是一个玩笑,墨檀被他‘自己’所伤害了。

    因为他本就与我们这些‘大多数人’没什么不一样。

    我们需要认同,哪怕在生自己气的时候,其实也只是需要一点自我安慰罢了……

    而现在的墨檀,甚至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安慰自己的理由。

    但他并不是一个人……

    “嘿!动作慢下来了哦!”奈德踉跄着往前栽了两步,却是忽然回头冲他笑道:“是不是有点儿累了?”

    墨檀一愣。

    萨拉查轻哼了一声,在身上的圣言盾还没有消退前直接撞入了一个兽人战士怀中,同时运上一股暗劲将对方震开了四、五步,竟然罕见地咧嘴一笑,冲墨檀遥遥地比了个拇指:“别听队长瞎说,你真的很出色!嗯,尤其是在我胳膊断了之后。”

    “嘿嘿!”克拉布劈手夺过一把沉重而粗糙的铁锤,抡圆了把面前那个累到快吐舌头的兽人砸到了坡下,大笑道:“我觉得有这小子在,我至少比平时能打了一倍啊!”

    银娜这会儿正好闪身到墨檀与双叶中间,抬手一箭射向了那个想要冲奈德趁势追击的家伙,转头冲两人莞尔一笑:“队长从来就不会说好听的,你们都够厉害的啊!”

    双叶耸了耸肩,冲墨檀那边撇了撇嘴,嘟囔道:“他比我有用多了,法力值就跟用不没似的。”

    墨檀愣了半响,直到克拉布在不远处用一声装模作样的惨叫向自己示意该多少加点儿血了。

    看来,就算自己并不‘特殊’,但也还算有点儿用……

    抬手给克拉布甩了一道圣疗术,墨檀开始思索了起来。

    墨檀环顾着周围这片狭小而凌乱的战场。

    身边每个队友的身影与动作都清晰地映入眼帘,这一小段时间的倾力辅助,已经让墨檀对大家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只有身处辅助位置的治疗者,才有机会在最短时间内掌握大家战斗时的习惯、动作以及各方面的能力,这样才能够提前做出治疗或者加持。

    墨檀这个人始终都有的:足够的知识与智慧、飞快的反应速度、敏锐的洞察力!

    只有身为黑梵时才拥有的:辅助性质的职业、平易近人的性格、与大多数普通人的共鸣!

    “队长!”

    奈德闻言立刻回头。

    只见墨檀忽然沉声喝道:“你身后偏左一点的位置!压制住那个擎着盾的!”

    “什么意思?”奈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个方向,略加犹豫后依然冲了过去,挥剑迫使对方举盾格挡。

    虽然他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压制一个没有什么攻击能力的持盾兵,但这并不妨碍奈德对墨檀的信任。

    这份信任可是在之前那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墨檀一口一口给他奶出来的!

    “克拉布!”墨檀没有做出丝毫解释,只是将按照以往节奏应该施加给奈德的圣言盾加持在了克拉布身上,高声道:“往后退三步!抡那个红头发的!”

    克拉布二话不说,蹬蹬蹬退了三步,冲着一个因为没有好位置而刚才不方便出手的兽人士兵一锤挥出。

    对方一直都在以逸待劳,所以轻松躲开了这一击,但却也下意识地侧开了身子。

    “萨拉查!崩飞他!”墨檀立刻道:“用你使一次就得缓上半分钟的那招!”

    呯!!

    蜥蜴人武僧一掌拍开了那个刚侧开了身子,正好背冲着自己的家伙,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这招‘崩掌’的?”

    “废话,我一直都看着呢!”墨檀随口回了一句,右手平伸,一道金色的光晕闪过,却不是任何辅助系法术。

    而是圣光学识中最低级的神术,攻击力极差的——凝光矢

    但尽管这个技能的攻击力很差,但是它亮啊!

    “银娜!”墨檀甩出这枚光矢后立刻道:“就是这个方向,萨拉查已经帮你把角度拉开了!看见那几个脏屁股了没?麻烦来一手散射!”

    “收到~~~”

    第三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