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最新章节 更〕〔仙武帝尊〕〔绝世狂兵〕〔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星光璀璨:慕少宠〕〔这个团宠有点凶〕〔从斗罗开始穿越之〕〔美漫新来的超级萌〕〔猎魔烹饪手册〕〔我不想当老大〕〔剑骨〕〔医妃遮天:嫡女不〕〔重生嫁给前夫死对〕〔陆地键仙〕〔万族之劫〕〔祭炼山河〕〔妖孽仙皇在都市〕〔元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氪金医生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三十三章:罪王之侧
    一切都是那么的枯燥以及令人厌恶……

    月光、虫鸣、天空、云、露水……

    颜色、声音、触感、人、思潮……

    仇恨、羁绊、秩序、爱、混乱……

    真相、谎言、现实、罪、欺骗……

    毫无意义,毫无道理。

    从来都不存在什么正确与错误,也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堕落与救赎,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扭曲过,因为从它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被扭曲得无以复加了。

    既然它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原本的样子’,那么还不如让它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当嘈杂的喧哗声变得震耳欲聋,也就能够麻木、习惯了。

    或者干脆让它彻底的归于寂静,那样也好像不坏~

    墨轻轻地下身子,望着树荫下的一朵粉色小花,他能感受到对方那蓬勃的生命力,也正因为如此,它才能够顽强地生长在这个环境并不怎么适宜的地方。

    “坚定、顽强而孤高。”墨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恬静的微笑,目光中透着纯粹的欣赏:“只是这份独一无二的美丽中还存在着些许缺憾……”

    暗红色的光晕一闪而逝,无声无息、不着痕迹。

    一片焦黑的花瓣飘落在他脚边……

    “这样就……”墨重新站起身来,身形似乎踉跄了一下,抬手扶着覆在眼前的那半张面具,低声呢喃着:“完美了~”

    “刚走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在夸我。”

    季晓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墨的身后,颇为淡漠的语气中似是蕴含着一缕关切:“你没事吧?”

    “坚定、顽强而孤高?”墨转身望着这个在游戏中有着一头银色长发,身材的高挑女孩,并没有回答对方最后的那句疑问,只是冷冷地摇了摇头:“我只在你身上看到了盲目、任性和死缠烂打。”

    季晓岛却是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种性格是不会有女孩子对你感兴趣的。”

    “除了你之外的话,的确如此。”墨侧着身靠在旁边的一棵古树上,轻轻地揉着额角:“别再跟着了,你应该知道自己很碍事……”

    暗精灵那略显苍白的脸庞忽然升起了一抹红晕,季晓岛直勾勾地瞪着面前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人的家伙:“你说什么!?”

    “你很碍事。”墨毫无情绪波动的重复了一遍。

    “我问的不是这句!”女孩咬着牙,柳眉微竖。

    墨却只是瞥了她一眼:“你真的很烦……”

    说真的,直到现在都没把这个过于麻烦的女孩杀掉,对墨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尽管之前想要动手的时候被那一队早已尸骨无存的骑兵小队打断了,但之后自己想要动手的话却也有的是机会……

    就在墨檀正不知道第几次如此想到的时候,面前的女孩却转开了话题。

    “传令者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帝都。”季晓岛忽然说道:“调查团预计将在两天后抵达这里,提尔子爵因为你的命令并没有再次对班瑟城派遣搜救部队,似乎正在等候着你进一步的指示……”

    面具之下,墨眼中那原本愈见暴虐的混乱褪去了一些,微微眯起了双眼。

    而季晓岛则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打听到这次前来的调查人员中有一位大公爵,名叫巴特?加洛斯,他在帝国高层颇具权势,本身又是高阶飓风魔导师,深受皇帝信任。”

    嘴角忽然绽放出了一缕充盈着邪恶的微笑,墨对少女点了点头:“继续。”

    “同行者还有辉夜教派的大主祭以及数位高阶神官,我了解到他们信奉着游侠、诗人以及幼儿的守护者——月神罗丝,一位绝对中立的神邸。”季晓岛的语速似是变快了一些:“我想那些人一定会对你感兴趣的,甚至很有可能会把你绑到……”

    “这里并不流行火邢柱,就算有的话,我也只会是观礼人之一。”墨缓步走到季晓岛面前,看着面前这位在游戏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厘米的暗精灵少女,轻声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女孩倔强地盯着对方:“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麻烦,也不碍事!”

    墨微微摇头:“我并不需要同行者,也不愿意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任何人。”

    “我可以帮你!”季晓岛大声道:“我已经在这么做了!”

    “但我并不需要协力者。”

    “我.…..”

    “还是说,你觉得刚才那些话,我自己没办法从提尔子爵的口中问出来?”

    “.…..”

    “不过~”墨盯着季晓岛那双明亮而失落的眸子,轻声道:“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具而已。”

    少女略显茫然地眨了眨眼。

    “我对你的任何想法都没有兴趣,但你如果执意想要跟着的话,或许我确实可以让你见到许多不一样的风景,亦或是……梦魇。”墨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而缥缈:“只不过……”

    这一瞬间,季晓岛心中闪过了无数思绪,恐惧、迷茫、期盼、怜悯、忐忑……

    还有很多很多。

    “你可以拥有自我,但必须要无条件遵从我的一切命令。”

    无尽的罪恶从眼中腾升而起,墨在这一瞬间发动了自己的天赋技能,对一位名叫做寂祷的玩家。

    ……

    “自杀。”当季晓岛略显僵硬的身体稍微放松下来时,墨轻描淡写地对她说道:“现在。”

    利剑出鞘,少女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武器狠狠刺向自己心口!

    但季晓岛却失败了……

    墨在刹那间移动到她的身后,揽住了少女那略显单薄的肩膀,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抓住了那把锋锐的细剑。

    “我改变主意了。”墨侧着头对怀中正在奋力挣扎地暗精灵女孩轻声耳语道:“你就暂时……跟在我身边吧……”

    季晓岛立刻停止了挣扎,扭头冲对方绽放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温柔微笑:“嗯~”

    墨松开了她,头也不回地走向远处:“在这儿等我。”

    ……

    五分钟后,稍远处一片的草木稀疏之地。

    墨停下了脚步,从行囊中掏出了一枚六边形的水晶,细细端详着……

    品质:唯一传说

    要求:开启拥有召唤类职业/基础属性总和不低于300

    使用:以永久扣除百分之二十的体能与生命值上限(非当前)作为代价,塑造一个自定义召唤生物,其存在时长为永久,可不受距离限制执行任何命令,可随时进行召唤与解散,具备可成长性,但能力始终无法高于召唤者的各项属性总和,可与召唤者共享技能列表(除特殊技能、天赋技能),被击杀后可于240小时(游戏时间)后复活在召唤者身边。

    这枚水晶是墨第一次登陆时,在血洗班瑟城这一过程中所得到的战利品之一,也是他身上唯一的传说级道具,甚至非常有可能是在游戏中第一个被玩家发现的传说级物品。

    但是从一个游戏者的角度来看,这个的性价比却并不高,哪怕是对主修召唤系职业的玩家来说也是如此。

    首先它的代价太过于高昂,永久扣除百分之二十的体能与生命值上限对任何人来说影响无疑都是极大的,而且还是‘非当前’的,也就是说使用过后,当玩家生命值在理论上为100时,就只剩下了80,而在经过了漫长的升级后,当理论数据变成了1000时,则只有,而并非只少了一开始那20点上限,变成980。

    体力值也是一个道理。

    作为游戏中最重要的两个数据,这相当于永久让自己变脆了20%。

    其次,该召唤生物虽然可以自定义,理论上说就算弄条巨龙出来也问题不大,还可以跟召唤者共享大部分技能,但综合能力却始终无法比召唤者强,所以虽然感觉很是犀利,其实却没有强的很过分……

    要知道无论在任何游戏中,召唤系职业在后期的普遍特点都是召唤生物比本人强,于是等于……大腿,等于……起飞……等于……拉风……等于……带妹……等于……网恋……等于……面基……等于……张目结舌、三观崩溃、血流五步、原地爆炸……

    好像扯远了~

    我的意思是,这种类型的召唤生物后期很难大幅度提高玩家的时髦值,进而产生一系列让人喜闻乐见的结果。

    再加上之前提过的代价,所以性价比并不高。(你看我还是拐回来了)

    但是墨从一开始就没有从一个游戏者的角度去考虑,所以他并不在乎,何况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东西反而非常适合他。

    当然,并不是用做战斗方面的,而是……

    “迷惑。”墨看着水晶表面上那张属于自己,却并不止属于自己的脸庞,狂笑着将其一把捏的粉碎,毫不犹豫地献祭了自己生命值与体能的20%上限,发动了它。

    伴随着数道血雾从他身上腾升而起,墨露出了一丝畅快而莫测的笑容,看着面前那正在逐渐成型的黑色轮廓,疯狂的呓语仿佛来自于那混沌彼端:“现在,唯一的后患也马上就要被解决了……”

    他望向身前不远处那片充斥着混乱气息的空地,仿佛正在照镜子一般,细细地端详……

    ……

    当季晓岛终于等到墨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几乎蒙蒙亮了。

    “久等了。”墨对她不含任何歉意的淡淡道:“多耽搁了一会儿。”

    季晓岛摇了摇头,笑道:“还好,其实也并没有很久。”

    她的笑容似乎比之前温和许多……

    不过墨并没有在意,只是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走向面前那密密麻麻的营帐:“走吧,我们还有一些时间。”

    “嗯,我陪你。”季晓岛十分自然地跟在他背后,在落后墨半步的距离走着,就像她这几天来一直所做的那样。

    ……

    【也许命运早从一开始就把这个位置留给了她……

    一个能够守望、能够陪伴、能够只要一抬手就触碰到那个人的位置。

    至于暗精灵寂祷到底有没有真的被罪王控制,我们并不知道……

    至于罪王究竟有没有在意过那个女孩是否真的被自己所控制,也同样无人知晓。

    回顾历史,我们只能用‘命运’二字来为他们的邂逅做出一个从根本上就不算合理的解释,并坚信这是有意义的。

    用浪漫主义的想法来理解……是的,浪漫,尽管这两个字与那个男人似乎无法产生任何联系,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在诸多可能中去揣测这里面最不靠谱的一种……

    或许在罪王的心中,从来都留有着那么一个位置,它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她一样,独一无二。

    所以他把它留给了她~(感谢通用语能让我如此简约的去表达这层可能性)

    从之前那几卷记载中的种种一切,我们都能够看出,无论是罪王麾下的原罪四魔将,还是十三弑神星,亦或是他的六大赦罪军团长,都从未真正得到过罪王的信任,也从未真正的被罪王放在过眼里。

    他们只是……工具而已……

    很遗憾……

    当然,我并没有任何怜悯或同情之意,毕竟那些人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伤痛直到现在还未完全愈合,倘若我生在那个年代,也一定恨不得那些助虐之人全部都神形俱灭,不得好死。

    但我终究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所以我依然无法控制的为他们感到遗憾。

    从无数次战役及行动中,我能够看得出那些人是多么的崇敬、憧憬他们的王,哪怕身死陨灭、肝脑涂地都无法阻止他们顽固的尽忠。

    那是一种信仰……

    一种我或许终其一生都无法理解的,疯狂的信仰与忠诚。

    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无论如何,他们在罪王的眼中,仅仅只是工具罢了。

    唯有那个从一开始就追随在罪王身边的暗精灵,在那个时代能够真正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

    或许我们无法宽恕她,但任谁都必须承认,寂祷是特殊的,是跟那些同样手中沾满了鲜血的恶徒所不同的……

    她是本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异界人……

    她是大联军中夜天使女士的亲生妹妹……

    她是罪王唯一真正信任的女人……

    她是他的智囊、心腹、护卫……或许也是伴侣……

    她是独一无二的——罪王之侧】

    ——《臆测史诗,罪王卷:罪王之侧篇》

    第三十三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古神帝〕〔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三寸人间〕〔修真聊天群〕〔我的美利坚〕〔我真的不想谈恋爱〕〔世子很凶〕〔伏天氏〕〔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