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镇魂风云录〕〔兔子先生的南瓜灯〕〔甜宠不够:豪门来〕〔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不合格的大魔王〕〔抢救大明朝〕〔颤抖吧渣爹〕〔诡秘之主〕〔近战狂兵〕〔花都天才医圣〕〔玄浑道章〕〔仙王的日常生活〕〔暖婚厚爱:陆先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王者时刻〕〔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这个地球有点凶〕〔苍穹决战〕〔江婉陈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六十章:名为芬里尔的家
    三十秒!

    自己已经争取了三十秒钟的时间……奈德他们几个应该已经跑出一段路程了吧……

    已经听不到队友们奔跑声的萨拉查咧嘴笑了笑,他觉得自己干得还不错,至少比克拉布那个傻憨强多了,早知如此的话之前还不如抢在那个家伙前面先冲上去陪这怪物纠缠一会儿呢~

    不过好像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这位有着深蓝色鳞片的蜥蜴人企图抬起左手,身体却没有任何回馈,不过这倒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肌肉几乎全部被割裂,筋脉也被划断了七七八八,要是能抬起来的话反而不大正常。

    右眼瞎了,之前仅仅是因为剧痛动作稍微变形了一下,就被面前这个家伙直接戳碎了瞳孔,不过幸好自己及时扬了扬脖子,否则十秒钟前可能就已经倒下了。

    视野变得一片模糊,面前正在不断微微晃动着的身影完全看不清楚,戏谑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这并非自己的感知已经陷入混乱,而是某种具有欺骗性的步法或者其它什么招式,总之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判断敌人的位置了……

    “嘿,小蜥蜴,要不要和我打个商量~”班内忽远忽近地身影在不身侧响起:“你放我过去,我留你全尸。”

    三十五秒了……

    萨拉查拼命地瞪大自己仅剩的右眼,已经被血污覆上大片的眸子微微眨了眨,再度锁定了班内的位置,用自己那好几次险些被直接切断的嗓子沙哑着笑道:“留我个全尸?呵呵,你要是说放我一命的话倒还可以考虑考虑。”

    “好啊。”班内答应的痛快极了,他说话时的模样很奇怪,这也导致了原本应该直接响起的声音有了些许延迟,并显得有些飘忽不定:“但是我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秋后算账哦。”

    四十秒!

    萨拉查轻呼了一口气,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此时此刻任何一丝力量都显得弥足珍贵,但就算是被动恢复能力最为显著的武僧也有着极限,他体内原本如臂使指的‘气’已经完全紊乱,虽然还坚持着修复那仿佛破娃娃般残破的身躯,但效果却已经无限趋近于零。

    但好在终究还不是零!

    感受着那稍微能够被提起一丝的力量,萨拉查慢吞吞地冲班内歪了歪脖子:“秋后算账?”

    才四十五秒而已,这个距离还是太危险了,以这个怪物的速度想要追上其它人甚至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所以必须再拖延一下,哪怕只有一秒也好!多一秒他们就多安全一分!

    “想拖延?”班内却再次抬起了双手,六枚仿佛取之不尽的刃片再次出现于指间,冷声道:“你的思考时间还剩一秒。”

    萨拉查叹了口气:“好吧,我考虑完……”

    噗!!

    三枚银色尖刃却是瞬间洞穿了他的左胸,随后还狠狠地拧了一圈,班内阴沉的低语声在萨拉查耳边响起:“抱歉,你说的有点儿慢~”

    他陪萨拉查在这里耽误了将近一分钟可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如果班内愿意的话瞬杀掉这个蓝皮蜥蜴人也能做到,但他却一直有些忌惮某个哪怕是初级武僧都能掌握的招式。

    比如业之触!

    在有所准备的前提下能够按照一定比例将伤害按比例反馈给对方,而且其中的力道至少可以保留大部分,而班内则是自身力量与身体素质并不均衡的刺客,尽管他并不惧怕萨拉查的攻击,却不能无视自己的杀伤力。

    他早已经下定决心要杀光这群碍眼的杂鱼了,所以也并不打算绕过萨拉查直接去追杀奈德等人,何况后者虽然实力并不算强,但反应速度却也不慢……

    不过最主要的一点还是,班内很享受现在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这种看着猎物们相继在绝望中死去的感觉总是一点儿都不会腻!

    当他们知道那些羁绊毫无意义,那些挣扎一文不值的时候,所产生的绝望感简直不亚于炎炎烈日下的一杯冰镇龙莓酒!

    不过时候也差不多了,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已经让这个蜥蜴人到了极限,也足够那几个正在拼命逃窜地小老鼠看见一缕希望了。

    剩下的就是……撕碎它们!

    无论是面前这只早已经无法继续集中注意力的蜥蜴,还是那些小老鼠们的希望!

    但……

    “不,是你出手的速度太快了。”

    原本应该已经被搅碎了心脏的萨拉查却并没有倒下,反而死死地抓住了班内的左腕。

    “你这个!”班内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几乎是在萨拉查抓住自己手腕地瞬间便震碎了那只满是血污的爪子,但在对方有心算无心的预谋之下,终究还是慢了一瞬!

    一阵仿佛电流般洋溢着紫色雷光的劲气从萨拉查胸口蔓延到班内身上,让他的动作又因为麻痹而慢了不到一秒。

    “旋气爆!”

    萨拉查本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身体几乎瞬间便爆出了无数血花,这种近乎于自残的招式运用方法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它在发动那一瞬间便险些彻底撕烂了使用者的身体。

    旋气爆并非什么难以掌握的高难度技能,它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将被牵引或激发而出的气劲在体外引爆,使其在迸发强烈冲击力的同时还能够拥有一次仿佛旋刃般扩散而出的溅射伤害。

    但如果引爆的气劲是武僧本人身体里那些,而并非被激发而出的极少部分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狂暴而失控的气劲将会在第一轮爆发时摧毁武僧身体中所有蕴含着‘气’的地方,随后再将其二度破坏后扩散至周围!

    被延缓了两次的班内终于还是没有及时躲开,在萨拉查那近乎自爆的攻击方式下,被那怒涛般爆散而出的气旋席卷而过……

    而体内几乎已经被炸碎了的萨拉查则直挺挺地仰倒在地,在他身下是一圈螺旋状的鲜血,仿佛一朵怒放的猩红之花,凄厉而绚烂。

    已经感觉不到痛觉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克拉布完犊子之前,也是这个感觉么?

    嗯,还算不赖。

    啧啧,以为袭击要害就万事大吉了么……咱可是早在你出手之前就把心脏震到一边儿去了啊,虽说这样一来就死定了,但却多少能在被戳个透心凉之后还能玩一次大的。

    不亏了,用一次致死性的自残换了几秒钟额外生命,再用已经搏出去的命换一次自爆,简直划算到不得了……

    天好蓝啊~

    真奇怪,明明感觉不到痛,却还能够体会到被暖风拂过的舒适……

    真怀念跟大家一起晒太阳的时候啊,虽然我一直都不爱说话,还被称之为气氛杀手什么的……

    萨拉查咧了咧已经被炸出了森森白骨的嘴角,缓缓合上了眼睛。

    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同时微微蜷缩,最后同时伸出了拇指,分别向克拉布倒下的地方,以及芬里尔小队剩下的人所离开的方向……

    停止了呼吸。

    过了半响……

    从一团黑影中度步而出的班内面色狰狞地走了过来,随后一脚将萨拉查的尸体踢到了数米之外,仰头灌下了一瓶淡紫色的药水后抹了把嘴角狠狠咬牙道:“无谓的挣扎……只会让你们想保护的伙伴死得更惨!”

    ……

    萨拉查一共争取了三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奈德、银娜、墨檀与双叶都一言不发地向马绍尔领的反方向不断奔跑着,每个人都在沉默中拼命忍耐,也不知道是在忍耐那不断袭来的悲怆,还是那想要回头与伙伴同生共死的冲动……或者两者都有……

    至于疲惫与劳累,这种用他人生命才换来的东西,并不需要忍耐。

    没有人在路上说话,之前克拉布倒下的那一幕还犹然在眼前挥之不去,而几分钟前独自留下与班内纠缠的萨拉查,能活下来的机会也几乎……不,从理性上去想的话,就是零……

    但哪怕是最为理性的墨檀和双叶这两个玩家,现在也不愿意去多去想那被自己甩到身后的风景哪怕一秒钟。

    “先停一下……”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奈德忽然在一颗巨树前止住了脚步,将手中已经满是缺口的长剑杵在地上,看着也相继停下来的三人,忽然微微一笑:“我有些累了。”

    银娜立刻去伸手拽他:“队长你……”

    “所以你们先走。”奈德竟然直接原地坐了下来:“我真的累了~”

    墨檀走到他面前,轻声道:“你想让克拉布和萨拉查白白牺牲?”

    双叶没有回头,却也是低声道:“你以为他们是为了谁……赶紧爬起来,我手里还有几张卷……”

    “他们不会白白牺牲。”奈德却是笑着打断道:“在叠岩城往南两公里地方,有一截多年前就已经荒废的小路,因为道路另一头的村落很久以前就已经没人了,那段路旁的魔晶灯也早就被弃置,其中一个底部有三道刻痕的灯里有一份东西,我要你们活下来,找到它,然后交给火爪领的酋长。”

    银娜微微一楞:“那是……”

    “关于捕捉以及贩卖奴隶的情报以及证据。”墨檀低声轻叹:“没错吧?”

    奈德点了点头,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是克拉布、萨拉查以及你们不顾一切都愿意相信的我,最后的愿望……”

    “我明白了。”原本情绪已经几乎失控的银娜竟是忽然冷静了下来,轻声道:“你的愿望会实现的……”

    说罢这个美丽精灵女孩冲两个玩家吐了吐舌头:“你们快走吧。”

    “你!”奈德刚要说话,却忽然感觉脸上微微一凉,却是被银娜轻轻吻了一下。

    “如果你希望自己是这场悲剧最后的牺牲者。”银娜温柔地笑着:“至少让我陪你一起,不许拒绝,否则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就太不礼貌了。”

    奈德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墨檀则狠狠地咬了咬牙,随后一把拽住双叶:“走!”

    “你干什么!”后者却是拼命地反抗着,抬起的小脸上竟是挂满了泪痕,双眼通红地叫道:“我不走!!”

    有一句经久不衰的话,叫旁观者清……

    在我们看电影或者很多文学作品的时候,看到很多一个说走一个说不走的角色时总是会撇撇嘴,随后在心里暗骂一句‘白痴’,毕竟既然自愿留下的人已经打算亲身赴死为恋人、同伴、亲人等存在争取时间,那么按理说后者应该珍惜这份牺牲,并且做出坚决而果断的‘正确’决定,而不是拖拖拉拉地浪费前者的好意……

    但这都是‘按理说’,是‘理智’且‘正确’的。

    而这些却往往都与所谓的‘人性’背道而驰……

    人类,从来都不是什么理性的生物,也从来不会只做正确的选择,而正是这些‘愚蠢’,才让我们人类的身份变得完整。

    读者是可以理性的……

    观众是可以理性的……

    路人是可以理性的……

    因为那些故事中的人与我们无关,他们只是一个个名字、一张张影星的脸或几个简单而苍白的文字。

    归根结底,无论如何入戏,我们都无法身临其境,去感受那些角色的情感。

    那么身为当事人的角色们就不愚蠢了吗?

    不,他们依然是愚蠢、冲动而不正确的,但这可能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懂道理、无理取闹,只是某种名为‘感情’、‘信念’或‘原则’之类的东西在作祟而已。

    墨檀能够理解,因为他经历过很多……尽管此时此刻他的性格并不独特,却也依然可以理性的思考问题。

    但双叶就算再聪明,就算再天才,就算在心理学上有着不俗的造诣……

    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内向、封闭、孤僻的女孩罢了。

    她已经足够理性了,至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但这终究是有极限的,在这些与真人并无二致的npc同伴面前,她已经不愿意再继续‘逃’下去了,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她也想与大家同生共死。

    以往每天都只有那个略显笨拙的人工智能陪伴,几乎从不与外界接触的女孩,在这个名为芬里尔小队的地方感受到了过去从未有过的温暖。

    而此时此刻,这份温暖正在逐渐离她远去……

    所以,这位在黑客界叱咤风云的传奇,这个名副其实的天才少女,这个口口声声说着‘ai’与‘数据’的家伙,现在就像一个普通的女孩一般……

    不想离开……

    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名为芬里尔的,已经慢慢开始支离破碎的……家……

    第六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世高手俏千金〕〔超凡手册〕〔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颤抖吧渣爹〕〔都市鬼谷医仙〕〔鱼跃龙门〕〔帝国败家子〕〔庄牙奋斗史〕〔都市之极品帝尊〕〔元卿凌楚王免费阅〕〔副本模拟器〕〔混在隋唐当佞臣〕〔神目狂帝〕〔我女儿想当明星怎〕〔千金闺女:爸比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