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怎么这么有钱〕〔锦鲤小农媳〕〔重生替嫁小绣娘〕〔她甜不可攀〕〔斗罗之莲扇斗罗〕〔国啤〕〔每天都是傻白甜免〕〔横推从拔刀开始〕〔上江首富乔富贵〕〔权妻谋臣〕〔人到中年〕〔玩家请自重〕〔农门丑女:养个夫〕〔穿梭奇幻的科技大〕〔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踏破玉京〕〔天降我才必有用〕〔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穿越最狠驸马爷〕〔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六十四章:狂徒亦叹
    现实世界凌晨两点

    “立刻叫醒我!”

    当墨檀在游戏舱中睁开双眼时,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大片,从之前系统提示音响起的瞬间到现在这短短一分钟竟然显得尤为漫长。

    单手撑开舱盖,墨檀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去洗了把脸,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此时此刻他急需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冬天的自来水总是格外冰冷,但那令皮肤微微有些刺痛的寒意却是让他感到轻松了不少,简单地擦了把脸后,墨檀却是又立刻回到了客厅中的游戏舱前,随后毫不犹豫地躺进去启动了设备。

    ……

    一分钟后

    无罪之界

    这个时候,在游戏的世界里距离芬里尔小队全灭已经过去了三小时,距离罪爵踏入沙文帝国皇都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

    ……

    化为檀莫的墨檀出现在无罪大陆东部某条小路上,半精灵那纤长的身影在月光下被映得很长很长。

    “话说这两次上线的时候,似乎都是在夜间呢~”他对自己的影子轻声笑了笑,随后一边揉着额角一边迈开步子,沿着脚下的小路继续向前走去。

    看起来轻松而惬意……

    但事实并非如此,没有静立在原地冥思苦想只是因为墨檀想要合理的利用时间,而且也自信不会在行走的过程中因为思考而摔倒,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多么悠闲。

    “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没有将眼睛、大脑和四肢整合成一个器官真是值得庆幸。”墨檀在迈过一根不知从哪里被吹来的树枝后如此感叹着,随后忽然笑出声来:“哈哈~那样的话不就是个球了嘛,上面还嵌着颗大眼珠子那种。”

    周围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去回应他那有点凉幽默的言论,不过墨檀却也并不介意,毕竟现在的他只会想要取悦自己而并非他人,如果感觉有趣的话,他甚至乐意对着空气讲上一两句笑话。

    舞台并不一定需要观众,除非观众也是舞台的一部分~

    他现在明显是不希望有人来打扰自己的……

    “又是记忆空白,但之前的问题却不止如此。”墨檀敛起笑意,低声喃喃道:“那时在我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

    他开始仔细地回忆起了不久前自己还是‘黑梵’时的经历,对我们正常人来说一边进行深度思考一边赶路无疑是相当危险的,毕竟虽然在走神情况下可能会转角撞到某些刚好叼着面包上学的少女,还有一定几率能看到对方迷你裙下小裤裤的颜色,但那毕竟是极少个例,大部分前置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还是与地面、电线杆、壮汉之类的生物接触到的可能性大些。

    但墨檀却并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如果非要解释其原因的话,那么只能说他已经习惯一心多用了,尽管还没有挑战过‘边上厕所边吃饭’这种需要极强心理素质的梦幻技巧,但同时看书、看电影、玩游戏、打电话之类的低端操作却是完全不成问题。

    在记忆空白后的第一时间立刻退出游戏是因为他并不确定自己受到了多大影响,尤其是精神方面的,尽管当时墨檀只是隐约的记得自己在‘断片’前发生了什么,但他依然很担心那是否会影响到现实中的身体与精神状态,不过所幸除了把自己惊了个一身冷汗之外,一切正常。

    而确认自己没事儿后立刻回到游戏自然是他想要更多的思考时间,而且还能顺便赶赶路什么的。

    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溜达着,墨檀一边开始陷入了回忆。

    结果很不顺利……

    虽然他可以确定在正式掉线‘断片’之前自己仍然是自己,但在班内把奈德的尸体丢过来后的记忆却仍是十分模糊,就好像在普通人身上总是会发生的提笔忘字现象一样,他明明知道自己记得,但那些片段却仿佛隔着一层水膜般难以触碰。

    “总之,结论应该是我……杀掉了班内那个没品的刺客,最后好像还干掉了那个曝光了奈德的兽人情报人员,或者说是间谍。”墨檀轻轻皱了皱眉:“再从头回忆一遍试试看……”

    为了保护奈德的大家一起逃跑,与此同时终于使出真正实力的班内跟了上来,然后,克拉布第一个被杀死……

    逃亡继续,克拉布拖延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追上来的班内仿佛猫捉老鼠一样不断在众人身上添加着一道道伤口,接着萨拉查便主动留下断后。

    萨拉查所拖延的时间应该并不短,但奈德却也打算留下来争取时间,他说出了马绍尔领很多阴暗情报的藏匿地点,银娜愿意陪前者一起留下,而双叶却做出了最不理性的决定。

    墨檀想起了之前在耳语教派据点中找到的一些资料,那些情报早在自己离开时就已经顺便给烧没了,其中比较有价值的内容都已经被记载了脑子里,他对这个教派非常感兴趣,无论是那似乎远超于常规邪教的规模还是他们所崇信的那一位‘邪神’都让他十分感兴趣。

    这也是他准备让科尔与小艾做的主要工作,同时也是之前让双叶留意‘奴隶贩卖’一事的理由……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抓到了马绍尔家族,更令墨檀意外的则是某个丫头的内心远没有之前他想象中那般坚强……

    “等等!”墨檀的脚步忽然顿了一下,微微眯起了双眼:“我记得那时……”

    当时的记忆很清晰,但内容现在想来却是非常非常的奇怪!

    双叶执意想要留下,说白了就是赴死,而依然保持着理智的墨檀想要劝她离开,但效果并不明显,然后……

    墨檀忽然咧嘴一笑,低声道:“我想要模拟现在的‘我’,却还要维持当时的状态以保证不会掉线,而事实证明,那个异想天开的想法竟然成功了!”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还是‘黑梵’的自己在无奈下企图模拟此时此刻这种思维模式来说服双叶,毕竟说到底无论是‘檀莫’也好、‘默’也好还是‘黑梵’也好,总归都是墨檀自己,虽然其中的差异不自然到已经突破了常规范畴,但如果有心的话,自我模仿这种事并非做不到,至少要比把自己想象成其他人要来的轻松。

    举个例子,我们假装自己的爹妈、老板、亲戚、同事时可能会一点儿都不像,但是如果模仿对象变成几年前的自己或者某个时候的自己,我们应该都能够做到。

    尽管我们此时此刻的想法和观点可能早已经发生了改变,但那段切身经历过的时光却是真实存在,当时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想的、对周围事物是一种怎样的看法,我们都知道。

    “难道正是因为如此,我就很轻易地成功了么?”墨檀摇了摇头:“不应该,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么我何必锻炼自己每次人格转换的时候都能争取出几分钟缓冲时间来过渡呢……”

    必须实践一下才行!

    想到了就去执行,忽然对研究自己兴趣大增的墨檀立刻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努力想着自己处于‘绝对中立’性格时的想法与心里,并且试图将其代入到现在的自己身上。

    两分钟后……

    “无聊!无聊!无聊!扯淡!”墨檀拼命地翻着白眼:“完全做不到啊!一想到我会有那种混吃等死随遇而安的德行就生气,我这是要把自己活成一杯凉白开的节奏吗!?”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他犹豫着自言自语道:“要不,我试试模拟一下‘那种’?”

    十秒钟后……

    “呕,不行,好厌恶自己,好想自杀!”墨檀忽然夸张地跪倒在地做出了呕吐状,吐了半天舌头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仿佛进入了贤者模式般双眼无神:“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爆炸了,虽然我好像本来也没有什么三观的样子……”

    很显然,他完全做不到,无论把自己想象成另外两个性格中的其中哪个都hold不住,而且两次尝试都让这会儿的墨檀非常不爽。

    也许是出于内心的抵触,也可能是因为在过去企图自疗的时候就知道那是徒劳,总之墨檀并没有继续尝试下去。

    墨檀此时心中这番诽谤自然是对双叶的不满,毕竟他之前多少还觉得那位能够让自己都有些头疼的‘sun’很有意思,却没想到对方的内心却是如此脆弱,这简直让他感觉有些不可理喻……

    不过这一点却是墨檀有些想当然了,毕竟双叶就算再怎么聪明,再怎么特殊,也只是一个未满二十岁的、有点儿自闭的、不到一米六的少女而已,她毕竟不是个精神病,要知道并非所有人都像某个家伙那样从小就开始惹是生非,好的、坏的、刺激的、莫名的、惊悚的、违法的基本都干过……人生阅历充实的跟什么似的……

    这种对比怎么想都太不公平了些。

    不过墨檀却也并非不关心双叶的情况,所以当他会回忆到这里时,便随手打开了自己那一上线就提示有新消息的好友栏……

    果然,里面有一条双叶的消息。

    跟以往的大堆信息轰炸不同,这次她发给‘檀莫’的消息只有一条。

    ‘我回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该怎么做,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要脆弱得多,很难受……如果你在的话,想嘲笑我也没关系。’

    只有这么一条让人不明觉厉的消息。

    如果墨檀只是‘檀莫’的话,他应该真的已经开始嘲笑这个忽然给人感觉有些神经质的对手了。

    但他并不是,他大概能够猜到双叶是在一种怎样的心情下给他发来这条消息的。

    她并没有在脱离战斗后立刻下线,而是不知为何忽然折返了回去,然后定然会发现奈德的尸体并察觉到‘黑梵’已经离线,如果她再往回走的话,还会发现银娜、萨拉查……

    至少在自己有些模糊的记忆中,墨檀看到了他们的尸体。

    他们都死了,除了两个玩家外,芬里尔小队的其余四人终究还是没有一个生还下来……

    尽管他们是数据,是ai,是npc……

    尽管现在的墨檀完全能够理解并接受这种结果,甚至依然可以笑着在夜幕下漫步……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忘记了‘自己’在芬里尔小队的点点滴滴。

    诚然,与身为黑梵的时候不同,檀莫或许是一个疯子或狂徒。

    但哪怕是狂徒,也不会去漠视那些人、一些事……

    他的情绪或许不会被触动,他的内心或许不会有波澜……

    但他依然在微笑中沉默了良久后发出了一声淡淡的叹息。

    并在那罕见正经起来的表情下,给双叶回了一条十分不正经的信息。

    “你大姨妈来了?”

    第六十四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万古神帝〕〔伏天氏〕〔绝对一番〕〔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人设不能崩〕〔世子很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