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有田:山野夫〕〔美人在骨〕〔南风辞暮尽缠绵〕〔黎南〕〔江浩〕〔崛起〕〔巅峰狂少〕〔先婚后爱:老公轻〕〔攻略邻居计划〕〔香薰师〕〔家巴雀儿〕〔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我的意识好神奇〕〔龙神在世〕〔重生之御医〕〔小青铜你别怂〕〔这个地球有点凶〕〔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我的师父很多〕〔最强豪婿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一百零五章:秒杀
    季晓岛用力握了握自己那鲜血淋漓、几乎已经感知不到的双手,有些颓然地垂下了肩膀。

    刚才她几乎已经倾尽了自己的全力,制造出了最好的机会,也发动了最有效的攻击,但却依然被对方轻易破除,而且面前这个家伙似乎才刚刚认真起来而已……

    无论是体能值与敏锐值的分配,还是技能的衔接、冷却时间的计算、对机会的把握,她都已经尽可能地做到了极致,最后的那一轮攻击更是提前做出了各种布置,而且那三剑也都实实在在地命中了目标。

    以暗影编织这个技能为核心,用包裹着无数根影线的四把匕首将目标束缚在原地,将攻击力最强的傀儡剑紧贴着地面隐藏在自己身后,提前将两把主武器与缠在自己手腕上的暗影连接在一起,最后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做出致命一击。

    两只纤手已经被勒的皮开肉绽,尽管在游戏中的痛感并不强烈,也不会太过于真切,但却依然犹如针扎般的刺痛,而且还附加了持续时间颇长的流血效果。

    敏锐值与体能值都已经所剩无几,三把主武器与六把作为消耗品的匕首也尽数全灭,生命值虽然还有一半以上,却依然无法解决什么问题……

    “是我太弱了么……”战斗智商足以甩掉科尔多瓦十七八条街的女孩轻叹了一声,语气中流露出了些许寞落之色,她终究还是接受了两者之间实力相差过大的现实。

    在游戏中最为重要的‘实力’竟然如此差劲,就算和除了墨之外的其他玩家比起来都那么弱小,这让一直觉得自己还算努力的季晓岛忽然有些茫然。

    如果一直赖在那个人身边不走的自己其实只是一个累赘,一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包袱,一个完全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与价值的花瓶,那还不如……

    “强力平a之——”

    科尔多瓦猛地扬起了手中的代行者法杖,这个并不属于任何技能的起手动作竟然让他脚下的地面骤然炸开了一道螺旋气流,而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季晓岛则被这道由单纯巨力搅起的风压推到了半空。

    尽管手中至少有三个冷却完毕的技能足以让季晓岛暂离险境,但她却任由自己被原地刮起,双眸有些呆滞地看着面前那铁塔般的壮汉,就这样不避不闪地任由对方抡起那体积酷似战锤,而且还开了刃儿的‘法杖’向自己轰然砸来!

    “名字还没想好!”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啥跟掉了线似的毫无反应,但科尔多瓦还是一声大吼,在主动激活了两个强力符文的情况下将手中的武器重重挥落!

    全名为‘强力平a之——名字还没想好’的惊天一击悍然出手。

    准备将季晓岛直接抽去重生的科尔多瓦暗暗想着,他此时的能量消耗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五十,在主动激活了两个核心符文后老科同志原本就在路上消耗颇多的能量更是宛如开了闸一般大幅度降低,在这种情况下再去冒着风险做那个什么鸟任务已经不现实了!要知道周围还有一大票不知深浅的npc正盯着自己呢!

    至于自己这一下可能会将面前的女孩直接击杀这种事,科尔多瓦倒是没有想太多,首先是因为他对于‘死亡’这两个字的理解已经有些扭曲了,虽然很清楚玩家在这个游戏中被杀掉的后果基本等于删号重来,但科尔多瓦依然觉得这并不算是个事儿,其次就是,他觉得季晓岛是个助纣为虐的家伙,肯定不是啥好人!

    所以……

    信念坚定的科尔多瓦毫不犹豫!

    结果就在科尔多瓦的‘法杖’马上就要砸到女孩那纤细的身躯上时,一只手横着伸了过来。

    稳稳地托住了科尔多瓦那威力几乎堪比攻城锤般的法杖。

    嘭!

    没有惊天动地的气爆、没有坍塌凹陷的大地、没有震耳欲聋的轰鸣……

    科尔多瓦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他一脸呆然地看着面前那个戴着半张面具的男子,还有自己那无论怎么发力都无法再动上分毫的法杖,大脑一片空白。

    “你刚才似乎提到了……”墨抬起头看了科尔多瓦一眼,慢慢收回了自己的左手,轻声问道:“没有玩家能赢过你?”

    科尔多瓦悚然一惊:“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刚刚。”墨随手散去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背上的一只黑蝉,冲科尔多瓦笑了笑:“不过你们两个之前的战斗我倒是看得还算清楚。”

    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智力30、拥有职业:召唤师、不晕3d

    消耗/限制:100魔力值、昆虫尸体*1

    效果:召唤一只鬼蝉,持续时间10分钟,鬼蝉天生自带7级隐匿、可飞行、无法攻击,召唤成功后你的左眼将与鬼蝉共享视野,你的左耳将与鬼蝉共享听觉,当鬼蝉被击杀时,你的左眼将失明30分钟,鬼蝉的生命值为100/100,最高移动速度为召唤者的150%,冷却时间:60分钟。

    这只召唤兽是墨刚刚去找法拉前随手安排在附近的,原因只是因为想要具体了解一下科尔多瓦的实力,顺便也看看季晓岛这种常规范畴的‘精英玩家’跟前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虽然可以共享其它人格的记忆,但是那些对于评测科尔多瓦的实力却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你来了……”

    被墨护在身后的季晓岛有些颓然地站起身来,低声道:“我……”

    “你的表现不错,超出了我的预期。”墨却是并没有如同女孩想象中的那样出言责骂或干脆一言不发,反而对她点了点头:“比之前进步了很多。”

    “唔……嗯。”季晓岛微微楞了一下,竟是莫名的觉得有些喜悦,随后便静静地站在墨的身后一言不发了。

    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既然他来了,那么就算对方再怎么强的不正常,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不过科尔多瓦却并没有这么想,他只是略显诧异地看了墨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是什么人?法拉在哪里?”

    “我算是个多少能在这儿说得上话的人吧。”墨轻轻扶了扶自己的面具,然后回头向身后不远处看了一眼:“法神阁下的话,已经死了。”

    呲!!

    科尔多瓦的后颈处骤然喷出了一股白雾,他再次擎起代行者之杖,对墨与季晓岛二人冷声道:“你们都是玩家吧?助纣为虐可不是什么有趣的爱好。”

    科尔多瓦当然不认为面前这两个人能够有实力杀死天柱山的代行者,但却毫不怀疑他们也参与进了这起事件中,所以心情十分糟糕……

    “或许吧。”墨只是耸了耸肩,心不在焉地说道:“总之你来这里的意义应该已经不存在了吧,想离开的话很简单,打败我或是杀掉我就可以了,动手吧。”

    科尔多瓦怒极反笑:“就这么简单?”

    “是的。”墨点了点头:“我保证除了自己之外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出手阻拦你。”

    “很好。”科尔多瓦紧握着手中的法杖,沉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背后的加速符文骤然激活,科尔多瓦巨大的身躯高高跃起,双手持杖凌空旋转了三百六十度,20%的能量强行灌注进了巨力符文之中,整个人恍若一道赤红色的雷光般轰然砸下!!

    他理所当然地将墨刚刚随手挡下那一击的原因归咎为某个技能,毕竟无罪之界说到底还是个游戏,按理说只要技能使用得当就可以完成许多看起来并不怎么现实的事!

    但这种技能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被重复使用!而他接下来的这一击尽管依然只是‘普通攻击’,但在超载了核心符文?巨力的前提下却比大多数高阶技能还要恐怖,身为在游戏过程中屡碰‘奇遇’宛若主角一般的科尔多瓦绝对有把握直接将面前货直接砸成一坨马赛克!

    然后……

    他就僵在了半空中,并不是受到了什么技能的影响,也没有任何哪个强大的npc悄然出手,只是面前这个遮着脸的家伙再次伸出了一只手,就稳稳地托住了自己倾尽全力挥出的一击!

    而且比刚才还要过分,对方竟然就这样抓着代行者之杖将自己托在了天上!

    跟特么升旗似的!

    “你这是什么技能?!”科尔多瓦当时就惊了。

    “技能?”墨轻声重复了一句,随后却是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什么技能。”

    科尔多瓦由惊转方:“wtf!?”

    “不过如果你想要看技能的话……”墨伸出了一根手指,笔直地对准了科尔多瓦的胸口,莞尔一笑:“也不是不行。”

    “等……”

    “血闪。”

    猩红色的光柱一闪而逝,刹那间便贯穿了科尔多瓦的胸口,随后呼啸着地射向了他背后的天空,在余威不减地贯穿了班瑟城上空那久久不散的积云后竟是化作了一场血雨瓢泼而下,将染成了一片嫣红。

    “呃……”

    高大坚实的符文之躯无力地砸落,科尔多瓦的胸口已经多出了一个直径至少得有三十厘米的大洞,里面并没有任何人体组织,只有大量的零件与质地不明的符文碎片,不断溢散着淡蓝色的火花。

    “抱歉,没掌握好力道。”墨随手将那把沉重地代行者之杖丢到了远处,随后半蹲在科尔多瓦身侧对他歉然地笑了笑:“这就是技能了。”

    已经彻底动弹不得的后者眼中充满了愕然与难以置信,他吃力地张了张嘴,却是除了一个‘你’字之外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想请你帮个忙”墨眼中亮起了一抹不自然的黑光,轻声问道:“能否将天柱山的秘密,全都告诉我呢?”

    天赋技能悄然发动。

    科尔多瓦立刻一个哆嗦,然后……

    原地翻了个白眼,把头偏到了一旁不说话了。

    “原来如此。”注意到已经陷入冷却的墨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季晓岛一眼。

    紧接着便一脚踩向了科尔多瓦的脑袋!

    一秒钟后……

    科尔多瓦预料之中地再再再再再再次听到了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

    “结束了。”墨抬头看了看那依旧布满了阴霾的天空,以及远处因为魔力输出终止而正在慢慢消散的大回溯法阵,满意地笑了笑,随后低头看了一眼科尔多瓦那具无头尸……躯体,忽然沉声道:“加洛斯、加拉哈特。”

    沙文帝国的魔导师大公爵以及元帅立刻在数秒钟之内出现在他面前。

    “加拉哈特,你去整理一下剩下的部队,然后先带他们去城外驻扎修整,禁止所有人议论法拉?奥西斯这个名字。”墨首先冲加拉哈特吩咐道。

    “是。”元帅大人对面前地位远不如自己的子爵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便转身大步离开了,沙皇之剑骑士团以及飓风法师团的成员都在远处,尽管对那个横冲直撞的壮汉有些好奇,不过他们毕竟都是沙文帝国精锐中的精锐,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并没有凑过来看热闹。

    “加洛斯,收好这些残骸,然后和加拉哈特一起出城等我。”墨指了指科尔多瓦那并没有被系统刷新掉的符文之躯,对加洛斯强调道:“这些东西很有用,一个零件都不许少。”

    “遵命。”加洛斯对墨躬了躬身,随后便开始操纵着风元素飞快地收集起了那些散了一地的零件,考虑到本书或许有未成年读者的原因,我就不提‘遍地残尸’这四个字了,嗯。

    然后……

    “你跟我来。”墨转头对季晓岛淡淡地说道,随后便走向了……天知道是哪个方向。

    五分钟后

    墨忽然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女孩问道:“你,并没有被我控制,对吧?”

    女孩低垂着眼眸,沉默不语。

    “说实话……”

    古井无波的语气中,燃烧着冰冷的怒火。

    第一百零五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