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丑妇,王爷〕〔都市古仙医〕〔三国之曹家逆子〕〔左道江湖〕〔都市之修仙归来〕〔女学霸在古代〕〔穿成大佬的反派小〕〔黎明之剑〕〔倦爷,你家夫人是〕〔震惊,我被女帝抢〕〔庶族无名〕〔大唐第一长子〕〔红楼春〕〔极品上门女婿〕〔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平步青云〕〔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傲世王龙〕〔快穿这个反派太稳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一百四十章:抢的慢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绰号‘针蒺’的地精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听到对方那句‘三流毛贼’后顿时面色一变,双手用力一甩,两只黝黑的铁匣便从他护腕两侧弹出,上面数道凹槽内都嵌满了幽蓝色的长针,稳稳地对准了房间内的人类男子,寒声道:“给你个改口的机会,否则……哼。”

    缪斯这次却是没有阻止自己这位同伴,当然这并非因为面前这人刚刚那略显猖獗的言辞为自己带来了什么不快,这位城府颇深的精灵只是想让身后四人(不算科尔)中实力绝不算弱的针蒺试探一下对方而已。

    这是有必要的。

    如果发现对方的实力并不算棘手,哪怕因为种种顾虑不会在第一时间取其性命,至少也可以为接下来的沟通定下一个基调,一个对己方比较有利的基调。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

    “好吧,我道歉。”

    对方却是对针蒺微微躬了躬身,毫不犹豫地就认怂了。

    缪斯有些惊讶地想到,毕竟按照他之前的分析,面前这人绝对不应该是什么胆小怕事的货色,否则也不会用那略显残忍的手段借科尔向盗贼公会示威了。

    不过这并不是坏事!

    缪斯微微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后慢条斯理地转身对针蒺摇头道:“说话稍微注……”

    “他说的很有道理。”站在房间内的那名男子却是淡淡地打断缪斯那不痛不痒地呵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刚才我的措辞确实有欠考虑,向这位地精先生表示一下歉意也是应该的。”

    缪斯皱了皱眉,随后轻声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

    “所以我现在要更正一下。”那男子的声音却是骤然转冷,他随意地瞥了一眼有些发懵的缪斯,那温文尔雅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格外刺耳:“只有你算是三流毛贼,至于其他人……抱歉,我是说其它的杂鱼,都是些不入流的垃圾。”

    针蒺顿时就火了,他猛地向前踏了一步,怒喝道:“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男子微微眯起双眼,嘴角那抹笑意变得愈发明显,他轻声道:“有意见的话……要不要试着再往前走一步?”

    “你……你们干什么!?”

    羞怒交加的针蒺正要冲上去糊对方一脸毒针,却发现身边的花蛇、血链和叶隐三人同时扯住了自己,立刻目呲欲裂地回头喝道:“放开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蜥蜴人血链死死地抓着针蒺的一只手臂,惊疑不定的低声道:“但是我觉得如果你这一步迈出去了,可能会死……”

    树精灵花蛇也用力拽着针蒺的肩膀,涂着淡紫色唇彩的小嘴紧张地抿了抿:“你一个人死我不在乎,但是别连累我们!”

    而一直隐匿着身形的叶隐只是说了三个字:“很危险!”

    至于科尔和缪斯……

    前者表面上也是一脸骇然,心里却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种感觉太熟悉了,那冷冽的、危险的、尖锐的、令人胆寒的、满是血腥味的、纯粹是演出来的杀机他已经亲身体会过许多次了。

    面前这位仅仅只是站在这里就足以震慑住数位盗贼公会的好手,这位自己没有丝毫印象的神秘男子,无疑就是先生无疑!

    面色一片惨白的小盗贼不由得暗暗想到,并且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努力练习,尽可能早些掌握先生所谓的‘装辶’和‘颜艺’这两门技术……不,是艺术!

    没错,众人面前这位似乎浑身都是破绽、就连缪斯也看不透的男子正是墨檀。

    但这事儿科尔知道、墨檀自己知道、我知道、在座的各位知道,缪斯却不知道……

    这位实力、心机、城府与手段都十分了得的黑塔城盗贼公会第二把交椅,莫名的有些慌!

    尽管墨檀或许连他一招都接不了,但这种反应并不是一件很愚蠢或者很丢人的事情。

    盗贼一直都是以阴影为伍的职业,他们擅长伪装、欺诈、刺杀与扒窃,一个成熟而优秀的盗贼很难对他人产生信任,因为这些人自己就是专业的骗子,博取他人信任、伪装自己实力、在人们最不设防的地方设下陷阱,这种事他们见过太多,也做过太多了。

    就算我们都知道墨檀现在的实力别说是这些个人,就连天柱山的三号鸡他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但缪斯他们可不知道。

    他们不相信对方只有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不相信对方看似毫无设防的外表下没有陷阱,甚至如果他们对墨檀使用一些像是侦测卷轴之类的东西,而且上面还反馈了‘这货就是个战五渣’的信息,他们都不敢信。

    他们只相信自己,自己的观察、自己的直觉、自己的判断。

    所以墨檀才成功的把缪斯等人唬住了。

    当然,事无绝对,如果今天缪斯就派一个针蒺过来跟墨檀打交道,那后者这会儿可能已经扑街或者跑路了。

    可惜缪斯亲自来了,然后就被自己的警惕心给坑了,而另外花蛇、血链和叶隐这几个主流盗贼也被镇住了,还顺便拽住了唯一一个身高看似小孩,智慧却低于常人的名盗贼——针蒺!

    “抱歉,这位先生。”缪斯之前原本已经冷下来的声音顿时变得亲切无比,简直不像是个贼:“针蒺的脾气不太好,不过既然您也知道他只是‘不入流’的水平,就请别太计较了。”

    墨檀轻哼了一声,随后懒洋洋地指了指自己:“林克?塞尔达。”

    缪斯立刻笑道:“我叫缪斯,是黑塔城盗贼公会的副会长,这几位是……”

    “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墨檀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至于那几只杂鱼,我没兴趣,进来说话吧。”

    事实上他压根儿就不知道缪斯是谁,之前那句‘久闻阁下大名’自然也是胡诌的,只不过他深知盗贼公会一定不会排什么不起眼的小人物过来交涉而已。

    缪斯点了点头,在全力发动感知的前提下缓步走进了房间,然后……

    “你一个三流进来就可以了。”墨檀忽然回头对正准备鱼贯而入的科尔以及针蒺等人轻声道:“至于小鬼和不入流的,都在在外面等,我嫌脏。”

    几人的表情都是一僵,然后便看到科尔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一般快速退了两步,一脸警惕地看着墨檀:“你……”

    “呵呵~”后者微微一笑,摇头道:“放心,只要别像之前那样不请自来,我并不会把你怎么样。”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酷酷的科尔顿时不说话了。

    而另外几个人则是有些犹豫地看向缪斯。

    “就这样,你们等在外面,我一个人跟塞尔达先生聊聊。”缪斯轻声道,随后做了几个隐蔽的手势。

    针蒺等人立刻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那位名叫花蛇的树精灵女子还乖巧地把门从外面是关上了。

    一分钟后

    缪斯与墨檀在11号房间大厅中的小圆桌前相对而坐。

    “很抱歉打扰您了。”缪斯率先挑起了话头。

    墨檀只是不置可否地摇了摇了一声,心不在焉地从桌下拿出了一瓶看似价格不菲的红酒,拔起塞子就猛灌了两口。

    缪斯:“……”

    他活了四百多年,还没见过有人这么喝红酒的。

    说实话,他刚才还有些担心对方在酒里下毒,然后再给他满上一杯什么的,现在想来好像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问你个问题。”墨檀翘着二郎腿,对缪斯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听过塞尔达传说么?”

    塞什么传说?

    缪斯顿时就是一愣,随后忽然联想到了对方的名字——林克?塞尔达,想来那个传说肯定跟面前这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明、实力不明的人类有点儿关系,于是便在脑海中飞快地搜索了起来,然后……

    “真没听过。”缪斯诚恳地摇了摇头。

    “哦。”墨檀又特别豪爽的灌了口酒,抬手指向了门口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滚蛋吧。”

    从这一瞬间开始,这次‘谈判’的主动权正式全部被掌握到了墨檀手中。

    缪斯面罩下的脸已经有些见汗了,他觉得面前这个家伙的棘手程度似乎远远超出了预料,按理说对方既然搞到了那只灭神会的情报匣,而且还知道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那么应该已经开始策划好好讹上盗贼公会一笔才对,结果怎么没两句话的功夫就开始赶人了呢?!

    谈判呢?交易呢?漫天要价呢?大打出手呢?撕破脸呢?

    “喂。”墨檀却是已经开始不耐烦地催促道:“你这个三流是不是聋了,我让你滚蛋呢。”

    缪斯干咳了一声:“其实我到这里来的目的是……”

    “这个是吧?”墨檀翻了个白眼,轻叩着桌子的左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匣子。

    缪斯的胸口顿时传来了一阵灼热感,那是‘钥匙’的共鸣!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然后……

    “你要是敢伸手。”墨檀微微一笑:“我就把你的手剁了,顺便把这玩意儿给毁了。”

    缪斯那微微颤抖的身形顿时稳定了下来,他轻声笑道:“您想多了,我这次来只是想跟您做一笔交易而已。”

    不过虽然他嘴里是这么说的,但墨檀手中那个匣子出现的瞬间,缪斯已是起了杀心!

    他当然不会傻到会觉得对方一点儿能耐都没有,但这位黑塔城盗贼公会的副会长也没有天真到觉得面前这位‘林克?塞尔达’一定会比自己与针蒺等人加起来还要强,既然已经确定东西就在对方手中,那么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该出手时就得出手!

    但不是现在……

    如果这个让自己一点儿都看不透的家伙还能勉强沟通的话,缪斯也不愿意冒这个额外风险。

    不过他已经开始认真思考对方是否真的足够这种事了。

    “交易啊。”墨檀却是老神自在地砸了砸嘴,随后微微摇头道:“我不跟没诚意的人交易。”

    缪斯立刻道:“我很有诚意!”

    “你的诚意就是让那几个不入流在外边做点儿‘小准备’么?”

    “呃……”

    缪斯有些惊讶,他之前对针蒺等人做的那些手势极为隐蔽,就像我们平时的很多习惯性动作一般自然,但竟然还是被对方看出来了!

    “我道歉。”他干脆利落地起身道:“我现在就让他们……”

    “不用了。”墨檀却是戏谑地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微醺地说道:“看在你态度还不错的份上……”

    缪斯目光灼灼地盯着那只匣子:“您说。”

    “六十万金币,是不是干净钱都无所谓。”墨檀轻声道,随后左手轻轻一翻,那只匣子已经消失不见了,而缪斯胸口处的‘钥匙’也立刻失去了温度。

    六十万!!

    缪斯苦笑了一声,摇头道:“塞尔达先生,尽管我们确实很有诚意,但六十万这个数字实在是有点儿……”

    “七十万。”墨檀轻轻地将手中的酒瓶放在桌上,对缪斯微笑道:“我这人很好说话的。”

    缪斯面罩下的嘴角有些抽搐,他强行定了定神,然后沉声道:“五十万,其中四十万是干净钱,这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了,您要知道我们之前的悬赏金额也只有二十五……”

    “有四十万的干净钱?”墨檀忽然饶有兴趣地打断道:“真的?”

    不知何时已经打消了‘试探实力’这个念头的缪斯立刻松了口气,用力点头道:“没错,四十万的干净钱!”

    “好,那就这么定了。”墨檀开心地拍了拍手,随后就在缪斯忽然开始思考‘我是不是被骗了’的时候,又微笑着补了一句:“既然这样的话,那另外四十万不干净也无所谓了。”

    缪斯顿时就懵了:“你……你说什么?”

    仰身靠在椅子上的墨檀和善地笑着……

    “我觉得你人不错,九十万金币拿来,东西你带走。”

    “你不如去抢!”

    “抢的慢啊~”

    第一百四十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一品修仙〕〔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玩家凶猛〕〔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托身白刃里,浪迹〕〔妖魔哪里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伏天氏〕〔万古神帝〕〔时空斗甲行〕〔中医许阳〕〔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