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最后一个炼气〕〔东方幸运星〕〔我体内住着一个恶〕〔不死帝尊〕〔风动聆音〕〔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家娘娘太凶悍〕〔主播好难:老公比〕〔闪婚专宠:总裁爱〕〔郑原李茹萍〕〔我只想享受人生〕〔诛天之拳〕〔云上鸢飞〕〔无极异界游〕〔无上道境〕〔异界之最弱龙骑士〕〔无敌天帝〕〔女总裁的全能高手〕〔每天回家都看到爱〕〔兔子先生的南瓜灯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一百四十二章:白复今
    冬季的太阳总会比其它时间慵懒一些,但这个时候天边依然泛起了几缕鱼肚白,这昭示着黑夜即将被驱散、睡醒的鸟要开饭、早起的虫要遭殃……

    也代表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真希望夜再长一些呢。”

    少女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轻盈地站起身来,那双几乎从没有浮现过笑意的凤目微微眯起,里面似是蕴着一缕淡淡的哀愁。

    她的名字叫做白复今,今年十九岁,有着正常花季少女所具备的所有条件,却并没有与之相符的生活。

    为了避免看到这里的主位产生某种误会,我有必要事先提及一句,这种生活是她主动争取来的,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强迫她。

    事实上,那些身边的、被她所重视以及珍视的人,反而希望白复今像一个正常的少女一样生活,平安健康的长大,完成学业、嫁人生子。

    那些人对她的期望就是这些……

    但白复今很优秀,这一点我们从之前的那三通电话就可以看出来,她真的很优秀,不管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十九岁花季少女,还是作为白氏集团现任话事人的女儿,都是亦然。

    所以尽管她出身优越、衣食无忧、用着无数人翘首以盼的未上市定制手机、每年收到的礼物能累死一个排的快递小哥、开着就连伊冬都只能口水横流渴望能摸上一把轮子的跑车,但她依然并不快乐。

    这并非矫情,只是我们每个人想要得到的东西都有所不同。

    白复今有着傲人的家世、聪慧的头脑、夺目的美貌、健康的身体、杰出的才能,以及……与其才能相符的野心。

    这很正常,简直在正常不过了。

    有着能在f1拿名次的水平却去开公交车、有着能分分钟坑蒙拐骗千百万的能力却去看手相、有着顶尖的技术水平却沉迷制作免费性感mod资源,这种才是不正常的。

    说实话,如果给这位少女一个能够尽情发挥自己能力的平台,那么她的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但这终究只是如果。

    而现实是一种扭曲而残酷的东西,怀才不遇这种例子一点都不罕见,舒伯特的小夜曲堪称惊世之作,但在当时却仅仅只换来一盆土豆烧牛肉而已。

    历史中的现实总是令人感到讽刺,而现在的讽刺则会变成新的历史,供后人长吁短叹。

    对于白复今来说的,她是一个‘女孩’本身就是讽刺。

    尽管她并不是一个同性恋,尽管她也喜欢漂亮的衣服、精致的首饰、可爱的玩偶,但她依然不喜欢自己这个性别。

    因为‘女孩’这两个字局限了她的能力与才华。

    被与生俱来的性别所埋没,这种痛苦比怀才不遇或者纯粹的贫穷要更加令人难过。

    一个穷困潦倒的文豪尽管有着出人头地这种梦想,但他至少也会有‘希望今天能吃饱饭’这种盼头。

    但什么都不缺的白复今显然是并没有这种盼头的……

    这很悲哀。

    也许会有人好奇,为什么‘女性’这种身份都能成为一个才华惊绝者的负担,其实这里面的原因一点都不复杂……

    白氏集团是一个很大的财团,它是一个历史悠久、背景深厚、根深蒂固的家族企业。

    是的,一个被世代经营的家族企业。

    尽管有着人脉、资历、根基等大量优势,但这种家族性的东西也同样有着一些缺点,比如一些从祖辈开始就流传下来的、荒诞无稽的、莫名其妙的、陈旧腐朽的规矩和思想。

    比如风水很重要、做生意要讲诚信、女人不能掌家等等……

    除了第一条确实有那么点儿神神叨叨的道理,后两条简直是无稽之谈。

    但有些人偏偏就信这个,不但相信,而且还乐于将这种令人发笑的‘规矩’代代相传,觉得如今能有着如此大的基业全都是因为他们恪守规矩、不忘初心的原因。

    白复今对此嗤之以鼻……

    但她也仅仅只是能够嗤之以鼻罢了。

    家人的顽固简直不可理喻,几年前她还心怀期望的以理据争过,结果换来的只是一堆白眼与漠视。

    顽固刻板的父亲、软弱怯懦的母亲、墙头草般的长辈……

    以及自己那个虽然还算聪明,但丝毫不求上进的兄长。

    那些人眼中的世界狭隘得可怕,明明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来白复今的能力都远胜于她那位兄长,但却依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将目光倾注在少女身上。

    其实她要的并不多。

    一个高级顾问的身份、一个边缘产业的负责人,哪怕只是企业里一个没有实权的位置也好,都没有人给她。

    衣食无忧的长大,然后找个好人嫁了,平平安安波澜不惊地过完一生。

    每个人都会对她这么说……

    那些所谓的朋友还取笑过她‘哎呀哎呀,你至少不用像电视剧里那样跟有钱人家的废物少爷联姻嘛,白大小姐你已经很幸福啦!’

    白复今觉得这一切简直可笑……

    她认为自己的境遇与一个断了手的画家、聋了耳的音乐家、舌头失灵的美食家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想证明自己。

    但挣扎与抗议换来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与挫败。

    所以几年前的她改变了策略,不再去与那些顽固不化的长辈‘谈判’,也不再以各种形式去‘抗议’,而是在私底下说服了自己那位兄长,然后变成了他的影子……

    一个令人胆寒的影子。

    与白复今不同,她的兄长年仅二十岁就已经在集团中被赋予了一个颇有影响力的、用于锻炼的位置,无论是手中的权利还是经费都远远不是她能比的。

    没错,人家卡里的是经费和预算,白复今卡里的是生活费或者零花钱……

    同样都不是什么小数字,但概念却完全不同。

    不过她的哥哥在这方面虽然算不上是什么草包,但也仅仅只是中规中矩而已,不至于泯灭众人,但也做不到脱颖而出,赔是赔不了多少,但也赚不了什么仨瓜俩枣,那位名叫白复熙的男子就三个闪光点,第一,会花钱,第二,特别懂女人,至少特别懂怎么泡女人,第三,特别有自知之明。

    多亏了那份自知之明,才让他当年答应白复今成为自己的影子。

    然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尽管依然并没有太多权限,但仅仅只是被赋予了少量资源的白复今完全没有让其兄长失望,她趋利避害、慧眼如炬、谨小慎微……

    不择手段且心狠手辣!

    她知道谁适合当盟友、谁是墙头草、谁大胆冒进、谁心怀叵测……

    她知道该怎么给予甜头、该怎么设置圈套、该怎么引人上钩、该怎么斩草除根!

    无论是人性还是人心,她都把握得异常精准,然后找出他们的弱点,再通过那些有利用价值的人达成目的,顺便将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变成养料,视情况榨取好处或斩草除根。

    往一个中转出了问题的‘合作伙伴’身上撒两把盐,暗中说服几个大股东撤资将其打入绝境,最后在露出獠牙将其吞噬的同时顺便把几个不太安分或太过愚蠢的人淘汰出这个残酷的游戏,这种操作在她看来仿佛呼吸般简单。

    至于那些发现自己被背叛的人是不是会去找个楼一跳解千愁,这种事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有胜利者才会被别人记住、才会有发言权、才会被重视!

    失败者就连呼吸都需要看别人眼色!

    这就是白复今眼中的世界。

    诚信?

    那是在被发现不守信用后会导致利益损失的前提下才需要拥有的美德。

    道义?

    恶劣与卑鄙的手段只是工具,而工具并没有德行一说,当性价比出现差异的时候,一切手段都是为‘正确’服务的,这无关善恶。

    法律?

    那是一双令人敬畏的公正之眼,所以捕捉到其‘眨眼’的时机并学会如何让它看向自己的对手是很重要的,嗯,法律很重要,所以在眼药水和眼罩方面舍得付出成本也重要。

    在上述这些原则下,白复今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让其兄长负责的几个中等规模产业迅速膨胀,并且将那些或单纯可爱或卑鄙无耻的竞争对手赶尽杀绝,仅仅留下了数个还有剩余价值可用的‘朋友’们。

    一切都做的干净利落,在没有留下丝毫把柄的情况下让白复熙成为了明星!

    商场中的明星,家族中的明星!

    被冠以年轻有为、张弛有度、天生奇才等诸多名号。

    而白复今还是像之前那样乖巧的生活着,宛若一个可爱的吉祥物一般。

    她在期待着自己胜利的那一天……

    并不奢望与家族核心或继承人这种位置,只要能被周围的人认同,只要能够有一方能让自己尽情施展的小天地就好,那样的胜利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浅浅地笑了笑,随后在朝阳下轻轻舒展了一下自己柔软的身体,将手机放在口袋中,端起茶杯走进了别墅。

    “我来吧。”

    一个侍立在露台前的长发女孩对白复今笑了笑,接过了她手中的杯子和托盘:“小姐您昨天也没玩多久哦~”

    “谢了,阿晴。”白复今莞尔一笑,耸了耸自己单薄的肩膀:“毕竟我还有正事要忙啊,还有,我说过很多遍了,叫我复今就好。”

    被称作阿晴的女孩欠了欠身,笑眯眯地点头道:“好的小姐,知道了小姐。”

    “你故意的是吧?”白复今伸手在对方那张小小的娃娃脸上捏了一把,一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一边问道:“一会儿帮我打个电话告诉哥哥,安安基金和赵光明很快就要被摆平了。”

    跟在她后面的阿晴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问道:“您确定戴安安她不会找过来闹事么?之前不是您建议她……”

    “她已经把自己爹妈的血本都赔进去了,哪还有心情来找我闹事?”白复今推门走进了宽敞的卧室,一边脱着身上的风衣一边笑道:“不过我那位好姐妹要是真想找我聊聊的话,你就告诉她我现在比较忙,然后问问下周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阿晴愣了一下:“那万一她说有空呢?”

    “她不会有空的。”白复今回头冲阿晴眨了眨眼:“毕竟天网恢恢……”

    “呃,我知道了。”阿晴钦佩地冲自己的小姐竖起了大拇指:“您真的好厉害好厉害!”

    这会儿已经脱掉了衬衫,上身只剩下一件贴身内衣的白复今苦笑了一声,接过对方递来的睡袍:“是么?我要是真厉害的话……就不会只有那么点小志向了。”

    “大家一定会认同小姐的!”阿晴斩钉截铁地说道,随后体贴的转移了话题:“对了小姐,我昨天又解锁了一个新职业哦!”

    “啊~是吗?好厉害。”仿佛从画卷中走出的少女把自己扔到床上,特别可爱的在上面滚了一圈后用双手托着下巴笑呵呵地问道:“比我强很多啊。”

    阿晴尴尬地笑了笑:“小姐你这种安慰实在是太蹩脚了,还不如实话实说打击一下我呢。”

    “我说的是实话。”白复今认真地说道:“你真比我强多了。”

    “哼,不信。”阿晴皱了皱鼻子:“不可能,毕竟小姐你那么厉害。”

    白复今微微一笑:“那你玩到现在有十级么?”

    “十级肯定还是有的好吧!”阿晴坐在白复今身侧轻轻按摩着她的颈部,嘀咕道:“小姐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甩我好几条街了呀……”

    白复今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把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闷声闷气地回答道:“没有,我连你一半都不到呢。”

    “啊?”阿晴顿时就呆住了,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小姐您这么优秀,怎么可能玩到现在才五级不到啊,完全没道理的好不好!”

    “是真的,所以你不要瞎猜了,我很弱的~”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呗?”

    “唔,我考虑一下……”

    “好不好嘛!我保证不去找你就是了!”

    “加雯……”

    “加雯?”

    “嗯,就叫加雯……”

    第一百四十二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放开那只妖宠〕〔女总裁的终极保镖〕〔逃命吧作者君〕〔明末不求生〕〔手掌上的爱情〕〔仙王的日常生活〕〔甜蜜宠爱:萌妻,〕〔慈善家的日常生活〕〔从1983开始〕〔地球最强王者〕〔我真的长生不老〕〔逍遥战神〕〔一剑斩破九重天〕〔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