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不死天尊〕〔前夫温柔宠〕〔万族之劫〕〔太荒吞天诀〕〔海贼之苟到大将〕〔全职国医〕〔绝地求生之天秀直〕〔万千之心〕〔证道从遮天开始〕〔旧日学霸〕〔超级继承人〕〔纨绔天医〕〔左道倾天〕〔直播:女神家的哈〕〔神秘老公惹不起〕〔我的重生不一样啊〕〔萌虎重生:将军大〕〔公子实在太正义了〕〔群史争霸〕〔我身边的中二病患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一百七十七章:病变
    “嗯?有什么问题么,圣女姐姐?”

    语宸目光飘忽地别过头去,她并不是很擅长撒谎的类型。

    夏莲只是面色古怪地盯着自己这位可爱的小学徒,整个人跟被两斤季晓鸽亲手做的馒头噎住了一般,有一种随时都可能会撒手人寰的感觉。

    “圣女姐姐?”语宸小心翼翼地看了夏莲一眼,结果被对方那交织着无奈、困惑、尴尬、蛋疼以及八卦的表情吓了一跳,当时就不敢出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

    视线一直在语宸与墨檀(扑街状态)之间游移的夏莲才干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在周围半个人影都没有的情况下突兀地压低声音问道:“他这是虚的吧?”

    在现实中就读于医学院的语宸立刻下意识地在脑海中推理印证了一番,并做出了‘貌似跟我撒的谎内容大体相同’的判断,于是便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像可以这么说。”

    “看来回圣域那边之后我真得找俩炼金师给他看看了,毕竟神术并不是万能的。”夏莲特别同情地看了扑街在不远处的墨檀一眼,苦恼地揪了揪耳朵:“唉,这小子人不错,你跟了他也不算委屈……但有问题还是得尽早处理,一直这么虚可不行。”

    语宸:“啊?”

    夏莲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俩都是人类,年龄也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以后要孩子都是个问题啊。”

    !?

    语宸如遭雷劈般僵立在原地,那张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她虽然有些天然但也不是傻子,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了……

    要知道夏莲可是一上来就看到了两人正在穿衣服这异常劲爆的一幕,然后墨檀便因为需要紧急下线在游戏中‘昏倒’了,而自己则将其解释为‘消耗过大’,尽管本意是想表示‘墨檀因为帮忙维持法阵导致体力透支’,但这话到了圣女姐姐耳中后意思就彻底变了。

    然后她还问墨檀是不是虚……

    自己的回答竟然还是‘可以这么说’!

    此虚非彼虚啊!!

    语宸无助地在心中呐喊着。

    而夏莲则搂着她的肩膀继续‘宽慰’道:“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啦,其实这种事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啧啧,我就说自己慧眼如炬吧,明明就是老相好非得说什么老乡,今天要不是被我抓了个正着你俩是不是还不承认呢?话说昨天晚上他怎么没去找你啊,是因为怕被我逮到吗?还是因为……虚?”

    “我以女神的名义起誓!”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语宸一咬牙一跺脚,然后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语速飞快地大声道:“我跟黑梵绝对是清清白白的!”

    七层莲花般的护盾骤然出现在语宸头顶,紧接着夏莲便将语宸一把拉到自己身后,高举着十字架警惕地看着霍弗城那一碧如洗的天空,嘴里还不住地嘟囔道:“女人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孩子是无心的……”

    半分钟过去了,精灵圣女想象中的神罚依然没有丝毫降临的征兆。

    “虽然很感谢圣女姐姐你这么保护我……”

    语宸哭笑不得地握住了夏莲的手,摇头道:“但我确实没有撒谎啦。”

    后者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踉踉跄跄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憋了半天才感叹出了一句:“女神大人对你真好啊……”

    语宸:“……”

    二十分钟后,霍弗城圣教联合礼拜堂前

    “所以说,他忽然晕过去并不是因为那个啥,而是在帮助力量失控的你时消耗了太多体力?”夏莲狐疑地看着身边的语宸,眼中充满了怀疑。

    后者用力点了点头:“就是这么回事!共鸣开始后没多久我就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寒意,而且周围还出现了大片诡异的黑暗,要不是墨……黑梵帮忙的话,凭我自己肯定是撑不过去的,他用神术辅助我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

    这番说辞的前面一段是曙光女神在击败黑暗女神后为俩人编出来的,她似乎并不希望墨檀和语宸两人的‘异界人’身份被宣扬出去,而后半段则是语宸自己编的,不过大体意思其实也差不了太多,就是省略掉了‘神降’那一段儿而已。

    “好吧,看来我确实没猜错,问题还是果然还是出在你们那边。”夏莲叹了口气,然后又面色古怪地冲语宸问道:“那为啥我赶到的时候你俩正在穿衣服?”

    “那是因为……唔,总之绝对不是圣女姐姐你想的那样就对了!”语宸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只得特别牵强地转移话题道:“话说,圣女姐姐你这样带着他走真的合适么?”

    夏莲回头瞥了眼在自己十字架末端迎风招展地墨檀,嘿嘿一笑:“这么带着他比较轻松~”

    没错,昏迷状态下的墨檀就是以这种方式被夏莲‘带’回来的,简而言之就是圣女扛着十字架,十字架上挂着他,远远看去就跟夏莲擎着一杆大旗似的。

    这会儿两人已经走完了台阶,来到了圣教联合礼拜堂的门口,结果夏莲还没来得及把墨檀放下就见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从里面跑了出来,对两人草草行了个礼后立刻说道:“问秋出事了。”

    “问秋?”夏莲连忙慌慌张张地放下墨檀,对加赫雷斯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语宸也不安地攥紧了小手。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加赫雷斯面色发苦地摇了摇头,对两人解释道:“您们离开之后问秋就好像有些不舒服,她的脸色很难看,说身上有几十个地方在痛,我把她抱回房间后本来想找其他牧师大人帮忙看看的,但问秋却说她已经习惯了,只要休息一下就好……”

    夏莲微微眯起了双眼:“带我们去看她,边走边说。”

    加赫雷斯点了点头,然后一边带两人往问秋的房间走去一边继续道:“她无论如何都不想让我离开,结果在躺下后不到十分钟就陷入昏迷了,之后我就去找了卡特大人他们,但他们也对问秋的状况束手无策,不知道会不会是因为瘟疫……”

    “不是瘟疫。”夏莲摇了摇头:“净化和赐福都已经完成,霍弗城现在按理说应该已经不会有任何瘟疫存在了,卡特他在里面吗?”

    这时三人已经来到了问秋的房间门口。

    “是的。”加赫雷斯微微躬身道:“布玛修女和吉塔牧师也在。”

    夏莲微微颔首,她拍了拍加赫雷斯的肩膀:“辛苦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那个,可以帮忙把黑梵送回他的房间么?”语宸对加赫雷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指向正在礼拜堂门口处扑街的某人:“他体力消耗的有些大。”

    加赫雷斯恭敬地点了点头:“好的,您放心。”

    “谢谢,那就麻烦你了。”

    “您能够破例接纳我这个不入流的追随者,已经足够了。”

    加赫雷斯单纯地笑着。

    语宸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然后便跟着夏莲一起走进了问秋的房间。

    ……

    房间稍微有些凌乱,几件小小的衣服被随意地丢在地毯上,桌面上还有几本被胡乱翻过几页的书以及半块面包,三个表情严肃的神职人员正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些什么,而在他们身边的小床上,面色苍白的问秋宛若一个精致的玩偶般躺在被子里,女孩的胸口微微起伏着,毫无血色的小脸时不时地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

    “夏莲圣女殿下、忘语圣女殿下。”为首的中年牧师看到二人后立刻走了过来,简单地行了个礼后连忙问道:“我们之前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邪恶力量,净化仪式……”

    “净化仪式很成功,女神也为这片大地撒下了祝福。”夏莲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询问,紧接着便看向房间角落中的问秋:“那丫头的身体出什么问题了?”

    另一个年轻的修女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已经尝试了治疗、祝福和驱散三个类型的神术,但这个小妹妹却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吉塔用曙光之眼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是的,圣女殿下。”站在最后面那个名叫吉塔的矮人牧师正色道:“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瘟疫,但现在看来这个猜测已经不成立了。”

    毕竟夏莲已经亲口表示净化仪式很成功,几人也隐约能够感受到从不久前开始就无所不在的曙光神力,所以问秋因为感染瘟疫才倒下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

    “体温正常、呼吸平稳,脉搏也没问题。”语宸这会儿已经跑到了问秋身边,她一边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小脸一边回头对夏莲摇了摇头:“感觉并不像是普通的生病。”

    夏莲随手把十字架放在墙边,对面前的三人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外面忙吧,剩下的交给我。”

    分别隶属太阳和曙光教派的卡特、布玛和吉塔三人点了点头,然后便快步离开了,他们是霍弗城仅剩的中阶神职人员之一,在夏莲完成神术后要做的事情可谓堆积如山,所以并没有太多空闲呆在这里。

    很快,房间中便只剩下了语宸、夏莲和昏迷不醒的问秋三人。

    “这丫头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

    夏莲疲倦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眼中逐渐充盈起了金色的光芒,将目光焦距在了问秋身上。

    同样是曙光之眼,但这位第一圣女的水准可要比之前那位吉塔牧师以及墨檀之流要强上太多了。

    没有朦胧的轮廓,没有光怪陆离的景象,夏莲眼中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但当她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地方的时候,却可以隐约‘看’到其大量最为本质的信息。

    仿佛拥有了神的视野一般……

    “就像你说的一样,这小姑娘的身体似乎很正常。”夏莲轻抚着问秋的额头,眼中的光芒逐渐敛去,紧接着身形却是不自然地摇晃了一下。

    语宸立刻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圣女姐姐?”

    “没事,消耗过度了而已。”夏莲露出了一个有些憔悴地笑容,慢慢推开了语宸的双手,沉声道:“小问秋的生命力很弱,非常弱。”

    语宸坐在床边轻轻握住了问秋的小手:“生命力?”

    女孩的手温暖而柔软,语宸完全无法从中感觉到‘生命力薄弱’这种抽象的概念。

    “她非常健康。”夏莲眼中的光芒逐渐敛去,她苦笑着对语宸摊手道:“但生命力异常虚弱,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语宸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圣女姐姐,尽管她知道无罪之界只是一个游戏,而且问秋还是一名玩家,但却依然没来由地有些担心。

    “她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夏莲随手打了一个响指,墙角那柄已经将地面压出了些许裂纹的十字架便凌空飞到了她的手中。

    “能治好她么?”语宸下意识地握紧了问秋。

    “不知道,但至少要试试。”夏莲吃力地抬起了手中的十字架,声音忽然变得空灵而缥缈:“神说……”

    ……

    这是问秋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

    她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视野中那并不刺眼的光芒,然后打开了自己的角色面板……

    可成长被动天赋

    当前熟练度:0/500

    效果:每隔300分钟,受到你瘟疫系技能影响的单位都有0%——15%的概率转化为,具体时间由该单位的综合抗性以及身体状态而定,将丧失一切神志并无差别攻击任何除之外的目标直至死亡,的平均属性为转化前的三倍,该效果永不可逆,当玩家被转化时将被直接定义为死亡,当任何一个非阵营的单位被转化时你都将获得3点罪恶值。

    第一百七十七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柯学验尸官〕〔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大周仙吏〕〔老婆请安分〕〔伏天氏〕〔万古神帝〕〔绝对一番〕〔海贼之苟到大将〕〔巫师人设不能崩〕〔世子很凶〕〔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