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他又被离婚了〕〔上门龙婿免费全文〕〔血魔霸天下〕〔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全能女婿秦浩全文〕〔江策丁梦妍〕〔逍遥战神〕〔叶辰萧初然免费章〕〔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我的房分你一半〕〔诸天圣尊〕〔狂战武尊〕〔绝代枭神〕〔我能看到世界属性〕〔云中之瞳〕〔逆武通天〕〔遣返者的游戏〕〔称帝二字,老娘都〕〔一世倾城〕〔我气哭了百万修炼
肇庆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重分裂 第一百九十二章:圣山之战
    半个小时后

    一只粗壮的手臂猛然从雪中擎起,吓得旁边两个兽人小孩嗷地一声就跑了。

    生命值被冻掉了大半的科尔多瓦狼狈地爬了出来,斗篷下的符文之躯上流转着灼热赤芒,飞快地消融着周围那层层冰雪,远远望去跟蒸汽机成精了似的。

    “真险啊,幸亏鲁维那老家伙之前搞了不少新功能,不然刚才可能直接就凉了,嗯,现在也挺凉的。”科尔多瓦一边活动着僵硬的身体一边小声嘀咕道,目测他一时半会儿是不敢大声说话了。

    又过了片刻,彻底驱散了冻结状态的科尔多瓦总算是恢复了行动能力,只见他身上那不断流转的光芒逐渐由红转绿,将原本那几枚炙灼符文取代的阵风符文散发着嗡鸣声,隐隐与周围那稀薄的风元素共鸣着……

    五秒钟后,符文之躯模式转变完毕。

    科尔多瓦猛地一蹬地面,整个人竟然仿佛轻若无物般腾空而起,转瞬间便已经掠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没错,他,变快了!

    看似沉重的身躯在雪坡上驰骋着,尽管背着那沉重的制裁者之杖m2k,科尔多瓦所经之处却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小腿处那正在熠熠生辉的反重力符文让他暂时摆脱了绝大部分地心引力,在这座圣山下演绎着真?踏雪无痕,充斥在体表上的阵风符文让他同时获得了少说四五个加速状态,使其移动速度到达了一个近乎于扯淡的程度,哪怕是比起垄断整个极低交通业的哈士……雪橇犬也不逞多让。

    这就是被鲁维临时升级过的符文之躯,简称科尔多瓦v1.5!

    不仅大幅度增加了身体承受能力与性能上限,同时还能够根据需要在特定情况下转化形态,比如现在这个将体表符文完全更替为阵风、共鸣、反重力、超载的模式,其移动速度就算是比起在平原上驰骋的岚刃豹也不会落于下风,在这种情况下曾经凭借着灵活性与速度勉强能与科尔多瓦抗衡的季晓岛理论上甚至连碰都碰不到他!

    当然,这种异常极端的超级变换形态自然也存在着缺点,比如科尔多瓦在处于目前这个模式下的时候,力量与防御力都会降低到一个非常扯淡的程度,背后那柄同样被激活了反重力符文的制裁者之杖m2k更是几乎完全丧失了攻击力,而且能量消耗速度也会成倍增加,简单来说就是不但变得脆弱乏力,而且还更容易没电了……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破坏性极强的模式(但自身血量会以15%/s的频率下滑);将生命值上限翻倍、全抗性翻倍、防御力提高500%的模式(真的不能动哦);由科尔多瓦亲自命名的、20秒内全属性提高300%且在过程中无丝毫副作用的模式(结束后会自爆),以及不但没有丝毫消耗,还能对周围所有单位造成无差别巨额杀伤的模式(直接自爆)。

    选择忽略掉那些副作用的话,确实可以说是相当的强力了~

    总之,此时此刻的科尔多瓦正是将符文之躯转化成了能够让自己变贼快的模式来爬山,尽管对于体能值以及能量的消耗巨大,但对于已经抵达目的地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反正上了山后就能够好好休息了,能量目前来说也充裕的很……

    这座名叫苏米尔的山脉是他这趟旅途的第一站。

    圣山苏米尔,这座巍峨壮丽的雪山位于大陆最北端,是所有萨满教派的发源之地,据说这里寄宿着世界上最古老且最富有智慧的元素之灵,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朝圣者来此倾听古老者的低语,它是所有萨满祭司以及兽人族共同的圣地。

    除了苏米尔之外,无罪大陆的蔚蓝天湖、熔火之森、岚涌裂口以及雷霆崖也寄宿着元素之灵,它们同样被各大萨满教派崇敬并守护着,但在地位方面却始终还是不如这座位于极地的圣山。

    而科尔多瓦之所以前往这里,主要是想在这个怎么听怎么神棍的地方找到另一道天启之光,当然他只是碰碰运气而已,不过苏米尔确实有一试的价值,更何况他在现实中的新朋友,游戏名为火焱阳的万洋也在这里。

    科尔多瓦是这么想的。

    ……

    同一时间

    圣山苏米尔另一端,位于半山腰的长者之阶

    穿着赤色链甲的火焱阳正处于一场乱战中,他气喘吁吁地挥舞着自己的图腾柱逼退了两个黑袍精灵,用力敲击着自己腰间的战鼓释放着辅助技能,淡红色的嗜血光环在他脚下炸开,将周围那七八个兽人战士的双眸镀上了一抹金红。

    这里有大概二十余位兽人战士,以及浑身散发着诡异地气息,数量还不及前者一半的敌人。

    “杀!”某位*着上身的兽人战士大吼一声,肌肉虬结的双臂猛然一挥,手中那柄战斧狠狠地砸落在冻土之上,在面前掀起了一阵裹着冰雪的锥形冲击波。

    一位身穿墨绿色长袍的消瘦中年人躲闪不及被轰了个正着,两条仓促间抬起的胳膊顿时骨断筋折,软软地垂在了身体两侧,踉跄着后退时又被另一个兽人战士用战锤狠狠砸在了后心,哇的一声就喷出了漫天鲜血,嘴里竟然还叫嚣着:“不痛不痒啊!我根本就……唔……呃啊!根本就没有受伤!”

    然后他就真的仿佛没事儿人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几秒钟前断掉的骨头与喷出了的内脏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痊愈了!

    饶是两个被嗜血术加持过的兽人战士再怎么悍勇,看到这一幕都禁不住有些彷徨,毕竟这种场景实在是有点儿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亲手击碎了对方的骨头,亲手震碎了对方的心脏,但面前这个一脸癫狂之色的家伙却仿佛毫发无伤一般……不,准确的说就是毫发无伤地拔出武器冲了上来胡劈乱砍!

    更令人震惊的是那杂乱无章地攻击竟然伴随着对方那一声声‘你躲不开的’、‘我会击中你的’、‘你流血了,混蛋’这种话语每次都能有所收获!

    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场景发生在这片小战场的每个角落……

    无论是地势、实力、数量都占据着优势的兽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挥出巨剑、战斧、重锤或者图腾柱,但对方要么就是诡异地躲开了他们原本必中的攻击,要么就是被打了个半死然后在下一秒毫发无损地爬起来继续战斗。

    “这特么是开挂了吧?!”火焱阳扔掉了那根耐久度清零的图腾柱,反手抄起一把钉锤便向旁边面前的黑袍人砸了过去:“无敌锁血自瞄是吧!?”

    然后就被对方一剑砍翻在地,差点被切断半个脖子,生命值当场就见底了。

    毕竟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靠智力吃饭的战争祭祀,就算体质和力量方面比其它施法职业强上许多也并不是什么近战职业,跟面前那个手持双手剑的高大入侵者玩肉搏肯定是毫无胜算的。

    “保护祭祀!”某个眉清目秀的兽人女战士从侧面冲了过来,将那个企图补刀的敌人撞了个跟头,转头大声问道:“您没事吧?”

    火焱阳摇了摇头,然后一边捂着脖子一边给自己灌了瓶治疗药水,并在止住了伤口后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从行囊中取出了最后一张治疗奔涌卷轴交给前者,声音沙哑地说道:“迦娜,去治疗那些快撑不住的战士,咱们再坚持五分钟,再没人来支援就只能放弃这里了。”

    兽人女战士迦娜犹豫了一下,迟疑道:“但是长者之阶……”

    “长者之阶丢了还能抢回来,你们……我是说咱们的命要是丢了可就捡不回来了,听我的。”火焱阳摇了摇头,沉声道:“那些邪神信徒的力量太诡异,咱们已经尽力了。”

    迦娜闻言便也不再犹豫,在掩护火焱阳退到后方之后立刻拿着卷轴去帮几个看起来马上就要咽气的战士治疗了起来,纯净而温润的水流从卷轴中央喷涌而出,里面蕴含的生命力量总算是勉强吊住了她面前这几条生命。

    “你们几个先撤回去吧。”迦娜拿起绷带胡乱地为其中一个人包扎了几下,然后便再次拎起自己的两把砍刀冲了下去,身为这支队伍中实力最强的人,她必须要负责殿后任务。

    火焱阳气喘吁吁地坐在半米高的台阶上恢复着生命值,他面色阴沉地看向下面那些攻势愈加凶猛的邪神信徒,心里除了想骂街,就是想骂街。

    那些人来自一个名为‘呓语城’的地方,那里位于苏米尔外围的一座山峰,是在大半个月前被发现的,里面聚集着大量崇信邪神的狂信徒,他们挖空了整座山峰内部,在里面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城市,并以此作为根据地企图强行将圣山据为己有,听说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圣域那边的人驱赶过来的,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只不过在不久前才刚刚被发现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沉睡已久的大地之灵在梦呓中发出了警示,再加上大萨满喀戎?佐恩力排众议,用了每隔百年才能吹响三次的石祖之角施展,恐怕直到现在都不会有人发现有这么一批亵渎者已经悄然在苏米尔附近扎下了根。

    根据反馈回来的朦胧信息,那些妄图亵渎苏米尔的邪神信徒已经集结了超过万人,他们盘踞在那座建立于山峰内的诡异城市中,颂扬着那位以耳语为名的邪神,不断进行着疯狂的血祭与仪式,甚至侵蚀了一条亘古地脉……

    如果再放任他们活动下去的话,那么隐藏于苏米尔之下的大地之灵与先祖祭坛甚至都有可能被邪神侵蚀,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战争便顺理成章地爆发了。

    除了因吹响石祖之角而陷入了沉睡的大萨满喀戎之外,长者议会一共派出了三位大地先知、十位狼魂德鲁伊、二十名高阶萨满、上百位战争祭祀以及编制为两千人的大地之鞭卫队,在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正午向呓语城发动了进攻。

    因为山峦回声尚未消散,所以每一位先知都能够得到大地之灵的指引,他们找到了那座表面看上去与其它山峰别无二致,实则已经被掏空了整个内部的邪教徒据点,用了半天时间破除了数层惑人心智的邪神结界,然后便在第一时间发动了进攻……

    鏖战持续了整整三天,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大地之鞭损失过半、战争祭祀十不存一、高阶萨满战死三人,重伤七人、两名狼魂德鲁伊被邪神之力蛊惑,其中一人被其他德鲁伊当场击杀,另一人则在诸多邪教徒的掩护下不知所踪,而三位大地先知中的何塞?荆棘鸟也永远留在了那座峰峦之下,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召唤了两个,并引爆了其中一只破坏了那条已经溢满了邪神之力的地脉,临死前命令另一只巨像死守住出口,为其他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这才让苏米尔的残军成功撤出了大半,否则还不知道要再死多少人。

    当然,耳语教派也在此役中遭到了重创,那条被他们视为根基的地脉被彻底截断,这使那些原本能够大幅度借助神力的信徒们严重衰弱,同时也丧失了最大的依仗,那种仅仅开口嘟囔两句废话就能够越阶战斗的情况也无法再次发生,呓语城也不再是完美的庇护所了。

    但就算如此,他们的数量与战斗力却依然不容小觑。

    当天晚上,无数耳语教徒出现在了圣山的各个角落,掀起了反击帷幕。

    正面战争开始了……

    所以原本只是来圣地经受试炼的火焱阳就悲剧了……

    而另一个更悲剧的人,也快到了。

    第一百九十二章: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医凌然〕〔诡秘之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剑徒之路〕〔逆天邪神〕〔十亿次拔刀〕〔美食供应商〕〔千金闺女:爸比追〕〔全职高手之叶落双〕〔超凡手册〕〔从姑获鸟开始〕〔颤抖吧渣爹〕〔镇鼎〕〔我只想享受人生〕〔万界圆梦师
  sitemap